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五八章 抛光
  此时的田宇,就仿佛是用心勾勒美人图的画师,那看起来丑陋而又笨拙的工具,在他的手中却变得是活灵活现。

  除了铡铊之外,还有錾铊,这是小型铡铊或钻石粉錾铊,可用于出粗坯,以及根据凹凸深度进一步錾去无用部分。碗铊,用于旋碗。冲铊,用于冲磨大的平面。磨铊,用于大小不同的磨铊磨出大样,如手、人头等等,使作品初具较细致模样。

  这些工具,在张天元的手里或许就只是工具,但是到了田宇的手里,却可以成为画师的画笔,那么熟练,那么和谐,甚至有一种让人痴迷的美感在内。

  张天元没有离开,而是坐在了那里看着,他不想影响田宇的工作,所以一声不吭。

  此时的他,就像是电影院里的观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将这完美和谐的画面给破坏了。

  不过他到底也是行内人,所以对于田宇的技术还是看得懂的,甚至经过这一次的观察之后,他还可以完全模仿出来,以后如果有时间的话,就不用劳烦别人了,自己就可以做光身件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在张天元也是沉浸到欣赏之中的时候,第一个精美的手镯粗坯就已经诞生了。现在这个镯子还只是一个粗胚,圆形的外表上,到处都是不规则的棘手碎玉,需要用冲铊和磨铊,把余料研磨掉才行。

  打磨的过程其实挺简单的,听着砣机的声音不断响起,已经变得十分光滑的镯子。映入了张天元的眼帘之中,只是现在这镯子颜色稍显暗淡。是不可能拿去出售的。按照田宇的说法,这就好像是勾勒出来的国画线条一样。还没有上色,不能算是完成品。

  现在这镯子也就是个比粗坯稍微好一点胚子,后面还要进行勾、撤、掖、顶撞等工艺,最后经过抛光之后,才算是成品。

  如果雕琢挂件,那工艺更加复杂,为了使其形准、规矩、利落、流畅,还要进行如叠挖、翻卷,把一些挂件上的花瓣、人物衣边做的飘。打孔、镂空、活环琏等工艺。

  不过雕件的话,张天元就用不到田宇了,他自己就能够完成,而且因为有地气相助,他制作雕花件的时间甚至要比田宇制作光身件的时间少很多。

  也就是因为这个,他现在才闲工夫在这里看热闹,只是在田宇休息的时候,才开工。

  他不想让田宇看到那惊世骇俗的画面,不然的话不好解释。当然,他们用的库房也不是同一个,张天元自己委屈点倒是没什么,反正是给自己打工呢。

  制作完成一个手镯。往往有两种选择,一种就是你做一个,到最后的抛光结束。

  而另外一种选择就是先都做成坯子。然后统一抛光,这样效率会更高一些。主要是在量比较大的情况下会这么做。

  这一次虽说田宇主要的目的还是制作那两个大件,但其实剩下的材料还是挺多的。光手镯就有好几十个,这还不包括戒面、挂件等等,那些也是需要抛光的,这量也不算小了,所以他就干脆选择最后统一抛光了。

  张天元看到田宇完成了第一个镯子之后,对于田宇的手法也掌握得差不多了,所以他留在这里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了,就干脆去了另外一个库房,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他还要给聂震准备结婚礼物呢,聂震想要的十二真仙雕花件,是要用福禄寿三色翡翠来雕刻,也得费些功夫。

  幸好吃饭、喝水的事情不用他操心,除了他请的阿姨之外,聂青岚这几天干脆把他别墅的厨房当成了自己的黑暗料理研究基地了,一直在尝试做一些好吃的东西,不过总是失败就是了。

  张天元后来又去了库房两次,那是因为田宇开始制作八仙过海和华夏佛韵了,手镯和挂件那些东西只用了四天时间就全部完成了,只剩下最后的抛光而已,看起来田宇是准备把所有东西都一起到最后抛光的。

  大约二十五天之后,经过田宇废寝忘食的努力,再加上张天元的一些帮助,二十四个镯子,若干挂件、戒面、耳坠,还有两个大的光身件都粗略完工了,只剩下最后一道工序,那就是抛光。

  那二十四个镯子,其中十二个是玻璃种帝王绿,十二个是极品红翡,都是顶级的好镯子,这要拿到店铺里销售,那必然是会引起轰动的。

  张天元打算这一次将八仙过海、华夏佛韵,以及这二十四个镯子都拿到西凤的展销会上展览一次,借此宣传自己的公司,趁机打开西凤的珠宝市场。

  毕竟西凤算是张天元的家乡了,而陕州人总是比较恋家的,在上浦和帝都生意做得再好,还是抵不上对西凤的眷恋,所以这里的珠宝市场,也是一定要打开的,而这次的展销会,那就是一个最好的契机。

  没有抛光的玉器,看起来那就是神光内敛,仿佛是没有开光的神兵利器一样。

  所以要想让翡翠制品真正显露出它的美丽,抛光这个阶段是绝对不能缺少的。

  抛光是对玉器进行最后的完善工作,行话称之为光亮、光活,抛光的程序包括磨细、罩亮、清洗、过蜡、擦拭几个步骤,经过这几道工序之后,玉器的表面被磨细,变得光滑细腻,色泽明亮。

  磨细又称去糙,指用抛光工具将玉器表面粗糙的地方打磨细腻平整,这是抛光前的准备工作。但磨细时不能破坏玉器的造型和纹饰。

  罩亮是指用抛光粉和砣子在玉器表面慢速摩擦,使器表光亮。抛光粉一般用红粉子、绿粉子。工序为先用适量的水和油汁调好,涂在毛毡、皮革、棉布等制成的砣轮上,慢速摩擦。直到将玉器表面磨得光滑。

  清洗是指用溶液把玉器上的污垢清洗干净。

  过蜡是指将石蜡擦在烤热的玉器上,冷却后用布反复擦拭。以增加玉器表面的光亮度和光洁度。

  当然了,不同的玉器。抛光的过程也有细微的差距,但大体上就是如此了。

  另外,抛光的方式主要有人工抛光和机械抛光两种,机器抛光就是用振机加抛光材料,一般圆雕小玉件正常需2至3天完工。虽然人工打磨抛光比机器自动打磨抛光,一般打磨抛光时间长,成本较高,但效果也较好,保留雕刻纹饰的立体与雕峰风格。

  田宇原本打算用人工抛光的。是为了效果,可是张天元还是建议他用机器抛光了,因为速度更快,至于说机器抛光出现的问题,那对张天元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弥补机器抛光的缺点的。

  “可是我这一次没带抛光机啊!”田宇有些为难地说道。

  “不怕,抛光机我早给你准备好了,之前看到你准备一起抛光。我就怕太耗时间,所以准备了抛光机。”张天元笑着直接把一个纸箱开箱了,里面装着的就是一种小型的抛光机,用于私人作坊的抛光。再合适不过了。

  “张老板你想得可真是周到,这抛光机是最新款的吧?”田宇看了一眼那抛光机笑着问道。

  “嗯,这款的确最新的。不但可以自动吸尘,还带有振动的作用。并且里面还有超声波清洗的功能,过油上蜡都可以用烘箱进行的。我也是听了刘景林师傅的介绍,才买的这一款,还不错吧?”张天元有点得意地说道。

  “东西是不错,不过我可把话说到前头哦,机器抛光,不管多好的抛光机,最后的效果肯定都不如手工抛光的,你可想好了啊。”田宇又一次提醒道。

  “这个我明白,不然我也不会花费四万块买这么好的抛光机了,要知道现在市面上普通的抛光机也就一千来块而已啊。”张天元笑道:“我明白你说的那些缺点,放心,我帮你解决就是了,我这里有秘方。”

  “啊,我明白了,你是不是联系到天元玉皇了?是不是他给你教了什么好方法?”田宇猛地想起了一个人,问道。

  “田设计师果然聪明,的确如此,不过天元玉皇他老人家还是执意不肯与生人见面啊,真是对不住了。”张天元叹了口气道。

  “不要紧不要紧,能和他老人家合作,是我三生有幸。”田宇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头却在想,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看看,这个天元玉皇到底能把机器抛光所引起的一些缺点修复到什么程度。

  毕竟他对天元玉皇,只是闻其名,而未见其人,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得像传闻中那般厉害,这一次有机会,当然是要好好见识见识的。

  田宇说着话,小心翼翼地从桌子上拿起一副镯子,穿入到抛光机内一个毛绒绒的圆柱形的凸起物上,然后拿起抛光机配置的棉垫垫在上面,又放了一个镯子上去,直到穿入了三个镯子,田宇才停下手,其实正常情况下,这种最先进的抛光机,一次性穿入十个镯子都没有问题,只是田宇怕出事儿了,所以穿了三个就作罢了,毕竟这样子万一弄坏了,也只是坏三个而已,损失要小很多。

  而又,他又把张天元从西凤买来的抛光粉均匀的撒在里面,盖上了抛光机的盖子,这个过程就算是完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看起来挺简单的,这个到底得多长时间?我听别人说就算是机器抛光,一个小雕件也得两到三天啊?”张天元问道。

  “不需要,你这个是最先进的抛光机,而且我们抛光的是光身件,不是雕花件,时间会短一些,大概五六个小时就可以结束了,要不了几天的,就是最后那八仙过海和华夏佛韵的抛光时间会长一些,大概需要十五天左右,不过可以一次性两件一起抛光。”田宇解释道。

  “时间再拖长点也不是问题,关键是别出问题就行。”张天元说道。

  “只要机器没问题,那抛光就不会有问题,接下来就好好等待吧,我的任务到现在基本上可以说是快完成了啊。”田宇说到这里,也是松了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