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二六章 十二盏鸡缸杯
  张天元的话,自然是子虚乌有的,因为他根本没有一个做仿的朋友可以将仿品做得那么好,那个所谓的朋友,其实就是他自己而已,只不过他不想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那样的话太过惹眼了,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

  能把成化斗彩做得如此惟妙惟肖的人,如果真得铁了心造假的话,那绝对是能够搅乱市场的,这可不是啥好事情。

  托了朋友的名,去说这个事儿,那就可以将所有事儿直接推在那根本就不存在的朋友身上了。

  “小张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钟学那个成化斗彩鸡缸杯就是你朋友做的仿品?”马雍问道。

  张天元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那样的,因为我是亲眼见证了朋友制作两件一模一样的成化斗彩鸡缸杯,所以我看得出来。”

  “这样就好办了,你那朋友呢?让他出来做个证就好了。”马雍说道。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马老,您是明白的,技术到了他那个水平,就算他不想靠造假赚钱,也肯定会有人逼他那么做的,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像暴露自己的身份,真是抱歉了!我答应过朋友的事情,绝对不会食言的。要知道上一次就是因为他轻信了另外一个人,最终才导致了现在这种情况的出现。”

  “这倒也是,不过你刚刚说你朋友给那上面留了标记的,那标记究竟是什么,找出来不就可以证明是假的了吗?”秦牧说道。

  几个人得知张天元是因为见过这个成化斗彩鸡缸杯。所以才能认出是假的,也就心理平衡了。不然的话,这张天元的眼力也未免太厉害了一点吧。

  张天元叹了口气道:“事情麻烦就麻烦在这里了。”

  “为什么这么说?”

  “我那朋友在上面留了两处标记。一处是在外面的绘图之中,与原图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不过只要足够仔细,还是能找出来的,可现在问题是那一处标记好像被人为抹掉,并且重新上了色了。”

  “难怪我觉得那个鸡缸杯有一个地方颜色不太对呢,我还以为本来就是那样,原来竟然是因为这个。”君如海惊道。

  “第二处标记呢?”

  “第二处标记没有在外面,而是在鸡缸杯的底座里面。烧制的时候弄进去的,除非把鸡缸杯打碎,否则是绝对不可能找到那标记的。”张天元叹了口气道。

  “打碎!那可不行,那绝对不行!这可不是小事情,万一那东西是真的,那可是价值两三亿的古董啊,谁赔得起?就算是你张天元,也恐怕无法一时半会儿拿出这么多的钱吧?”君如海急忙摆了摆手道。

  “没错,如果是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东西,我和君老板咬咬牙也就认了,但问题是这东西太贵重了啊。”张儒生也叹了口气道。

  张天元很清楚,他们说的没错。两三亿的东西,谁敢肯定那就是假的,就算张天元自己可以确认。但是你想打碎,人家钟学就肯让你打碎吗?

  即便那真是假的。现在没有打碎之前,你任何专家都不敢说那是假的。除了张天元之外,那么那东西就是值钱的,钟学又不是傻子,岂会为了证明那是真是假就让你打碎?

  张天元笑了笑道:“几位误会我的意思了,其实不用打碎,我有另外的办法可以证明那东西是假的。”

  “哦?怎么证明?”

  张天元道:“鉴别成化斗彩的唯一标准,就是要看真品实物,通过对比,观察,研究才能有所领悟,仿品仿得再好,再逼真也总有它的破绽可寻。”

  “你这话是没错,但现在我们到哪儿找真的啊?”

  “真的没有,但是我手上有同样的仿品啊!其实还有个事儿我没说呢,我那朋友就是担心出现现在这种情况,自己的东西被当成骗人的凶器,所以在制作这一系列鸡缸杯的时候,上面的绘图都做了一些细微的调整,如果仔细对比的话,还是能看出端倪来的,只是我们现在手上只有一样仿品,所以看起来就像是真的,没有参照物嘛。”张天元说道。

  “你手上有同样的?”

  “没错,不仅有同样的,而且不止一个,因为当时朋友制作这东西的时候,就是为了锻炼手艺的,一共制作了十二个,其中两个送给了别人,剩下的十个全部交给了我了。”张天元回答道。

  “东西现在在哪儿?”

  “在上浦呢,不过不要紧,我已经打电话让我的人把东西送过来了,要不了几个小时,可以跟窦姑娘商量一下,将节目再度开始的时间拖延几个小时,我相信她会同意的。”张天元说道。

  他之所以这么自信,那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小小的插曲,会成为本次节目真正意义上的焦点,说不定会因此让这一期的节目收视率大涨,而且还会形成社会效应。

  “什么事儿我会答应啊?”窦晓玲本来已经和钟学他们进入房间休息了,等了半天也不见张天元他们几个专家进来,就出来看看情况,刚好听到了张天元的那句话。

  张天元将自己的打算和想法告诉给了她,果不其然,这个女的当即就点头答应了,她是这个节目的制片人,节目的摄制都是由她统筹的,她说怎么做,那就可以怎么做。

  更何况这个事情的确对节目会有很大的宣传效果,要知道那可是十一个几乎能够以假乱真的仿品同时现世啊,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将会在收藏界掀起巨大的轰动效应。

  以前都说瞒天王做仿品厉害,可是这个如果是仿品的话,那真得是必瞒天王的技术还要好。这影响力那可真得是巨大了。

  对于张天元要做的这件事情,马雍、秦牧、君如海和张儒生那都是支持的。理由很简单,这几个人对于赝品充斥市场。以假乱真那是深恶痛绝的,如果真得可以借此机会打击一下造假者,按不可谓一件快事啊。

  让这样的仿品流落到真品市场,这不仅仅是对古玩市场的一种亵渎,更重要的是这几个人眼睛里都揉不下沙子啊。

  如果说没遇到也就罢了,他们又不是专业的打假战士,可既然遇到了,那自然就要做个了断的。

  几个人进入了房间里休息,将这个事情告诉了钟学。

  钟学现在其实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承认张天元的鉴定结果,要么就是按照张天元的说法去做,否则的话,占理的那就是张天元了,他这东西拿在手里,就算是真的,也会被说成是假的,那可就不好了。

  “你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咄咄逼人啊,好吧。如果这东西真得最后被判定是假的,我就服你,可如果你说不出令我满意的理由,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钟学是有些生气的。

  他生气。其实张天元更生气,妈了个巴子的,这可是老子做的仿品啊。你这家伙居然把他当成真的来蛊惑世人,还不相信老子的话。不给你一点教训,那怎么行。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消消气吧,说到底,咱们都是为了证明这东西的真伪,我说钟老板,这要是真的,那你可就发了啊,我相信小张也一定会当着众人的面给你道歉的。”马雍做起了和事佬,笑道。

  “哼,我不需要他的道歉,我只是想要讨一个公道!明明那么多专家都说是真的,凭什么他说这是假的。”钟学冷哼一声说道。

  “诸位,我插一句啊,这会不会是真仿品呢?就是说是清朝的仿品?”一直没怎么吭声的大记者王烨开口问道。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那不可能!清朝斗彩瓷器的产量要大于明朝成化时期。康熙、雍正、乾隆官窑也有不少精品堪与成化斗彩媲美,而且出现了较大的器型。总的来看,清朝盛世的斗彩瓷器大多数绘画精工,改变了成彩 ‘叶无反侧’、‘四季单衣’ 的弱点,图案性更强,但也失去了成彩清秀飘逸的风采。康、雍、乾官窑都有一些仿成化斗彩产品,

  特别是雍正时期己能有把握地仿烧出成化斗彩,但这些仿品大都署本朝年款或不落款,只有少数寄托成化款。对这些器物要从胎、釉、彩绘等儿个方面仔细辨别。另外雍正时期还烧成了粉彩斗彩,使斗彩瓷器更加华贵。乾隆以后,斗彩仍在生产,图案内容多为花草,且多团花,延续了清朝盛世时期的风格,但笔法日渐草率。

  清代,朗士宁等人将西洋画技法带到我国,自康熙朝始,内务府及养心殿造办处将其大量融入陶瓷工艺,以油画技法为基础的珐琅彩就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发晶釉面,则以西洋硬笔画技法为基础,精到细腻的笔法,糅合彩瓷工艺特有的渲染效果,辅以粉彩的写意,呈现出疏密有致、刚柔相济之状。而珐琅所独有的色彩凝练更起到了画龙点睛之效。

  三种不同风格的工艺,反差强烈却又浑然一体、风格迥异却能相互提携,争奇斗艳中构成一幅情趣盎然的生动画面,故名:逗彩!

  但仿品就是仿品,再好那也是仿品,成化斗彩和清代的仿品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这样啊,那到底怎么鉴定呢?”王烨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一边问道。

  张天元道:“在我看来,首先要弄清明代成化斗彩器最大的特点是以勾绘青花轮廓线,施上白釉烧后,经过二次烧造,其风格基本上改变了明代永乐、宣德时的拙重而显得秀丽清雅的韵味,具体表现在造型上多为小器,如碗、杯、盏、罐等,故有‘成化无大器’之说。其制作工艺精细,但稍显纤巧,特别像盖罐,以后清代康熙、雍正两朝所盛行的仿品,与明代成化的盖罐却有着明显的区别,如明代成化盖罐盖面显得微凸,而清代仿品则无此现象,却是平面,兼有棱角分明感觉,这是鉴定盖罐真伪的鲜明而典型的特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