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八九章 大学
  看到母亲走出房间来,徐玥有些惊讶,以往自己的母亲因为贫血晕倒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全身酸软无力,不keneng这么快醒来的,更何况这一次还被撞伤了后脑勺。

  “妈,您没事儿吧?”徐玥急忙上前扶住了母亲问道。

  “你们啊你们,人家小张给我治病,你们却在背地里说人家坏话,合适吗?”徐母瞪了徐父一眼说道。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你以前可是吃过中医的苦的,难道都忘了吗?”徐父不以为然地说道。

  “就你死脑筋!那不叫吃中医的苦,不过是被一些没良心的庸医给骗了而已,你是不是觉得西医就没有庸医啊?”徐母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感觉非常好,以前总是胸闷气短,小张帮我治了之后,这个毛病也减轻了很多,他随身带着的药效果都这么好,那么吩咐玥玥买的中药就更没wenti了,再说了,人家可以免费治疗,一毛钱都不要,你爱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就说过嘛,天元的医术很厉害的,在宝岛的时候,他还给人看过病呢。”徐玥欣喜地说道。

  “好好好,那就先吃吃看吧,如果一个月之后没什么效果,那就必须得扔了。”徐父坚持道。

  “好吧。”徐母zhidao徐父也是关心自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就不说什么了。

  “妈,那我去抓药了啊。”徐玥笑道。

  “好,去吧。”

  ……

  其实那药吃不吃对徐母来说都无所谓了,那不过是张天元为了隐瞒自己的地气而打出来的幌子。药方不过是一些补药而已,是对身体有好处的。但起不了治病的效果。

  此时张天元坐在车上,靠着窗户。看着窗外迅速变化的景色,无聊地想着一些今后keneng遇到的事情。

  汽车正朝着国家地质大学的方向驶去,他这是要去找李明光教授了,刚刚从徐家出来的时候,他就给李明光教授打过电话了,李明光说自己就住在学校里,让他直接去学校找。

  到了国家地质大学的门口,保安管得还挺严,必须要亲自听了李明光教授的电话才让张天元的车驶了进去。

  李明光住在学校分的房里。他这个人好像对住的地方并不在意,虽然房间只有一百平米左右,而且还是在八楼,可是他真得一点都不在乎。

  要说他在乎什么,那就是平日里喜欢喝点小酒了,吃的东西、住的地方都可以凑合,但这酒绝对不能凑合。

  也正因为此,张天元这一次带来的礼物除了那玉石摆件之外,澳门赌博网站:还有两瓶猴儿酒。一瓶是百果酿,一瓶是百花酿。

  他相信这两瓶酒比什么贡酒都要好,都要上档次。

  “来还带什么礼物啊,都不是陌生人了。”李明光亲自给张天元开了门。老人此时戴着一副眼镜,身上穿得非常朴素,就是个普通大学教授的模样。

  很少有人可以把他与国家地质大学校长、全国玉石珠宝协会会长联系起来。

  “李教授啊。我总不能空手来吧,zhidao您喜欢喝酒。就给您带了两瓶!”张天元换了鞋,然后走进了房间。虽然这客厅不是很大,但是收拾得却很整洁,装饰得也很精美,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

  “这就是要考你研究生的小伙子?bucuo啊,还这么年轻,我以为都快四十了呢。”李教授的老伴也姓李,是个很干练的女人,看起来一股文青范。

  “李阿姨好!”张天元站在那里说道。

  “别光站着啊,坐下,坐下说话,正好买了西瓜,我给你们切了吃。”李阿姨笑道。

  “您就别忙活了李阿姨,我们来之前刚吃过饭,这肚子饱着呢,根本吃不下去东西啊。”张天元说道,他这可不是客气,而是真的很饱,毕竟才从徐玥家里出来。

  “那就泡点茶吧,怎么样?”

  “行。”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坐下来之后,李教授看了张天元一眼道:“你小子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说吧,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张天元挠了挠头,嘿嘿笑道:“李教授您可真是火眼金睛啊,我这次来,除了看望一下您,打听一下报考研究生的事情之外,再就是请你帮个小忙。”

  “说吧。”李明光说道。

  “是这样的李教授,我在帝都买了个四合院,面积两千多平米,只是那院子年久失修,有很多地方都需要修缮,不然也住的不安稳,我听说那修缮要找专业的人才,不zhidao李教授您是否认识这方面的人才啊?”张天元最不喜欢的就是绕弯子,既然李教授问起来了,那么他就干脆直说了。

  “哦?你小子这选择bucuo啊,其实我也一直想买个四合院住住,只可惜你zhidao,人老了,做什么都不方便,现在四合院又特别贵,不是我这种人买得起的喽。”李教授笑着叹了口气道:“不过你来这里找人,那绝对算是找对地方喽。”

  “这怎么说?”

  “因为你李阿姨就是搞那个古建筑修缮工作的啊,以前故宫、城墙,甚至是长城的部分修复工作,她可都参与了,还有就是那个三井胡同保护区全程她都参与了。”李教授说起这些,有一股由衷的自豪感。

  这个时候,李阿姨端着茶壶和茶杯走了过来,笑道:“别听他吹,我就是个打工的,主要负责人不是我。”

  “李阿姨,您得帮我这个忙啊,所需的费用我会全权负责。”张天元可不信她这谦虚的话。

  “哦,有钱啊,有钱就好办了,以前修复的几个四合院,很多都因为资金跟不上,最后无法让人满意。”李阿姨笑了笑。倒了四杯茶水,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那这个事儿就说定了?”张天元试探性地问道。

  “没有wenti。我对修复古建筑是一种兴趣,当然也是工作。”李阿姨笑道。

  “太好了。”张天元兴奋地攥紧了拳头说道。

  李阿姨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的纸盒子问道:“这个是酒吗?”

  “对啊。是酒没错。”

  “唉,不是驳孩子你的好意啊,最近这老头一直高血压降不下来,不敢喝酒的。”李阿姨叹了口气道。

  “这个酒不怕,这是猴儿酒,喝了之后不仅不会对身体造成不良影响,反而会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当然了,不能跟药比。但绝对比市面上吹嘘的那些所谓的补酒好太多了。”张天元解释道。

  “猴儿酒?就是上一次南都糖酒会上一举夺魁的那个酒?我听说现在一瓶都卖好几万了,而且你有钱还买不到啊,你从哪儿买的?”李阿姨惊讶地问道。

  “嘿嘿,这你老婆子就不zhidao了吧,那猴儿酒厂可是这小子公司下辖的,他作为董事长,拿两瓶酒那还不容易吗?”李教授笑道,他笑得很得意,仿佛那厂子是他自己似的。看起来是真得把张天元当成自己人了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真是我老婆子孤陋寡闻了,既然这样。那这酒就留下吧,我们就不客气了。”李阿姨笑了笑道。

  “对了,东红、继红还有飞雪他们住在什么地方?我正好有礼物要送给他们呢。”张天元说道。

  “东红和继红出去忙了。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回不来的,飞雪还没毕业呢。所以这会儿应该是在上课呢。”李教授想了想道:“她上完课,一般都是回宿舍住的。我看你还是去教室找比较方便,这大学女生宿舍可是不允许男人进去的。”

  “那我去看看,蛇队你陪李教授聊聊天吧。”张天元笑了笑,拿着要送给秦飞雪的礼物走出了房门。

  ……

  教室里很安静,应该没有上课,学生都在自习,看到这一幕,张天元忽然就想起了自己以前上大学的日子里。

  正想着,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张天元!张大哥是你吧?”声音中透着惊喜。

  张天元回头一看,发现秦飞雪和另外一个女孩子手拉着手正往这边走,看这样子,应该是上厕所去了。

  “飞雪,现在有空吗?”张天元问道。

  “有啊,反正也没课。”秦飞雪点头道。

  “那好,我有件礼物要送给你,这里不太方便吧?”张天元可不想太惹人眼了,说道。

  “那怕什么,什么礼物快拿出来啊。”秦飞雪显然不在乎这些。

  张天元无奈地耸了耸肩,人家女孩子都不怕,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于是取出了装着翡翠挂件的首饰盒子递给了秦飞雪。

  “首饰?”

  “是个翡翠挂件,你看看喜不喜欢。”张天元说道。

  “只要是张大哥送的,我就喜欢。”秦飞雪还么打开盒子就这么说了,等一打开盒子,那眼睛都快看直了。

  说真的,她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真正的翡翠呢,脖子上挂着的项链,也不过就是几百块的便宜货而已,此时看到这么漂亮的挂件,一瞬间以为自己进入了梦境了。

  她旁边那个女生也凑过去看,发现在翡翠挂件下面有一张鉴定书,于是拿出来看了一下。

  “天啊,这就是冰种飘绿的翡翠吗,我听家里人说,这个东西很贵的。”

  “多贵?”秦飞雪纳闷地问道。

  “具体有多贵我也不zhidao,不过看这翡翠这么漂亮,又有专业的鉴定书,应该不会便宜吧。”

  “也没有多贵,就值个三五万块钱吧。”张天元淡淡说道。

  他觉得三五万跟三五块钱差不多,可是却吓得秦飞雪差点将手中的盒子掉在了地上。

  “三五万!天啊,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贵重的挂件啊。”秦飞雪激动得都快哭了。

  “美玉还要配美人,戴上看看。”张天元笑着说道。

  “不行,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秦飞雪虽然非常喜欢这份礼物,可是却不敢接受。

  “你不要的话,就是瞧不起我了?”张天元说道:“先不说你和梦寻是好朋友,就说咱们一起在陕州的那几天,也相处得蛮haode嘛,再说了,礼物不光你一个人有,东红和继红都有,就别客气了。”

  听了这话,秦飞雪才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小心翼翼地将挂件戴到了脖子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