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五一章 茶艺
  当然,张天元的话,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如果聂青岚真得想要,他也不会拒绝的,毕竟只有几百万港元而已,他还是买得起的。

  再说了,就算他要白送给聂青岚,聂青岚还未必会白要呢。

  上次送的那一套翡翠首饰,最后都通过聂震给付了钱的,毕竟聂家地位特殊,礼物太昂贵了,他们也不敢轻易接受,除非是花钱买。

  聂青岚当然知道张天元在开玩笑,所有也没有太在意,和张天元说了几句玩笑话,车已经驶抵了张天元的别墅了。

  没有来这里之前,田宇心中有很多的猜测,他知道张天元有钱,这还是从刘景林口中得知的,但是却还是没想到张天元的别墅会如此的豪华奢侈。

  琢玉是指对玉的雕琢。

  唐太宗说过:“玉虽有美质,在于石间,不值良工琢磨,与瓦砾不别。”意思是说石中的玉虽然有美的本质,但是没有精细的雕琢,与破瓦乱石一样。观赏手中把玩的玉器,皆为人琢之物。故古人语:“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成材”琢磨璞玉,美玉出焉。

  翡翠在我国被称作硬玉,不管是光身件还是雕花件,都要琢磨一番方才能成型。

  要想成为一个出色的琢玉师傅,那绝对不简单。首先你要了解玉石,了解翡翠,其次你还得懂诸如雕刻、绘画、调色、鉴赏甚至设计等各项技艺,懂得越多,你的作品也就越丰富,越好。

  田宇在这里面算是比较出色的,他不仅是一个琢玉师傅,更是一个珠宝设计师。对于美学的造诣,那是相当之高的,可是即便如此,看了张天元的这个别墅。他还是忍不住由衷赞叹起来。

  越是懂得审美的人。就越能欣赏到张天元这个别墅的好,尽管才刚完工没多久。但是不管是从设计还是造型上,都非常的具有欣赏的价值。

  将实用与美学完美结合,就是这个别墅的总体评价。

  田宇还在忙着欣赏别墅,却听张天元说道:“田设计师。这一次你来我这里,大概要待上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会不会耽搁你的正常生活?”

  “我无所谓,单身一个,卡里面还有点存款,所以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按时给父母打电话说一下。别说一个月,就是一年也不成问题。”田宇笑道。

  “这么着吧,我听说你们这些人设计一件珠宝都要设计费的,咱们这一次不需要设计。主要就是做一些既定的翡翠光身件,这费用该怎么算?”张天元问道。

  作为一个生意人,钱上面不能糊涂,必须得在这之前说清楚了,否则到了做完了再计较不清,那不仅会损害两人之间的感情,而且还可能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田宇摇了摇头道:“这一次是张老板你帮我的忙,不要我的钱已经很好了,我怎么敢要您的钱啊。”

  尽管田宇这么说了,可是张天元却不是贪小便宜的人,如果真这么干了,或许的确能够节省一些钱,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对他的名声没有任何好处。

  为了一点微末的利益而放弃长远的利益,那是蠢货才会盘算的事儿。

  他不会。

  “不不不,这个钱肯定是要给的,我帮忙不假,但田设计师你给我干活这也是事实,你要是不要钱,那咱们这生意就不要做了。”张天元态度很坚决。

  田宇想了想道:“这样吧,既然你这么坚持,咱们就折中一下,我先做,如果做出来的东西你足够满意,那么你就按照目前的市场水平给我手工费,而如果不满意的话,那就不用给钱了,这样子总可以了吧?”

  “这个主意不错。”张天元欣然答应了,田宇这么说,看起来是对自己的技术非常自信的,这样的人,张天元也愿意相信。

  “我说你们两个,都别在外面站着了,虽然这会儿没太阳了,可这也不是个事儿啊,到里面一边喝茶一边聊吧。”聂青岚笑着说道。

  “是是是,你看我这糊涂的,怎么能让田设计师站在外面呢,走走走,咱们进去再聊,我那儿有上好的西湖龙井,听刘师傅说你喜欢喝。”张天元笑着请田宇进了客厅,然后就要亲自泡茶,却被聂青岚给拦住了。

  “行了,你们两个聊吧,这茶我来泡,我以前上学的时候闲得无聊,学过茶艺,今天就给你们露一手。”

  说起茶艺,如今很多人一提起都会说日本,但其实茶艺发展到兴盛,都是在我国的。

  茶艺,萌芽于唐,发扬于宋,改革于明,极盛于清,可谓有相当的历史渊源,自成一系统。

  最初是僧侣用茶来集中自己的思想,唐代赵州从谂禅师曾经以“吃茶去”来接引学人;后来才成为分享茶的仪式。

  唐代煮茶,多用姜盐添味,世称姜盐茶,诗人薛能《茶诗》云:“盐损添常戒,姜宜煮更黄。”宋初流行点茶法,把茶叶碾成细末,冲出来的茶汤要色白如乳,《观林诗话》载,北宋苏轼喜欢凤翔玉女洞的泉水,每次去,都要取两瓶携回烹茶。苏轼有《和蒋夔寄茶》一诗:“老妻稚子不知爱,一半已入姜盐煎。”。苏轼本人很注重茶的养生效果,吃完饭后用浓茶漱口,可解除烦腻。

  明代起开始流行泡茶。

  我国的民族性,自然谦和,不重形式。所以不管是唐代的茶经,宋代的大观论茶,或明代的茶疏,文中所谈仅是通论,一般人民将饮茶融成生活一部份,没有什么仪式,没有任何宗教色彩,茶是生活必需品,高兴怎么喝,就怎么喝。饮茶所讲究的是情趣,如披咏疲倦、夜深共语、小桥画舫、小院焚香,都是品茗的最佳环境和时机,寒夜客来茶当酒的境界。不但表露出宾主之间的和谐欢愉,而且蕴蓄着一种高雅的情致。

  有我国人落脚的地方,就带去饮茶的习惯;汉族人最先发现茶叶,是饮茶的古老民族。当你来到宝岛台湾。可能在一条老街中的寺庙内。看见叁叁两两的老者,悠闲地围坐在一个拳头大小而古可喜的茶壶旁。人手一杯,边谈边饮,那就是我国传统的老人茶。你也可能在台北大都会繁忙的街道上,看见挂有茶字招牌的茶艺馆。迎面一阵天然的茶香扑鼻而来,如果你有兴致驻足品一番,还会有专人为你示范如何泡一壶简单易学的功夫茶。

  如今在很多小城市,都可以看到一种叫茶秀的地方,茶艺在我国现在也算是慢慢的恢复并且再度繁荣起来了,澳门赌博网站:像聂青岚这样的女孩子懂得茶艺,实在是令人很惊讶的事情。

  “你还懂得茶艺?”张天元认识聂青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真心第一次听说她会茶艺。

  “小瞧我了吧,以前在家里的时候,经常给老爷子泡茶喝呢,这也算是我的一个小小爱好吧。从茶艺之中,我也能感受到许多东西。这跟我喜欢画画一样。”聂青岚解释道。

  “好,那我可要见识见识了。”张天元以前在茶秀里面也欣赏过功夫茶,不过聂青岚这样的大美女泡茶,还是头一回,他必须得好好欣赏一番。

  聂青岚笑了笑,问道:“你家里有香吗?”

  “有,我这别墅建成之后就设了个宗祠,里面有我们家能找到的祖宗牌位,所以这香是不能断的,你要香干什么?”张天元纳闷问道。

  “我倒是听说过,这绿茶茶艺第一道工序就是‘点火焚香除妄念’,香是必不可少的一道工序。”田宇解释道。

  张天元让负责照看宗祠的人去取香,在这间隙就问道:“这个焚香除妄念到底是个什么来由?”

  聂青岚笑道:“泡茶可修身养性,品茶如品味人生。古今品茶都讲究要平心静气。‘焚香除妄念’就是通过点燃这支香,来营造一个祥和肃穆的气氛。”

  “哦,是这样啊。涨见识了!”

  没多久,香来了,聂青岚熟练地点了香,而后才开始泡茶。

  接下来,聂青岚开始小心翼翼地清洗杯子,一边洗,一边解释道:“这个叫‘洗杯冰心去尘凡’,茶,致清致洁,是天涵地育的灵物,泡茶要求所用的器皿也必须至清至洁。‘冰心去凡尘’就是用开水再烫一遍本来就干净的茶杯,做到茶杯冰清玉洁,一尘不染。”

  “真够讲究的,我以前喝茶那都是和凉茶,直接牛饮呢。”张天元这说的自然是没钱以前的事儿了,他有了钱之后,也是挺享受品茶的感觉的,毕竟没钱的时候是为了生存,而有钱了就是为了生活了,这意义是不一样的。

  看到聂青岚将热水放在那里,却不动手泡茶,张天元就纳闷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泡茶不应该用滚烫的热水吗?我记得我爷爷以前喝茶甚至还把茶壶放在炉子上煮呢。”

  聂青岚摇了摇头道:“这叫‘凉汤玉壶养太和’,绿茶属于芽茶类,因为茶叶细嫩,若用滚烫的开水直接冲泡,会破坏茶芽中的维生素并造成熟汤失味。只宜用80c的开水。‘玉壶养太和’是把开水壶中的水预先倒入瓷壶中养一会儿,使水温降至80c左右。”

  “这么说我爷爷以前喝茶都是胡搞啊?”张天元苦笑道。

  “那也未必,我这只是泡绿茶的时候所做的事儿。”聂青岚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啊。咦,你这又是做什么?”

  “这个叫‘投茶清宫迎佳人’,苏东坡有诗云:‘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清宫迎佳人就是用茶匙把茶叶投放到冰清玉洁的茶杯之中。”

  “茶艺不愧是茶艺啊,这搞得文邹邹的,不过倒是有些意思啊,有钱人的喝茶消遣方式啊,说普通老百姓,可没这么搞得。”张天元感叹道。

  接下来只见聂青岚往茶杯里面注入了一些热水,但是却没有放茶,张天元刚想发问,就听聂青岚说道:“‘润茶甘露润莲心’,好的绿茶外观如莲心,乾隆皇帝把茶叶称为‘润心莲’。甘露润莲心就是再开泡前先向杯中注入少许热水,起到润茶的作用。”

  “注意了张老板,接下来就是重点了!”田宇的眼神陡然变得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