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八七章 历史的尘埃
  张天元正在和徐玥谈着事情,忽然就听到厨房里一阵锅碗瓢盆的碰撞之声,然后还听到了一声惊叫。

  “不好!”徐玥叫了一声,急忙朝厨房跑去,张天元和蛇麟也跟在了后面。

  “我妈身体一直不好,蹲久了起来之后就容易头晕。”徐玥一边跑着,一边解释着。

  等到厨房的时候,就看到徐母面色苍白地躺在地上,后脑勺也被磕破了,只不过人还有意识,脸上非常痛苦地样子。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蛇麟,叫救护车!”张天元喊了一声。

  “不用,不用麻烦了。”徐母挣扎着说道。

  “我妈最讨厌去医院了,所以以前都是叫社区的医生上门的,我这就喊去。”徐玥着急地说道。

  “那就算了,你们家有没有急救的材料,比如纱布、止血用的白药之类的?”

  “有!”徐玥点头道。

  “我来吧,我好歹也是有行医执照的医生。”张天元说了一声,然后将徐母缓缓扶了起来,这扶起来的同时,他就将地气输入进去了,先借此查看徐母到底出了什么wenti。

  其实许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蹲久了再猛地站起来,便会感头晕眼黑。出现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大脑暂时贫血造成的。

  当人蹲着时,腰和腿都是曲折的,血液不能上下畅通。如果此时猛地站起来,血液便快速往下流去,造成上身局部缺血,但脑子和眼睛对氧气和养料的要求特别严格。来不得半点松懈,短暂的供应不足。也会使它们的工作发生故障,因而会有眼前发黑、天旋地转的感觉。如果本身身体就虚弱。情况会更严重些。

  不过,出现这种情况也不要惊慌,不必去医院。头部供血不足,心脏会马上加紧工作,忙把血液输送上去,用不了多久,人体就恢复正常了。当然,站起时,不要动作太猛。尽keneng缓慢一些,让血液不要下流得过猛,心脏供血就能跟上,也就不会出现这种现象了。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无外乎两种,一种是贫血和低血压,另外一种就比较严重了,有keneng脊椎骨质增生,会压迫到神经,造成大脑缺氧。

  反正说白了。那就是身体不好,他检查徐母身体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女人其实也不过才不到五十岁,可是身体机能却退化的厉害。就好像是曾经被病魔折磨了许久,却没有去管似的。

  身体太差了,就容易出现这样的情况。徐母的脊椎倒是没有wenti,就是身体太差了。各个器官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折腾得半死不活,属于明显地年龄没老。可是脏器却先老了。

  等徐胥拿来的急救用品,张天元把磕破的伤口包扎好了,然后给徐玥开了个方子说道:“徐姐,以后照着我这个方子给阿姨抓药吧,不要用别人的药,千万不要用,我估计一个月之后,阿姨的情况就会有很大的好转,一年之后,就基本上可以痊愈了。”

  当然了,这些话都是场面话,其实他给徐玥的母亲治疗,用的还是地气,无外乎给予那些几乎已经衰老的脏器新的活力而已,这一点他还是做得到的。

  等一切都处理好了之后,徐玥将母亲送到了房间里休息,她此时眼睛已经红了,显然是哭过了。

  “徐……徐姑娘,你不用担心的,张兄弟是真正药到病除的神医,放心吧。”蛇麟此时居然对着这个姑娘动了恻隐之心,他那原本已经被寒冰冻住的心,已经开始渐渐融化。

  “真的吗?”徐玥只zhidao张天元是个大老板,很能赚钱,却不zhidao张天元还有这本事。

  “是不是真的,等阿姨的病情好转了你就zhidao了。我只是疑惑,阿姨的身体情况怎么会那么差呢?”张天元问道。

  徐胥深深吸了口气,抽搐了一下,才慢慢平静下来说道:“事情是我听父亲告诉我的,在那个混乱的岁月里,母亲一家人被打成了臭老九,母亲的父母都因此而自杀了,留下她一个人,当时才只是个孩子啊,得了一场大病,却不允许她去接受治疗,而且那个时候医院里乱成了一团,真正能治病的医生都被抓了,戴了帽子,留下的那些学生,真是什么都不懂,看到她病得快死了,也不zhidao该怎么办。虽然那次母亲侥幸活了下来,可是之后身体就变得很差,不管吃什么东西都长不胖,到现在也还是瘦的让人心疼。”

  “原来是这样啊。”张天元叹了口气道:“唉,真是够可怜的。算了,今天你就留在家里好好照顾阿姨吧,我让蛇麟帮你抓药去,我自己还有点事情,就先离开了。”

  “不着急,我爸马上就回来了,他可以照顾我妈的,这房子的事情还是尽快解决了安心,这样的话,买个小一点的商品房,二百平米左右的,也方便一些。”徐玥说道。

  “好吧,那我再等等。”

  其实没过几分钟,徐玥的父亲就回来了,他现在是在一个中学教书的,虽然现在是暑假,不过却去给学生补课去了,就是为了能赚点钱。

  别看徐玥得了那么多的奖,但其实自从毕业之后,就没有过正经地工作,真心没赚多少钱,家里又要耗费大量的钱来照顾这院子以及徐母的身体,花销太大了。

  “爸,妈又晕倒了。”

  徐玥的父亲留着平头,穿着干净的衬衫,戴着近视镜,很像是过去的知青,不过精神头明显比徐母好得多。

  他本来是推着自行车进来的,一听说徐母又晕倒了,竟然将自行车往旁边一扔,就要跑进去看去,足见其对徐母是真心的爱啊。

  “别着急爸,妈睡着了。就别打扰她了。”徐玥拉住了父亲说道。

  徐玥的父亲叹了口气,从窗口望了望。发现徐母睡得正香,这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看起来很烦躁,都没有去问张天元和蛇麟是谁。

  “玥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刚回来。”

  “对了,昨天街道办又来催了,说是每平米价钱可以提升到六万,我看卖了算了,有了钱,咱们买套条件更haode房子吧。”徐玥的父亲双手揉着头发。有些无奈地说道。

  “爸,房子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已经说好了。”

  “说好了?卖给谁?”

  徐玥这个时候才给父亲介绍了张天元和蛇麟,然后说道:“天元给我们每平米出价是十万,你觉得怎么样?”

  “十万!”徐玥的父亲也是吃了一惊。

  “每平米十万,那么这房卖下来就是两亿了,绝对足够买一套好房了,而且还可以好好装修一下,又可以省去一大笔因为照顾院子的费用。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儿啊。”徐玥的父亲自言自语地说道。

  然后,他抬起头紧紧握住了张天元的手说道:“谢谢你啊张老板,真得谢谢你了,以前也有人来问个价。不过都不愿意出到七万,而且又嫌这地方太大了,挑三拣四的。听着烦人,我就给推了。”

  百姓卖房都希望变现快捷。但房产进入经纪公司后会有一定的运作流程,小经纪公司寻求和大经纪公司的合作。大经纪公司再打广告,筛选买主。由于目标客户群并不好把握,keneng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来运作百姓的房产。相比之下,张天元这样的人就是最haode客户了,直接掏钱,而不通过经纪公司,所以对于徐玥的父亲来说,这绝对是天大的好事情。

  “叔叔,我是徐姐的好朋友,再说了,我是真喜欢这里,不用说谢谢的。”张天元笑道。

  “爸,天元还是个医生呢,他给妈开了一个方子,说是吃个一年,就可以除掉病根了。”徐玥又高兴地说道。

  房子卖了,母亲的病也有希望了,徐玥真心高兴。

  不过徐玥的父亲似乎并不是很相信所谓的方子,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就很快岔开话题了:“小张啊,你要是买了这房子,要装修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以前我们这房子漏雨或者是有的地方坏了,我都是找那些人帮忙修葺的。”

  “爸,天元人缘可比你广,他肯定能找到更haode装修队的,您就别瞎操心了啊。”徐玥说道。

  “怎么能是瞎操心呢,这地方这么大,装修费用可不少啊,这一整套下来,没个上千万估计都不行吧。”

  “嗯,应该是这样。”

  “你看,我说是吧,我介绍的人,那绝对是收费公道的。”徐玥的父亲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张天元笑了笑道:“其实我不在乎钱,我比较在意的是手艺,如果我买下这院子,那么就希望它尽keneng还原到以前的样子,所以一定要是特别了解清代王爷府建筑风格的施工队才行。”

  “这样啊,这样我可就帮不上忙了。”徐玥的父亲叹了口气道:“我认识的那些人,手艺虽然bucuo,但还真没你说得这方面的人才,我看你要找那样的人,只能去大学或者古建筑研究所里找了,以前帝都是有过修缮古代四合院的先例的,比如那王府,还有和亲王府,都有过,所以这方面的人才,应该还是有的。”

  其实徐玥的父亲也是有点私心的,他认识的那些人,算是熟人,朋友了,如果有钱赚的话,当然是希望朋友和熟人来赚了,不过张天元这要求有点高,那就没办法了。

  张天元看出了徐玥父亲的意思,又笑了笑道:“主持修缮工作的专家肯定是要找的,不过一般的修缮,到时候说不定还是要麻烦徐叔叔的。”

  “没wenti,这个可以包在我身上了。”徐玥的父亲拍了拍胸脯道。

  “对了徐叔叔,我还没来得及问呢,这院子的产权是在叔叔你们手上吗?是唯一产权,还是说别人也有份?”他必须得问清楚这个,由于历史原因,现在四合院的产权可是有些混乱的。

  四合院的产权形式分为三种:公产、私产、单位产。现在四合院以公产居多,但从成交量看以私产交易为主。主要位于东城区和西城区,例如西四头条至八条、什刹海、锣鼓巷、东四地区。院子最小的几十平方米,适合想住平房的百姓购买,大的有东城区一处占地6000多平方米的清代四合院,适合公司购买。

  如果是纯私产,那自然是最好办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