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零二章 樊家井
  “不是,你怎么现在才这么激动啊,我刚刚不都告诉你了嘛,那肯定是真的,我这朋友的眼光可不比博物馆的那些专家差啊。”欧阳晓丹很是不开心地说道,一想到自己的意见居然被忽视了,这心中就有些不爽啊。

  “欧阳警官你别生气啊,我也是被骗的次数多了,所以才会有些轻视啊,毕竟张先生实在太年轻了嘛。”朴老板赶紧道歉说。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我这东西是要自己把玩的,不打算卖,以后再有了别的好东西再说吧。”他倒不是讨厌这个朴老板,只因的确不想卖,毕竟他现在不缺这点钱。

  朴老板赶紧又道:“张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到我店里一坐?我在这潘家园也开了一家店,就在这附近,看极为转了这么久,大概也累了吧,去喝口茶,喝杯咖啡休息一下也好啊。”

  “你是想欣赏一下那个成化青花瓷吧?”欧阳晓丹笑道。

  “嘿嘿,是有那么点意思,不知道张先生愿不愿意?”朴老板笑着看向了张天元。

  张天元低头想了想,自己以后难免还是要与国际上的一些商人打交道的,这个朴老板是难得的熟悉国际市场的人,如果结识一下,倒也不坏。

  想到这里,他询问了一下牟莹,毕竟这一次是陪牟莹出来的,如果牟莹不答应,他也不好意思乱逛。

  牟莹点了点头道:“去吧,我也确实有点累了,休息一会儿再继续逛吧。”

  “那好吧朴老板。您前面带路。”

  朴老板一听张天元答应了,自然是喜不自胜。其实他的店距离这里不过二三十米而已,很快就到了。

  这也是一家古玩店。不过卖的东西很杂,有瓷器,也有字画,还有青铜器,就跟这店的名字一样“聚宝静心坊”。

  店里此时客人还不少,反正现在就连卖古玩的,好像也刮起了韩流了,令人不免唏嘘,有许多人来这里买东西。根本就是冲着外国人来的,根本不管东西好坏。

  朴老板将三个人请进了内堂休息。

  “喝茶、咖啡,还是饮料?”朴老板问道。

  “这大热的天,我还是喝饮料吧,有凉茶吗?”

  朴老板拿了一罐凉茶给了张天元,又给牟莹和欧阳晓丹冲了咖啡,自己则拿陶瓷杯子泡了杯茶坐了下来。

  张天元喝了口凉茶,感觉喉咙舒服了许多,便将竹篮子里的青花罐子拿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桌子上,给朴老板看。

  朴老板找来了一个放大镜,然后就围着那罐子转了起来。

  “刚刚粗略看了一下,这罐子很可能就是成化青花瓷。不过现在仔细看起来,又有点似是而非了,是不是因为太脏了呢?”朴老板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

  说起来,这个罐子上的灰尘一点都不比那梅瓶少。大概许多年放在那里都没人碰过了,店里的伙计打扫卫生都懒得去碰。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个店老板愿意五千块就卖给张天元的原因,那是怕烂在手里卖不出去啊。

  “张先生,能不能先清洗一下呢?”朴老板问道。

  “好啊,不过还是我亲自来吧,要是弄坏了,我自己亏,不然就说不清了。”张天元倒是不介意,他也觉得这东西现在太脏了,正好这里是古玩店,大概有许多清洗瓷器的工具,总比他一个人回去之后又瞎找要好吧。

  “那没问题,我给你找工具去。”朴老板乐呵呵地走了出去。

  欧阳晓丹却来了兴致,问道:“我听说过洗衣服,还没听说过这瓷器还要清洗啊?”

  “一般情况下,古瓷我不太喜欢清洗,因为本身这些东西就容易碎,保养保护起来比汽车困难多了。

  年代久远的瓷器,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甚至上千万,所以对于那些薄胎的瓷器器皿,由于胎薄、质轻,移动放置的时候更须小心谨慎,一定要双手捧起,忌用单手,尤其是瓶件,底足小,又恨高,所以必须放稳,以免倾倒。

  手拿瓷器的大盘和大碗的时候切记要双手紧握,忌用单手拿盘、碗的一边,防止断裂。遇到多人围观的时候,要按照次序,待一人欣赏完毕,把瓷器放到木桌上,下一人再欣赏,不要二人手传手的欣赏瓷器,以防万一失手跌落。

  平时的普通保养就可以用一块湿布来擦拭瓷器。用柔软的刷子来刷瓷器缝隙里的灰尘。但是对于低温釉瓷器来说,就不能轻易地拿布或刷子去擦拭,一旦方法不对,很容易造成釉层的剥落。”

  听到张天元说的这些话,欧阳晓丹不由吐了吐舌头,她以前买瓷器,都是单手提溜着,根本没注意过这些,幸好是没打碎过太贵重的东西,不然那可就惨了。

  “当然了,即使是怕碎,但古瓷器的清洗保养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年代久远的珍品陶瓷,澳门赌博网站:在洗刷和整理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和掌握这方面的技巧和方法。”张天元又补充道。

  “怎么注意?”

  张天元想了想道:“在开始清洗之前,一定要把瓷器放在不易碰撞的地方,最好用塑料盆,不要用瓷盆和金属盆,避免瓷器碰伤。清洗瓷器时不要把带彩绘的出土器物直接浸在带有化学性质的水中,一般的污渍、土锈可以用碱性的溶液如‘84消毒液’浸泡,视污渍的情况确定浓度和时间。

  当然酸碱性质不同的污渍应取不同的液体浸泡,如碱性污渍可用白醋和草酸浸泡,中性污渍用二甲苯浸泡等。浸泡以后再以温水冲洗,直到污渍退尽。如清洗的瓷器有开片,或冲口、裂纹之类。污渍嵌入很深,浸之不去。可用棉纸蘸淡硝酸或者84消毒液,贴在裂纹处。稍时污渍即除,但有的娇嫩的釉彩上不宜用此法,以免硝酸损伤釉彩。

  有的瓷器的表里,因水浸太久,水锈黏附其上不能除去,可用上述酸性液体浸数日,刷之即去,粉彩瓷器,有的因彩色中铅的成分多。出现泛铅现象严重,可用药棉蘸淡硝酸擦之自去,再用清水冲洗。注意:洗刷时瓷器表皮遇到碱性物质会更滑溜,一定要慎重拿放。

  早期的原始瓷器由于胎质差,釉质不匀,或某些瓷器釉质内所合成分之一种或几种发生了结晶作用或沉积作用,硅土沉积到一定程度,釉会变成乳白色,或者会以一种不透明薄膜的形式掩盖了陶体上的色彩与饰纹。遇到这种情况,可用1%的氢氟酸作局部的施徐,每次涂几分钟,涂后蒸馏水冲洗掉酸痕。再用细金相砂纸细磨,尽可能恢复它的透明性,显露出釉下纹饰。釉面硬结石灰物质可用5%盐酸或硝酸清除。”

  “啊啊啊。好复杂啊,听得头疼。你们这些玩古玩的,难道都是强迫症患者吗?要不然就都是处女座!”欧阳晓丹捂着脑袋说道。

  “玩古董当然是一件细活了。不管是陶瓷器还是文人字画,还有玉石玉器,那都必须得小心谨慎的,如果没有一点耐心的话,还是不要玩了,否则很容易出事儿的。”这个时候,朴老板已经拿着工具走了进来,笑着对欧阳晓丹说道。

  “真是麻烦,难怪我不喜欢收藏这些东西呢。”

  “我看不是不喜欢,而是懒得保养吧。”张天元笑道。

  “你赶紧清洗你的瓷器吧,别弄坏了。”欧阳晓丹狠狠瞪了张天元一眼说道。

  张天元耸了耸肩,真不敢说话了,这东西绝对是细活,要是因为说话而导致手里的东西碎了,那他哭都不知道给谁哭去了。

  因为闲得无聊,欧阳晓丹的话就多了起来,她看了看张天元,又看了看朴老板,问道:“我一直听你们这一行的人说起什么高仿品,那到底是什么类型的瓷器啊,值钱吗?”

  她这问题刚问出来,张天元手上差点就将那瓷罐给扔到了盆子里,这外行人问出来的问题,果然是让人有时候简直捧腹啊。

  高仿品是瓷器的一种吗?

  这种问题也只有欧阳晓丹这种活宝才会问的吧。

  朴老板强忍着笑说道:“这高仿品其实就是仿制的瓷器,不过有古代仿制的,也有现代仿制的。”

  “我还以为是什么瓷器品种呢,原来就是模仿啊,就是假货嘛。”欧阳晓丹撇了撇嘴道。

  “欧阳警官,你还真别小瞧了这高仿品,现在这市场上,高仿品卖出高价的事情可是屡见不鲜啊。”朴老板说道。

  “真得吗?”

  “当然是真的了,你听说过景德镇樊家井吗?”朴老板问道。

  “我就知道景德镇。”

  “这樊家井啊,原来的仿古瓷一条街,本是城乡结合部的一条小通道,80年代以后,随着生产关系的变.革,个体瓷器作坊如雨后春笋般崛起,业主们看中了这块尚未开发且价格低廉的‘码头’,纷纷拥向这里建起前店后坊,不过几年的功夫,便很快形成了一条店铺鳞次栉比的瓷器街。

  这条街由北向南大约有两华里左右长,密集着几百间瓷器店铺和作坊。街道两旁岔道交错,沿着每条岔道往下走,个体仿古瓷小作坊数不胜数。每天清早8点钟始,直至晚间断黑,这里简直就是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一派繁忙景象。它在景德镇的知名度,不亚于潘家园和琉璃厂之于帝都,藏家商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朴老板摸着被刮得很干净的下巴说道。

  “就是假货一条街喽?”

  “咳咳,你这么说也没错,你们国家不是有山寨电器的地方吗,叫华强北来着,而这樊家井,就是陶瓷里的华强北啊。”朴老板干咳了两声又道。

  “这么厉害?那都有什么瓷器啊?”

  “集天下名瓷仿品之大成,是这条街的最大特色。宋代汝、官、哥、钧、定五大名窑和耀州窑、磁州窑、钧窑、定窑、景德镇窑及龙泉窑六大窑系的仿品,这里一应俱全;元代青花、釉里红以及色釉瓷仿品,让你看得眼花缭乱;明清两代带款铭的历朝‘御器’,经常可见围观者评鉴莫衷一是;近当代一些陶艺名家作品的仿制品,也赫然摆在货架上。”朴老板大概是去过那地方,所以显得很熟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