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零一章 红屁股
  “晓丹,你莫要小瞧了这个梅瓶,或许这成化青花瓷还不如这梅瓶的十分之一呢。”张天元对欧阳晓丹说那梅瓶一文不值有点耿耿于怀啊。

  他怎么会买毫无价值的东西呢?而且还主动搭进去五百块钱?

  欧阳晓丹还待说话,却见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那人身材有些微胖,看起来人很白净,不过怎么看怎么都有一股子泡菜的味道。

  “啊哈哈,我说听着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呢,原来是欧阳警官啊。”这人说话的泡菜味就更浓了,普通话完全不够标准。

  欧阳晓丹似乎也认出这人了,笑了笑道:“原来是朴老板啊,今天又来买东西?”

  那朴老板叹了口气道:“唉,别提了,这几年我多半是去宝岛、日本和欧美市场买华夏古董。现在大陆的真东西、老东西越来越少了。你看,我在这里转了半天,全是仿制品!”

  “潘家园就是这样嘛,所以现在也叫仿品旧货市场,想要挑真玩意儿,该去琉璃厂,那里真的应该多一些。你既然知道这里真东西少,干嘛还过来啊?”欧阳晓丹问道。

  这个时候,张天元有点按耐不住了,问了一句道:“这人谁啊?”

  “哦,忘了介绍了,这是韩国来的朴老板,做古董生意的!以前我帮过他的忙,所以他就一直记着我的好。”欧阳晓丹解释道。

  “朴老板,这位是张天元,我好朋友。他可是有一手漂亮的鉴宝技巧啊,这不刚刚就买了一件真品的成化青花瓷。你还说没真的,我看是心态不好吧。”欧阳晓丹还真是现学现用。刚刚张天元提到了心态问题,他这会儿就立马给用上了。

  “哦?成化青花瓷?”朴老板明显是有些不相信的,压根就不感兴趣,又扭过头去和欧阳晓丹聊起来了。

  朴老板笑着说,他现在到帝都多半不是买古董,而是卖古董。他还告诉欧阳晓丹,这几年华夏文物在外国市场的价格逐年走下坡路,卖价最高的反倒是我国内地市场。所以,他打算投资300万美金。在帝都开办一家以红山文化玉器和汉唐文物为主的博物馆,地点选在798艺术区最显眼的位置,面积约700平米,报批手续和租赁合同正在办理之中。

  “就是这个事儿,还得欧阳警官多多帮忙啊。”朴老板拱了拱手道。

  “那没问题,弘扬华夏文化,这是个好事儿,我一定支持。”欧阳晓丹信誓旦旦地说道。

  尽管朴老板口口声声说开办华夏文物博物馆是因为自己“酷爱华夏古代文化”,而且还因此让欧阳晓丹佩服的不行。但张天元这种明眼人一看便知:此举乃“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还是想通过展示华夏文物扩大影响,然后再变展为卖,最后获利而退。

  这种事情张天元听得多了,自然也就知道其中内幕。不过朴老板做什么,跟他没关系,他也不要拆人家的台。只是笑了笑道:“朴老板是来充当‘敢死队’啊。”

  “这话是什么意思?”朴老板疑惑地问道。

  张天元回答道:“这两年华夏文物市场由于赝品充斥、真假难分,文物价格也在走下坡路。基本上已经‘与国际接轨’喽。”

  朴老板却胸有成竹地对张天元说:“你只说对了一半!市场只是对你们国内的东西不买账,经过海关打了火漆的海外回流文物还是很抢手!”

  他还告诉张天元。他开办博物馆的300万美金并不需要从韩国打出来,他已经将两件文物交给一家帝都拍卖公司,光是其中一只宋代钧瓷洗经首都博物馆有关专家鉴定,就估价1000多万元rmb。

  欧阳晓丹听到拍卖公司,就提醒道:“跟拍卖公司打交道要格外小心,别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的人贼的很啊,尤其是拍卖公司,有时候吃了亏都不知道是怎么吃的。”

  朴老板笑着说道:“多谢欧阳警官关心,不过东西成交前我是什么费用都不用交,拍卖公司答应一定替我找到买主,并在开拍前先预付给我100万元rmb作为信用押金,这应该假不了吧?”

  张天元暗暗点了点头,没想到那家拍卖公司还真个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对外来的念经和尚非但不收什么“图录费”、“宣传费”,反而先倒贴100万以示诚意,颇显“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之古儒风范!

  看起来也不是所有的商人都是奸商嘛,真正愿意诚信经营的,也是有的。

  “对了,欧阳警官,不如让这位张先生也拿几件东西去我那博物馆参展吧,欧阳警官的朋友,我还是信得过的。”朴老板突然提议道。

  张天元此时却有些讽刺地笑道:“别别别,我的藏品屁股上都没打火漆,别毁了专家们对你那些回流国宝的好评价!”

  不过朴老板显然没听出话中讽刺的味道,还挠了挠头,明显是有些不太明白张天元话里的意思。

  一个外族人的迷惑不足为奇,但我国文物市场如同川剧变脸术那般迅即万变的游戏规则却让人思而生畏。特别是那些游戏规则的制定者——鉴定专家、拍卖公司老板——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点石成金、指鹿为马,使得这个本来就扑朔迷离的特殊行当变得更加玄机重重、骗术无数。

  更为可悲的是:数以千万计参与“潘家园游戏”的国人,却仍在这些“黑客”们设计的“病毒软件”里不断自动更新换代,成为这场游戏中永远的“菜鸟”与“靶俑”!

  作为局内人,张天元是明白的,所以他那番话。尽管是有些讽刺的味道,但又何尝不是无奈呢?

  人们一旦坠入了这个虚幻院落里的“黄粱梦”。就真得是很难再醒过来了。

  张天元虽然是第一次来潘家园,但他去的古董市场却不少。所以很明白这一点。

  他发现“潘家园口头文学”在不知不觉之中已更换了主旋律。最早版“我奶奶、我爷爷传下来……”的故事已然绝口,就连第二版“从开.封汉墓里挖出来……”的故事也无人重复,取而代之的是08版最新潘家园故事:“我儿子(或女儿)在法国留学,有一天去郊区旅游,在一个老酿酒工人家发现这一对康熙款的五彩将军罐,您猜怎么着吧?那老头的祖上是八国联军!我儿子二话没说就买下了,一只在美国就拍卖了,剩下一只回归祖国不是?……你看,这罐子后头还有海关加盖的火漆!”

  就是如此悲哀啊。

  一拨又一拨买家。一茬接一茬骗局,潘家园的故事似乎永远都能够以它光辉的财富魅力征服听众。

  一场“红屁股”(火漆)收藏热正在我国悄然掀起,一批头些年被老外“打眼”买回去的文物赝品,正大规模地向我国文物市场回流。而如此同时,我国的文物市场已经与股市、楼市一样,泡沫正在破裂,悄然步入了衰退期,本世纪初在全球掀起的亚洲艺术品热也正在迅速降温。

  2008年,澳门赌博网站:苏富比在纽约亚洲艺术品拍卖会上展出了260件拍品。最终成交的仅60%,成交金额总共才2000多万美金,只够头几年拍出去的一只元代青花罐。我国本土也毫无例外,大部分文物有价无市。各类市场人多买少。这一切都明确无误的提示:中国文物市场的冬天就要来临!

  当然了,太过悲观那也是不对的,虽然我国文物市场还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可是最近几年又明显火了起来了,关键是随着很多人水平的提升。造假的不好混了,那么真品自然也就更加值得人们去买了。

  更何况文物这东西。向来都是你方唱罢我再来,陶瓷的收藏热是好像有点下去了,可是文人字画的收藏热却一下子又上来了。

  张天元之前就通过董老认识了一个被称作“画儿猴”的男人。这人以前是个杀猪的,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了一幅画,然后就直接发了,后来不仅电视台做节目经常请他,而且他也干脆改行做字画生意了,倒还挺红火。

  他的生意倒是做得真不错,这两年尽管陶瓷、青铜器等文物市场不怎么景气,但名人字画的买卖却越来越红火。加上他的传奇经历越炒越新鲜,电视台三天两头就来为他拍节目长脸,那生意自然会比别人胜出一筹。

  “你说这人呐也是,碰上个贵人,那家伙真是一生走运!当年扛案板卖猪肉的时候,谁见到你都躲远点,怕沾上血腥味儿。到今天我老猴还是老猴,又没变成孙悟空,咋就人人见面都冲我‘专家、专家’地直叫唤?还愣是说:“‘画儿猴’,那故宫里面的鉴定专家都赶不上你啦!”这是当初见到这人的时候,这人发自内心的一番话,让人听了多少有些讽刺,又有些无奈:“有时候吧,真闹得你自个儿都不清楚自个儿到底是个啥玩意儿、有几斤几两?仔细一琢磨吧,清楚了,那都是钱闹的,有钱就是名角儿,过手好画儿就是老专家!人说挂羊头卖狗肉,我这是卖猪肉的挂羊头了吧?不是?”

  提这个事儿,主要还是想说明一下,现在的文物市场有很多人叫衰,但其实也未必然,毕竟现在人的整体文化水平是越来越高了,就算没专业知识,那也懂得去找个专家帮忙提个建议什么的,现在就有人专门吃这口饭的。

  就说现在电视上那些藏宝、鉴宝类的节目吧,那也是相当红火啊。

  朴老板当然不知道他一句话,就让张天元想了这么多的事儿,他是认真了,走了过去,盯着那成化青花瓷仔细打量了一番,还真别说,这人的确有几分眼光的。

  “这真得是明早期的苏麻离青青花瓷啊,真的是啊!张先生,张先生,这东西你是在哪里买到的?卖不卖啊?不卖的话,也一定要到我的博物馆去展览啊。”朴老板急了,为自己刚刚的不屑而后悔,他真怕得罪了张天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