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零五章 草圣张旭
  朴老板看到这人,无奈叹了口气道:“老兄啊,不是我不肯帮你,就我那字,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你们国家书法大师多得是,为什么非得来求我呢?”

  那人却笑道:“您就别谦虚了,那些大师我哪请得起啊,您的字绝对没问题。”

  朴老板苦笑着看向了张天元道:“张先生啊,您看,这位杜老板已经来求了我四五次了,我总是推脱,因为实在是写得不好,怕被笑话,这一次实在推脱不过了。”

  “杜老板是做什么生意的?”张天元好奇地问道。

  “主要是卖毛笔,不过也有砚台、笔洗、墨彩、纸张等等,我那就是文房四宝的店铺,叫‘雅人来’。”杜老板也是个爽快人,并没有因为张天元年纪小就轻视,而是很高兴地说道。

  “正好,我最近也打算写点字,我那四合院将来是要多挂上一些墨宝的,现在就缺好的毛笔。”张天元起身笑道:“朴老板,不如我们一起去吧,我也好凑凑热闹。”

  “也罢,我今日就献丑了,张先生懂书法吧?”朴老板虽然嘴上这么问,可是心里头却觉得张天元不太可能懂书法,自己好歹有一件事情比这年轻人强了。

  张天元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却不想欧阳晓丹先开腔了:“要说书法字画,他可是比谁都懂,他没有自成一家的画风和笔法,但是却能临摹古代大家的书法和字画,而且惟妙惟肖。”

  “哦。原来是这样啊,能临摹也是件好事嘛。”朴老板并没有觉得临摹有什么了不起的。很多书法大师一开始那都是临摹别人的字的,只是有些人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所以堪称大师,而有些人则没有成为大师。

  在他看来,张天元这个年龄的人,对书法也就玩玩而已吧,不会有什么太擅长的东西。

  几个人起身朝外面走去,路上,朴老板似乎还是对那成化青花瓷念念不忘,递给了张天元一张名片,笑道:“张先生。如果真得想要出售的话,一定要先来找我啊。”

  张天元接了名片,然后收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他也有意认识这个朴老板,所以并未将话说死了,就道:“好吧,如果我真的要出售,就一定先找朴老板,这个是我的名片。”

  张天元的名片上有很多头衔。不过最实在的,还是神罗谷艺术集团董事长,以及国家玉石珠宝协会高级顾问这两个头衔。

  “原来张先生就是神罗的董事长啊,早就听说那个董事长年轻有为。可是却也没想到,居然这么年轻啊!”朴老板是真得震惊了。

  而对于国家玉石珠宝协会高级顾问那个头像,他就更是惊讶了。一个年仅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就能做高级顾问,他到底肚子里有多少墨水啊?

  几个人一边走着。一边聊着,没几十步。就已经到了“雅人来”门前。

  看到那店,欧阳晓丹有些惊讶地说道:“这家店我来过啊,原来的主人不是一个女人吗?而且卖得好像也不是文房四宝啊,听说生意挺火的,怎么就卖了呢?”

  杜老板叹了口气道:“那个傻女人给人骗了啊。”

  “怎么回事?”欧阳晓丹身为警察,澳门赌博网站:一听说有人被骗了,这一下子正义心就泛滥了。

  “我跟那女的是同乡,早劝过她不要跟那些野男人来往的,可她非不听,非要给孩子弄个什么帝都户口,结果被人骗得惨兮兮的,现在只能求助于法院,无暇开店了,我为了帮她,就把这店盘下来了。”杜老板无奈地说道。

  “哎呀,你这人急死人了,就不能说的详细一点吗?”欧阳晓丹一遇到这种事情,那就无法冷静了。

  杜老板将几个人领进了雅人来,倒了几杯茶,这才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去年,那个从南浔来的女人与跟她鬼混了几年的‘帝都鸭’商定,用那男子的帝都户口,申请购买了一处经济适用房,四十多万块钱的购房款全部由女方支付。房子到手后,那男的却另外带了一个女人住进去。

  南浔女人一个人觉着势单,便打电话从老家招来放暑假的儿子,一起找上门去。没想到人家根本不含糊她娘儿俩,强龙还斗不过地头蛇!你说我这房子是用你的钱买的,好,拿证据来呀!那男的还翻开房产本给几个围观的人看:“上面明明写着户主是我,你想讹我呵?没门!你这乡巴佬、疯婆子!”南浔女人向围观者哭诉被骗经过,一大半人觉着这种事儿不可能发生,劝她:“好好回家种地去,别用这种损招儿给自己惹事,免得拖累孩子!”只有一个退休干部悄悄拉她一边儿说:“去法院……”

  “无耻!败类!要是老娘遇到了这个王八蛋,一定把他的老二给剪了!”欧阳晓丹听完这事儿,就已经气得不行了,愤怒地大骂道。

  “几年的积蓄全都完蛋了,四十多万!回我们老家够建三栋楼房……用你们帝都人的话讲,她就是一个傻比!”杜老板用一声“京骂”表达了对自己同乡的高度“同情”。

  张天元听得出来,这个杜老板是很同情那个女人的,只是实在觉得气不过,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是受害者啊,你怎么能这么说?”欧阳晓丹却不乐意了。

  “她不是傻比是什么?我给她说过多少次了,那个男的不是好东西,而且你买房子,你最起码也要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吧,假结婚都行,那样也有证据,可是现在倒好,法院都未必认她的事儿。”杜老板气恼道。

  “好啦好啦,不说那不开心的事情了,杜老板。你不是让朴老板给你写字吗,要写什么?”张天元问道。

  他不想纠结那些破事儿。他又不是警察,更何况那故事里的女人的确有一半是自找的。他也同情不起来,只是有点厌恶那个“帝都鸭”而已。

  “哦,要写的是一副对联,我准备挂在门外的。‘放眼橱窗,尽是文房四宝;兴怀风雅,广交学海众儒。’然后横批就是‘雅人来’,还不错吧?”杜老板心情好了不少,笑道。

  “嗯,这对联虽然不能说太文雅。但却很通俗易懂,大家一看,就知道你这店里是卖什么的了。”张天元赞道。

  “是吧,是吧,我就说不错吧。”杜老板很高兴地说道。

  朴老板不是很懂对联,不过既然人家让他写,那他也就写了。

  在朴老板动笔的时候,杜老板又对张天元说道:“张董事长,我儿子对您可是崇拜有加。您不如也留下墨宝吧。”

  “崇拜我?”张天元有些纳闷。

  “张董事长您不知道,我那儿子现在就在您的技术学院学习呢,回来告诉我说,只要是从您那儿学院合格毕业的人。出来之后工资最少五千,之后干得好就会涨,比很多大学都好得多。您不是在学院的开学典礼上讲了话吗,他特别佩服。”杜老板说道。

  “哈哈。这倒是巧了。那好吧,你看写‘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如何?”

  “行,行,就这句,就这句。”杜老板急忙点头道。

  “你儿子喜欢谁的字?”张天元问道。

  “我儿子没有特别喜欢的,不过我比较喜欢草圣张旭的字,您能临摹吗?”杜老板问道。

  “张旭以草书著名,与李白诗歌,裴旻剑舞,称为‘三绝’ 。诗亦别具一格,以七绝见长,与李白、贺知章等人共列饮中八仙之一。与贺知章、张若虚、包融号称‘吴中四士’。书法与怀素齐名。

  性好酒,据《旧唐诗》线装本的记载,每醉后号呼狂走,索笔挥洒,时称张颠。实也说明他对艺术爱好热狂度,如民间说的‘入迷’。他从担夫争道、歌女舞剑上获得书法的变化意蕴;又在‘纵使晴明无雨色,入云深处亦沾衣’两句诗中,揭开了自然界的秘密,他确实能把生活和艺术打成一片。被后世尊称为‘草圣’。”张天元笑了笑道:“此人书法潇洒,人也活的潇洒,那我就为你临摹他的字吧。”

  听到张天元要临摹草圣张旭的字,一旁的朴老板忍不住停下了手中的笔说道:“张旭书**力深厚,并以精能之至的笔法和豪放不羁的性情,开创了狂草书风格的典范。杜甫入蜀后,见张旭的遗墨,万分伤感,写了一首《殿中杨监见示张旭草书图》,诗中曰:斯人已云亡,草圣秘难得。及兹烦见示,满目一凄恻。想要临摹他的字,没有个几十年的功夫是不行的,张先生,不是我瞧不起你,真得,我觉得草书是最难临摹的一种了,楷书倒还好些。”

  张天元看了看朴老板的字,觉得的确有几分古风,不过略显呆板,虽说那字倒是自成一体,但和古人书法比起来,实在差了太远了,他并不想打击朴老板,但他一直觉得,这种自以为有创新,其实却是丢掉了先人精华的创新,不仅毫无意义,而且还是倒退。

  他只是笑了笑道:“我当然明白,张旭的作品落笔力顶千钧,倾势而下,行笔婉转自如,有急有缓地荡漾在舒畅的韵律中。他的字奔放豪逸,笔画连绵不断,有着飞檐走壁之险。草书之美其实就在于信手即来,一气呵成,给人以痛快淋漓之感。传说张旭每当灵感到来,就把宣纸铺在地上,用长发作毛笔,直书狂草,犹如醉酒当歌,是那样的洒脱自在。在他的狂草书作品中,精到的笔法对书法形式和点线运动节律的控制力表现出了高度的艺术境界。这是以气魄和灵性创造了草书艺术的完美韵致。这样的书法,的确难以临摹,但我还是有些信心的。”

  “哦,那我倒是要见识见识了。”朴老板干脆放下了自己的笔,因为此时他已经无心继续写字了,只想看看张天元到底是怎么把张旭的那种书法神韵给展现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