|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六八章 腕上乾坤
  “刘师傅啊,如今这手镯样式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我真要在西凤下定决心做这个的话,是不是要注意一些事儿啊,到时候我得给赵龙叮嘱一下。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张天元记了叶归鸿和黄琳的联系方式之后,就收起了手机,毕竟在和别人谈话的时候看手机可是很不礼貌的一件事情啊。

  刘景林想了想道:“我所了解到的,大多都是平洲那边的情况。在珠宝大讲坛和爱玉网等专业翡翠交易交流论坛中,有不少网友都开帖晒平洲玉镯。不少人慕名而来,就为了一睹平洲玉镯的真面目。业内人士称,如果说平洲是我国翡翠最为璀璨的夜空之一,那玉镯就是这夜空里独一无二、绚丽多姿的烟火。随着雕刻工艺水平的提高,平洲雕刻界卧虎藏龙,也增添不少‘雕花’、‘镶嵌’等新元素。

  不过,经历了30年风雨,平洲玉镯在设计和流行趋势上依然以圆条镯、福镯、贵妃镯(鹅蛋镯)为主,形成了‘三镯’鼎立的市场局面。我听鸿叔说过,玉镯没有太多设计上的变化,就连现在市面上比较时兴的贵妃镯,当初也是为了不浪费材料设计出来的。你也不用搞什么新意,就踏踏实实地做这最基础的就行,毕竟技术比较成熟,做起来也更加容易。”

  张天元点了点头,将要点记在了自己随身带着的小本子上,他就有这个习惯,记下来之后,再去看一遍就基本上过目不忘了。

  “刘师傅,我们这些做手镯的,是不是要根据客人的心态来做啊?”张天元又问道。

  “你说得对。客人喜欢什么样的,你们就做什么样的,实际上如今一些鉴定手镯好坏的方法。也可以成为手镯工艺者用来赚钱的手段了。回顾过去,玉镯的价值提升幅度很可观。通常情况下,就会有专家给那些顾客建议,‘挑选玉镯。瑕疵越少越好。玉镯越通透、清澈、晶莹,越接近玻璃。光泽度越高就越名贵。’平洲玉器街内的盈和源玉器厂通过杂志《平洲玉器》介绍挑选玉镯的方法和细节时称,手镯基本要素包括光洁度好、无裂痕、工艺顺滑流畅、质感润泽细腻,而尺寸大小则要根据个人佩戴舒适度和喜好而定,如果仅用于宴会、高档活动等社交场合为主佩戴的手镯。则建议选择圈口较大的。这些适合顾客去看,其实咱们这些人更应该看,理解了这些顾客的兴趣,那么就能抓住他们的心了。”刘景林点了点头,然后很是详细地给张天元介绍了一番。

  张天元默默点头称是,他觉得自己认识的这些个朋友,对他事业上的帮助实在太大了。难怪国人都喜欢说出门靠朋友,这话真是不假啊,不过这朋友,当然不是狐朋狗友。更不是酒肉朋友。

  “小张啊,我看你似乎对手镯并不是特别看重,你似乎更喜欢那种精致的摆件啊?”

  “对啊,我总觉得,那种摆件才能够体现出一个人真正的技术来。”张天元并没有撒谎。

  “你这个想法是不对的。尽管玉镯的工艺和设计元素不像其他玉石产品那样变化多端,不过玉镯仍是翡翠饰品中的佼佼者,‘腕上乾坤’绝非虚名。很多业内人士都说,在众多翡翠饰品中,屡屡拍得高价、备受关注和追捧的就是戒指蛋面和玉镯了,高档以上级别的翡翠玉镯一定是种水色兼备、无裂无痕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从平洲玉器大楼走到翠宝园,我以前可是了解到了不少情况的,不少玉镯开价并不低。一位林姓玉镯卖家告诉过我,‘手镯是很费材料的,需要一大块方正且无裂纹的材料,才能吸出一个镯子胚,打磨加工时还要避免裂纹、瑕疵,能打磨出一个完美的手镯实属难得,所以好的玉镯往往难觅且高价。’按理说,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的。”

  “刘师傅,这道理我当然明白,不过就是转不过这个弯啊,算了,其实也无所谓,我的想法,只代表我自己的审美而已,反正我也不会干涉公司实际业务的运营,让赵龙大胆的干也就是了。”张天元苦笑道。

  “其实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好了,咱们也别躲着了,还是去看看展销会的盛况吧。”

  ……

  神罗玉器珠宝展销会举办的非常成功,这一次展销会一共持续了五天时间,期间不仅成交量非常大,更重要的是,神罗玉器珠宝公司可谓是一鸣惊人啊。

  八仙过海和华夏佛韵两件珍宝,在展销会的第一天就被传遍了网络,成为了当日的头条,不管是懂翡翠的,还是不懂翡翠的,都在下面留言评论。

  有人企图买下这两样东西,不过因为有张天元的授意,所以田宇拒绝了这个要求,说这两件物品只展览,不出售。

  当然了,东西的出色,也直接带动了田宇名气的飙升,一个三十二岁的年轻大师,就靠着这两件作品,成功登基,以后在这翡翠圈子里,是绝对没有人敢小瞧田宇了。

  展销会结束之后,张天元就急匆匆和田宇赶回了帝都,蛇麟被他留在了西凤负责安保公司,以后见面的次数,估计就少了,不过这不要紧,只要蛇麟能多培养一些出色的保安人员,保证神罗古艺术公司的安全,那比什么都重要。

  张天元这一次返回帝都,还把自己的父母,还有奶奶都捎上了,因为重阳节马上就要到了,他想跟自己的亲人在帝都过这个重阳节。

  至于说果园的事儿,现在都不用他父亲操心的,请了专门的负责人,其实他父亲也就是个闲人罢了,也是该四处逛逛了。

  他父亲张如海和母亲李兰香从出生到现在,去过最大的城市就是西凤了,外地压根就没去过,两个人一直就有一个愿望,想要到**去看一看,想要去爬一爬长城。

  张天元现在有钱了。如果还连这一点都不能满足,那就太窝囊了。

  张天元的奶奶连西凤都没去过,过去日子苦,都没享过什么福。这回张天元也一并带上了。

  不过在返回帝都之前。这礼物必须是得准备充足的,除了要给聂震和徐刚准备的结婚礼物之外。还有给在帝都的朋友们准备点礼物。

  他们家亲戚不多,而且都是乡下亲戚,玉器送礼物,不如送钱接济比较好。所以张天元是不准备给亲戚们送那些宝贝镯子和挂件的。

  但是像牟莹、叶玉兰,还有聂震的父母,那都必须得送能上得了台面的礼物啊,钱人家看不上,也不能乱送。

  聂震和叶玉兰去美国逛了一圈已经返回帝都了,而且末代皇后婉容的那一套首饰也被聂震拍了下来,这是张天元让他们帮的忙。不过张天元也答应过要给叶玉兰准备一套更适合的,更漂亮的结婚礼物,最好是成婚的时候可以戴在身上。

  戴黄金太俗了,那么这翡翠。尤其是顶级翡翠物件,就非常合适了。

  当然了,张天元送礼,那也是看人下菜的,不可能谁都送顶级的翡翠饰品。

  事实上,冰种的翡翠饰品,那就已经够好了,关系不太亲的,就算不是冰种,只是水种、豆青种之类的都行,只要做工好,水头足,不怕他们说出什么来。

  但是给聂震的父母送礼,那一定要送最好的,这不是他嫌贫爱富,关键是聂震真得帮了他太多忙了,如今聂老爷子又认他做了干孙子,聂震的父亲顺水推舟,直接把聂震认了干儿子,干儿子给干爹干妈送礼,那总是不能寒酸吧?

  不管他是否承认,事实上他现在已经和聂家算是坐在一条船上了,聂家兴,他自然也就能兴,聂家衰,他不至于垮,但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如鱼得水的。

  所以和聂家的关系,越亲密越好,既然已经这样了,就没必要忸忸怩怩的,那不是他的风格。

  历史上很多人喜欢置身事外,不喜欢站队,不喜欢加入任何势力,但这样的人,多半不是清贫如洗,那就是没好下场,尤其是在我国这样的人脉社会,就更是如此了。

  你孤高自赏,别人把你当白痴,就这么简单,你以为众人皆醉你独醒,其实你只不过是陷入自己制造的幻境之中去了。

  他离开之后,就把自己的别墅暂时交给了蛇麟来管理,就当是顺便帮忙照看了,虽然他别墅里的保险库做得很安全,但要是没个人看守,那还是不放心,按照张天元的打算,干脆就让蛇麟把这里当办公地点算了,周围又是大片的山地和高坡,还可以用来训练保安,多好的地儿啊。

  ……

  去帝都,张天元和父母以及奶奶坐的当然是飞机,他现在没私人飞机,不然的话,肯定要让自己的家里人更舒适一些的。

  开车去帝都?

  他倒是没问题,可是就不怕把老人家给搞散架了?

  更可况了,飞机多快多省事儿啊,顷刻间也就到了,从西凤到帝都,那花不了几个小时。

  抵达帝都机场的时候,聂震是亲自开车来接的,还真别说,聂震这小子嘴巴比张天元可甜多了,见了张天元的父母喊阿姨叔叔,见了张天元的奶奶那就直接喊奶奶了。

  张天元跟着小子合得来,就是因为这小子作为贵胄子弟,那一点架子都没有,否则的话,估计两个人到现在还是萍水相逢的交情呢,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好。

  “奶奶,咱们先去玉泉山住几天,那里环境好,空气好!”聂震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孩子,你说去咱就去,我这老婆子一辈子都没出过县城,没见过世面,到时候别笑话就行了。”张天元的奶奶不是什么书香门第的千金,也不是什么迷失在乡下的知青,就是个很普通,很朴实的乡下女人,她老是担心给张天元丢人,来之前还一直拒绝呢。

  “奶奶,你就放心吧,我爷爷也是个粗人,他虽然取得地方多,但也是泥腿子出身的,不用担心。”聂震笑着,将车速放慢了不少,因为他发现张天元的奶奶好像不太习惯坐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