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二四章 瞒天仿品
  “马老您都拿不准?”君如海现在其实是有些安心了,如果马雍能看出真假,而他看不出,那他这个专家无论如何都有点丢人了。

  马雍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擅长瓷器鉴定,不过对斗彩倒是有些研究,再加上曾经看过那位先生的成化斗彩鸡缸杯,可是确实不敢确认啊。这东西连款识都与真得一模一样,而且大小也符合成化斗彩的特点,这么说吧,我觉得它是真的,但因为我并不擅长这个,所以不敢肯定。”

  马雍所说的成华斗彩的款识,确实是有其独到之处的。

  成化斗彩,这里先不说天字罐,那比较特殊,从现在世界各大博物馆藏品来看,都是大明成化年制款。所以凡是成化年造、成化年制等着类款要门是民窑,要门是后仿品,可以肯定排除是当时官窑。大明成化年制,基本都是青花书写,三行六字,就一种风格,几乎无例外,杯子等不好写款的写成一行。

  另外有一点,成化斗彩的大明成化年制六字款,在明清几百年陶瓷款中,其风格显得十分怪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它这种书法风格,说野又不野,说正统又不十分正统,反正有点怪怪的感觉,但又还蛮有味,学书法的人都很难学,几乎摸不着门。康雍乾三朝,仿成化的釉色水平最高,但在款识这项上,一下就露了馅,不是他们不想写成原样,实在是太难学了。现代高仿,通过电脑描摹能不能达到原样。我估计还是有差别,毕竟描摩和书写在气韵上还是不同的。

  要想真正区别成化斗彩的真伪。应首先了解成化一朝的典型造型,及大概尺寸。悉心领会其外形神韵,成化器小件为主,器型比较简单,如斗彩花鸟高足杯,鸡缸杯,高士杯,三秋杯,葡纹杯,天字罐等。都是成化经典之作,大器不多。

  成化斗彩仿器各朝都有,但其尺寸不是大就是小,器型不协调,外鸡线条生硬,不如真品柔美。

  要想仿制,那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马老虽然心里头觉得这东西可能是真的,但他毕竟对成化斗彩了解不多,所以判断也是比较片面的。因此以他的为人,肯定不会确认的,只会说看不准。

  “几位专家,不瞒你们说。这件成化斗彩鸡缸杯我已经收藏了很多年了,一直就没拿出来。前些日子不是上浦有位刘先生花了两亿多买了件成华斗彩鸡缸杯嘛,我朋友知道我也有。就激我说我这是假的,我不服气。于是便请了很多专家去看,结果有说是假的。也有说是真的,但问理由,他们又都说不清楚,只说是凭经验。我没办法,这一次就趁着你们几位专家来洛城,特意将东西拿过来给你们看了。”

  这个持宝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成功人士。

  为什么说是成功人士呢?因为他身上的穿着,虽然并不是品牌服装,但却是经过精心裁剪,明显是由私人设计师量身定做的衣服。

  就说他手上那块表吧,最起码也值个十来万,一般人可戴不起那么贵重的表啊。

  还有他鼻梁上架着的那幅眼镜,那也是非常贵的,只有成功人士或者土豪才配得起。

  这人说话有些文邹邹的,并不像是半路发家的土豪,所以张天元猜测他应该是一个成功人士,最起码也应该是洛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冒昧问一句,您这东西是怎么得来的呢?”这种问题其实在鉴宝类的节目上经常会问道,不过持宝人是不是说实话,那就不知道了。

  但是这个问题并非是无的放矢的,因为通过对方讲出这东西的来历,就可以基本上判断出这件东西可能的真伪,有些事情看起来很困难,实际上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

  “其实也没什么,当初不是上.山下.乡嘛,我在农村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在野地里捡到的,当时没敢声张,一直藏着,后来回到了城里,上了大学,这东西我也不知道它是个啥,反正就一直留着,只想做个纪念,只是后来接触到了收藏,我才知道,这很可能就是传闻中的成化斗彩鸡缸杯。”

  “原来是这样啊,这要是真的,你可就赚大了啊。”马雍笑道。

  “马老,您不认识我了啊?咱们见过面的。”那人突然笑着说道。

  “你是?”

  “我现在在洛城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又是洛州收藏协会的理事,以前我可是在马老那里听过课的。”

  “啊,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钟学对吧?”

  “对对对,就是钟学!”持宝人兴奋地说道。

  张天元见这人居然还有心情聊起了天,好像一点都不在乎那鸡缸杯的真假,知道这应该也是个有钱人,不过这东西倒是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毕竟他到现在为止,也是没有见过真正的成化斗彩鸡缸杯的。

  他打算直接用鉴字诀好好鉴定一下,是真是假,先要个结果,然后再去寻找理由,那样子会更有目的性,不然是真是假都不知道,那心里头也没有底啊。

  在张天元观察那鸡缸杯的时候,身为瓷器鉴定大家的君如海也没有闲着,他开始云里雾里地说起了鉴定的诀窍来了,毕竟你不能什么都不说,让场面凉下来吧,场面要是凉下来,这节目也就凉了。

  君如海笑了笑道:“其实鉴定成化斗彩是有几个诀窍的。”

  “这其一,成化斗彩真品胎质细腻纯净,胎体轻薄,迎光透亮,呈牙白或泛肉红色,然仿品迎光显纯白,胎体较真品厚。”

  “其二,成化斗彩青花用料为‘平等青’。青花发色淡雅,沉静。色彩柔和,釉质肥厚光润有玉质感。成化早期青花用料还有苏料,故发色较浓,接近宣德晚期,但数量不多,现代仿品在青花呈色上比成化真品深,而且漂浮,没有光泽。

  “其三,成化斗彩线条纤细,圆润。淡雅而优美,而且色彩艳丽明快,各有特色,斗彩中红色虽深艳但色层淡薄,绿色微闪黄,紫色更具时代特征,色厚但无光泽,尤其姹紫至今难仿。”

  “其四,成化斗彩纹饰简洁。常用团花,团鸟,团蝶,宝相花。图案对称,规矩,连续的装饰手法表现在杯。盘,盏以及天字罐上。现代仿品铺天盖地,但呈色效果差。画法呆板不流畅,造型及釉面如脂似玉的效果无法达到成化水平。”

  “其五,成化器的青花线及双边线很规整,紧靠足底部,有的高足杯上有一深一浅二条青花线,而紧靠足跟无釉处的那根青花线色较深,而上面一根比较浅,这也是真成化特征之一,但需结合全面才能断定。”

  “其六,成化瓷款识,笔法苍劲有力,中锋运笔,错落有致,字体圆润流畅,排列不太整齐,有它的特征。然历朝仿品虽也书写成化款,明后期及清三代凡仿成化之款多少带有本朝书写特点,有的款因临摹,笔划不流畅,有停顿之痕迹不自然。现代仿品运用电脑打款,粗看很象,但没笔捺,起落笔均为一直线,仔细观察就会发现。”

  耐着性子听完了君如海的话,钟学笑了笑道:“君老师,您说的这些,我都懂,我好歹也是这方面的专家,怎么能不懂这些呢,可是这六点不管哪一点来看的话,我这鸡缸杯都是非常符合真品的啊,您的意思是不是说我这东西是真的?”

  君如海愣了一下,这鉴宝类的节目,最怕遇到的就是这种懂行的,你忽悠他忽悠不住啊,你云山雾罩说一堆,虽然都对,但是他自己也懂,你根本就骗不了他。

  君如海没办法,只好苦笑了一声道:“这个我也……”

  他刚想说自己也拿不准,不料另外一个声音却将他的话给打断了。

  “这东西是个仿品,并非真正的成化斗彩鸡缸杯,这只不过是现代的一个仿品而已,连清朝的仿品都不是,也就是说,这个东西拿出去卖,值不了几个钱的。”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天元。

  他这话一出口,镜头立即就对准了他,而其余几位专家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钟学笑着说道:“这位年轻的专家,这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您说我这东西是现代仿品?可是你别忘了,我这个是下乡的时候捡来的,那个时候哪里可能仿造出这么好的东西?还是说你觉得我说谎了?”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不,钟先生没有撒谎,或许您当年捡来的那个鸡缸杯的确是真的,但是这个绝对是现代的仿品无疑了,我是这样想的,会不会是钟先生的家里人不小心打碎了您那鸡缸杯,然后担心您责怪,所以换了一件赝品回来呢?”

  “那不可能!怎么会有那样的事情!你说这是现代仿品?那总得有理由吧?没有理由,没有证据的话,这事儿谁也不信吧?”钟学似乎有点生气了。

  张天元笑了笑,有些话他本来是不愿意说的,不过到了现在,他也只好说出来的,不然今天他就要下不去台了。

  其实他通过鉴字诀判断出这东西是假的之后,就已经找到了一个令他十分震惊的情况,而那也是判断这东西绝对是假东西的最关键一点。

  “在座的几位想必都听说过瞒天王的名号吧?”张天元反问道。

  “瞒天王!你该不会是想说这东西是瞒天王仿制的吧?这个借口倒是不错,如果是瞒天王的话,的确能够做到这样的水平,毕竟即便是高仿里面,也是有好有坏的,瞒天王的高仿,那绝对算得上是顶级的的了,但是他的高仿并没有什么特点或者说提示,你又怎么证明这是他的仿品呢?”钟学还是很不服气。

  张天元挠了挠头道:“恐怕钟先生是错了,我并没有说这东西是瞒天王仿制的,因为这仿制的技术,比瞒天王更加高超,完全可以以假乱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