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四三章 丧心病狂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侠客梦。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中二期。

  不过话说回来了,现在这年代,可不是打打杀杀的年代了,如果说张天元今天真的带人去打了,甚至杀了齐佩林,那他自己也栽进去了,那很不划算不是吗?

  他相信,聂震现在也就是醉酒的时候说说,真等他酒醒了,绝对不会这么稀里糊涂的乱说八道了。

  “好了玉兰,好汉不提当年勇,你家小聂子当年是很厉害,但现在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去对付齐佩林,那齐佩林就是个垃圾,就像是一具腐臭的,带着病菌的僵尸,要对付他,间接就行了,如果非得硬来的话,未必会杀死对方,最后搞不好自己还沾染了病菌,真是不划算的。”张天元劝道。

  这个叶玉兰真不愧跟聂震是一对,这想法也简直是如出一辙,该怎么说呢,根本就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啊。

  “那你帮我啊,我一个人扛不动他。”叶玉兰说道。

  “算了,你旁边站着,我扛他回去,不过你今天晚上得照顾他啊,这小子喝醉了酒简直就是个二,当心他把酒店里的东西给打烂了。”张天元让叶玉兰走到了一边,然后直接一只手就把聂震给提了起来。

  “你力气这么大!”

  “你以为我是文弱书生啊?那就错了!其实我比你们更想去狠狠揍那齐佩林一顿,甚至想要亲手做掉那家伙,可是咱们又不是小孩子了。那样子不值……不,或许揍一顿还是可以的。”张天元突然想到。只要齐佩林不死,自己揍那老东西一顿。也不算什么大事儿,顶多被教育一番而已,能出气就好。

  送聂震到了房间里,张天元就自己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天元就接到了铁中棠打过来的电话,说是今天要准备逮捕齐佩林,因为证据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逮捕令也已经申请到了,问张天元要不要去看热闹。

  张天元当然说要去了。他还想去揍那齐佩林一顿呢,这种热闹不去,那未免也太可惜了一点。

  “我说铁组长,你们这专案组行动也太慢了吧,就不怕齐佩林出逃了?”张天元有些埋怨道,这都等了好几天了,他妹夫林枫的伤都已经在他的调理下好得差不多了,专案组才想到行动。

  “没办法啊,齐佩林的社会地位很高。在闫城那可不是普通人,即便在整个陕州,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动他。没有足够的证据是不行的。打蛇打七寸嘛,既然要出手,那就直接弄死。不然的话给了他喘息的时间,搞不好他会反咬一口的。”铁中棠好像正在车上。说话的声音也压得很低,似乎是怕被别人听到了。

  “您告诉我这个不怕泄露秘密吗?”张天元问道。

  “没事儿。这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行动,齐佩林那老东西我早就看不惯了,这一次已经派了人盯住了,行动也是公开的,不怕泄密,反正那老东西跑不了的。”铁中棠说道。

  “你们可不能大意啊,我听说齐佩林的手下有枪。”

  “枪?有倒是有,不过只有两把改装的五四手枪而已,你真以为这是电视剧或者电影啊,那老小子不敢拼的,我们到了那儿,他就得束手就擒。”铁中棠很自信地说道。

  “反正还是小心点吧,我听说那老东西没有孩子,身边的女人跟换衣服一样,根本不在乎,所以他是基本没什么留恋的,搞不好就已经逃了。”张天元提醒道。

  “你还真不信我们啊,放一百个心吧,想要看热闹就赶紧过来,来迟了可就没热闹可看了,我先挂了啊,马上到了。”铁中棠说道。

  “行,那您忙吧。”张天元挂了电话,赶紧就换了衣服准备出发了,这样的热闹他是必须到场的,不揍齐佩林两拳,他实在是泄不了肚子里的火啊。

  他穿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听到聂震的房间里一声惨叫。

  张天元脸色大变,急忙冲过去将门直接撞开了,因为他担心那齐佩林知道他们住在这里,准别临死拉个垫背的,那样子就麻烦了,谁知道这门撞开之后,看到的画面却让他是面红耳赤。

  “我靠,澳门赌博网站:你们!”张天元赶紧扭过了身子说道:“你们两个居然趁机圆房了,看来我这喜酒是喝定了啊。”

  “别误会,别误会啊!我喝醉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聂震急忙摆手解释道。

  “我说聂哥,你别让我这做兄弟的看不起啊,你跟玉兰本来就是两情相悦,现在又要了人家的身子,要是还不认账,我可瞧不起你啊。”张天元笑道。

  “不是,我他妈冤枉啊!”聂震都快要哭了。

  “你冤枉个屁啊,昨天晚上老娘本来好好伺候你睡觉的,谁知道你突然发酒疯,把老娘的衣服扒光了,不信?你这家伙的罪证我可都录下来了。”叶玉兰狠狠在聂震的腰上拧了一下,骂道。

  聂震此时是真得傻眼了,其实他昨天喝醉是的确喝醉了,但还是有意识的,也正因为有意识,结果就酒壮怂人胆,把叶玉兰给那个了,虽然早上起来很后悔,想要找借口解释,但他哪里想到叶玉兰竟然录像了。

  “哈哈哈,玉兰干得漂亮。”张天元将房门关上说道:“赶紧的,你们两个传好了衣服出来,待会儿有好戏看呢。”

  “什么好戏啊?”

  “今天专案组终于准备收网了,齐佩林完了,我们必须得去捧场啊。”张天元回答道。

  “去,那可一定要去。”聂震精神一抖,这家伙虽然跟过去相比变了不少。但毕竟骨子里那股狠劲还是没有完全消退的,对他来说。这依然是一次绝佳的看热闹的机会啊。

  等聂震和叶玉兰穿好了衣服出来的时候,张天元的电话又响了。

  “妈的。张兄弟。”

  “铁组长,你骂我干什么啊?”张天元纳闷地问道。

  “不是骂你,是骂齐佩林那老孙子。”

  “他怎么了?”

  “还真让你给说着了,那老孙子跑了,你才怎么着,那老孙子居然还真像电影里那样,给自己养了个替身,狗日的,完全没想到啊。头一次在现实中遇到这种事儿。”铁中棠气得不轻。

  “你们封锁了出城的路吗?”

  “那个没问题,出城的各条要道都封锁了,包括火车站、机场、汽车站,那老孙子肯定跑不出去的,现在估计躲在闫城某个地方呢。”铁中棠回答道。

  “那就好办了,反正你们已经有逮捕令了,直接通缉就行了,估计出不了几天就抓住了,他之所以会跑。那就是没有别的路可以选了。”张天元此时却反而冷静了下来,既然人已经跑了,那着急也没用,还不如静下心来想对策。

  “得。你说得没错,我量那老孙子也逃不了,不过你们得小心点啊。谁知道那老孙子会不会趁机报复。”铁中棠话说到这里,就要挂掉电话。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刺耳的枪声将铁中棠惊得一震。

  “发生什么事儿了张兄弟,我听到你们那边有枪声。”

  “是齐佩林那老孙子。我没事儿,你们赶紧过来吧,我就住在闫城大酒店。”张天元挂了手机,摸了摸自己胳膊上的一道血痕,有点心惊肉条的感觉。

  刚刚开枪的是齐佩林的保镖。

  听说这个保镖十二岁的时候就被齐佩林给收养了,然后就开始训练,到如今,精通格斗、枪术、驾驶等多项技术。

  要不是张天元的地气感应到了危险,然后提前躲避,估计这一枪就直接打在他心口了。

  ……

  时间是一个小时之前。

  齐佩林的办公室里。

  “妈的,还是被盯上了,内线传来消息,说那个专案组今天就要对我动手了。”齐佩林的脸色非常难看,他现在简直后悔死了,没有调查清楚张天元的底细就对张天元的人动了手。

  “齐老板,难道钱也买不了命吗?”

  “没用,这一次多少钱都没有用了,是陕州省警察厅厅长直接过问的,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证据来起诉我,要是被抓住了,我真得就身败名裂了。”齐佩林摇了摇头道。

  “咱们不是有内线吗?帮不到忙?您还有那么多的社会关系……”

  “狗屁,都他妈是狗屁!关键时刻都躲起来了,一个也不愿意接我的电话。”齐佩林大骂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真是该死。”

  “那我们就这么等着被抓?”

  齐佩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窗外,已经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警笛的声音响起,他突然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怒吼道:“我让你们查那个张天元住在哪里,你们查到了吗?”

  “查到了,就在闫城大酒店。”

  “好!既然注定要死了,那干脆临死就拉个垫背的,那个张天元不是背景很厚吗?好!那我就让他明白明白,再厚的背景也没有用,老子想要他的命,他就得死。”齐佩林冷声说道。

  “您的意思是去酒店干掉张天元?”

  “没错!你跟我一起去,敢吗?”

  “齐老板,我一直把您当成我的生身父亲,您决定的事情,我一定跟着您。”保镖点了点头道。

  “很好!算我没有白养你一场,走吧,你带一把枪,我也带上一把,就不信弄不死那王八蛋,他的照片看一下,认准了打,子弹有限,一定要认准了。”齐佩林说道。

  “放心吧齐老板,我的枪法,您放心,除非他是超人,否则一枪毙命!”

  此时的齐佩林,已经是丧心病狂、狗急跳墙了,他原本以为收拾了林枫,对方自然会选择妥协的,以他在闫城的势力,谁也动不了他,可是一步错,却是满盘皆输,导致他现在不得不走上这条不归路,幸好的是,他还有扳回一局的机会,只要能够杀了张天元,他就不算全输了。

  于是乎,齐佩林让自己的替身留在了这里,而他则和自己最贴身的保镖一起前往了闫城大酒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