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九七章 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大罐
  张天元买到那本书之后,颇为得意,不过也有些疑惑,自己的疑问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答案呢?

  幸好现在网络很发达,他找了个稍微僻静一点的地方,打开手机在网络上搜寻了一番,不过有点失望啊,网络上也没有这方面的信息,无奈之下,他打电话给了李明光。

  张天元将自己的疑问告诉了李明光,希望这位老教授可以给他答疑解惑。

  李明光果然不愧是国家地质大学的嚣张,博学多识啊,只是片刻,就已经找到了答案。

  “嗯,易嘉是瞿.秋.白的笔名,瞿.秋.白曾与鲁迅有一段圣洁的友谊。《解放了的董吉诃德》由鲁迅译前言并写后记,其中有彩色插图一幅,木刻版画插图十三幅,是根据欧洲文艺复兴第一书《堂吉诃德》改编的苏联九幕话剧的中文译本!”李明光在电话里回答道。

  “原来如此啊,是瞿.秋.白先生翻译的啊!”张天元此时才恍然大悟。

  “1931年1月,瞿.秋.白遭到打击陷害,被解除了一切职务,但他并未因此消沉,而是将主要精力投入到文学创作和翻译工作上。 1931年至1933年,瞿.秋.白同志在上浦同鲁迅先生一起领导左翼文化运动。在这个期间,他曾致力于介绍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介绍俄国和苏联的文艺作品, 对我国的革.命文化运动作了重要的贡献。

  1931年到1933年间,鲁迅和瞿.秋.白的亲密的革.命友谊,长久以来为人们称颂与赞美。1931年11月20日鲁迅通过冯雪峰邀瞿.秋.白译《被解放的唐吉诃德》,开始在《北斗》第一卷第四期发表。1932年5月15日,瞿.秋.白译完全文。1934年1月初,瞿.秋.白在离开上浦到中.央.苏.区前,特意到鲁迅寓所话别。为了表示惜别之情,鲁迅向许广平提出把床位让给瞿.秋.白安睡,自己睡在地板上。以稍尽无限友情于万一。这是两位伟人的最后一次会面。经鲁迅先生安排,1934年4月上浦联华书局初版该书。1935年2月,瞿.秋.白在突围时被俘,同年6月18日慷慨就义。

  1934年上浦联华书局版《解放了的董吉诃德》承载了这两位文坛挚友和革.命同志之间并肩战斗的情谊和协同配合的默契。该书传世稀见。难怪鲁迅版本收藏家、研究家陆昕教授说他寻找三十年而未果。今天这本《解放了的董吉诃德》已经成为见证瞿.秋.白与鲁迅之间友情的珍贵文物,你居然能在潘家园买到这样的东西,实在是令人羡慕啊!怎么样,卖给我如何?”李明光教授笑着问道。

  “李教授觉得这书值多少钱?”张天元问道。

  “对识货和喜欢这类收藏的人来说,这是无价之宝,即使是对不喜欢这类收藏的人来说,这也是难得的收藏品,卖个几万块钱不是问题的,如果遇到收藏疯子,十几万都有人出的。”李明光教授回答道。

  张天元嘿嘿一笑道:“还是算了吧。我觉得自己现在也不缺这些钱,如果教授喜欢的话,送给您就是了,当作我的拜师礼怎么样?”

  “好啊,这东西可比你送的翡翠摆件更让我喜欢啊。”李明光教授笑道。

  “嗯。那就这样吧,我这边还有两个人要陪着,就先不聊了。”

  挂了电话,张天元将那本书好生收进了贴身的口袋里,这地方人多,小偷也多,一不小心就可能丢掉了。

  ……

  “我看到了哦。你刚刚花两百块买了本书,怎么还神神秘秘的?”欧阳晓丹用胳膊碰了一下张天元问道。

  “嗯,我是买了本书,你眼睛倒是挺尖的嘛,你不也买了本书吗?”张天元反问道。

  “我那是送给爷爷的礼物,你呢?你也喜欢那些旧书?”

  “我说晓丹啊。我好歹也是个读书人,十多年寒窗苦读,对书感兴趣很正常吧?”张天元耸了耸肩道。

  “倒也是!”

  似乎是觉得欧阳晓丹和张天元聊得太尽兴了,牟莹故意插了一句道:“那边好像有卖陶瓷制品的,有没有古玩啊?老同学你那么能挑。不如帮我挑个好的吧。”

  张天元苦笑道:“这地方,一万件里面能挑出一件真的,那都是运气好,都是撞了大运了,你真以为古董那么好找啊,而且还是潘家园,你真想买古董陶瓷的话,去琉璃厂都比这儿合适。”

  “我就喜欢这儿,你就帮个忙嘛,不要太好的,适合就行了,反正我爷爷也不会太挑剔的,我送他一个高仿的,他都会很高兴的。”牟莹说道。

  “好吧好吧,那咱们就先看着吧,你也自己挑挑看,你以前可是干过古董生意的,眼光不差吧?”张天元笑道。

  “嗯,那就一起找吧,这位欧阳姑娘要是时间紧的话,就不用陪着我们了。”牟莹笑眯眯地对欧阳晓丹说道。

  “我没事儿,反正来也是玩呢,你们不熟悉潘家园,我来做导游吧,我来这里逛了很多次了,对这里非常熟悉。”欧阳晓丹不知道是没听出来牟莹话里头的意思,还是听出来了却故意装傻,反正是坚决不走。

  牟莹又不好意思直接赶她走,于是三个人就干脆一起行动了。

  张天元其实也想买点好玩意儿,他那四合院装修之后,肯定需要很多摆设的,来潘家园淘点应该不错,其实未必一定要是真的,只要是造型优美,制作精良的,哪怕是高仿也行,毕竟那偌大的四合院,也不可能全部都摆上真品吧,那还不很快就把张天元的钱给花光了啊。

  其实要真说起来了,这里的很多陶瓷制品是非常出色的,尤其是高仿的,因为利用了现代的一些科学技术来进行烧制,做出来的陶瓷不仅相似度极高,甚至在质量上,很多比古代的真品都要好得多。

  比较有意思的是。有一些高仿品混入假货市场,结果就是因为质量太好了,反而很容易就被认出来是高仿品了,这不得不说。是现代陶瓷的一种悲哀啊。

  很多人买陶瓷制品,为的可不是漂亮,也不是实用,从纯粹就是为了历史的厚重感而已,如果是假的,哪怕你再漂亮,本身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他们怎么都是不会买的。

  这东西可不想玉石,不管是古玉还是现代玉,那都是玉石。都是非常值钱的宝石,如果陶瓷没了历史,那就只是一件普通的生活用品而已,不值钱的。

  张天元正低着头想事儿,忽然就听到牟莹惊讶地喊了起来:“张天元。快!快过来!阿汤哥!阿汤哥啊!”

  他抬头一看,一个戴着墨镜的外国男子被一个摊贩抓着胳膊不松手,如果说这不是汤姆.克鲁斯的双胞胎兄弟的话,那肯定就是汤姆.克鲁斯本人了。

  “怎么回事?”欧阳晓丹是警察,而且这官还不小,见到不平事,总是想管一管。她不喜欢阿汤哥,甚至连阿汤哥是谁都不知道,不过看到那外国人被人拽住了,就挤了进去,大声喊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是警察!”

  “警察同志,你来的正好。你来给我评评理啊,这老外打碎了我的元青花!却只赔我一千美金,没这么便宜的事情,最少也得一万!”那商贩哭丧着脸说道,大概是看欧阳晓丹是个年轻的女警察。不懂瓷器吧,说出这种令人捧腹的话,也是让张天元哭笑不得。

  “不不不,这位警察,他这是讹人!讹人!欺负我不懂瓷器!”阿汤哥拼命地摆着手说道。

  欧阳晓丹此时反倒是有点傻眼了,他对瓷器那真得是一窍不通啊,什么元青花?她脑子里简直就是一团浆糊,看到张天元在外面,她急忙一把将张天元拽了进来说道:“这个是专家,让他看看这东西值多少钱!”

  张天元顿时一阵头疼,他看了看那瓷瓶,说元青花没错,因为是高仿的,也勉强算是吧。

  此罐的真品使用进口钴料绘出的青花纹饰共分四层,第一层颈部:饰水波纹;第二层肩部:饰缠枝牡丹;第三层腹部:为“鬼谷子下山”主题纹饰;第四层下部:为变形莲瓣纹内绘琛宝,俗称“八大码”。

  主题画面描述了孙膑的师傅鬼谷子在齐国使节苏代的再三请求下,答应下山搭救被燕国陷阵的齐国名将孙膑和独孤陈的故事。鬼谷子端坐在一虎一豹拉的车中,身体微微前倾,神态自若,超凡如仙,表现出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神态。

  车前两个步卒手持长矛开道,一位青年将军英姿勃发,纵马而行,手擎战旗,上书“鬼谷”二字,苏代骑马殿后。一行人与山色树石构成了一幅壮观而又优美的山水人物画卷。整个青花纹饰呈色浓艳,画面饱满,疏密有致,主次分明,浑然一体。人物刻画流畅自然,神韵十足,山石皴染酣畅淋漓,笔笔精到,十分完美,正如孙瀛洲先生所说的:“元代瓷器‘精者颇精’”。

  没错,这玩意儿高仿的对象就是“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大罐”。

  你说你模仿什么不好,偏偏模仿这玩意儿,骗一骗外国人也就罢了,你在这潘家园里坑人,真就不怕露馅吗?

  本来元青花瓷就属于奇货可居。在存世甚少的元青花瓷器中,绘有人物故事题材的更是凤毛麟角。

  像“鬼谷子下山”图罐这样绘有人物故事的元青花罐,所知传世者仅有9件,而且每一件那都是有确切的去处的,稍微懂点元青花的人,就不会上当。

  就比如说这件元青花的真品吧,主体纹饰为“鬼谷子下山图”,描述了孙膑的师傅鬼谷子在齐国使节苏代的再三请求下,答应下山搭救被燕国陷阵的齐国名将孙膑和独孤陈的故事。该器物于2005年7月12日伦敦佳士得举行的“华夏陶瓷、工艺精品及外销工艺品”拍卖会上,以1400万英镑拍出,加佣金后为万英镑,折合rmb约2.3亿,创下了当时中国艺术品在世界上的最高拍卖纪录。

  “我说兄弟,一千美金不少了,差不多就行了。”张天元并没有拆穿那东西是赝品的事实,毕竟打人不打脸,他也不想惹麻烦,而且一千美金对阿汤哥也不算什么,他毕竟是碰坏了别人的东西啊,赔点钱也算是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