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四一章 怒火中烧
  嘁尕蛤za张天元并没有拒绝聂震跟着一起去,毕竟那齐佩林的确是个狠角色,有聂震在,事情处理会变得简单很多,可是叶玉兰和聂青岚要跟着,他就有点为难了,这人去的多了,万一要是出个什么岔子,他承担不起责任啊。hi书网

  “聂姐姐,玉兰,你们就不要去了吧,那个齐佩林势力很大,万一真得狗急跳墙,我一个人也保护不了你们啊。”张天元劝道。

  他这一次真得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了,他要是说别的,兴许这两个女人就不跟着去了,他说危险,这两个人反而被激起了傲气。

  “势力大?那我倒是要看看,他的势力能大到什么程度,你放心,姐姐不用你保护。”聂青岚冷冷说道。

  “我也不怕。”叶玉兰也跟着说道。

  张天元一阵无奈,他知道,自己再想劝住这二位是没可能了,看起来只能寄希望于聂震到了那边之后就派人把这两个女人给保护起来,不然他可放心不下。

  他心里头其实很清楚,这两丫头不过是借口想要出去玩而已,这么刺激的事情,她们怕是头一次遇到吧,肯定是要凑凑热闹的,想到这里,张天元就有点后悔当面把这些事儿说出来了。

  众人商议定了之后,窦晓玲就先回去了,她也是叫了出租车,反正这里距离她家本来就不远。

  而张天元几个人则连夜坐着王思远的私人飞机飞往了西凤机场,主要是张天元实在等不及了,虽然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妹夫林枫还被关在局子里,他心里头就是有点无法安宁。他的家人都在陕州,万一那齐佩林真得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回去晚了就麻烦大了。

  ……

  不得不说,这私人飞机就是快,大概是晚上九点的时候,就已经抵达了闫城机场。

  张天元下了飞机之后,直奔派出所而去,现在他妹夫林枫就被闫城派出所拘留,因为要经过法院审讯之后才能定案,所以暂时不会关到监狱里去。

  此时闫城派出所早就已经下班了,值班室的人见到张天元。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是林枫的哥哥,现在马上就要见到林枫!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hi书网”回到闫城的张天元,终于是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了,所以说话也冲了点。

  “你说林枫啊,送医院去了,今天审讯的时候,他把自己的头给磕破了。”值班室的人说道。

  “哪家医院?”

  “就闫城中心医院。”值班室的人看到张天元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也不像得罪。反正此时林枫的确不在派出所,他说了也没关系。

  张天元咬了咬牙,立即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过了大概十分钟。就有一辆汽车驶了过来。

  “张董事长,张总接到电话之后就让我开车来接你们了。”司机下了车说道。

  “去中心医院。”张天元没有废话,直接上了车说道。

  司机点了点头。启动汽车,在寂静的路面上飞驰。因为已经是晚上了,所以路上车和人都很少。倒不用担心堵车,很快就抵达了中心医院。

  几个人下了车,就可以闻到了一股子只有医院才有的消毒水的味道,非常浓烈。

  “真难闻。”叶玉兰皱了皱眉道:“我最讨厌医院的气味了。”

  “这样吧聂姐姐,你先带玉兰去酒店订房间吧,我们两个进去就行了。”张天元说道。

  “不用,我能忍住。”叶玉兰咬了咬牙道。

  “真能忍住?”

  “没问题的。”

  “那好吧。”张天元没再说什么,直接往医院里走去,此时天色已晚,澳门赌博网站:医院里也只剩下值班的人了,很多病房的灯都已经灭了。

  走进医院大厅里,有护士在那里值班,张天元走了过去问道:“请问一下,有一个叫林枫的人住在705病房,怎么走?”

  “你们是他什么人?”护士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好像是在看电影,随口问了一句道。hi书网

  “我是他哥。”张天元道。

  “好吧,我给你们查一下。”护士有些不耐烦地撇了撇嘴,不过还是帮张天元查了,可是一查,脸色却微微变了变道:“对不起,705病房的病人不能探视。”

  “为什么?”

  “哪儿那么啰嗦,不能探视就是不能探视,麻烦。”护士冷冷说道。

  张天元皱了皱眉,冷冷说道:“值班时间看电影,对待来访的病人家属就是这种态度,要不要我把这段视频发到网上去啊?”

  说着话,他将手机拿了出来,说道。

  那护士立即脸色大变,现在这世道,不怕官府怕网络,不怕警察怕新闻。

  “对不起,对不起,真得不能探视啊,是闫城派出所规定的,说是一个重要嫌犯。”护士急忙解释道。

  “他们留了人在病房外看守吧?”张天元问道。

  “是的,有人在。”

  “那就好办了,我直接去找他们的人,这总没问题吧?”张天元道。

  “行了,你值你的班吧,再大的理由还能挡得住家属探病?”张天元看了那护士一眼,然后看到电脑上显示的路线示意图,已经知道了705病房怎么走,就没再多问,径直进去了。

  虽然说这个护士值班时间看电影,态度还不怎么好,但这种事情他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懒得去管,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妹夫林枫到底怎么样了。

  到了病房门口,果然有两个便衣坐在那里抽烟,本来医院是不允许抽烟的。可这地方是小城市,又是晚上。这些人根本就不在乎,谁敢管他们啊。

  “干什么的?”其中一个便衣站起身子问道。

  “我是张雪的哥哥。林枫是我妹夫,这几个都是我朋友,我们要进去探病。”张天元说道。

  “这么晚了还探病?”

  “我们刚从帝都回来的,所以晚了。”张天元并没有发火,他知道这个时候发火也没什么用。

  “等一等吧。”其中一个便衣打开了病房的门,冲里面喊了一声,张雪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张天元,张雪再也抑制不住悲伤,一下子扑进了张天元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哥,他们把林枫打伤了。”

  “不要怕,谁打得人,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张天元咬了咬牙,冷冷看了看那两个便衣问道:“这下子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两个便衣被张天元浑身撒发出的那股子杀气给吓住了,如果没杀过人,是绝对不会有这种气息的。

  “你他妈瞪谁呢?”其中一个便衣在被张天元的杀气吓了一跳,之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自己是警察,怕个球啊。

  “吆喝,这闫城小小的警察都这么牛气,了不得啊。要不要我给你们所长打个电话?看看他怎么说这事儿?”这个时候,聂震笑嘻嘻地走了过来,说道。

  他本来穿得就很高档。再加上那种从小养成的贵公子的气息,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简单人物。两个便衣还真被他这话吓住了,犹豫了一下。没敢再说什么,而是放张天元几个人进入了病房,然后给闫城派出所所长打了个电话,汇报了这里的情况,就算要得罪人,他们也不想得罪啊。

  “雪,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儿啊?”

  “我怕爸妈担心,所以两边都没说,而且说了也没用,他们只允许我一个人进来,进来就不让出去了。”张雪解释道。

  “混账!”张天元看了一眼病床上不知道是睡熟了还是晕过去的林枫,真得是火冒三丈了,此时的林枫头上包着一圈绷带,胳膊上也吊着石膏,看起来是被打得很惨啊。

  “他们刑讯逼供了?”张天元冷声问道。

  “那倒没有,林枫是被齐佩林的人打伤的。”张雪解释道。

  “不是人在派出所吗?怎么会?”

  “齐佩林的人在外面闹事,也别关了进去,然后……然后就!”张雪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我不把这老孙子千刀万剐,我他妈就不是人!”张天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杀一个人,尽管他知道这是违法的,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但是他毕竟是人啊,他真得愤怒了。

  他当然知道这不过是齐佩林唱得一出戏而已,故意让自己的人被关进去,然后去揍林枫,这种下三滥的伎俩,白痴都看得出来,算不上高明,可是却非常有用。

  “哥,你千万别冲动,齐佩林势大,咱们惹不起,他的人告诉过我了,只要我按照最初的约定,把咱们在闫城赚取的利润一半分给他,就保证我们全家都不会有事。”张雪急忙说道。

  “势大?他还是皇帝不成?”聂震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道:“别说他只不过是闫城的一个小鳖犊子,就算是在陕州都有势力,我也有办法让他蹲一辈子监狱,还势大,狗屁。”

  “他齐佩林惹谁不好,偏偏要来惹我,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张天元冷冷说了一句道:“雪,你不用担心,这一次咱们就把这个齐佩林连根拔起,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事情解决之后,我再给你们身边都配上保镖吧,生意做得大了,眼红的人也就多了,身边没保镖很不安全。”

  “兄弟,你打算怎么办,说个方法吧,我听你的,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帮你就是了。”聂震说道。

  来之前的路上他们就已经商量好了,来到西凤之后,一切由张天元拿主意。

  “还想什么啊,小聂子,我记得陕州警察厅的厅长是聂老爷子的老部下吧,给他打个电话,把齐佩林一锅端了,我就不信这个人有多干净。”叶玉兰激动地说道。

  “千万别,因为这点事儿就去打扰警察厅长,说不过去。而且即便要打搅,那咱们也先得把这家伙犯罪的证据找到才行。”张天元说道。

  “行了吧,找证据的事儿交给警察得了,你就一商人,别逞能。”聂震劝道。

  “那也未必,或许这证据,还真得我来找,只是聂哥,这联系警察的事儿,就拜托你了,我看闫城派出所这帮人也不是好东西,多半跟那齐佩林是狼狈为奸了,所以要找上面的。”张天元当然不是莽撞之人,他既然说了要找齐佩林的犯罪证据,那自然就有自己的办法,他的那些个能力,可不仅仅是为了鉴宝而存在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