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二八章 故意留下的线索
  听张天元说到了重点,大家都不说话了,仔细盯着张天元的一举一动,就连镜头也将其完全锁定,似乎是生怕错过了任何一点细节。

  其实谁都明白,钟学手里的那个鸡缸杯,与张天元手中的十盏是出自于同一人之手,因为对比过之后,除了抹去的标记之外,其余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只要能证明张天元手里这十盏鸡缸杯是仿品,那么钟学手里的那件,自然也就是仿品了。

  也正因为如此,所有人都听得非常仔细,想要搞清楚,张天元手中的鸡缸杯到底有什么地方与真品不一样的。

  张天元顿了顿道:“采用不同矿料配比,提炼出多种多样的彩料,是成化时期制瓷工匠对我国陶瓷艺术的巨大贡献。已故陶瓷藏家孙瀛洲先生在谈到成化色彩特征时曾说:‘鲜红艳如血,杏黄闪微红。水绿、叶子绿、山子绿等皆透明。差(姹)紫色浓而无光。孔雀蓝色沉,孔雀绿浅翠透明。赭紫色暗,葡萄紫色如熟葡萄而透明。油红色重艳而有光。姜黄色浓光弱’。可谓五彩缤纷,美不胜收。成化斗彩在彩色使用上也非常灵活,根据器物的纹饰和风格,或用一两种、或选三四种,或用五六种。用三四种彩绘的较多,用一两种或五六种彩绘的较少。无论选用几种,都设色恰当,素雅鲜丽,清新可人。

  这些彩料都是古人精选的特殊矿粉,提炼成本比黄金还贵,因提炼的成功率极低。官窑窑场只能按器物需求登记申请,使用时更是点滴省用。丝毫不敢浪费。成化斗彩的成功为后代的彩瓷发展奠定了十分重要的基础,可以这样讲。若无成化丰富的色彩,便不会有后来嘉、万、康熙的五彩和雍正粉彩的成就。

  在成化斗彩中还有几种比较特殊的色彩,如一种叫‘姹紫’的彩料,也有写成‘差紫’,呈褐色。这种彩料前无古人,现无来者,是空前绝后的一种彩,只在成化年间出现过,是成化的典型特征。它的特点是彩厚。色如赤铁,表面干涩无光,像胶泥的感觉。再如红彩也很特殊,称为油红,鲜艳耀目,多在纹饰中点缀出星点或花朵,它比明晚至清早期的枣皮红更鲜、更红,彩表面还有一层紫光,是年代久远形成的一种光晕。这种红料也是成化斗彩的重要标枳之一,后仿者难以及比。

  说到这里,我相信大家也都听明白了吧?我那朋友虽说技术很好,但是有些特殊的色彩。他也是弄不到的,尽管做到了非常相近,可是如果在显微镜下面仔细观察。就能看出分别来,当然了。这需要非常专业的知识,必须是经常接触真品成化斗彩才行。但毫无疑问,这一点可以成为判断这件东西是仿品的关键。”

  “这个还真不好判断啊,毕竟成化斗彩真品就那么多而已,见过的人相当少啊,还有其它不一样的地方吗?”马雍问道。

  张天元点了点头道:“这十一盏鸡缸杯杯口径8.2cm,底径3.85cm,物高3.8cm,造型为侈口,唇沿薄,卧足,薄胎洁白精细,白釉泛青,莹润致密无棕眼,器里光素,外壁绘山石牡丹子母鸡,底足青花书‘大明成化年制’双行六字楷书铭款外加双框。器足和底心都有碎开片,整体精巧秀隽,从上到下以一定弧度缓慢内收,不争夸张而求内敛,线型宛转流畅,工匠制作时别具匠心使其更具实用性。口沿的设计为侈口,饮用甚为方便。装饰方面,外壁安排一幅清秀妍雅的山石牡丹和跃跃欲动的子母鸡,小鸡都作展翅欢腾愉悦之态,两只公鸡一只呈鸣啼状,一只回头张望母鸡觅食,整组画面生动活泼。”

  “如果用这十一盏鸡缸杯与故宫传世品比较,发现在式样排列上基本一致。两边都绘公鸡、母鸡和三只小鸡及一只小虫。然而细观之,我们就会发现公鸡的尾部略上翘,而且小鸡体形清健秀隽,尾巴也上翘,与众多传世品有所不同。故宫所藏鸡缸杯,其画公鸡尾巴下垂,小鸡体态肥硕,尾部圆实成半球状,尾尖不很明显,脊背比较平直。而这十一盏鸡缸杯上的小鸡背部线条宛转适度,山石画得较为高峻且有浓淡层次,牡丹花叶比较紧凑。故宫传世品的石头却宽矮,牡丹花叶疏密有致,排列更为美观。”

  “让我们再作进一步分物析。我们看到此件残器青花色泽浓翠华,山石浓淡层次明显用小笔头浑水着色,线条相对较粗,釉面比较清润,山石牡丹布局也较紧凑,胎体稍厚。故宫所藏则整体布局适度,小鸡浑圆可爱,釉面柔润温和泛雅黄色,玉质感极强,胎薄且洁白细腻,青花淡雅线条纤细。说明制瓷业在当时已相当成熟发达,这与《成窑遗珍》所华述成化窑第三期特征相同,应属成化后期制品(成化十七至二十三年)。清唐英《陶治图编次.圆器中物修模》:‘圆器之造,每一式款中博动经千百,不模范式款断难画一。……凡一器之模,非修数次,其尺寸式款烧出时定不能吻合。此行工匠务熟谙窑火、泥性方能计算加减以成模范。景德镇群推名手不过三两人。’”

  “由此可知杯、碗、碟等圆器,在制作之前都须按图样做出范模,以求大小统一,方便绘画。那么,由此大家可以看出,圆器在同一时间同一种类的官窑瓷器中,尺寸样式应相同。我也曾做过这种“圆器”研究,事实也相同,小件器尺寸不会相差 ±2mm。因此可以断定,这十一盏鸡缸杯与故宫传世品显然不再同一个时期,赝品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听到这里,君如海说道:“没想到你对故宫传世品的研究竟如此详细啊。是不是事先做过功课啊?”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做功课的不是我,澳门赌博网站:而是我的朋友。他当时制作这东西,其实就是参照故宫传世品做的。只不过自己稍加改造了而已,就是为了做得不够像,会有些差异,免得到时候无法验证是赝品。”

  “可是这种情况也会被误认为是当时工匠的笔趣啊!”马雍捋了捋胡须道。

  张天元摇头道:“马老说的是一种可能,但在我看来,那并不现实。我认为在当时御窑厂制度下,选式制样是非常严格的,画工只能根物据样版描画,大小距离或线条的粗细上会有差距和不同。但不会随心乱改,也不会多画和少画哪怕是一片叶子。所以由此其实就可以断定,这是仿造者故意为之。其实这些我是知道的,当时我朋友就是存了这个心思,不过你们不知道,所以我要说一下,提醒大家一下。”

  “原来如此啊,有了这么多不同,的确是基本可以证明是赝品无误了。”君如海点头道。

  “其实当小张拿出那十个鸡缸杯的时候。这场鉴定就已经结束了,因为成化斗彩鸡缸杯不可能一下子出现十一盏完全相同的东西,只是这东西要流入市场,散落在民间的话。还真得按照小张说的那些方法去辨认了。”马雍说道。

  “没错,马老说得太对了。在日新月异,资迅发达。高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鉴定的难度也越来越大。同时也对鉴定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鉴定家不仅要看得多、摸得多,还要有丰物华富的历史知识、考古知识、社会经验。同时对工艺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和研究,才能更准确的进行瓷器的断代和真伪鉴定。鉴定瓷器时都免不了看胎、釉、色料及其反应的微观特征,而这些细微的地方就是每时期因工艺的细微变化所造成的,现在也就成了鉴定真伪和断代的重要手段。所以深入的进行工艺研究对鉴定学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

  “具体言之,工艺包括很广,如胎土的选用和淘洗,釉料的选用,绘画技法,上釉方法,圈足处理,垫烧材料华物,装烧方法,工具的使用。烧窑的气氛等。这些工艺在每个时期都会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审美的不同,不断产生变化,从而打上明确的时代烙印,也是仿造者往往很难跨越的历史和文化界障。”

  “拿烧窑气氛来说就难以人为控制,其优劣往往反应在釉和青花料上,所以现在大家鉴定时非常重视看釉面的特征。的确,釉面不仅只反应光泽,温润,其特征,包括致密度,桔皮纹,针孔等,无不是烧窑中细微变化的体现。斗彩鸡缸杯自成化创此品种以来便因其名贵而很自然的成为人们争相仿造的对象,历朝历代仿造者层出不穷,特别是雍正、乾隆时期的仿品简直使人难辨真伪。今天斗彩鸡缸杯更因其可观的经济价值,仿造者仍不乏其人。”

  “由于现代科技的高度发展,现代所仿更达到一种以假乱真的水平。其在尺寸、色料、纹饰上都与真品相仿。然而,仿品就是仿品,在真正的鉴定家眼中都会原形显露的。现今所仿的鸡缸杯在外观、尺寸上虽然相同,但对器型的侈口和往下渐收的曲线弧度的把握是相形华绌的;胎质虽白而细腻,但迎光泛红或微闪黄的微观现象,仿品是不可能显现的;青花款识周围的双框线条所呈现的自然的浓淡笔韵也是仿品不可能企及的。在鉴定中,上述所举的每种微观现象就好比现在所开展科技鉴定中用的微量元素,所以说鉴定学并不虚无飘渺、全凭感觉、全凭经验的,而是有其客观的标准。是完全靠得住的,是与科学完全相融通的。”

  “等一等,你说的这些,在这十一盏鸡缸杯上课时看不出来啊,这十一盏鸡缸杯,很多地方已经完全赶上了成化朝的工艺,若不是工匠故意留下破绽,恐怕很难辨认吧?”君如海突然打断了张天元的话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