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百章 成化青花瓷
  张天元不喜欢计较小钱,如果说是以前的话,这五千块的东西,他肯定是要一口气砍刀两三千才会买的,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身价上百亿的人了,为了两千块钱去砍价,他做不出来。

  再者说了,他看得出来,先不说那个元青花的梅瓶是不是真的,就单说这个罐子吧,估计一转手的话,就能卖个一百四十来万,你跟人计较两三千块钱的得失?那也未免太抠门了吧,而且以后人家有了东西,未必会找你了,做人留一线,朋友满天下,贪图小便宜的,一时或许觉得爽快,可等到有一天真正发现自己做错了,那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样吧老板,我给你加五百,那个梅瓶做个添头怎么样?”张天元笑着说道。

  “你这人倒是会做生意,好吧好吧,反正那东西摆在那里也没人要,你喜欢就拿去吧。”店老板自然乐意了,其实他觉得那罐子卖五千都是占了张天元的便宜了,所以张天元想要那个梅瓶,他自然会爽快答应的,心里头还觉得自己占便宜了。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如果一开始张天元非要砍价的话,那店老板肯定会没事儿找事儿的,那可就不太好了。

  张天元身上没有五千块现金,所以直接就网上交易了,现在这网络发达,方便的很,他将那罐子和梅瓶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店老板免费赠送的一个篮子里面,又垫了泡沫塑料,防止碰坏了。这才准备离开。

  “不再看看别的东西了?”店老板很热情地对张天元说道。

  张天元此时哪里还有心情去看别的东西啊,他巴不得马上离开呢。竹篮子里这两样东西,别人可能来几百次也未必能买到。他只来一次就选中了,

  所以说啊,玩古董,那也是需要讲究个缘分的,没缘分,那就别玩这个,否则一辈子也就是玩得倾家荡产了也没有用。

  潘家园里的很多东西就是这样,忽悠的空间非常大,有的时候这买主卖主。都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该值多少钱,因此有人认为这里面捡漏儿的空间依然很大,其实不然,我们看,老物件好物件就那么多,经过这些年的淘换呢,在潘家园市场上能够出现的好物件,那是越来越少。潘家园旧货市场准确现在应该叫仿旧货市场,所以到潘家园淘货的人,也就是买个喜欢,您要是一门心思想在这发大财。恐怕也不现实,况且收藏这行就是这样,有的时候你收进去的货。到你儿子你孙子才有可能发财,所以啊。在这里也奉劝各位到潘家园淘货的人,都应该有一个好心态。

  张天元今台南的心态其实就很不错,他来潘家园,就是为了陪牟莹玩的,根本没想着去买什么真东西,但偏偏就碰上了。

  那些一心想要买真品,买古玩的人,或许反而会因为心态不好,太着急,错过了一件又一件的真品啊,那可是真正的得不偿失了。

  喊了牟莹和欧阳晓丹,张天元出了店门之后就加快了脚步,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坐了下来。

  虽说现在有钱了,可是这种捡漏所带来的喜悦之情,还是让人回味无穷啊。

  “哈哈哈,两位美女,今天吃什么,我请客。”

  “这么好兴致?你到底买的那是什么啊,为什么我看着也不怎么样啊?”牟莹也算是半个专家了,但毕竟不如张天元有六字真诀啊,他这会儿虽说还没有鉴定那梅瓶是不是真的,但却已经鉴定了那个罐子,可以确认是成化年间的东西,没盖子完全不是问题,有裂纹也不是问题,只要东西好,就不怕卖不出高价,更何况他还未必愿意卖的,毕竟现在的他,也想收藏几件好东西呢。

  因为对那梅瓶还不是特别确定,即使确定了,一件真正的元青花梅瓶,这绝对是要引起轰动的,所以张天元并没有说那梅瓶的事儿,而是指了指那个罐子说道:“这东西是明成化青花瓷!”

  “明成化青花瓷?不是乾隆年间的吗?”

  “对!那个店老板看走眼了,这东西绝对是明成化青花瓷!成化青花瓷器胎质洁白、细密、胎体秀美而轻薄,有的近似于脱胎。施釉洁白肥腴,釉质独特,润如凝脂,呈半透明状,若迎光透视,隐约可见胎体泛出淡淡的肉红色,这种釉色是成化青花瓷器的一个重要特征。

  不仅如此啊,成化瓷器修胎规整,瓶、罐、壶等立器接口痕迹不明显,盘子多有塌底现象,碗、盘类等足较直而且较高。官窑青花瓷器分底施釉和砂底两种。以带釉居多。砂底有些呈褐黄色。俗称‘米糊底’,上手摸之,温润细滑,无粗糙感,为成化官窑器所特有风格。

  成化民窑器虽比不上同时期的官窑瓷精细规矩,但在明代各朝中都是最突出的。民窑瓷胎体单薄,质地洁白细腻,瓷化程度好,胎体较明初民窑明显减薄。釉面光润肥厚。罐等琢器讲究修胎,接口不明显,多砂底,釉底较少。碗的足跟细圆,足径变小,足跟有一圈淡淡的枇杷黄窑红,多釉底。”

  “这个是官窑的瓷器吗?”牟莹当然知道,收藏界,官窑瓷器一般来说都要比民窑更加贵重,更加受欢迎。

  张天元点了点头道:“没错,这个就是官窑瓷器!而且是明前期的官窑瓷器,用了苏麻离青这种很独特的青料。”

  “这罐子看起来挺小的,真有那么值钱吗?”欧阳晓丹毕竟是外行人,问的这话也略显外行了。

  不过张天元现在心情好,所以还是笑着说道:“成化青花器形规整,庄重圆润,玲珑俊秀。制作精巧,表里如一。一改永宣以来雄健豪放的风格。胎体厚重的大件器物较少,多轻巧圆润的小件。故历来有‘成化无大器’的说法。

  器物品种主要有瓶类、罐类、杯类、炉类、碗碟类、盘类、壶类和一些文房用具。

  杯类中当数鸡缸杯为首,其他的有高足杯、马蹄杯等,均为滚圆圈足。

  碗类有鸡心碗、墩式碗、卧足碗、高足碗,口部有收口、撇口、花口等式样。

  盘类有收口、撇口、菱花口式,有一种直径近40厘米的大盘,撇口、圈足、底部露胎呈黑色“米糊底”。盘心绘龙纹或双狮滚球纹,青花色泽浓重。

  罐类中天字罐最为著名,常见的还有高罐、扁罐等。

  瓶类有鹤颈瓶、瓜棱瓶、胆瓶、玉壶春瓶、梅瓶等。

  其他还有盒、洗、梨壶、盏托等。

  顺便说一句,这个就是有名的天字罐!”

  “原来如此啊!”欧阳晓丹看了看张天元道:“你这眼光还真是够好的啊。”

  “不是我眼光好。只是运气好而已,那罐子我原本没注意的,是店老板提出来,我才多看了两眼罢了,很多人不知道,成化器物之中是没有四字款的,由于成化瓷有极高的声誉,明清两代有大量仿品,其中以嘉靖、万历朝的最为逼真。嘉靖朝仿品有‘成化’双圈六字楷书款的婴戏纹杯、盘。在成化器物中没有书‘成化年制’四字款的。更无四字黑地绿款。凡书‘成化’、‘成化年制’的都为后世伪作!只可惜那店老板似乎不懂这个,误把真正的好东西当成了伪作了。”张天元笑着说道。

  “那成化器物是什么款?”

  张天元故作深沉地摸了摸下巴,嘿嘿笑道:“成化款似有专人书写,比较规范。字体基本一致。有‘大明成化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外围为双线方栏,这种款书写在杯底最多。少数盘、碗、洗也有这种款,一般是成化后期的产品。‘大明成化年制’六子双行双圈楷书款。在盘、碗、瓶、罐底部为多,有少部分书于碗心。‘大明成化年制’六字楷书横款。大多在黄地青花盘外口和高足杯内使用。还有一种特殊的罐,上写‘天’字款,无圈框,俗称‘天字罐’,就是我手里这个了。

  陶瓷鉴定专家孙瀛洲先生曾将成化六字款概括成六句歌诀:‘大’字尖圆头非高,‘成’字撇硬直倒腰,‘化’字人匕平微头,‘制’字衣横少越刀,‘明’日窄平年应悟,‘成’字三点头肩腰。”

  “那民窑呢?民窑也没有四字款吗?”

  “民窑青花有书‘大明成化年造’款,六字两行,字体草率而不规范,字外有粗细不一的青花双圈。民窑青花自成化朝起屡见‘大明年造’四字两行双圈或双线方框款。除此之外,还有‘甲辰年造’干支款和银锭、方胜一类图记款。与官窑差距很大,很容易辨认出来的。”张天元说道。

  “你说了那么多,这罐子到底能卖多少钱啊?”欧阳晓丹果然还是惦记这个,她毕竟不太懂瓷器,听张天元说一些专业性比较强的话,就有点犯困。

  张天元摩挲着那个罐子,想了想道:“如果就以现在这个情况直接出卖的话,卖个一百五十万不是问题,而如果可以修复裂痕,并且找到盖子的话,卖三四百万那也不是问题。如果说拿到拍卖行去,那价格就更高了,再翻一番都有可能。”

  “哈,难怪对方要五千你还加五百添上一个没用的梅瓶,原来是这么贵重的东西啊,你这家伙表面上看起来正人君子,实际上原来是个腹黑啊。”欧阳晓丹双手叉腰说道。

  欧阳晓丹当初在上浦的时候就见识过张天元的眼光,但是今天再一次见到,她的震惊简直无以言表啊,虽说三四百万对现在的张天元来说那根本不算什么,可随便这么逛一圈就能赚这么多钱,还是令人震惊啊。

  “唉,人比人气死人啊,你说同样是逛潘家园,我是来花钱的,你却是来赚钱的,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欧阳晓丹叹了口气道。

  张天元却没有在意他这句话,而是很敏感地注意到了欧阳晓丹上一句话,对那个梅瓶的轻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