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三零章 以诚待人
  钟学此时内心当真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澳门赌博网站:酸甜苦辣咸都有。

  他渐渐记起了这件成化斗彩鸡缸杯的事情。之前张天元说的,其实有一点是错的。

  他原先的那个真品鸡缸杯实际上不是被他家里人打碎了,而是他因为缺钱,所以回城之后,卖给了一个香.港商人,如果没搞错的话,不久之前,那位上浦的刘先生花了两亿多拍卖得来的就是他的那件真品鸡缸杯。

  今天之所以不愿意承认,完全就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自己真得又捡了个漏而已。

  现在事实真相都已经显露出来了,他不愿意承认也不可能了,脑子里实在不想记起来的事情,就那么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奔腾而来,他拦都拦不住。

  “真得有字啊!”

  “看起来张专家没乱说啊,那真的是他朋友烧制的。”

  “不过这工艺水平也太好了吧,不管是从外部描绘还是内部胎质来分析,那都与真品差不离啊,如果没有这标记,还真不好说。”

  “是啊是啊,这个造假的人太厉害了,我看瞒天王的名号都要输给他了。”

  马雍、秦牧、君如海和张儒生此时都凑在了钟学身旁去看那块碎片,清晰可辨的字迹让人无法怀疑这东西是假的。

  他们很庆幸啊,庆幸这一次来的人里面有个张天元,不然的话,这一次的鉴宝节目怕就要闹出笑话来了,把一件仿品当成真品,那真得是太不合适了。

  此时下面的观众虽然距离比较远。不过因为现场有个大屏幕,上面也同时显示出了电视画面。他们就清晰地看到了同样的字,于是纷纷惊呼起来。

  “2014年上浦制!假的假的。果然是假的,这也太假了!”

  “你个马后炮,刚怎么不说是假的了?”

  “我本以为里面的标记就是张专家朋友的名字,没想到居然还有年份啊,这可没法狡辩了,肯定是假的了。”

  “张专家厉害啊,真是太厉害了,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他朋友做的仿品,这记忆力也是让人佩服啊。”

  “是啊是啊。不过我更在意张专家的朋友到底是谁啊,他真有这水平,啥话也别说了,我宁愿花十万块去买他做的赝品啊,这存在家里,几百年之后,那也是精品啊。”

  “我倒是觉得,其实这个所谓的朋友压根就不存在,搞不好就是张专家自己啊。不然的话。他怎么会有另外的十个鸡缸杯,这不科学啊。”这位瞎胡蒙,还很让他给蒙对了,不过这样的话却没人当真。大家也都是听听而已。

  此时台上台下都已经闹成了一团了,热闹得不得了,窦晓玲觉得。今天的等待真得是值得的,这一次的华夏之宝节目。那绝对可以让观众大饱眼福的。

  “窦姑娘,你看现在这情况。钟老板的情绪可不太好啊,要不然就把这一段给掐了吧,正式节目中不要播了怎么样?”张天元觉得自己风头出得已经够多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并不想把钟学给得罪死了,毕竟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这个不好吧,我可是想靠着这一段节目来吸引收视率呢。”窦晓玲有些为难地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啊窦姑娘,你们播出节目,总得经过当事人的允许吧,如果钟老板不愿意的话,你们也不能擅自播出节目吧?”张天元又道。

  窦晓玲皱了皱眉,她知道张天元说得没错,虽然国家电视台很牛,但是钟学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如果他真得要打官司,华夏之宝节目还真得很麻烦的。

  也许将来会更加出名,但这名气就没现在这么好了。

  窦晓玲并不想改变自己的初衷,毕竟华夏之宝节目一直都是弘扬收藏正气的节目,如果因为想要收视率而不择手段炒作,那就跟别的节目没什么两样了。

  她看了看钟学,想要征求钟学的意见。

  不了这个时候身为导演的刘淇却大大咧咧地说道:“开什么玩笑,都拍了不让播?知道这得损失多少钱吗?”

  张天元厌恶地看了这个家伙一眼,这脑子里全都是钱的家伙,真得让他有些看不惯。

  “谢谢你张老师,你的好意我明白!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不过这个事儿,我想了一下,还是让它播出吧,虽然在这个事情上,我是个反派角色,不过我这个教训,也算是给收藏界的朋友们一个警醒吧。”钟学感激地看了张天元一眼,原本对张天元还有些许的怒气,现在也已经被感激所替代了。

  “我说小钟!钟老板,你就不怕丢人?”马雍笑着问道。

  “这有什么好丢人的,看走眼的事儿,在古玩收藏里面很正常,你们几位专家不也分辨不出真假吗?”钟学倒是看得开:“再说了,这东西我就花了两万块买的,权当交了‘学费’了。”

  “好小子,你这思想觉悟可是比某些人强多了啊。”马雍冲着钟学竖起了大拇指。

  “您老就别夸我了,说真的,我这眼光不行,不然也不会把赝品当真品了。不过我是真得没想骗人啊,我只是也以为这东西是真的了。”钟学解释道。

  “这个我们懂,我这个所谓的陶瓷鉴定专家不也没看出来真假吗?要不是张老师有类似的东西,今天这就成悬案了啊。”君如海也道。

  “是啊是啊,你这豪气万丈的一摔,一下子就成反派变成了让人喜欢的角色了啊,这多霸气啊!怒摔赝品鸡缸杯,这等豪气干云,不输给小张老师啊。”张儒生也笑道。

  本来刘淇还想看一出戏,一出钟学大闹鉴宝台,与张天元撕斗的戏。只可惜他没得看了,人家这关系一下子就变得极好了。这让他真得是心里头不爽啊。

  他很讨厌张天元,到现在都讨厌。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年纪轻轻的毛孩子,怎么就运气那么好?有那么一个好朋友?

  张天元此时伸出手与钟学握了握道:“钟老板,我这人就是眼睛里揉不进沙子!我那朋友千方百计告知不要让他的东西流落到赝品市场,怕的就是坑人。您今天摔了那赝品鸡缸杯,真得令我十分佩服!如果不嫌弃的话,以后在收藏这方面,咱们可以多交流交流!另外我那十个鸡缸杯您若是喜欢,想要收藏的话。我也可以送您一个,算是弥补一下您的损失。”

  “此话当真?”钟学早就不生气了,此时再听到张天元这番话,他就更不生气了,这个年轻人太会做人了,虽然年纪轻轻,可是处理事情却很合理。更重要的是,如此年轻便有这般本事,令他十分佩服。他真心愿意结交这个人。

  再说了,他之所以把那鸡缸杯拿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求证一下,那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如今也算是有了结果了,虽然这个结果并不是他想要的,可毕竟以后不用天天都惦记着了。

  “当然是真的了。只是钟老板,只准收藏哦。”张天元笑道。

  钟学笑了笑。摆了摆手道:“我开玩笑的,还是算了吧。虽然很喜欢这东西,但我并不能保证我的家人会不会把它当成真品拿去卖钱,,所以还是小张老师自己收藏着吧。”

  “也好,以后咱们也算是朋友了,之间就多走动走动吧,钟老板要是喜欢玉器珠宝的话,可以直接联系我,我帮你搞最好的,而且绝对是真品。”张天元说道。

  “那敢情好啊,我家那口子,一直就想要个真品的翡翠镯子,我这一时半会儿还搞不到像样的,因为我对那个不拿手啊,真怕买了假的被坑了。”钟学说道。

  “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联系上浦那边为您准备一件翡翠镯子,不过这价钱可不便宜哦。”张天元笑道。

  “价钱不是问题,我钟学好歹也是个地产大亨,几个钱还是掏得起的,不过今天不着急,等节目结束之后,我请几位专家去喝酒。”钟学这酒,一来是浇愁,二来也顺便结识一下几个专家,算得上是两全其美了。

  因为那十盏鸡缸杯从上铺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了,所以这会儿天色都有点晚了,窦晓玲便宣布节目拍摄暂停,明天继续,正好张天元他们一行人就跟着钟学去吃酒去了。

  张天元这人喜欢喝茶,但是却不喜欢喝酒,不过今天是为了陪钟学,也就豁出去了,反正他又喝不醉,利用地气就可以化解酒气。

  结果就是其余几个人都被喝到桌子底下去了,他自己却还精神得很。

  这顿酒就是在他们住的酒店吃的,所以吃完之后,几个专家就被扶去房间休息了,张天元给钟学开了个房间,也安排他临时住在了酒店了。

  等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已经是折腾到了晚上十点多了。

  一身酒气的他脱了衣服,洗了个澡,等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却看到手机里好几通未接电话。

  电话有两个是柳梦寻打过来的,有两个是徐胥打过来的,还有三个是徐玥打过来的。

  都是女人,可惜在身边的不属于自己,属于自己的却不在身边啊,恼火。

  柳梦寻的电话就是男女朋友之间聊得那些话题,不提也罢。

  徐胥打过来的电话则都是公事,主要是说了一下帝都那边玉器行的进展情况,并且告诉他,和疆那边的玉石已经开始往帝都和上浦运了,一切都很顺利。

  徐玥的电话张天元特别留意了一下,因为说的是四合院的事情。

  “徐姐,你们这么快就搬完家了?”

  “是啊,搬完了,听说你要装修,这不早早给你把房子腾出来嘛。”徐玥笑道。

  “怎么样?现在那房子住的还习惯吧?不行的话,我可以把朋友的一个别墅先借给你们住,你们的新房子还是重新装修一下吧。”张天元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们住的挺好的,这里原来的装修就很漂亮,我们就买了些家具而已。现在我已经开始工作了,你给我安排的那个协助我的经理呢?还没到位吗?”徐玥问道。

  “她回上浦探亲了,估计两三天就能返回帝都,到时候你就会见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