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四二章 武侠梦
  寻找证据对张天元来说真得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他只不过就是去齐佩林名义之下的养老院和孤儿院转了一圈,就发现了很多让人心寒的问题。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以前就说过,他的鉴字诀可以分析饭菜的好坏,到底有没有用地沟油也可以看得是一清二楚。

  这一次他去那些地方,着重就是检查了一下饭菜,结果不出意外啊,这些养老院表面上管理非常好,吃的也非常好,可是单纯饭菜,就有很多问题。

  张天元用鉴字诀分析的时候,真得是恶心得差点没吐出来,地沟油那都算是轻的,一些别的东西,实在让人感到触目惊心啊,这家伙良心真得让狗给吃了。

  不仅如此,养老院的房子据说因为因为今年连续下雨而坍塌过,张天元也瞬间透视了一下发现这根本就是豆腐渣工程,说是危房一点都不过分。

  张天元将自己的发现整理成了资料,并且拍摄了视频,甚至还把食物的分析结果都详细罗列了出来,里面的材料在什么地方买的,都一清二楚,别的都不用查了,光是这一项,就足够他齐佩林关一辈子了。

  而且警察也不是吃素的,他相信如果警察介入的话,还会调查到更多有关齐佩林的罪证,自己就不用再忙活了,自己现在调查的这些,也就是个引子,是个导火索。

  在张天元调查证据的时候,聂震则带着聂青岚和叶玉兰在西凤古城里闲逛,现在他们还帮不到什么忙,自然要先玩玩了。

  等张天元将证据拿出来之后,聂震就亲自去了一趟省警察厅,把那些证据交给了他爷爷的老部下。现任警察厅厅长,并且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

  如果是别人,只怕这样做是很不妥的,毕竟这是闫城的事儿。警察厅直接插手不好。但聂震是聂老爷子的孙子,这位警察厅厅长也不敢怠慢。于是迅速联系了西凤市警察局,成立了一个专案组。

  还真别说,这一次算是巧了,这个专案组的组长居然是张天元认识的人——铁中棠。就是代号铁流的那个人,曾经在张天元的村子里破获了大型文物盗卖案的人。

  对于这个铁中棠,张天元是十分满意的,接触尽管不多,但这个人正义感非常强,所以事情交给他,张天元是绝对放心的。

  专案组成立之后。基本上就没有张天元的事情了,于是他就在中心医院附近的酒店里住了下来,每天闲着的时候要么带着聂震几个人去玩,要么就是去医院里看望自己的妹妹和妹夫。

  等待的日子其实挺无聊的。不过现在他必须得等待,他不是大侠,不可能自己去找齐佩林算账,这些事儿只能看铁中棠的专案组了。

  不过经过了这件事情,张天元却深深意识到了一点,自己虽然不怕被人暗算,毕竟有特殊的能力,可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却没那种本事。

  他决定成立一个保安公司,专门培养自己的保安人才,负责的当然是自己店铺以及亲人的安全。

  这个牵头人是现成的,那就是蛇麟,蛇麟干这个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他还有许多战友现在没找到工作,如果全部招收进来的话,这些人绝对比任何保镖都要厉害。

  蛇麟现在人在帝都,正帮他照顾着神罗呢,不过现代通讯很发达,他直接拨通了蛇麟的电话,交待了这件事情。

  “张兄弟,你放心吧,这个事情交给我就行了,我那帮兄弟因为原来的兵种关系,退伍之后很难再干别的事情,即便是进入地方警局或者说部队的,也很不合群,过得并不愉快,赚的钱也不多,只要我招呼一声,最少也能招收四五十人。”蛇麟其实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只是他这人不愿意求人,也就没有说出来,这一次张天元主动提出来,他是非常高兴地。

  “既然如此,你就立即联系这些人吧,我要快,给他们说,钱不是问题,我张天元对朋友对属下从不吝啬。”张天元说道。

  “行,没问题,不过我可能得去一趟西南。”

  “放心去吧,照顾好神罗就行了,关键时候,它也能帮到你的忙。”张天元叮嘱道。

  “好,我立即出发。”

  挂了电话,张天元揉了揉太阳穴,齐佩林的出现,虽然只是一个偶然,但是可以预见,随着他生意不断做大,这种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多的,在国内或许还少点,可是将来要是到国外做生意呢?国外很多地方治安可是非常差的,如果公司没有成套的保安措施,那将来出了事情,就悔之晚矣了。

  幸好现在还不晚,一切还都可以开始筹备。

  正想事儿呢,突然间房门被一阵猛砸。

  “谁啊?”

  “我,聂震。”

  张天元打开门一看,聂震这家伙不知道在哪儿喝了顿酒,喝得是醉醺醺的。

  张天元可照顾不了他,急忙喊了叶玉兰过来。

  聂震这小子喝了酒之后,就胡乱吹牛打屁了。

  “我说兄弟啊,那个叫什么铁中棠的也忒他妈磨叽了,这都几天了,一点屁事儿都没办成,要我说啊,咱不如召集点人,弄点家伙事儿,直接去找齐佩林那老王八蛋,灭了他狗日的。”

  张天元急忙把房门关上了,这聂震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喝醉酒了就开始胡说八道,这又不是电影,更不是民国时候,随便拿点家伙就去找茬?真当这是古惑仔啊。

  “得了聂哥,你也别说了,我看你真是喝多了,先别说你这个办法成不成,我就告诉你吧,齐佩林在闫城的势力真得不简单,他的保镖手里可都有枪的,咱们那什么跟他们拼?就咱们这几条命?”

  “有枪怕个屁,他们有枪。我们也有枪,我……我明天就找人要枪去,蹦不死那个老东西。”聂震大手一挥,醉眼朦胧地说道。

  “这家伙真是喝醉了。这里可是大陆。不是好莱坞大片里的世界,真是疯了。”张天元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对叶玉兰说道:“赶紧的。把你男人扶到他房间去吧,这酒量不行还喜欢喝。”

  叶玉兰笑道:“你觉得他是在吹牛吗?”

  “难道不是?”

  “还真不是吹牛!聂震以前就野的很,十七八岁那会儿,聂震就是四九城里的头头。架可没少打,为了大家,还被人捅过刀子,可是这小子啊,就没记性,好了之后又去闹了,据说那个捅了他刀子的人。最后居然成了他好哥们了。”叶玉兰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里都在冒星星,好像很崇拜的样子。

  “你觉得他很有男子汉气概?”张天元笑着问道。

  “对,我给你说啊。又一次我在路上被一群小流.氓拦住了,就是他一个人把那帮人赶跑的,当时他被打得满身是血,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认定了非他不嫁了。”叶玉兰笑道。

  “嚯,还真没想到啊,我这聂哥居然还有英雄救美的时候。”张天元还真是没看出来,因为聂震现在完全不行啊,走点路气都喘,虽然身材不胖,可是体质实在太差了。

  “那个时候比较乱,所以他也比较疯,再说了,那个时候才刚刚开.放没多少年,物质生活也没那么丰富,不像现在的有钱人,那玩的都是豪车、游艇、女人,那个时候他们这帮人还做着武侠梦呢,电视剧里播的,也都是武侠片啊。”叶玉兰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后来者小子也渐渐堕落了,有了钱之后也不怎么锻炼了,估计打架都不行了,不过比起以前,倒是不给聂家惹事儿了。”

  其实没个八零后的男孩子心目中都有一个中二的武侠梦啊,张天元有何尝不是那样呢?

  大抵每个人,在那些躁动的年代,都怀着一个武侠梦。或多或少,或长或短,有着那零星的一爪憧憬。未必源于小说,或者戏剧,但骨子里总会有一些尚武,或者与生俱来的正义感。随着年纪渐长,经社会的磨洗,很多人忘记曾经执著的追寻。而张天元记得,也将继续,但不一定非要以传统的方式诠释。

  应该来说,张天元还算是幸运的,在很多同龄家里没有电视的时候,张天元却可以美滋滋地看上武侠片。他们家的电视,是抓奖抓来的,而且抓奖的人就是张天元自己,那也是他人生的第一桶金啊,他还清楚记得那个电视的牌子叫“黄河”。

  当然,在那个沉迷叮当猫的年纪,对武侠的定义是很难理解的,只能记住简单的情节。就这样,也足于令张天元感到自豪的。记得儿时就在农村的广阔天地里生活,村里只有少数几家先富起来的,或者运气好的中奖的家里有电视,那时正在热播黄日华版的《天龙八部》,一到晚上男女老少便搬着凳椅挤在张天元家的院子里,边看边讨论着剧情。

  而张天元早就看过这部电视剧的小说,在人们讨论得热火朝天之际,往往插上一句:“虚竹就是那个方丈的儿子。”众人不信,说:“放屁,和尚怎会有儿子?”后来果然如张天元所言。张天元又说:“萧峰最后死了。”又无人相信,说:“胡说八道,萧峰是大英雄怎么会死?”但是萧峰最后还是死了,众人嘘唏不已,同时又对张天元刮目相看。以后一有新剧,就问张天元:“后面怎样?”张天元自是知而无不言,言而不尽。偶尔遇见没看过的,也能模棱两可瞎掰,竟也将剧情猜得**不离十。

  其实那个时候是幸福得啊,现在剧透的人都会被骂作剧透狗,是很不受欢迎的一群人,但在那个文化缺乏的年代,剧透的人反而成为了人们最佩服的人,真可谓是时势造英雄啊。

  还有就是热播《圆月弯刀》的时候,主演应该是古天乐。原著说是古龙创作,但大部分是司马紫烟代笔,当时张天元并不知道这些,只觉得丁鹏的那招“天外流星”很酷,执着一把竹片削成的剑,找一个僻静地方与小伙伴相互演示。

  初次留意武侠小说的作者也是在那个时期,在偷偷临摹《绝代双骄》插在小说前面的人物图像,无意看见“古龙”这个名字。当时也不曾看小说的内容,只以为那些惟妙惟肖的图像也是出自他的手笔,尤其喜欢对“十二星相”设计的图像,亦人亦兽。还有一个图像印象深刻,旁边注名“半男女”,我一直搞不清这是什么意思。后来猜想大抵是阴阳人,应该是小说中“十大恶人”之一的哈哈儿。

  其实说起来,他小时候可是应该比聂震还疯的,只不过死了一次之后,人也变得沉稳了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