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一三章 窦太后
  张天元在观察窦晓玲,而窦晓玲又何尝没有在观察张天元啊。

  一米八六以上的身高,配上那张略带些正气的男人脸,让你很难想象这个人会做什么坏事,说句笑话,张天元这张脸,如果用来拍电视剧的话,要么是绝对的大侠,要么就是那种坏到骨子里的人啊。

  张天元最吸引人的,其实不是他的身高,也不是他的那张脸,而是他的眼睛。

  他在和人交流的过程中,那明澈的眼睛始终注视着你,目光中始终透着自信与欣赏。在他的眼前,窦晓玲觉得自己似乎一下子很重要很有分量起来,于是,他那自信、明澈而温厚的眼神,在窦晓玲心里就再也难忘!

  一个人仅仅能够凭借眼神就让另外一个人产生浓烈的好感,这可真得是不容易啊,但张天元做到了,因为他的眼神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与生俱来的,充满了真诚、自信和欣赏。

  张天元今天穿的是一件夏季穿的中山装,很薄,透气很好,不会感觉到热,这种庄严肃穆的场合,穿这种衣服还是比较合适的。

  “喂喂,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算怎么回事啊,把我忘到四六上去了啊?”王烨笑着喊道。

  此时张天元和窦晓玲才发现,两个人的手居然还握在一起没有分开。

  窦晓玲脸红了红,急忙缩回了手,显得有点尴尬,不过她毕竟是主持人,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笑着对张天元说道:“请张顾问上车吧。大家都等着呢。”

  张天元点了点头,为了避免气氛太奇怪。他也就没说别的,直接上了车。

  车上已经坐了几个人。不过应该都不是嘉宾,而是栏目组的工作人员。

  王烨硬拉着张天元跟自己坐在了一起,说是想要多了解了解张天元。

  窦晓玲还在车下等着,等待其余的几个嘉宾。

  王烨指了指坐在前面的一个人给张天元介绍道:“看到没,那个大胡子就是栏目组的导演。”

  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道:“我给你说啊,那大胡子有一次好像潜规则窦姐,结果被差点阉了。”

  “真得?”

  “那可不是!窦姐的面子大得很呢,而且本身家里就有钱。根本不需要潜规则上位,那大胡子是傻了比了,居然挑她。你不知道窦姐的外号,可厉害了。”

  “外号?什么外号?”

  “台里的人都叫她窦太后。”王烨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还在车下的窦晓玲小声说道。

  窦太后那可是非常有名啊,张天元自然是听说过的。

  西汉有三个非常有名气的女人,第一个当然就是汉高祖刘邦的妻子吕雉,也就是吕后了。

  第二个就是窦太后,窦漪房!

  窦漪房,从出身贫寒的赵国少女到吕雉的侍女。到代王妃,到皇后、太后,直至太皇太后,似乎世界上所有的好运气都被她撞上了。甚至连宫廷里最难得的爱情也拥有了。汉文帝似乎是中国历史上最不好女色的皇帝,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与汉文帝有关的女人屈指可数,与他的孙子汉武帝比起来简直是少得可怜。这对窦漪房来说应该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不过可惜的是窦漪房中年失明之后就失去了文帝的宠幸,能够到最后掌握大权。那也是不容易了。

  这第三个女人就是卫子夫了。

  西汉这三个女人,任何一个那都不是平凡女人啊。虽说可能有些名声并不好,但女人能混到这地位,那真是相当不容易的。

  窦晓玲被取个外号就窦太后,虽然这有打趣的意思,说明窦晓玲是个女强人,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讲,这个女人其实也是个可怜人啊,跟窦漪房倒是有些相似了。

  “我听说汉文帝身边有个邓通,多去了文帝对窦漪房的爱,那这个窦晓玲不会也是一样吧?”张天元不知道为何,忽然间就对这个窦晓玲有点感兴趣了。

  “邓通谁啊?”王烨显然对历史并不是很了解。

  “邓通就是文帝最喜欢的人啊。”张天元笑道。

  “瞎说吧,这不是个男人的名字吗?”

  “就是男人,你猜的没错,不过这个男人不一般啊,他能将文帝都给掰弯了,那本事不小啊。据说啊,这文帝刘恒的后背长了一个疮,邓通侍候他的时候发现了,就用嘴去吸那个脓疮,把毒汁慢慢地吸出来,刘恒深受感动。换作谁都会感动的,何况是自己的爱人。于是,刘恒问邓通,普天之下,谁最爱我呢?邓通其实很想说是自己,可是出于礼貌,他回答说是太子。

  刘恒将信将疑地点了一下头,恰巧太子刘启前来看望父亲,刘恒想试探一下太子,于是让刘启为他吸脓。刘启看了一眼父亲背上的脓疮,迟疑不决,刘恒脸色大变,对刘启说,刚才邓通已经为我吸过了,我只不过试探一下你罢了。邓通说天底下最爱我的是太子,我看太子对我的爱不及邓通对我的爱。

  这就是邓通吸脓的故事,需要指出的是,后来很多人对这个故事存在不同的看法,有一批人非常鄙视邓通,说邓通这样做完全是谄媚,为了博取汉文帝更多的宠爱。纳兰秋不敢苟同这样的观点,纳兰秋更相信邓通这样做是出自一种本能,一种心疼自己心爱的人的本能,因为此时的邓通实在没有必要再向汉文帝谄媚,汉文帝已经把铸钱的权力都给了他,他还想要什么?如果说此时邓通还没有得到文帝的宠爱,他为文帝吸脓还有可能是谄媚。

  然而就是这一次,当时的太子刘启就恨起了邓通,事实上他一直看不惯邓通的行为。

  邓通的悲惨结局从而成为定局。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刘恒曾经问过邓通,他死后邓通怎么办。邓通当时呆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

  就在刘恒问邓通这个问题后一个月,邓通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发生了。刘恒死了。这个给了他无以复加的爱的男人,离他而去了。

  刘恒的死对邓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因为他唯一的依靠就是刘恒。刘恒走了,邓通的爱情与前程也跟着走了,这种撕心裂肺般的痛他从来没有尝过,他决定跟随刘恒而去,可是在他准备饮下毒酒之前,他却被刘启抓进了牢房。”

  说到此处,张天元不免唏嘘。一个虽然他并不提倡同性相恋,但是邓通对汉文帝刘恒的爱,却已经超越了性别了,这令他十分感动,这个男人虽然不是征战沙场的英雄,不是舞文弄墨的大儒,但是在张天元的眼里,他依然是一个纯爷们,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这刘启也忒小心眼了吧。邓通最后怎么样了?”王烨问道。

  “唉,我本是不愿意说的,邓通的结局太悲惨了。刘启抄了邓通的家,把邓通的手脚绑住。用铁棍把他的上下颌撑起来,不让他咬舌自尽,不给他吃的。数日后,正如以前给邓通算命的相士所言。邓通被活活饿死了。”

  “这也太混账了吧,邓通都已经打算殉情了。为何刘启还如此无情啊?亏我还敬重景帝是个好皇帝呢。”王烨骂道。

  “好皇帝未必是好人,好人也未必是好男人,这就是人生,这就是历史啊。”张天元摇了摇头,原本很好的心情,此时变得有点阴晦起来了,关于窦晓玲的事情,他也不想打听了。

  王烨似乎也忘记了之前的谈话,眼睛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概邓通的故事,在他的心里头也是烙下了不轻的印记吧。

  “唉,我说这个干嘛啊,搞得你我心情都不好了。”张天元叹了口气,发现这个时候从车下走上来几个人,穿得那都是相当体面和讲究的,一看就是文化人。

  那个大胡子导演一看到这四个人,立马就起身凑了过去,又是握手,又是嘘寒问暖,那样子才真像是请来的嘉宾啊,哪里像张天元刚刚上车的时候,这家伙根本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这一次华夏之宝的嘉宾总共是五个人,而且都有分工的,有擅长字画的,有擅长瓷器的,有擅长青铜器的,也有擅长杂器的,当然也有擅长玉器鉴定的。

  不过除了张天元之外,其余四个人那都是老相识了,一上车那就坐在了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其中有一个人倒是问了张天元一句话:“李教授还好吧?”

  “哦,李教授好着呢。”

  就是这么一句对话而已,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大概那四个人对张天元多少还是有些瞧不起的,毕竟张天元这年纪实在是太小了,这四个人最小的一个那都是五十五了,张天元才二十五,这整个就差了三十岁啊。

  张天元倒是不介意,从陌生人到朋友,总是得有个过程的,不是每个人都是人来熟啊。

  只是他也不像去热脸贴别人家的冷屁股,就算要结交,那也必须得显露出一些本事之后,不能让人瞧不起了,到了那个时候再去攀谈,效果会好很多。

  车队九点半的时候正式出发,路上因为实在无聊,窦晓玲走到前面,拿着话筒笑道:“那个是我的同事王烨,是专门写古玩玉器方面的报道的,上一次闫城赌石大会一举成名,现在已经成为了我们台的王牌记者了,他想采访采访几位专家,大家都自我介绍一下吧,怎么样?”

  “王记者啊,你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了啊。老夫张儒生,跟窦姑娘那都是熟人了,王记者应该知道老夫吧,现在在国家文物局工作,粗通字画方面的鉴定。”第一个出声的,是一个看起来六十来岁的老者,留着很长的胡子,还戴着一幅圆圆的眼镜,看起来就像是民国时候的账房先生似的。

  张天元当然认识这个人,在电视上不止见了一次了,华夏之宝栏目就请了他好几次,另外其它地方太的鉴宝类节目也请过他,这人在字画界,那的确算得上大师了,是有真本事的,那可绝对不是吹牛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