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一八章 鉴宝现场
  节目开始之后,现场也安静了下来,被允许进入这里的观众其实并不多,只有一百来人而已,其余的都在外面的,有些人甚至爬到了树上看热闹。

  当地警察人手不够,所以并没有管这些人,而只是在里面保护摄制组,避免出现一些意外的情况。

  第一个持宝人很快从回廊上走了过来,镜头对准了他,他的手里拿着一件好像是青铜器的东西,镜头拉近了,可以辨认出事一个青铜小人,上面布满了铜锈。

  这人三十来岁,还很年轻,穿着青春洋溢的短袖和牛仔裤,虽然节目组并没有规定持宝人的穿着,但是最起码是要穿得体面一点的,这是对节目组的礼貌,也是对电视观众的礼貌,你不能因为天气热就穿个拖鞋短裤来,那样的话,是不会被允许进入的。

  “专家好,主持人好!”年轻人到了凉亭之中,很是礼貌的点头问好,这也是节目里的规矩,虽然不成文,不过这个节目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也算是个好现象吧。

  “你这是什么啊?”马雍问道,他是杂项方面的专家,而这青铜小人,就是杂项里面的。

  “专家,是这样的,我是农村的,我们家盖房挖地基的时候,就挖出了这东西,村里人都说这是古董,很值钱,就让我拿来给各位专家看看。”年轻人回答道。

  “来,把东西给我,我看看。”马雍戴上了一对手套,轻轻拿过了放在桌子上的铜人。开始仔细观察。

  马雍在观察的时候,张天元也在看。从外形上来看,这青铜小人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做工还算可以,但也只能说是一般化而已,应该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不过考虑到之前在车上马雍和秦牧所说的那些话,张天元觉得自己还是得严谨一些,所以就干脆用了鉴字诀去观察,这一次看得就比较明白了,这东西的龙相呈现出隐龙之态,若隐若现,很不清楚。这足以说明东西是现代的,最多也不会到民国。

  张天元记得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就有人做那种青铜小人给小孩子们当玩具,洛城和西凤一样,那都是古城,向来应该也有这样的事情吧,所以他怀疑这可能是曾经比较流行的一种玩具,并不是什么古董。

  “年轻人,你觉得这是什么?”马雍笑着问道。他此时也已经鉴定完毕了。

  “我觉得是古董,最少也是秦朝的,搞不好是商朝的呢。”年轻人回答道。

  “哈哈哈,你的想法很好。不过很可惜,我要告诉你的是,这是咱们洛州曾经出现过的一种孩童玩具。这东西我家里边还有呢,其实这不是青铜的。里面是陶制的,只有外面包了一层青铜的皮而已。”马雍哈哈笑道。

  “这样啊。”年轻人显得有些失望。

  “不用这么失望。虽然这东西不值什么钱,但留着做个纪念也好,说不定以后就成了宝贝了呢。”马雍安慰那年轻人道。

  “谢谢专家!”年轻人无奈叹了口气,拿着东西离开了。

  马雍看那人离开,扭头对坐在自己身旁的张天元说道:“小张啊,这些民间收藏者是抱着希望来的,所以有时候就算他们的东西是假的,也不用把话说得太难听了,要说得圆润一点,安慰安慰他们,咱们可不是冰冷的机器,懂吗?”

  “知道了,马老!”

  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第二个持宝人也已经走了进来,这个人拿着的依旧杂项,是一个奇怪的灯盏,颜色呈现出银白色。

  “来,小张啊,你也看看。”马老因为就跟张天元挨着坐,所以顺便就将那灯盏递给了张天元看。

  张天元为了稳妥起见,直接就用鉴字诀确认了一下,这东西应该是民国时候的物件,虽然年代不远,不过东西却是好东西,因为这是银制的灯盏。

  “怎么样?”马老问道。

  “是民国时候,银质的灯盏,虽然说收藏价值有限,不过去倒是可以做些银镯子、银戒指什么的,或许更值钱。”张天元回答道。

  “听到了嘛这位姑娘,东西拿回去,是银的没错,不过年代不怎么远,可以做成银首饰。”马老对持宝人说道。

  “谢谢两位专家!”这个持宝人似乎对鉴定还是颇为满意的,很高兴地就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个持宝人,有鉴定书画的,有鉴定陶瓷器的,不过还是杂项居多,玉器倒是暂时还没有一个,张天元也不着急,毕竟玉器这种东西,本身价值就太高了,所以收藏的人也少,不像其它东西,你便宜就可以买下的。

  捡漏的,一般都是买书画、陶瓷器和杂项,玉器其实很少的。

  当然,张天元也没闲着,因为杂项比较多的缘故,马雍就将一部分分给了张天元来帮忙鉴定。

  一开始的时候,马雍还不放心张天元,东西都是他鉴定之后才让张天元去看的,其实就是为了避免张天元坐在那里太尴尬了,到了后来,那就直接和张天元一起看了,有时候看不准了,还去询问张天元意见。

  经手的东西越多,马雍对张天元就越是惊讶了,这年轻人明明擅长的是玉器,可是却能捡到陶瓷的宝,这一次看起来对杂项那也是非常精通,这样的年轻人,真得是很难得啊。

  张天元其实对马雍也是挺佩服的,这个老人没有他的能力,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件东西看走眼的,这就是实力啊。

  就在这个时候,负责陶瓷器鉴定的君如海眉头却紧锁了起来,他盯着一件黑色的陶器看了半天,甚至连放大镜都拿出来了。可是却依旧得不出结论来。

  “马老,您看看这陶器。”君如海向马雍求助了:“我有点拿不准啊。”

  专家毕竟不是万能的。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即使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那也会遇到一些难题,君如海拿不准,那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其实他完全可以直接告诉持宝人说自己拿不准,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方法啊,只是他有点不太甘心。

  “君老板,老夫连杂项还都没搞明白呢,懂什么黑陶啊,不如让小张看看怎么样?”马雍笑着说道。

  “那也行。”其实君如海虽说没有瞧不起张天元。但总是觉得张天元太年轻了,他都看不明白的东西,张天元能看明白吗?

  不过碍于马雍的话,他还是将黑陶放到了张天元的跟前。

  张天元论本身能力,自然不如君如海,所以他很干脆,就直接用了鉴字诀了。

  “君老板,您说看不准,那就是大概能猜出这东西的年代了?”张天元问道。

  “没错。我看这东西像是龙山黑陶!”

  听到这话,澳门赌博网站:张天元的脑海里立即就浮现出了黑陶的一些资料,他对这东西虽然没有仔细研究过,但是却也在书上看到过一些有关的资料。

  现代收藏。瓷器比陶器更受欢迎,很多陶器虽然考古价值不菲,但收藏价值却不怎么高。但黑陶是个例外。

  黑陶,诞生于我国新石器时代。古老的汉族制陶技艺,有色如墨。声如钟,薄如纸,亮如镜,硬如瓷的美誉。在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龙山文化遗址中均有发现,其中以屈家岭文化为最早,距今6000年左右。1928年,我国著名考古学者吴金鼎,在东山省章.丘县龙山镇的考古发掘中,首次发现了这一史前遗存,故被命名为“龙山文化”。因以黑色陶器为主要特征,又称为“黑陶文化”。

  龙山黑陶分有细泥、泥质和夹砂三种,以细泥薄壁黑陶的制作水平最高,胎壁厚仅0.5-1毫米左右,表面乌黑发亮,故有蛋壳黑陶之称。纹饰一般比较简单,仅以磨光透亮的光泽作为器皿的主要装饰内容,与黑色有机结合,是黑陶显出秀美韵致的风格之所在。

  黑陶的造型千姿百态,以复杂造型为主,简单者较少,但都端庄优美,质感细腻润泽,光泽沉着典雅,具有一种如珍珠般的柔雅沉静之美,欣赏价值极高。常见器型有碗、盆、罐、瓮、豆、单耳杯和鼎等。

  黑陶的制作一般采用快轮,其器型匀称、规整,作工精细,火候极高,质地坚硬。由于其应用范围大多为礼器,很少用于日用器皿,所以产量较少,却因此而弥足珍贵。龙山黑陶作为原始礼仪的载体和精致的艺术品,永远具有黑色珍珠的神秘而诱人的魅力。

  可以看到,这个持宝人手中的黑陶,通高19.5厘米,口径4.7厘米,属于泥质黑陶,造型细高,有喇叭形大侈口,深腹,圆底的杯形,下加细长柄,柄中部凸起一段作鼓腹状,表面布满竖向细小镂孔,整齐匀和,柄下端为圈足形座,腹部饰有弦纹。造型别致秀美,制作精巧,杯身最薄处不足0.5毫米,令人惊叹。通体透射着黑色光泽,质感细腻温润,散发着高雅气质和诱人的魅力。

  当然,这些数据,别人是看不出来的,必须得通过工具才能测量,但是张天元不需要,他的鉴字诀中的查微,就可以精确地看出这黑陶的大小,目前能精确到厘米。

  通过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龙相可以判断出,这东西不仅是真的,而且距今年代非常久远,少说也有四千多年了,绝对是一件宝贝啊,而且是至宝。

  “君老板,您的判断一点都没错,这东西就是龙山黑陶,而且距今四千多年,堪称绝代之作,是古代陶艺的精华,和东西的考古价值简直无价啊!”张天元感叹道。

  “真得吗?”那个持宝人惊喜地问道。

  “这个还……”君如海刚想说还不确定,不过张天元却抢先点头了道:“不会错的,这东西绝对是国宝级别的。”

  君如海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将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只不过声音压得很低:“天元,拿不准的东西可不敢胡说啊,不然的话,会出事儿的。”

  “放心吧君老板,这个我可以肯定,如果说没有人要的话,这东西我可以花钱买下来。”张天元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知识水平,但是绝对不会怀疑自己的鉴宝能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