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四七章 五色梦幻
  库房里,聂青岚听了张天元的劝说,将椅子挪的离切石的地方远了一些,她不懂这个,所以张天元说什么,她自然就相信什么了。

  见聂青岚坐远了,张天元这才戴上了防护用的面具,开始了切割,这面具既可以防止沙尘飞入眼睛,还可以防止强光,毕竟切割的时候所产生的火光,那也是挺伤眼睛的,张天元虽然说借助了地气的作用,已经不近视了,可他也不想虐待自己的眼睛啊。

  随着切割机“咔咔”的声音响起,烟尘飞舞,甚至还有一些碎石片,其实张天元已经很小心了,不过这毛料的质地不一样,石头的硬度也就不一样,有时候切割只是有些烟尘而已,但有时候切割,就会有碎石片乱飞。

  聂青岚坐在那里看着,非常仔细,虽然不知道这样丑陋的石头里面到底能切出什么东西来,但聂青岚毕竟是见过翡翠的,而且有翡翠饰品,他知道的是,只要这里面有翡翠,那么自己就可以看到丑陋的石头变成美丽的翡翠这个过程,以后跟姐妹们聊天的时候,还可以吹吹牛了。

  张天元切的非常仔细,按照事先画好的线仔细切着,视线完全被这块石头给吸引了,仿佛旁边坐着的美女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这就是张天元的一个优点了,只要是专心工作的时候,什么样的事情也无法分散他的注意力。

  按理说,越是好的翡翠,就越应该用精密的切割机来切,比如说现在的激光切割技术,但是很少有人会把激光切割用在切石上的,倒是切割翡翠的时候会用到。

  不过这对张天元来说没什么影响。在地气的帮助之下,他就算用最普通的切割机,切割出来的东西,那也比激光切割机一点都不差。

  反正聂青岚看不懂。所以就算他用一点手段。那也不怕会被怀疑的。

  张天元的意图很明显,一整块的毛料有点大。不好切割,所以他直接就先将翡翠分成了三块,将红翡、五福临门和福禄寿翡翠隔开了,这样的话。再去切除石皮,就会变得比较容易了。

  当毛料切开的时候,外面的阳光照在了翡翠之上,璀璨的光芒立即显出了美丽的颜色,就仿佛是彩虹一般。

  “好漂亮!”聂青岚震惊地站了起来问道:“这个也是翡翠吗?我只见过绿色、红色和紫色的翡翠啊。”

  “当然是翡翠,聂姐姐你能帮我打一盆水吗?”

  “嗯,可以。”别看聂青岚是世家子女。可是她绝对比聂震更加能吃苦,更何况打一盆水,实在算不上什么重活。

  聂青岚将一盆清水放到了张天元的脚下,然后就在附近看着。张天元甚至都可以嗅到她身上那种独特的香气。

  张天元定了定神,用清水清洗了一下切开的断面,原本就非常漂亮的翡翠此时变得更加清晰可见,聂青岚两只眼睛都快看直了。

  “我可以摸一摸吗?”聂青岚问道。

  “当然。”张天元笑道。

  聂青岚伸手在那冰凉的翡翠上面摸了一下,光滑而细腻,顶级翡翠那种润泽的感觉摸在手里真得是非常舒服。

  原本她待在这里,一来是因为无聊,二来则是想要给自己准备一些谈资,以后可以给姐妹们吹牛,但此时此刻,她才真正感叹自己的选则是多么的正确,如果不是留在了这里的话,她是一定无法看到如此美丽漂亮的翡翠的。

  之前的无聊和疲惫,在这一刻全部转化成了兴奋和喜悦。

  她甚至冷不丁抱住了张天元,兴奋得不得了。

  “脏,我身上都是灰。”张天元被搞了个大红脸,要知道聂青岚那傲人的双峰可是能够令无数的女人为之汗颜的,偏偏又非常挺拔,还不会嫌太大了,这压在张天元的身上,真得是让人有些想入非非了。

  可是聂青岚此时注意力全部都被那漂亮的翡翠给吸引了,好像没听到张天元的话似的。

  直到察觉到了不妥,才急忙松开了手,笑了笑道:“我说弟弟,这几块翡翠你不会是想拿去卖吧?”

  “不行吗?”

  “你看你也不缺钱了,这么好的东西要是卖了多可惜啊。”聂青岚说道。

  “你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我说句实话吧,我欣赏不了翡翠的美,虽然觉得很漂亮,但我更喜欢的还是古董字画,这翡翠怕也就是你们女人比较痴迷了吧。”张天元虽然不缺钱,可也不想把这翡翠留在自己身边,对他来说,翡翠在变成艺术品之前,实在没什么欣赏价值的。

  当然了,他所说的艺术品,可不是首饰,而是雕件,真正大师作品的雕件。

  这些翡翠漂亮倒是漂亮,不过还真不够资格让张天元收藏,他也觉得这些东西很漂亮,但还不至于像女人那般痴迷。

  不过那五福临门翡翠倒是可以雕刻成一件东西摆在自己的私人博物馆了,毕竟那东西真得是可遇而不可求,以后能不能见到第二次,都难说了。

  至于福禄寿翡翠和那极品红翡,张天元是打算作为自己公司的镇店之宝的,这样的东西摆在店铺里,那得吸引多少目光啊。

  “好了聂姐姐,你先歇着吧,我抓紧时间把这些翡翠全部解开了。”

  张天元等聂青岚重新离远了,便又开始解石了,他最先解开的,当然是那块五福临门翡翠,因为那是他最看好的一块,这东西他是不打算卖的。

  因为有底气帮忙,这块翡翠完全解出来也不过就花了半个来小时时间,并不算太长,主要还是张天元怕把翡翠弄坏了,所以解石的时候非常仔细小心,不然的话可能花的时间还会更少一些。

  聂青岚这一次没等张天元吩咐,就帮忙打了一盆水。

  “谢谢。”

  张天元将那五福临门翡翠放进了水盆之中,一瞬间。简直恍若梦境,张天元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梦幻的世界似的,整个水盆里的水似乎都成了五颜六色的,奇幻而又令人惊讶。

  聂青岚那张樱桃小嘴已经紧张得合不拢了。她用双手捂着嘴巴。全身都沉浸在一种难以言说的激动之中。

  这就是女人啊,这种漂亮的翡翠。对她们来说,简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美人如玉,玉如美人。

  此时的翡翠和聂青岚,仿佛一幅天然未雕饰的画面。那么和谐,那么令人神往。

  据说在我国古代,翡翠是一种生活在南方的鸟,毛色十分美丽,通常有蓝、绿、红、棕等颜色。一般这种鸟雄性的为红色,谓之“翡”,雌性的为绿色。谓之“翠”。唐代著名诗人陈子昂在《感遇》一诗中写道:“翡翠巢南海,雌雄珠树林……旖旎光首饰,葳蕤烂锦衾。”意思是:名叫翡翠的这种鸟在南海之滨筑巢,雌雄双双对对栖息于丛林之中。美丽的飞行可以制成光彩夺目的道饰,用其装饰的被褥也是绚丽多彩。

  如果说这种叫翡翠的鸟也拥有五种不同颜色的话,相信它一定会更加漂亮。

  绿色的翠,其实更受玉石爱好者的喜爱,而对于女人来说,反而是红翡和紫罗兰翡翠,更受她们的青睐。

  只可惜极品的红翡真得不多见,而这种五颜六色的五福临门翡翠,就更是少见的可怜了,说是凤毛麟角,那也不为过。

  “喜欢这个吗,聂姐姐?”张天元问道。

  聂青岚还是愣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那翡翠看,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张天元说话似的。

  张天元笑了笑,不再打扰她,而是开始了对另外两块翡翠的处理。这五福临门翡翠实在太珍贵了,他打定了注意自己留着欣赏,至于另外两块,那福禄寿翡翠他是打算做成礼物送给朋友的,而那极品红翡则要做成镇店之宝,将来在自己的玉器店里轮流展览。

  正如聂青岚所说,他现在不缺钱,那么就应该将这些翡翠用在刀刃上,而不是随随便便拿去卖钱,以前是因为缺钱,所以才会一有翡翠就卖了,根本不管是否划算,现在不一样了,既然有了选择,那就要做出最好的选择,而不是乱来。

  张天元曾经在书上看到过,早期翡翠并不名贵,身价也不高,不为世人所重视,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写道:“盖物之轻重,各以其时之时尚无定滩也,记余幼时,人参、珊瑚、青金石,价皆不贵,今则日……云.南翡翠玉,当时不以玉视之,不过如蓝田乾黄,强名以玉耳,今则为珍玩,价远出真玉上矣”。据《石雅》得知本世纪初大约45公斤重的翡翠石子值十一英镑。翡翠石子中不乏精华,当时价格也很贵,但与21世纪初一公斤特级翡翠七八十万美金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所以他曾经有过一个想法,要是能够穿越到古代的话,一定多买点翡翠,然后存起来,这样子就算自己无法沾光,子孙后代也可以因为这个富起来了。

  当然,这也就是想想而已,穿越小说看得多,可并不代表他就相信穿越,正因为不相信,所以才会寄希望于小说了。

  不过其实现在也不晚,他如果把那个五福临门的翡翠留着当传家宝,相信他的子孙也必然会受益匪浅的。

  毕竟那东西要是做成了雕件,估计放到拍卖会上去的话,十来个亿是绝对挡不住的。

  慈禧太后有个翡翠白菜,在好几年以前就被估价两亿多rmb了,放到现在的话,估计七八亿都有人买的,自己这五福临门翡翠品质更好,而且能加稀有,如果通过自己的雕工再进行一番雕饰的话,那说成是古往今来唯一的一件,怕也是绝对的。

  其实说起来,虽然说翡翠更适合做成镯子,而镯子的价格一般来说也比较高,但真正能卖出天价的,反而还是那些雕件。

  毕竟雕件所具备的艺术价值,不是镯子能够相比的。

  看了看聂青岚,居然还在那里痴迷地盯着那块翡翠看,估计聂青岚此时魂都已经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吧,不知道在做什么好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