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九零章 帝都第一泉
  原本寂静的教室里,早已经人声鼎沸了,一群男孩女孩围着秦飞雪,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张天元已经离开了,他就是送个礼物而已。

  “喂喂,飞雪,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别乱说,只是普通朋友,因为要一起考李校长的研究生,所以才认识的。”秦飞雪急忙解释道。

  “我才不信呢,普通朋友能送给你这么贵重的礼物?”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那个不会是假的吧,我听说现在做假翡翠的人很多啊。”有人不太服气,大概是暗恋秦飞雪的人吧。

  “你懂个屁,那鉴定书我已经通过网络查过了,绝对货真价实,东西最少值五万!”

  “其实我想他也不会送假的,张大哥可是身家几十亿的大富豪,要是几万块的东西还送假的,那不是太可笑了吗?”秦飞雪是绝对相信张天元的,他其实也稍微懂一点翡翠的鉴赏知识,只是没那么深入而已,她觉得这翡翠肯定是真的。

  “听到了吧,人家身家几十亿呢,会在乎五万来块的翡翠?说假的那位,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

  张天元自然不zhidao因为自己送的翡翠而导致教室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此时已经和蛇麟开车离开了国家地质学,前往聂老爷子的住处了。

  聂老爷子并没有住在军区大院,而是住在帝都非常有名的玉泉山,张天元对这个地方并不是很了解,但蛇麟却非常了解。毕竟是部队系统的人啊。

  “玉泉山和中.南海在民间可是被称作帝都两大禁地的,许多高干都选择在玉泉山居住或者会见外宾。而中.南海则是处理政务的地方。”蛇麟解释道。

  “那么神秘啊?那我们进得去吗?”张天元疑惑地问道。

  “放心吧,聂老爷子既然让我们过去。那肯定就能让我们进去。”蛇麟想了想道:“现在民间大多数人听说过中.南海,不过对玉泉山却很陌生,或者说单纯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旅游胜地。”

  “对对对,我就是这样认为的。据我所知啊,玉泉山位于颐和园西,五六里。这座六峰连缀、逶迤南北的玉泉山,是西山东麓的支脉,在‘山之阳’,它最突出的地方是‘土纹隐起。作苍龙鳞,沙痕石隙,随地皆泉’。因这里泉水‘水清而碧,澄洁似玉’,故此称为‘玉泉’。明初王英有诗形容:‘山下泉流似玉虹,清泠不与众泉同’。这座山也因此称为‘玉泉山’。”张天元点头说道。

  “嗯,大概就是如此了。由于它倚山面水,而距中都城不远,所以在公元十二世纪末。就被统治者看中。相传金章宗曾在这里建有玉泉山行宫、芙蓉殿。到元明以来,也都成为皇帝游幸避暑之地。十三世纪末,元世祖忽必烈在这里建成昭化寺;明英宗年间,建有上下华严寺等。清康熙十九年将原有行宫、寺庙翻修扩建。康熙三十一年。将原先‘澄心园’改名为‘静明园’。规模壮丽的玉泉山静明园成为‘三山五园’之一,而名扬四方。1860年英法侵略军将这里破坏,清光绪年间。又重新得到修复。”蛇麟补充道。

  “说到禁地,我倒是听说在清代的时候。玉泉山好像是不允许人随便进入的。”张天元笑了笑道:“当时的玉泉山是封建帝王的御园,没有皇帝特别恩赐。即使是朝廷大臣,也无法入内。乾隆年间,曾赏赐大学士、尚书等十余人随游玉泉山。胡广曾作诗:‘玉泉之山下出泉,泉流树色镜中悬;却带西湖连内苑,直下通津先百川。’朱日藩曾诗曰:‘笑指蓬莱石,春桃几树花;仙潭驯白鹿,童子戏金沙;一榻居士室,三车长者家;凭君磨素壁,重过赋青霞。’”

  “民间相传是禁地,其实有些过了,因为玉泉山很多地方还是可以去旅游的,只是有一段时间因为非典型性肺炎肆虐的关系,好像管理比较严格。”蛇麟解释道。

  汽车行驶在路上,老远地就能看见那巍峨的宝塔高高地耸立在玉泉山巅,使这里的湖光山色格外优美。

  “其实我的一个记者朋友曾经在非典型性肺炎,也就是俗称的sars疫情缓解之后,去过玉泉山采访,他私底下告诉过我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澳门赌博网站:我对那里的了解,其实大部分都是从他那儿得来的。”

  “说说看,反正还没到呢。”

  “帝都sars疫情减缓后,有记者就经常看到国家领导人,频频在玉泉山会见外国元首,我那个记者朋友也是其中一个,于是对于玉泉山的好奇又加深了许多。询问正在积极推动旅游的帝都市政府可否安排到玉泉山一游,得到的答案是:‘玉泉山那边不让去!’我那朋友找熟人打听了一下,不少人表情怪异或支支吾吾,但答案都是‘去不了’。

  我那记者朋友想起曾认识一位高干的子弟,向他了解情况后才发现,玉泉山在建.国之后就已不是风景区了,而是层层封锁的军.政要地。这位高干子弟说,建国后,这块风水宝地就被军方买走了,这其实也就是禁地之说的由来,并不是特别准确,不过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老一辈的领导人都喜欢到此地办公或休憩倒是真的。

  玉泉山在清朝时就是着名皇家园林之一的静明园所在地,清朝以后一直是历届政府管辖的别墅禁地。现在基本上也算是归国家管辖了,官方的资料说,玉泉山驻扎着一个警卫营负责保卫,具体怎么样,我也不清楚,这些资料有点道听途说的味道,听听也就罢了,不用太当真了。

  其实纵观历史的话,我想张兄弟你对于玉泉山一定不会陌生的。老一辈的领导人。多少都与玉泉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连:周公对玉泉山情有独锺,生前曾希望将骨灰撒进玉泉山山泉;邓公也在玉泉山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此外。每当有重要会议召开,欲草拟长篇报告或决定。也会将撰写的专家和研究人员集中到玉泉山,一方面保密容易,秀丽的风景也让这些御用文人有良haode创作环境。

  为了安全起见,玉泉山附近警卫极为森严。高干子弟小时候听父亲说,当地曾有农民看到玉泉山禁区果子成熟但无人理会觉得可惜,这种情况其实过去真的有,不过现在不会了。

  我的记者朋友听了这个故事,只想前往玉泉山简单看一看时,心中总是有些顾忌。在帝都采访这么多年。从未有过对一个景点那么感兴趣的时候,不过驱车到玉泉山,只盼能从远处眺望,亲身感受山水的灵气。”蛇麟说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张天元正看向窗外,于是停了下来。

  往颐和园方向出西四环,走到颐和园西边的玉泉山路上,玉泉山上着名的玉峰塔映入眼中,沿途都是一排无尽头的三米高墙。多处小叉路有军队站岗,想必这些都是传闻中门禁森严的国防大学,以及军队重要军事机构的出入口。

  玉泉山路并不算长,却看到不少“禁鸣”的交通号志。两根停车大打听了一下,玉泉山北边的四槐居村民说,“这是担心首长们受到骚扰”。

  在玉泉山北边入口处遇到一位张姓老村民。问怎么上山,他笑说:“sars期间首长就在这住了一段时间。老一辈的退休高干也很喜欢到这来。保安很严密的,很多游客来这看看就回去了。上不去的。”

  张天元发现有些村民对军队选中这块地方感到十分骄傲。村口一位小贩就说:“玉泉山附近村民比较受到信任,国家领导们都是吃我们种田供的粮。”

  环顾玉泉山附近不曾见到任何高大的建筑物或别墅,问当地村民,有人就说:“政府早有规定,玉泉山周围不允许盖楼超过三层。别墅都在玉泉山里头,是给首长们住的。”

  汽车最终还是驶到了玉泉山的入口之处,果然警卫非常森严,比起聂震他们家住的军区大院还要严格很多。

  也是幸亏聂老爷子早就有所准备,派了自己的警卫到门口迎接,不然的话,就以张天元和蛇麟这样的人,连通行证都没有,根本是不keneng进去的。

  通过环山公路进入玉泉山里面,可以看到非常美丽迷人的景色,不过张天元不是来欣赏景色的,他还是头一次来着地方,难免有些紧张。

  一起坐在车上的警卫吩咐他们不要乱看,说这是为了他们好,张天元虽然很想四下里悄悄,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干嘛给自己找麻烦啊。

  汽车穿过了森林茂密的大道,然后进入了一个独立的别墅门口,这又是一番检查,才得以进去。

  这个面积并不大的别墅,环境却是非常haode,张天元真是有些羡慕,能住在这里的,一定都是身份不简单的人吧。

  “张先生,对不起,您的司机不能一起进去。”警卫提醒张天元道。

  张天元还真没想到这一茬,挠了挠头对蛇麟说道:“蛇队,要不你先回去吧,去住酒店也行,去会所也好,我没事儿。”

  “张先生,没必要那么麻烦的,他虽然不能进入别墅,但我们这里有专门招待客人的酒店和餐厅,他还是可以去休息一下的,那个不影响。”警卫解释道。

  “不了,还是让蛇队先回吧,我也不zhidao要待多长时间,又不zhidao聂老爷子让我来干什么,不能让蛇队一直等着,而且时间长了,也不好吧?”张天元不喜欢麻烦,更何况蛇麟身上一股子军人的味道,很容易引起警惕心理的,让他先回去,据对是有好处的。

  蛇麟明白张天元的意思,也就没有说什么,独自开着车又下了山,往城里去了。

  “哈哈哈,兄弟你可来了,不得不说,你小子有福气啊,这地方连王思远都没来过,老爷子轻易不会让外人进来的,他也就在这里会见过外宾而已,你这规格和外国总统差不多了。”刚进别墅的大门,张天元就听到了聂震那爽朗的大嗓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