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四九章 天衣无缝
  看到张天元出现,刘景林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虽然在这儿玩得也还高兴,但毕竟不能忘了正事儿啊,张天元既然出现了,他所期待的事情也就有了些眉目。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爸,刘师傅,你们聊什么呢,那么高兴?”张天元笑着问道。

  “没说啥,就是瞎聊呗,刘师傅在这儿等了你半天了,你们聊吧,我去忙了。”张天元的父亲站起了身子,拿着锄头离开了,虽然说这果园请了别人帮忙除草,但是他也闲不住,所以经常也会拿着锄头去干活,只不过不像以前那么拼就是了,现在累了就可以好好休息。

  等张天元的父亲离开之后,刘景林就说道:“小张啊,这一次来找你,实在是有些唐突,不过我也是遇到了一点难题,必须得由你来帮忙啊。”

  “刘师傅您客气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张天元觉得还是先把事情问清楚比较好,毕竟这会儿也不知道刘景林来找他到底为了什么,他可不敢轻易拍着胸脯就保证。

  刘景林喝了一口茶,想了想道:“那我就直说了,这次来,是想从你这儿借点材料。”

  “什么材料?”

  “翡翠!最好是冰种以上品质的翡翠。”刘景林回答道。

  “刘师傅,您知道的,冰种以上品质的翡翠,那可不好弄啊,我可以借给您,但是想问问具体到底要干什么。”张天元手头现在有更好的料子,他倒是真可以借给刘景林,毕竟刘景林是个名人,又帮了他不少忙,这一次的工具还是从他那儿借来的,如果连这点忙都不帮。那说不过去,只是他想搞清楚对方借翡翠的用意是什么。

  “哦,是这样的,我的一个学生是做珠宝设计的。想要在西凤市办一个珠宝展销会。其中翡翠占了很重要的地位,但是他手头没有好料子。我也没有,这比较麻烦。”刘景林回答道:“你大可以放心,料子借给我们,是用来做光身件的。具体说来应该就是手镯和戒面了,等卖了钱,我们很快就可以还给你了。”

  所谓的“光身翡翠”,就是指表面不雕花纹和图饰的翡翠饰品。狭义上说,翡翠戒面、手镯、光身花件属光身翡翠范畴;广义上说,雕饰观音、弥勒佛一类的也属于光身翡翠范畴,因为这一类翡翠饰品往往讲究对称性。对材料要求较高,表面光滑,除了固定的雕线外,不会有多余的雕花。

  根据一些资料中介绍说:“翡翠的美在于玉质。用作哪一类饰品、做成什么样的形状,都是很有讲究的。只有没什么瑕疵,没有裂纹的玉料,才能做成光身翡翠饰品。两件种、色相同,大小差不多的翡翠,光身的肯定比雕花的贵,因为它对材质本身的‘种’和‘色’要求都要更高一些。”

  “你那学生自己做珠宝生意吗?”张天元问道。

  “不是,他以前在国内学习珠宝设计以及玉器光身件的制作,后来又去国外深造,这刚回来,是想靠着这次展销会宣传一下自己,主要是想找个好工作。”刘景林解释道。

  “哈,你这学生有意思啊,这样的自我推销方式确实够新鲜的。”张天元一听就觉得有趣,便答应道:“需要多少料,只要我这儿有,那就没问题。”

  “不多,有个一斤左右就够了,毕竟他的目的不是销售,而是宣传,贵在精,不再多。”刘景林回答道。

  “那就更没问题了,这样吧,咱们吃了下午饭之后就去找你那个学生吧,我也想看看他的手艺怎么样,实际上我也有些料子想要做成光身件的。”张天元说道。

  “这可巧了,我看不如这样吧,既然你有这样的需求,那我们就不用借材料的,只要用你的材料做出光身件,然后让他展览几天你看如何?”刘景林建议道。

  “行啊,反正我也不急着用。”张天元笑道。

  两个人商议定了之后,就在果园的小洋楼里吃了下午饭,然后一起赶往了西凤,聂青岚当然也跟着了,她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想要见识见识,一件翡翠饰品从毛料到诞生的过程,毛料解石她已经见识过了,但是如何将翡翠做成光身件,她还没见过,所以必须得去看看。

  抵达西凤的时候还早,刘景林将张天元直接带到了他那学生筹备展销会的地方。

  “小张,这个就是我的学生田宇,他可不是那种死抱着书本的书呆子,他在珠宝制作方面那绝对是一流的,尤其是翡翠光身件的制作,那绝对是非常出色的。”刘景林指了指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岁出头的男人说道。

  然后,刘景林又向田宇介绍了张天元。

  田宇非常惊讶,他以为刘景林所说的老朋友应该也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了,哪里想到,居然是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年轻的小伙子,而且这小伙子身边那个美女,更是令人痴迷,他竟看得有点呆住了。

  “咳咳,田宇。”刘景林有点尴尬,咳嗽了两声提醒道。

  “哦,张老板请屋里坐,因为一切还都在准备,所以比较乱,希望你不要嫌弃。”田宇匆忙中反应了过来,应对还算得体。

  “田设计师,像你这样既能设计,又能动手制作的人才现在可不多了啊,很多设计师的设计仅仅停留在纸面上,根本就没有动手能力。我听到刘师傅的话之后,就决定帮忙了。”张天元笑了笑道。

  “张老板实在是雪中送炭啊,因为翡翠光身件的制作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工艺水平,就像是厨师做蛋炒饭,看似简单的事儿,却反而更考较手艺。所以您能帮忙,那对我来说,就是一次莫大的帮助啊。”田宇感激道。

  “田宇,我在电话里给你说的事儿你明白了吧?这一次小张会提供材料,比你想象中更好的材料。然后由你来做成光身件,在你的展销会里展览。”刘景林提醒道。

  “老师,我听得很明白了。这样子更好,我只是要展示自己的技术而已。所以东西是不是我的无所谓。”田宇笑道。

  “这样就好了。你一定要好好做啊,小张的材料也不是凭空飞来的。千万不要糟蹋了,你知道,现在冰种品质的翡翠都很少见的,千万别弄坏了。”刘景林觉得还是不放心。又叮嘱道。

  田宇点头道:“老师,您别忘了啊,这一次的展销会可是对我自己的推销,如果我做的不好,那是砸了我自己的牌子。”

  “嗯,我想也是,不然还真不敢打这个保票。毕竟那些翡翠实在太珍贵了。”刘景林这才算是放下了心。

  “张老板,翡翠带来了吗?”田宇问道。

  “你现在就要动工吗?”

  “张老板,你不知道,做光身件要求是很高的。我必须先看看翡翠的情况,才能做出判断,等做起来的时候,就有了准备了。闫城玉雕大师刘老曾经说过,‘别看光身翡翠‘没工’(素活),这比雕刻繁复花纹图案的雕件更能考验师傅功底。’

  一般说来,一块无裂纹,种、水、地、色俱佳的翡翠材料,总是尽可能不雕或者少雕,但有时为了避开或遮掩翡翠材料上的裂纹或天然缺陷,又不得不借助于雕工。从这个意义上说,雕工越少的饰品材料品质也就越好。质量上乘的光身翡翠,不但要具备优良的特质,还要具备精良的工艺,因此在市场上售价很高,受到收藏爱好者的青睐和追捧。

  我就是要看看,你的翡翠该如何弄,做光身件的要求是不雕,但若材料不太好的话,那少雕也是可以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嘛,一直就听行内人说光身件的收藏价值远高于雕件,现在总算是有点明白了。”张天元若有所悟地说道。

  田宇笑道:“《礼记》云:‘大圭不琢,美其质也。’事实上,好的翡翠通常也都是以‘素’身的形式,来表现其自然的玉质之美。‘素’身翡翠,就是行家口中的‘光身翡翠’,表面不雕花纹和图饰。光身翡翠对玉质要求较高,不能有裂纹,也没有什么瑕疵。而‘雕花翡翠’看似玲珑剔透,其实‘无绺不成花’,繁复的花纹图饰,其实经常是用来掩饰裂纹和其他瑕疵的。”

  “光身翡翠比雕花翡翠好,这具体怎么个说法?”一直没说话的聂青岚陡然问了一句。

  “这位姑娘问到点子上了。因为光身翡翠最能表现翡翠的玉质之美。钻石、宝石胜在光泽、火彩之美,用作饰品很注重切工,以求达到璀璨夺目的效果;而翡翠的美在于玉质,用作饰品做成什么样的形状,都是很有讲究的。只有没什么瑕疵,没有裂纹的翡翠,才能做成‘光身’的饰品,所以光身翡翠对材质本身的‘种’和‘色’要求都更高。

  我们有句行话叫‘无绺不成花’,绺指的就是翡翠上的小裂纹,这句行话说的就是只有存在瑕疵或者裂纹的翡翠,才会用来做成雕花翡翠。很多人喜欢雕花翡翠玲珑剔透,这是借用光的反射、折射等综合作用,突出翡翠的立体感。而削薄的地方,经常就是有杂质等瑕疵的。而常见的树叶形状的花件,错综复杂的叶脉,经常就是用来遮掩裂纹,或是剔除浅表绺裂。

  所以光身翡翠比雕花翡翠更有升值潜力,顶级翡翠基本上都是‘光身’的。在佳士德等许多著名拍卖行,能够拍出高价的高档翡翠,几乎无一例外集中在珠链、手镯、戒面、玉扣这些光身玉饰品上,足见光身翡翠的难得及其价值潜力。”

  “听你这么一说,我大概明白了,其实田设计师,你大可不用担心的,我给你的料儿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好料儿,那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裂纹和裂绺的。”张天元有这个自信,不单纯是因为自己的翡翠本来质量就好,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可以通过补字诀将原本的裂纹和绺裂给重新弥合,天衣无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