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九五章 苗家工艺品
  张天元和牟莹一边在潘家园里转悠,一边看热闹,这里的真品确实不多,但关键是东西花样繁多啊,事实上,来这里也未必就是来买古玩的,一些特殊的收藏品,依然可以当作至宝买回来收藏。

  牟莹和张天元不一样,她是特别喜欢热闹的,所以哪里人多,她就往哪儿跑,一点不怕自己迷路了。

  走到了苗家人卖工艺品的地方,她愣是从一堆人之中挤了进去,那小小的身躯,也不zhidao是怎么拥有那么大的能量。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张天元懒得挤,不过他对这些苗家的工艺品却是有了兴趣,他的民俗纪念品公司目前主要制作的还只是陕州的民俗工艺品,范围太小了,受众也就相对来说小一些,那公司真想做大的话,想少民的这些工艺品,那一定是要加进去的。

  近几年,潘家园市场的民族色彩越来越浓,少.数.民.族兄弟姐妹的身影频繁地出现在摊主的行列中,他们身着漂亮的民族服饰,还会用英语和外国客人谈价钱。其中很多是来自我国西南地区的苗家人,带着漂亮的苗家服饰和绣花布。

  就说眼前这几个摊位吧,有老有少,有夫妇,也有老妪,都是精明的小贩啊,在他们的商品中,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银饰,项圈、耳环、手镯……每一件都雕琢着精美的图案,有展翅的蝴蝶、昂首的凤凰,栩栩如生,美仑美奂。

  一位女摊主告诉周围的游客说,苗家妇女在节日来临的时候都会佩戴银饰。有银簪、银项圈、银耳环等等,全身佩戴的银饰最多的可达到二三十斤。她说。银饰对于苗家来说,除了有装饰作用外。还有避邪的意义。

  据说,他们的银饰都是家乡贵南的银匠打制的,然后他们再从银匠那里收购过来。在各种银饰中,制作最费时间的就数银项圈了。银项圈是银匠凭自己的想象力雕出来的,做一个大一点的项圈要花七、八天左右的时间,风格比较粗犷,造型比较独特,材料好,款式新。

  其实张天元看了这些东西。作为小玩意儿来收藏,或者卖给外国人的话,真得是十分畅销的,他现在也是犯了商人的毛病了,一看到什么,心里头首先想到的那就是这个能不能当作商品,能不能并入自己公司的业务中去。

  在潘家园,这些苗家人非常勤奋,他们每个周末到市场摆摊。平时不摆摊的日子里,就绣花,为下一个周末摆摊做准备。在帝都潘家园这个大市场里,他们为了生计奔波着、劳累着。如果谁有机会到潘家园市场逛逛,不妨到这些苗家人的摊前看看、转转、聊聊,体会体会他们为帝都、为潘家园带来的苗家风采。

  张天元注意到一个苗家的老妇人。

  她一边守着摊子一边绣鞋垫。这位老妇人名叫铁线兰。她来自于贵南。老人的摊子以经营苗家绣片,其实也就是俗称的绣花布为主。这些绣片大小不一,有的颜色艳丽。有的则比较朴素。不同的绣片有不同的用途,有的是缝在衣服上作花边的,有的是挂在墙上作装饰,还有的则是苗家妇女用来背孩子的背儿带。

  老人的绣品大部分是她自己亲手绣的,还有一些是老人已过世的奶奶绣了留下来的。虽然这些绣品饱含了很多心血,但在家乡贵南,却卖不上好价钱。因为在贵南,每家都有这样的绣品,所以在当地没市场,后来听说帝都潘家园这边绣片能卖个好价钱,所以很多人就从老家过来卖。

  老人绣的一个背儿带非常精美,上面绣着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制作这样一个背儿带,对于刺绣技术娴熟的铁线兰来说,也需要花上两到三年的时间。老人说,苗族风格的绣片在帝都很受顾客的喜爱,我们国家的人喜欢,外国人也喜欢。

  张天元上前蹲在了老人的摊位前,选了一块绣花布买了下来,这东西他没啥用,不过送给女孩子倒也合适,很漂亮的礼物,又不贵。

  当然,他买这东西,可不是要给谁送礼物,单纯只是想找老人聊聊天。

  “老人家,生意好啊?”

  “好!好!这些东西卖得快,我都来不及做。”铁线兰笑着说道。

  “那如果让你们贵南的那些婆婆、阿姨都出来做这个,他们愿不愿意啊?”

  “愿意!怎么不愿意!能赚钱就好!”铁线兰点头道。

  张天元默默沉思了一阵,心里头算是有了数了,这些东西在贵南那边应该很多,所以卖得并不好,而到了潘家园,反而变成了物以稀为贵了,因为这里是客人多,东西少,也就是俗称的僧多粥少。

  其实换个方向来考虑的话,如果将这些东西卖到国外的话,那就更值钱了,销路绝对不会差的,到现在为止,张天元的公司唯一做的出口生意那就是给中东的土豪们做翡翠摆件,但好翡翠毕竟难求,不像这绣花布和其它的民俗工艺品,这是可以无限量生产的。

  能不能让整个世界吹起一股华夏风,这就看张天元的公司有没有本事把这个事情做大做强了。

  这个事儿他打算交给刘浩和李霄去办,正好他们经常出国,可以先带一些出去看看销路如何,如果真得haode话,在拓展一下外销渠道,还是可以办得到的。

  想到这里,张天元站起了身子笑道:“老人家,祝你发财啊,也别太辛苦了。”

  他离开了这个摊位,看到牟莹也从人堆里挤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银镯子。

  “你喜欢银镯子?”张天元问道。

  “不行吗?”

  “喜欢就让刚子给你买嘛,你自己买算怎么回事啊。”张天元笑道。

  “我这叫自食其力!行啦,咱们继续逛吧。看看还有什么好玩的没。”牟莹笑了笑,将镯子直接就戴在了手上。然后对着太阳光晃了晃,还挺刺眼的。

  ……

  在潘家园。古玩、字画、手工艺品、珍奇珠宝、古书、家具等等应有尽有,可以说是五花八门,也有人说它像一个搏物馆,用琳琅满目不足以形容它的丰富,2001年10月底建成投入使用的工艺品大棚,有许多专业或业余的书画家在此直接销售自己的书画作品,价格比别处便宜,帝都许多画廊也从这里进货,但大都是大路货。

  要想找到精品和稀罕物。得用到一个字眼:“淘”。

  所以逛潘家园,也有人称之为“淘.宝”!

  每到周末,就会有成千上万的中外游客在这里摩肩接踵,为的是淘到一两件自己喜欢的宝贝,就像今天这样,别管是国外的还是国内的,那都想找到自己心仪的宝贝。

  但是,要来这里淘宝,可得谨慎加小心。真真假假很难识别。另外据说,这里的摊主,个个都是见过世面的主,不好对付着呢。

  其实今天张天元和牟莹来潘家园也不算晚。直接从机场就过来了,这还是早上呢,可是这淘.宝的人流就像朝圣一样。可谓人山人海。

  两个人逛完了苗家工艺品的卖场,有逛到了买旧书刊杂志的地方。在这里,有时候也能淘到一些令你意想不到的好宝贝哦。

  因为他们不是冲着买东西来的。纯粹就是闲逛,所以也就并不着急,古旧书刊市场占据了潘家园的半壁江山,购销两旺。别人淘书如上战场,速战速决,行色匆匆;他们则是看热闹的,如闲庭信步,不慌不忙。

  在市场一角,两个人见一个姑娘从摊上捧起一册老期刊上下打量,封面的战争场面直接告诉了读者那是建.国以前的刊物。

  姑娘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声“多少钱?”,书商斩钉截铁地回答:“1300!”。张天元有些意外,因为他听到这姑娘的声音非常熟悉,应该是认识的人,不过因为人太多,姑娘又是面朝里面,所以被挡住了脸,他也看不清楚。

  姑娘听到出价,抿嘴一笑道:“太高了吧?”,可手中的书并不松开。

  张天元心想,这什么书居然要1300块,于是心里头也有些痒痒了,他也是个爱书之人嘛,对书产生兴趣那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并不奇怪,他不动声色的观察,想要趁机挤进去,却见有人居然比他更快,早已经凑到了姑娘的身旁,明明对那书感兴趣,却反而环顾左右而言他,盼着姑娘能够放下书来。

  这人的目的是什么,张天元看得很清楚,无非就是想要占个便宜而已,看看是一本怎样的旧杂志竟然能够价值上千元。那姑娘似乎是觉得1300有点太贵了,又见周围人挤了过来,大概是觉得有些难受,终于将那本书轻轻放弃。

  他旁边那男人于是迅速把手伸向那本书。只可惜说时迟,那时快,“扑通”一声,那刚刚放弃的姑娘,竟仿佛是受惊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抢先一步将书攥在手里。那个鱼跃前滚翻让张天元看得是瞠目结舌。

  书再好,那终究也是身外之物,一个女孩子何至于此?

  张天元这么想着,就踮着脚尖伸长了脖子朝那书上看去,一幅邓公在对日战争初期的肖像映入眼帘。那姑娘迅速查看该刊,发现不缺页,不少封面、封底,1300元买断后,像得了宝急忙从人群里窜了出来。

  这个时候,张天元总算是看清楚这姑娘的面容了。

  “欧阳晓丹!”

  “天元哥!”

  两人都是吃了一惊。

  此时欧阳晓丹明显有些狼狈,原本整齐的头发已经被挤得凌乱起来,该死的是,那月白色的裙子上,居然不zhidao被那个色.狼留下一个手印,看着都让人反胃。

  大概欧阳晓丹之所以会一开始放弃那书,就是因为察觉到被人摸了吧,也亏得他反应快,这一巴掌摸在了大腿上,不然的话,就直接摸屁股上了。

  “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啊,多乱!买什么书,那么卖命?”张天元不解地问道。

  “哼,谁跟你一样啊,走哪儿都有美女陪着。”本来欧阳晓丹看到张天元还蛮高兴的,可是一看张天元身边还站着个牟莹,脸色就不好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