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四四章 悬案
  闫城大酒店。

  聂震、叶玉兰、聂青岚以及张天元已经躲进了酒店房间里,因为之前张天元把聂震房间的门撞坏了,所以这进去的时候,也方便,连门都不用开,只是到了屋里头之后,必须得把门给用沙发堵上。

  “兄弟你受伤了?”聂震发现张天元胳膊上的衣服破了。

  “没事儿,就把衣服射破了而已。”本来还擦破了点皮的,不过好在张天元已经用地气治疗好了,这皮外伤治疗非常简单,根本都不用费劲。

  “这帮人还真得是丧心病狂啊,可恨老子手里没枪,不然跟他们拼了。”聂震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想外面那两个人,一个应该就是齐佩林,跟照片上的差不多,只是稍微发了点福,另外一个是他的贴身保镖,他们大概是觉得走投无路了,所以才会这么冒险吧,我想他们要的是我的命,你们不用怕。”张天元分析了一下,怎么想,齐佩林跟聂震、聂青岚和叶玉兰都不认识,那么肯定是来找自己的,今天这事儿,必须得由自己来摆平,专案组的警察以及特警就算赶到这里也得十多分钟,根本来不及的。

  “不管怎么样,咱们还是躲在房间里等警察吧。”叶玉兰说道。

  话刚说到这里,房门就被狠狠地踹了一脚,虽然没有踹开,但是却破了一个洞,和酒店房间的门毕竟都是木制的,力气稍微大一点,踹几脚那就差不多要坏了,想等警察来,根本不现实。

  “你们三个躲浴室去!”张天元说道。

  “不行,我跟你一起。老子又不是怕死的人,干嘛要躲起来。”聂震梗着脖子说道。

  张天元来不及跟他多做解释,直接上前一个手刀把聂震打晕了,然后吩咐聂青岚和叶玉兰道:“你们三个躲进浴室。把门反锁住。我一个人就好处理这事儿了,不然我还得保护你们。”

  聂青岚算是比较明白事理的。听了张天元的话之后,也没有犹豫,就和叶玉兰把昏倒的聂震抬进了浴室,躲了起来。

  张天元又在浴室门口摆了一个沙发。挡住了去路,这样的话,不管是里面的人要出来,还是外面的人要进去,都得麻烦一些。

  他的真实想法其实是不想让聂青岚等三个人看到自己那诡异的能力,至于说齐佩林和他的保镖,张天元还真没往心里去。

  对方虽然有枪。但那不过是改装的手枪,威力本来就不够大,再加上这房间里障碍物太多,也不好瞄准。他有足够的方法让这两个家伙栽在这里。

  就在他做好一切准备的时候,齐佩林的保镖已经冲了进来,然后对准他就射了一枪。

  可是这一枪却没能要了张天元的命,反而是要了那保镖自己的命。

  子弹飞在半空中突然间就倒飞了回去,直接射中了那保镖的咽喉。

  要知道张天元自从经历了闫城赌石的事件,搞到了那石王之后,地气的境界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像这样强行改变弹道的事情他是绝对做得到的。

  可是他不能让别人看到啊,所以才会让聂青岚等三个人躲进浴室里面去。

  保镖一死,而且是如此诡异的死亡,那齐佩林一下子就惊呆了,竟然忘记了开枪,被张天元上前一把扭住了胳膊,然后跪倒在了地上。

  张天元没有碰枪,所以枪掉在了地上。

  “齐老板,行啊,居然连专案组也被你耍了一通,干得不错嘛。”张天元笑眯眯地说道。

  这里房间的浴室隔音,外面发生的事儿,里面不可能知道,所以张天元完全可以放开了胆子说话。

  “你刚刚是怎么做到的?”齐佩林此时仍旧惊魂未定,他还在疑惑刚刚为什么自己的保镖开枪反而会自杀了。

  “这个跟你没关系。”张天元淡淡说道,他翻了翻齐佩林的口袋,发现有一个保险柜的钥匙,还有一张手绘的地图,便笑了笑道:“这个地图是什么意思?”

  “你不用知道。”齐佩林倒还真是条硬汉子,难怪当年能做卧底。

  “你齐老板逃命都要带在身上的东西,那自然是好东西喽,放心,这东西我会给你好好保存的。”张天元笑了笑,将钥匙和地图收了起来,然后走到了窗边,将窗户打开,看向外面,警车的警笛声已经可以听到了。

  “齐老板,咱们该说永别了。”张天元微微一笑,他并不打算把钥匙和地图交给警察,反正这东西恐怕除了齐佩林之外再无第二个人知道了,他自己私吞了也没问题。

  他相信齐佩林留下来的,一定会是好东西。

  齐佩林让他损失了那么多的钱财,这些警察是不可能帮他挽回的,那么就只能他自己找回来了,不然就得吃哑巴亏。

  正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齐佩林突然怒吼着扑了过来:“那是我的东西,我的东西!”

  张天元躲了一下,齐佩林自己就从窗口跳了出去,这里可是十五层啊,齐佩林直接摔到了地上,死的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了。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阎王来到!你这老东西也有今天啊,我看谁还救得了你。”张天元耸了耸肩,走到浴室门口将聂青岚等人放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儿了天元弟弟?”聂青岚紧张地问道。

  “我也搞不懂,我还以为那两个人要来杀我呢,没想到他们居然双双自杀了。”张天元耸了耸肩道。

  这话说给谁谁也不信,可问题现场就是如此,保镖是中了自己的子弹而死,而齐佩林则是自己跳楼自杀,就算有人怀疑,也没什么用。

  过了没多久,铁中棠和他的专案组以及特警都到了,他也问了同样的问题。张天元也是同样回答的。

  尽管铁中棠非常困惑,但根据现场的分析,和张天元说得完全一模一样啊。

  “怎么会自杀呢,怎么会自杀呢?”铁中棠自言自语。怎么都不能理解。

  “大概是突然间良心发现了吧。你们调查了那个齐佩林的过去,应该知道他做的事情了吧?”

  “没错。查了,这王八蛋判十次死刑都不为过,简直就是个恶魔。”铁中棠点了点头道。

  想不通的专案组长铁中棠,此时也不想费那个脑子了。其实这也是他乐意看到的局面,如果说抓了活的齐佩林,谁知道最后能不能判死刑呢?

  “对了张兄弟,能问你个事儿吗?”铁中棠将张天元拉到了一旁,压低了声音说道。

  “有什么事儿您就问吧,我必定知无不言。”

  “是这样的,我听说这一次的行动是省警察厅厅长亲自下达的指令。这齐佩林在闫城逍遥了二十多年了。也没人治得了他,你一来就搞定了,你是不是和厅长有什么关系啊?”

  一听铁中棠问得是这个,张天元就放心了。他笑了笑道:“我能有什么关系,不是我的功劳,而是那位的功劳。”

  他指了指昏倒的聂震说道。

  “他是什么人啊?”

  “这个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就记住吧,他在帝都的关系硬得很,别说是警察厅长,就算是陕州最高长官,他也调动得了,明白了吧?”张天元说道。

  “这么厉害!”

  “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谁都能跟警察厅长攀上关系啊?铁组长,你也年纪不轻了,打打杀杀十几年了吧,就没想过挪挪窝?”张天元笑道。

  “什么意思?”

  “您那么聪明,还用我提醒吗?我知道您刚正不阿,正气凛然,可是你也不可能在这个位置上干一辈子吧,毕竟年龄不饶人啊,年纪稍微大一点,就要考虑升迁了吧?”

  铁中棠一点就透,瞬间就明白了张天元的意思,他并不是顽固不化的人,只要是不违反原则的事情,他也是有所追求的啊,毕竟人往高处走嘛。

  “需要我做什么?”铁中棠问道。

  “也没什么,我妹妹和妹夫怕是还要在这边待上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公司也需要铁组长帮忙照顾啊。”张天元笑道。

  “这是我们做警察的本分,你就放心吧。”铁中棠拍着胸脯说道。

  这一次张天元的公司除了事儿,铁中棠也是恼火得很,可是他没办法,齐佩林他动不了,因为他的权力太小,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意识到了张天元是一个高枝,只要攀上了,那就能够升迁,有了权力,就能做更多的事情。

  这世上,掌握权力的人有两种。

  一种是利用权力为自己谋私利。

  而另外一种则是利用权力去完成自己的理想。

  铁中棠显然是属于第二种人的,所以把权力交给他,估计就算是上头的人也会放心的。

  “铁组长,你这一次破获了齐佩林案,算是立了大功吧,升迁只是时间问题,我会让聂震给上面打招呼的。”张天元笑道。

  “那就多谢了。”

  “对了铁组长,我们是不是要去局里录口供啊,这两个人的死,都是我亲眼看到的。”张天元问道。

  “不用了,就在这里吧,录完口供你们就可以离开了。”铁中棠笑道。

  其实铁中棠根本就不愿意深查这件事情,不是因为张天元的身份,而是因为对于齐佩林这种人,他实在是觉得罪有应得,还有齐佩林的那个保镖,跟着齐佩林可从没干过什么人事儿,这样两个东西,死就死了,还调查个屁啊。

  别说现场没有明显的搏斗痕迹,就算是有,他也会直接忽略了,他心中有自己的正义,并不是一个食古不化的人。

  或许不仅仅是他,但凡知道了齐佩林所干的事情的人,只要不是机器人,只要是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不会对齐佩林有丝毫同情的。

  要不是有些程序必须得走,铁中棠早就让张天元离开了,哪儿还这么麻烦。

  录完口供之后,聂震也醒了,稀里糊涂的聂震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被张天元派车送到了自己在老家的别墅,那里山清水秀,交通也很便利,住着绝对比酒店里舒服,只是这段时间因为齐佩林的事情,张天元没心思回去而已,就是怕自己的父母知道了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