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三一章 作古玉器
  挂了电话,张天元是真得累了,穿着睡衣就那么睡着了,一直到闹钟将他从睡梦中惊醒,他才发现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

  打了个哈欠,他起身洗漱完毕就换衣服出去吃早点了,顺便也做做运动。

  他这人有个习惯,早上喜欢出去跑一跑,除非实在是没时间,不然是不会耽搁的。

  吃早点的时候,没想到居然遇到了一群“粉丝”。

  “小张老师,您昨天的表演太精彩了!”

  “是啊是啊小张老师,那么多专家都没搞定的事情,你一出马就搞定了!”

  “小张老师,您有名片吗,能给我一张吗?”

  “小张老师,有空去我那儿坐坐啊,我们是按摩房的……”

  张天元像是逃命一样吃完早点就跑回了酒店,好家伙,这帮人也有点热情过分了吧,连那种地方都有人来请他了。

  等他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马雍等几个人也都起来了,不过他们的早点是在酒店里吃的,并没有出去,看到张天元回来,都冲他打招呼。

  “小张,来过来,这边坐,喝杯茶。”马雍笑着喊道。

  “几位起来了啊?”

  “你小子酒量倒是好啊,昨天居然把我们所有人都撂倒了,你说说你啊,就这么大点年纪,酒量怎么就那么厉害呢?”

  “哪里好啊,我到现在还头疼呢,以后这酒实在是不能多喝了,太难受了。感觉整个世界就好像颠倒了起来似的。”张天元急忙摆手道。

  如果说昨天之前,这四位专家还是将张天元当作能够提携的晚辈来照顾。那么从今天开始,这四位专家可是把张天元当成了能够与他们平起平坐的人了。毕竟虽然说昨天的鉴宝张天元有点取巧,但如果没有真本事的话,也不可能说得那么头头是道,更不可能一眼就看出来那东西是他朋友做的赝品啊,这都是需要眼光,需要能力的。

  更何况在那鸡缸杯之前,张天元的表现就令人非常惊讶,包括龙山黑陶、玉枕、翡翠镯子等等的分析和鉴定上,那都是令人佩服的。

  “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要麻烦几位专家再辛苦点了,因为节目时间较长,我们将节目分成了上中下三期,前面拍摄的都已经送台里了,估计现在正在审核,等你们回到帝都,估计很多人都可以看到节目了。”窦晓玲走过来笑道。

  “累是累了点,不过收获也多。”张天元的确是感觉到很累,不过他并不在乎。重要的是他通过这次节目不仅打响了自己的名号,而且还学到了很多东西,又结交了朋友,算是非常赚了。

  “哈哈哈。小张老师不错啊,年轻人嘛,就是要不怕苦不怕累。”君如海赞叹道。

  “我年轻嘛。身体也好。”张天元笑道。

  这顿早茶也算是喝得愉快。

  之后众人就坐车前往了拍摄地点,节目继续进行。

  按照预定的计划。今天摄制工作就要结束了,可还有很多入选的宝贝没有登台呢。因为昨天的事情,今天又来了一大批持宝人,想要找关系插队。

  不过规定就是规定,这种事儿一两个人还可以,要是插队的人多了,就容易出问题,窦晓玲便一律拒绝了。

  说是节目摄制结束之后,如果几位专家同意的话,还可以在节目之后进行一些宝贝的鉴定,毕竟洛城人民这么高的热情。

  听了这话,那些持宝人才讪讪作罢,其实上不上节目无所谓,他们就是听说这几位专家水平高,想要把自己的宝贝拿来鉴定一下。

  尤其是张天元,昨天的风头那可是出尽了,所以今天这鉴宝一开始,很多人一上台来,指名点姓就要找“小张老师”帮忙鉴定。

  张天元虽然有精力,不过他是不会越俎代庖的,别人的活儿,那就是别人的活儿,除非另外几位专家让他帮忙,他才会帮忙,否则他就只鉴定玉器和一些几位专家都不拿手的东西。

  不管是文人字画、陶瓷还是杂项,就算是这一行里面的专家,你也不可能全都懂得,总有不擅长的,但是任何别人不擅长的东西,张天元都能鉴定,所以今天这节目里,最惹眼的还是他。

  “小张老师,我看了您昨天鉴定那成化斗彩鸡缸杯,我这儿正好也有一件斗彩,不过不是成化年的,而是乾隆年间的仿品,您给瞧瞧吧,只要您一句话,如果是假的,我当场就‘一槌定音’了!绝不含糊!这东西我花了二十多万买的。”最先上台的人,手里抱着的就是斗彩,按他说的,是乾隆年间的仿品。

  张天元顿时一阵头大啊,虽然他真的很想鉴定,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忘乎所以了,在古玩收藏这一行里,你除了要有本事,那还得有人缘,你得会做人,要是因为一件事情得罪了所有的人,那这事儿就没法儿继续了。

  他苦劝道:“这位先生,我呢是负责鉴定玉器的,鉴定陶瓷的是君老师,他水平比我高,昨天那不过是凑巧遇到了我见过的东西而已,千万别误会,我要是鉴定错了,让你把好东西砸了,那我可担待不起啊。”

  此时窦晓玲也替还没有进场的持宝人解释道:“小张老师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高级顾问,他最擅长的还是玉器珠宝方面的鉴定,如果有这方面收藏的,可以找小张老师,如果是别的东西,就不要麻烦他了,他也不可能每个人都照顾到啊,要是因为太累了而看错了,相信大家都不会高兴吧。”

  窦晓玲这么一解释,倒是让张天元轻松了不少,因为后面排队的那些个持宝人。很多都是打定了主意去让张天元帮忙鉴定的,这些人手里拿什么的都有。

  核桃、瓷瓶、漆器。甚至还有青铜古剑,这乱七八糟的。真是把张天元当成万能人了。

  玉器的鉴定,与其余东西不太一样,关键这玉器本身就有价值,哪怕是现代的玉器,那有些价值也是非常高的,所以看玉器,你不仅仅是看年代,要看真伪,还要看其价值到底多少。甚至还要看雕工之类,反正比鉴定别的要麻烦很多。

  不过张天元有鉴字诀,倒是不怕这些,任何麻烦问题,他都能迎刃而解。

  “小张老师,这东西是我们家祖传的宝贝,说是一件古代的玉器,我也不是很懂,就听人说这里面有‘牛毛纹’。说这就是古玉的特点。”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头拿着一个玉器走上前来,对张天元说道。

  张天元拿着那玉器观察了一下笑道:“这个叫‘龙螭凤纹挂佩’,曾侯乙墓所出的龙螭凤纹挂佩,全部由5块玉材裁制组合而成。共分26节,有4个活环用金属插连,可拆可合又有8个活环。系用连接方法制成但不可拆分。接连处以明线刻出各形态的龙、峋、凤、背面等纹饰,工艺复杂制作精妙。代表战国玉器工艺水平的顶峰。

  此佩出土时附于曾侯乙遗体的额下处,说明原来是从颈部垂于胸前至下腰的挂佩。是墓主生前专享的礼仪性佩玉。《楚辞.离骚》:高余冠之在这兮庆余佩之陆离。高冠与长佩,是屈原爵级与权位的象征。此佩长达 48厘米,可谓‘长佩’之类,且用上品和田白玉雕制。佩用之本义应在佩服而明德。因之,此佩不但是曾侯乙君位权贵的象征,更重要的是,表现当时‘君子比德于玉’的一种服饰形式。”

  “你这件东西,用的的确是上品的和田白玉,但并不是真正的古玉,是后仿的,不过这仿制水平还真是不错,可以当作收藏品来收藏,只是千万不要误会为古玉了。”

  “不对啊,这牛毛纹怎么回事?”那老头问道。

  张天元解释道:“有一种作假的方法,叫风玉,指的是玉器经浓灰水和乌梅水煮后,乘热取出,置风雪中一昼夜,产生冻裂纹,冒充古玉中的牛毛纹,你这个就属于后来做旧的牛毛纹。”

  如果是第一天的时候,恐怕张天元这么说,也没人会相信他的,肯定会反驳的,不过今天不一样了,这老头听张天元这么一解释,就心甘情愿的接受了这个结果。

  “多谢小张老师。”

  “不用谢,东西是好东西,关键这玉是上品好玉,好好保存着吧。”张天元笑道。

  接下来几个持宝人,都不是玉器,不过张天元也没有闲着,不是他不想闲着,而是其余几位专家现在看什么东西,稍微有一点疑惑,都会让他再看一遍,好像把他当成了这里最厉害的专家了。

  不过张天元却发现,这几位专家那是真有本事的,自己通过鉴字诀鉴定的结果,与他们通过肉眼判断出来的结果基本是一模一样的,最起码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意见相左的情况。

  事实上就算是昨天那个成化斗彩鸡缸杯,另外四位专家也只是说拿不准,而没有说那东西就是真的。

  很快,他自己的活儿又来了,这一次上来的人,是个大学教授,手里捧着一件玉琮。

  玉琮,后世又称“辋头”。它是一种内圆外方的筒形玉器,可能代表我国最早的“天圆地方”观念,它也是我国古代最早出现的玉器之一,它与玉璧、玉圭、玉璋、玉璜、玉琥被称为“六器”。为我国古代重要礼器之一。

  最早的玉琮见于安州潜山薛家岗第三期文化,距今约5100年。至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玉琮在江.浙一带的良渚文化、东广的石峡文化、山西的陶寺文化中大量出现,尤以良渚文化的玉琮最发达,出土与传世的数量最多。

  新石器时代发现较多的良渚玉琮,玉材为产于江.浙一带的透闪石质玉石,质地不纯,以青色居多,部分黄色,土浸后呈雾状乳白色。除少数作圆筒状外,多制成规整的内圆外方形。

  说起良渚文化,那在我国可是非常有名的,但凡熟悉古玉器的人,估计没有人会没听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