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六四章 大惊喜
  田宇之所以苦苦追求成为大师,这不仅仅是一个名声问题,而且还关系到以后的收入问题。

  大师的名气,基本上那就是与收入挂钩的,这个跟影视明星是一个道理,大牌的出场费和演出费,永远高过那些小明星,这个你不能不承认。

  田宇又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他当然也有不断磨练自己技艺的想法,但是如果技艺得不到承认,甚至无法带来收入,那就没什么意义了啊。

  接下来两天,田宇可以说是美美地休息了两天,他真的是太累太累了,这一个月,虽然张天元屡次规劝他不要那么辛苦,但是这个人就是放不下,现在空闲下来,终于是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趁着田宇休息的时候,张天元利用自己的补字诀将所有的翡翠物件全部都做了最后的修复。

  这个修复,就是细微之处的修复了,毕竟机器抛光不如手工抛光那么好,肯定是会有一些缺点的,张天元所做的,基本就是消除这些缺点,另外让翡翠本身的一些缺陷,也给弄没了。

  结果就是,这本来就已经很极品的翡翠物件,经他的手这么一搞,等于是又上了一个档次,堪称完美。

  第三天,田宇找到张天元的时候,张天元正在喝茶。

  “田设计师,休息好了吗?”

  “好了,这两天睡得有点多了,那些个翡翠物件已经处理好了吗?”田宇问道。

  张天元笑着点了点头,将放在桌上的一个盒子打开了:“这个就是经过天元玉皇修饰之后的成品。你看看怎么样?”

  田宇拿起盒子一看,当即就惊呆了。

  “鬼斧神工!鬼斧神工啊!这到底怎么做到的?我自己做的东西我很清楚。上面是有一些小瑕疵的,虽然说不影响价值。可是总觉得有点膈应,如今一看,居然全部都没有了。”田宇震惊地说道。

  “你满意就好。这个你再看看。”张天元取出了一个皮箱子,然后打开说道。

  “这是什么?”田宇看到里面有邮包包裹着的东西,包裹的非常严实。

  “鉴定书啊,我答应过你的事情,那是一定不会食言的,这鉴定书上面的名字,你排在前面。天元玉皇在你后面。”张天元笑着说道。

  田宇兴奋地拆开了邮包一看,里面有多达几十份的鉴定书,每一个镯子、每一个小件都有。

  鉴定书非常漂亮,硬纸对折的样子也很不错。

  “还记得我前些日子让你拍了寸照吗?我发到帝都去了,让李教授帮忙弄了这些鉴定书,这是最高级别的,国家级玉器珠宝协会签发的鉴定书,在全国任何地方都可以通用。”张天元笑着解释道。

  “这,这真得是太感谢你了。”田宇知道张天元已经成为了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十二位常任理事之一。所以虽然东西并没有拿去帝都鉴定,但是他自己的鉴定结果就足够了,可以轻松搞到这些鉴定书的。

  “谢我干什么啊,本来这些东西你的功劳就是占了大半的。”张天元笑着说道。

  “不。真得要谢谢你,这种事情我以前也做过,可是有些人一开始答应得很好。最后却突然变卦了。我不仅要谢谢你,还要向你道歉。之前我还怀疑来着,真是太不应该了。”田宇感慨地说道。

  “田设计师。你再这么说我可就不好意思了啊。”

  “您是讲信誉的人,我田宇能认识您张老板,那是三生有幸,您可以放心,我在这里保证,日后进入你们公司之后,一定尽心竭力,完成公司交给的任务。”田宇这话虽然说得很俗套,但是感情却是真实的。

  “好啦好啦,你这话越说,我就越不好意思了。这些鉴定书制作者一栏上,还要签字和盖章呢,几十份呢,你得辛苦一下了。”张天元笑道。

  “那天元玉皇老前辈呢?”

  “他已经签过字盖过章了,就剩下你的了。”

  田宇朝鉴定书制作者一栏看了过去,不仅赞道:“这章刻得可真不错啊,是老前辈自己刻的吗?”

  印章,是我国特有的历史文化产物,古代主要用作身份凭证和行驶职权的工具。它的起源,是由于社会生活的实际需要。早在商周时代,印章就已经产生。如今的印章,已成为一种独特的、融实用性和艺术性为一体的艺术瑰宝。

  在著名文人中,首先对篆刻艺术大加倡导的,是宋末元初的赵孟頫(1254—1322),同时他也是最先采用青田灯光冻石刻印的名家。明清时代印人群起,追逼秦汉。在几代印人的共同努力下,印章的审美价值越来越突出,从清代起,印章已经上升成为与书画并列的独立艺术品。

  “没错,是他老人家自己刻的,还不错吧?”张天元笑道,其实这就是他自己弄的,自己也有点小得意呢,毕竟这印章的雕刻水准,那绝对是不会比古人差的。

  “何止是不错啊,跟他的一比,我这就相形见绌了啊。”田宇有些不好意思的拿出了自己的印章,居然是玉石做成的,一直挂在钥匙串上。

  “我这里有印泥,你赶紧弄完吧,咱们接下来可还有大事情要做呢。”张天元笑道。

  ……

  张天元所谓的大事,自然指的就是西风展销会的事情了,这一次的展销会,按照牟莹的策划,并没有单独进行,而是由神罗古艺术公司牵头,其余的玉器行、珠宝行等等,也都可以一起展览,并且只收入场费。

  这么好的事情,没有人会拒绝的。

  一开始张天元还不理解牟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干,后来听了解释才恍然大悟。

  正所谓红花还得绿叶衬。很多漂亮的女孩子、苗条的女孩子总喜欢跟胖妞走在一起,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的美。这个参照物要是选的好,会显得你更加漂亮的。

  那么翡翠饰品当然也是如此。如果说没有参照物的话,人们会单纯觉得你就是好而已,并不会有其它的想法,可是一旦对比了,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效果会成倍的增加。

  在西凤的一家店里。

  这是刘景林的店,如今名字已经改了,用的是神罗古艺术公司玉器行统一用的名字“神罗美玉斋”。

  坐在一旁的,有刘景林、田宇、林枫。以及这一次林枫通过公开招募选拔的神罗玉器珠宝公司西凤分公司的总经理,赵龙。

  而聂青岚则已经赶回帝都去了,不过回去的时候,可不太高兴,倒不是张天元招惹了她,而是她家里人因为聂震订婚的事儿,一直催着她找对象,她自然就不太乐意了。

  这一次聂震订婚她都没回去,就是因为跟家里赌气。不过祝福的话和礼物都送给了聂震和叶玉兰了。

  不过聂青岚虽然生气,但她毕竟是个孝顺的女孩子,所以在得知他母亲因为生气而生病住院之后,就急匆匆的回家了。

  听这名字。很有气势,不过其实赵龙看起来非常文雅,戴着一副黑边眼镜。性格倒是开朗,但是缺少一些霸气。

  当然了。这跟做总经理没关系,只要他有能力。霸不霸气真得是无所谓的。

  “我说小张、田宇啊,你们两个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到底想给我个什么惊喜啊?”刘景林笑着问道。

  “不是惊喜。”

  “那是什么?”

  “是大惊喜!”张天元笑道:“在座的几位除了我的妹夫林枫之外,那都是懂玉器,懂翡翠的,相信见过的玉器也不少了吧,这一次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宝贝。”

  “大惊喜?”刘景林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道:“我说小张啊,你可别太得意了哦,我老刘走了这么多年江湖,见过的玉器翡翠可不少,你真能给我什么大惊喜不成?”

  “不信啊?好吧,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张天元笑了笑,将两个盒子放到了桌上。

  “是手镯吧?看这盒子大小应该是。”刘景林还没打开盒子,不过这猜得倒是对的。

  “为什么是两个盒子?是镯子的造型不一样吗?”赵龙问道。

  “问这么没用,打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张天元笑道。

  刘景林搓了搓手,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有些紧张啊,他相信张天元要让他看的,那绝对不是普通的东西,毕竟张天元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明知道他见过的好东西多,还说要给他一个大惊喜,如果说东西不够好的话,那是不太可能的。

  “是帝王绿?还是极品红翡或者紫罗兰?”刘景林问道。

  “不可能吧,这年头冰种的手镯都很稀罕呢,帝王绿?那也太不现实了吧。”赵龙摇了摇头,似乎不太同意刘景林的话。

  其实他说的也有些道理。

  自从缅甸实行原石禁运以来,所有自缅甸流出的翡翠原石,都必须经过仰光翡翠公盘,这么多日子以来来,国内的成品翡翠价格是一天一个价。

  原本普通的无色冰种镯子五六万就买的到,不过短短的几个多月,价格已经暴增到二十多万,更不要说像这种满红、满绿的帝王绿和极品红翡镯子了,即使在一些大城市的珠宝店,也绝对当得起“镇店之宝”这四个字的。

  如果缅甸原石禁运不解除的话,国内的翡翠市场的价格还将进一步走高,这种涨幅从目前来看,已经是远超房地产等诸多行业的投资了,张天元虽说不缺钱花,不过这些东西他一个人留着也没什么用,所以还是打算要出售几件的,另外的就作为镇店之宝,留在自己的玉器店里,吸引客户。

  “你们就别争论了,打开一看不就知道了吗?”田宇急道,因为他很想看看刘景林和赵龙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的时候那种表情,那是一个制作者最大的享受啊。

  刘景林想了想,便伸手拿起了一个盒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慢慢打开,姿势这一瞬间,因为阳光的关系,盒子里面居然射出了耀眼的红光,就仿佛玄幻小说里什么至宝诞生一般,实在是太奇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