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五二章 琢玉
  说起绿茶茶艺的重点,那自然就是冲茶这一环了。

  泡绿茶时也讲究高冲水,在冲水时水壶有节奏地三起三落,好比是凤凰向客人点头致意。因此这个也被形象的称为“冲水凤凰三点头”。

  这一环是非常讲究手艺的,一个好的茶艺师,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会非常优美,令人感到赏心悦目。

  聂青岚此时唯一可惜的地方是没有穿传统的服装,不然的话,一定会仿佛一幅美丽的国画似的。

  而当冲入热水后,茶先是浮在水面上,而后慢慢沉入杯底,我们称之为“碧玉沉清江”。

  至此为止,茶可以说是泡好了,而后便是“奉茶观音捧玉瓶”了。观音捧玉瓶佛教故事是中传说观音菩萨场捧着一个白玉净瓶,净瓶中的甘露可消灾祛病,救苦救难。茶艺小姐把泡好的茶敬奉给客人,我们称之为“观音捧玉品”,意在祝福好人们一生平安。

  只见聂青岚双手捧杯,轻轻送到张天元身前笑道:“客官,请品茶!”

  张天元忍不住笑了一声,同样双手接过了那茶水,轻轻呡了一口,果然这茶艺师泡出来的茶,那感觉都是不一样的,这就好像一个出色的厨师将最好的作料做成饭菜一样。

  可以看到,茶杯之中的热水如春波荡漾,在热水的浸泡下,茶芽慢慢地舒展开来,尖尖的叶芽如枪,展开的叶片如旗。一芽一叶的称为旗枪,一芽两叶的称为“雀舌”。在品绿茶之前先观赏在清碧澄净的茶水中。千姿百态的茶芽在玻璃杯中随波晃动,好像生命的绿精灵在舞蹈十分生动有趣。

  这个也被形象的称为“赏茶春波展旗枪”。

  茶艺师此时要做的事情已经基本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品茶的程序了。

  “闻茶慧心悟茶香,品茶淡中品致味”。

  品绿茶要一看、二闻、三品味。在欣赏“春波展旗枪”之后,要闻一闻茶香。绿茶与花茶、乌龙茶不同,它的茶香更加清幽淡雅,必须用心灵去感悟,才能够闻到那春天的气息,以及清醇悠远、难以言传的生命之香。

  绿茶的茶汤清纯甘鲜,淡而有味,它虽然不像红茶那样浓艳醇厚,也不像乌龙茶那样岩韵醉人。但是只要你用心去品,就一定能从淡淡的绿茶香中品出天地间至清、至醇、至真、至美的韵味来。

  最后“谢茶自斟乐无穷”。

  品茶有三乐,一曰:独品得神,一个人面对青山绿水或高雅的茶室,通过品茗,心驰宏宇,神交自然,物我两忘,此一乐也;二曰:对品得趣。两个知心朋友相对品茗。或无须多言即心有灵犀一点通,或推心置腹述衷肠,此亦一乐也;三曰:众品得慧。孔子曰:“三人行有我师”众人相聚品茶,互相沟通。相互启迪,可以学到许多书本上学不道德知识,这同样是一大乐事。在品了头道茶后。茶艺师经常会请嘉宾自己泡茶,以便通过实践。从茶事活动中去感受修身养性、品味人生的无穷乐趣。

  这茶艺一道,比起古董鉴赏来丝毫也不逊色。里面可以说有许多令人神往的东西,以前的张天元是绝对不会知道的,不过如今的他,有了钱,也可以安下心来去品茗,去鉴宝,去欣赏这世间本来就存在,但是却不容易找到的美。

  “好茶!好茶艺!好茶艺师!”田宇喝了头一道茶,登时竖起大拇指赞道。

  “看起来这一次我让聂姐姐留下是真对了,太幸运了。”张天元也是无比感慨,原来觉得枯燥的喝茶,其实居然也有这么多的门门道道,不容易啊。

  接下来,张天元和田宇一边喝茶,就一边聊起来有关玉器的事情。

  “听说张老板如今已经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正式理事了?”田宇问道

  说起来,自从上一次张天元参加了国家电视台的华夏之宝节目之后,真可谓是一炮走红,尤其是在帝都和洛城的玉器玉石圈子里,那绝对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他本来只是玉石珠宝协会的一个闲职——高级顾问而已,但是国家电视台的华夏之宝节目播出之后,他就借着这个东风,顺利坐上了理事的位子。

  要知道国家玉石珠宝协会只有十二位理事,其余的理事,最年轻的一个也已经四十三岁了,而张天元却只有二十五岁,当真是刷新了这个记录了。

  这十二位理事,等于是掌握着整个国家的玉石决策,包括玉石价格的定位,玉石标准的制定,行业规定等等,这十二个人说白了,那就是玉石圈子里的元老会。

  就连国家制定一些有关这方面的法律,也得向着十二个人征求意见或者建议。

  说得再通俗一点,这就跟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差不多,十二个正式理事每个人都拥有一票否决权,位置非常重要。

  这十二个正式理事的位子,在旁人看起来可能不足轻重,但是在玉石珠宝的圈子里头,那就是王一样的存在啊,没有人敢轻视的,而争着当这个理事的人,也是数不清的。

  毕竟全国上下,从事玉器和珠宝行业的人多如牛毛,要从这里面选择十二个人,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果没有一点本事,那就别想了。

  “我这不过是运气好,再加上高人相助,所以也就稀里糊涂的做上了这个位子罢了。”张天元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却不会轻视自己的努力。

  如果说他没有那些辉煌的战绩,没有如今在玉石圈子里的名声,就算是李明光和聂震帮忙,也顶多就是做个高级顾问罢了,想成为十二个正式理事之一,那纯粹就是做梦。

  他这人不会嚣张傲慢。但也绝对不会轻视自己。

  “张老板太谦虚了。”田宇笑道:“但不知张老板是否也懂得琢玉之技巧啊?”

  “他不仅懂,而且非常擅长呢。”聂青岚抢着回答道。

  听到这话。田宇脸色微微变了变,他不明白。既然张天元非常擅长琢玉,为何还要请他呢,难道是想看他的笑话?

  张天元知道田宇有些误会了,便急忙解释道:“田设计师不要误会,我在玉石方面,擅长的是鉴赏和雕琢,也就是说,对于雕花件,我是比较擅长的。可是光身件却是一窍不通,但你想必也知道吧,光身翡翠的价那是必雕花翡翠高很多的,而且对于翡翠本身特质的体现那也是最好的。”

  “原来是这样啊。”田宇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澳门赌博网站:不过心里头压力却有些大了。

  张天元既然懂得雕花翡翠,又是鉴赏大家,那么如果自己东西做得不好,那不仅是丢自己的脸,还会丢了自己老师刘景林的脸。传出去可不光彩啊。

  而且年轻人都有些攀比之心。

  田宇并不觉得自己比张天元差,对于张天元能成为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理事,而自己却什么都不是,有些不太服气的。既然如此,这一次就要更加努力做出像样的光身翡翠件来,让张天元开开眼界。

  想到这里。田宇顿时就有些激动,他放下茶杯说道:“张老板。这茶水喝得也差不多了,既然如此。就劳烦您将需要做光身件的翡翠拿出来吧,我好见识见识,然后决定做些什么,你也可以一起商量。”

  张天元其实早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只是不好意思催促田宇,听田宇这么一说,就进了一趟保险库,取出了一块五十斤重的的玻璃种帝王绿,还有那块三十斤左右的极品红翡。

  红配绿,也是相当漂亮啊,而且两块翡翠都是极品,田宇因为激动,手中的茶杯居然掉落在了地上打碎了。

  “对不起,对不起!”田宇急忙伸手要去收拾,却被张天元拦住了。

  “茶杯随便就让保洁收拾好了,也不是什么值钱货,要是把你的手给划破了,这可没法琢玉了啊。”张天元说道。

  田宇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此时眼神却还是充满了震惊,他之前听张天元说这里还有比那冰种阳绿的翡翠更好的料子,本来是不相信的,可是此时亲眼见到,不相信都不行了。

  也难怪他如此震惊了,要知道他从小就开始学习琢玉,就连读书识字那都是跟琢玉师傅学的,到如今三十二岁,却已经有了二十多年的琢玉经验了,这些年以来,经他手,或者是他亲眼见过的翡翠,也算是非常多了,可是如此完美的红翡绿翠,却还是头一次见到,一时间,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看到那两块翡翠的时候,我已经被完全震撼住了,甚至因此打碎了杯子,如此华丽,高贵的翡翠,真得是让人痴迷,让人震惊,这两块翡翠,一块翠**滴,一块红得艳丽,都是翡翠之中的极品,看整体就可以感受到这枚翡翠的种、色、水极佳,用行内话来说就是老坑种翡翠又可以称为老坑种玻璃种翡翠,是所有翡翠收藏商和收藏家梦寐以求的翡翠品种。”这是田宇后来给别人吹牛的时候经常说的一番话,来描述自己初次见到张天元给他看的两块翡翠的时候的震惊心情。

  琢玉师傅与厨师还不太一样,顶级厨师可以用最简单的食材做出最美味的食物。

  但是琢玉师傅如果真要成名,那是一定要用极品的玉石来体现自己杰出的技艺的。

  这倒是跟很多玄幻修真小说里的炼宝师或者锻造师非常相似,这些人用非常稀有而且珍贵的材料打造出盖世神兵或者顶级法宝,既是因为材料的出众,也是因为自己的技术。

  是材料成就了他们,也是他们成就了材料。

  低劣的材料无法打造神兵利器,而相对的,差劲的师傅也无法将好材料物尽其用。

  唐代诗人丁居晦有一首诗叫《琢玉》“卞玉何时献,初疑尚在荆。琢来闻制器,价衒胜连城。 虹气冲天白,云浮入信贞。珮为廉节德,杯作侈奢名。 露璞方期辨,雕文幸既成。他山岂无石,宁及此时呈。”

  这诗句就充分体现出了玉石和琢玉人之间的那种关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