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二零章 年轻专家的鉴定活儿
  在古玩行里,有一种说法叫“古玩不打假”,这是老一辈的说法,也是所谓内行们一直传下来的所谓规矩,究竟是谁最早说了这句话,已经无法考察了。

  这话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说古玩交易讲得是眼力、是智慧、是你的判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之后,不管东西是真是假,卖家都不会再负责了,更是不会退货。

  也正因为这个所谓的规矩,导致了很多人存着侥幸心理,开始了大量制作赝品的生意,反正骗了人也不用负责,只要能够成功交易一笔,那就够吃好些年的了,这笔什么买卖都划算。

  更有一些人受了别人的骗,买了假东西,却因为不愿意吃亏,不愿意自己受委屈,就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赝品通过各种手段再处理了,这就是古玩行里赝品流通的最基本的两种形式了。

  但其实很多人都是有误解的!

  做一个精明的现代消费者,就应该做好索赔的准备。

  买错了物件怎么办?有人认为古玩圈玩的就是“估玩”,考的是鉴别的眼力。东西买错了就自认倒霉。甚至有人列举历史上个别名人造假贩假的事例,试图说明古玩收藏造假贩假存在的合理性,使不少人对古玩行制假贩假的行为熟视无睹。

  其实不然。古玩行不是不打假。买错东西对任何人都是痛。这种痛对追逐猎奇收藏的人来说不仅只是意味金钱的损失,这种痛曾使知名收藏家丧失名誉,丢尽颜面。落下心病,最后抑郁而终。这种痛也曾使无数兴致勃勃的爱好者初涉门槛就被灭杀兴致。

  作为制假贩假的受害者。古玩收藏界对任何制假贩假的行为都深恶痛绝。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这些制假贩假的行为在古玩行业没有得到有效的制止呢?除了利益的驱动。使制假贩假延续不绝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消费者姑息纵容。

  过去的岁月里,行家们买货走了眼是羞于颜面,归咎于术业不精,不敢张扬,秘而不宣,自动放弃了追究赔偿的权利。当今社会,我国的《消费者权益保障法》明确规定,在买卖过程中。只要经营者提供虚假不诚实的陈述、允诺,以欺瞒手段,造成了购买人的经济损失,购买了假货赝品,购买人就有索赔的权利。

  注意!古玩行也没有例外。

  所以,对恶意欺骗行为就应该积极采取索赔行动。一方面是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澳门赌博网站:另一方面也可以为净化市场行为出一份力量,让蓄意坑蒙欺骗不诚实者有所顾忌,无地容身。因此。购买者在交易完成之后,要索取注明相关承诺内容的交易凭证。国营文物店等经营单位通常有古籍文物销售统一发票给顾客。私人间的交易如果销售人曾作出承诺,稳重起见就应该向其取得相应承诺的凭据或交易记录以备日后不测之需。

  华夏之宝这个节目其实说白了,就是要引导收藏者合理收藏。普及收藏知识的节目。

  张天元刚才的几次表现,尤其是对那个龙山黑陶的判断,让外面等待的那些持宝人看到了之后。很是振奋啊。

  那个持宝人出去之后把自己的事儿就给别的持宝人说了。

  “那个年轻的专家厉害啊,一眼就看出我这东西是真的。还说了,要是不信。他可以出高价买下来。”

  就这么一句话,直接给张天元招来了很多生意,本来张天元主要负责的是玉器的鉴定,结果接下来的持宝人进来之后,第一个先找的居然就是张天元了。

  “张老师!我这幅画您给看看,是不是唐伯虎的真迹?”

  张天元之前之所以鉴定那陶瓷和杂项物件,那是因为马雍和君如海让他鉴定的,不过现在,他可不能随便抢了别人的生意啊,那不就成了越俎代庖了吗?

  他指了指张儒生道:“对不起这位姑娘,我的专长是玉器鉴定,那位张老师才是书画鉴定的大师,比我厉害多了。”

  张儒生本来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听张天元这么一说,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年轻人不骄不躁,这绝对是很难得的特质。

  当然,张天元没有看那画的原因还有另外一点,那就是他不太相信那画是真的。

  唐伯虎的画?真是那么容易弄到手的吗?

  果不其然,张儒生只是看了一眼,就判断出那东西是假的了,名人字画比陶瓷的鉴定要容易一些,毕竟一个人的画风和水平不可能有太大的变化,所以只要你摸透了,判断起来就容易多了。

  那个女的看起来并不是很失望,大概自己都没多少信心保证那画是真的吧。

  接下来一个持宝人,手里捧着一个木制的盒子,盒子里装着一个玉雕。

  这是个四十多岁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看起来像是中学教授。

  “张专家,我这是玉器,可以让您看吧?”那人问道。

  张天元笑着点了点头,拿过了那玉器仔细鉴赏。这是一件和田羊脂籽料童子把件。

  “这件童子手把件应该是产自和疆玉龙喀什河吧?”张天元问道。

  “对对对,当时我去和疆出差,从那边买来的,虽然不是什么古玉,但听说是羊脂玉啊,您给看看这东西值不值钱?”那中年人眼前一亮,他没想到张天元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这童子把件的来历,也是有些钦佩。

  “嗯……整块籽料非常的厚实,形状规整,极其适合把玩!玉身没有一点绺裂,水线,肉质细腻油润,结构致密,从内到外散发着和田玉浑厚凝润的柔和光泽。所雕童子线条流畅,形态生动,脸上和右面稍有黄沁和些许矿物质沁入更显大自然原生,把件背面是毛孔极细的撒金皮,绝非人工做假所能达到。整块籽料大概重一百四十来克,现在如此完整的籽料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如今正宗和田籽料资源日益枯竭,这样的大件籽料增值空间巨大,我的意思是,这位先生可以先留着。不要卖,这种物件未来肯定能卖上更好的价钱的。”张天元这一番分析和评价。听得周围几个专家那都是连连叫好啊,连重量都能通过目测估算出来。这本事可不小啊。

  “张专家你太厉害了,这东西重一百四十五克,跟你说的差不离!”

  其实张天元可以说得更准确的,只不过他不能那么做,所以故意说了个模糊的概念而已。

  他已经通过鉴字诀观察过这个童子把件了,这东西其实并不是羊脂玉,只能说是达到了羊脂白的白玉,白的非常漂亮,但脂粉度却不够而已。可即使这样,这也是一件很好的东西,好好留着,绝对能够升值的,毕竟如此完整的籽料那可不多啊。

  “东西不错,还有什么问题吗?”张天元的态度很好,笑着问道。

  “张专家,这是羊脂白玉吗?”

  “你这只能算是达到了羊脂白的白玉,但并不是羊脂白玉。不过也是好东西。当时多少钱买的?”

  “不多,因为买的比较早,所以当时就花了一万块钱。”中年人回答道。

  “嚯!那您可算是捡到宝了啊!这宝贝不仅玉质中上,而且雕工也是相当出色。就算现在拿去卖。那也能卖个一百来万,如果您不缺钱的话,可以先留着。以后传给子孙后代,那说不定能成了传家宝呢。”张天元也是感叹。这世上也不是他一个人会捡漏嘛。

  在张天元和那中年人说话的时候,马雍、秦牧、君如海和张儒生四个人也都把那童子把件传阅了一下。他们四个虽然不是玉器方面的专家,但还是懂一些的,听张天元说得那么神乎其神,都想见识见识。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啊,玉器不同于别的,就算是现代的玉雕,那价值也可能高于古代玉雕的。”马雍赞叹道。

  那中年人听五个专家都给予了肯定了,心里也是安稳了,给五个专家分别道了谢,然后说道:“这东西我还是先留着吧。”

  说完话,中年人很是兴奋地转身离开了。

  接下来两个持宝人,一个是陶瓷鉴定的,一个是杂项,到第三个人的时候,是个四十来岁的妇女,拿得是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翡翠镯子。

  “专家,您给看看,我这镯子是在南云那边买的,卖家当时说这是冰种飘绿,我也不懂,听说挺好的,就花了五万块钱买下来了。”这妇女显得很是自信。

  “您觉得这是真得还是假的?”张天元一边用放大镜观察,一边问道。

  “我觉得是真的,当时买的时候,还有鉴定证书呢,人家告诉我说,这东西虽然是b货,不过这年头a货已经很少了,所以一样值钱。”中年妇女说道。

  张天元将手镯递给了马雍他们看,然后对中年妇女说道:“翡翠a货是未经任何人工化学处理。a+b货是仅仅经过弱酸弱碱清洗优化,并不用强酸腐蚀、漂白和灌胶,本身也是不错的翡翠,按2003年以前的标准,属于a货。

  b货是酸洗、漂白、灌胶,外观水头很好,表明光泽有胶感,敲击声音发闷,价格相对较为低廉。但好的b货比差的a货价值要高,千万别以为a货就一定很值钱,也有一文不值的砖头料a货。采用最新技术制作的b货跟a货已经十分接近。

  c货是人工染色,多是直接浸入染料长时间加热染色,有时候需要反复加热。注意,既然要染色,就必须人工破坏翡翠的结构,否则染料无法进入内部。但这种破坏未必是酸洗。

  b+c货:既酸洗、漂白、灌胶,又人工染色,外观看起来无论颜色还是水头都很漂亮,作为价廉物美的饰品不错,但是没有收藏价值。但是这位姐姐,您的这个镯子,不属于这几类中的任何一类。”

  “那是什么?”中年妇女疑惑地问道。

  “其实内行人都知道,还有个d货之说,d货指的就是物理冒充,也就是说,用不是翡翠的东西来冒充翡翠。”张天元解释道。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这东西是假的了?”中年妇女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