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八四章 帝都四合院
  一天后,徐玥就出院了,张天元到医院里接了她,开的还是聂震的车,聂震说了,这车他可以随便用,在买到合适的车之前不用还了,反正聂震的车有七八辆呢。

  一起去的当然还有蛇麟,不过徐刚却没有去,而是去帝都大学报道了,张天元带他来帝都可不是来玩的,而是来充电的,他也舍不得那么多钱白花了,就硬着头皮去了。

  车上,张天元就问徐玥了:“我听说四合院在帝都可是很吃香的,你们怎么就想着卖了呢?”

  徐玥摇了摇头道:“你不懂的,如今在帝都要找一套原模原样的中小型四合院已经很难,普通老百姓住的四合院早就改建的乱七八糟了。好一些的是那些高干名人的故居或现居,但也多有改造。而大型四合院,像过去的王府大宅倒还有几座,其中辟为博物馆和公园的保存的最好。其它为机关单位占用的就免不了装修上下水道、暖气和带抽水马桶的厕所之类的。再想大改造就干脆推倒中式房子盖西洋小楼了,我们家那四合院,其实也进行了一些改造的,比如下水道和厕所,这就是现代生活所必须的,不过没装暖气,有空调就行了。”

  “这倒也是,四合院虽然漂亮,可是到底是住着不方便啊。”张天元这才有些理解了,他只想着漂亮了,却没想着方便,现代的商品房,虽然说千篇一律,可毕竟什么都是齐全的,网络、暖气、水电都很方便。

  “四合院的命运说明它不合时宜。按‘原始设计’,一套四合院里只住一家一户。户主老爷太太住北房,长子和媳妇住西厢房,女儿住北房西边的耳房,东厢房作厨房兼饭厅,南房作客厅或书房或佣人房或其他子女住。院子里种着丁香石榴,还有蔬菜花草。院里有枣树院外是槐树。这种四合院住着当然是有滋有味。”徐玥又说道。

  “对对对。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啊。”张天元很羡慕这样的生活,如今的高楼大厦,你也就在阳台上种点花了,好没意思。

  徐玥摇了摇头道:“如果帝都的人口总保持在几十万到一百万。四合院还算‘合适’。但自从1949年,帝都的人口不断的猛增,如今已经超过了一千五百万,四合院还怎么能‘活的下去’呢?从1949年以后,除去高干名流,普通百姓住独门独院的就越来越少,一套四合院里东西南北四座房子通常要住四户人家。院门整日大开,共用的么。至于早先是破庙或空地或房子太破推倒了重建的,那就很少再建传统的灰砖墙、高房脊、出大檐、一垄一垄小瓦片的老式房子了,而是盖那种红砖墙、几乎不出檐、大片水泥瓦的简式平房。为什么?省工省料。如果空地再大点。干脆就盖楼房了,可以多住人。在帝都这样的大都市里,住平房太浪费土地。

  一套小四合院住进四户人家可就太挤了,所以每家都琢磨那个院子。尤其在1976年的唐.山地震后,院子里先是挤满了地震棚。然后棚子变的越来越有样,成了小厨房甚至住人的房子了。现在的四合院大多都没院子了,窄窄的过道左拐右拐,一间间自盖的小房喧宾夺主。院里院外任何一点空地都占满了,从大门洞开始,到处堆着旧家具、蜂窝煤、自行车、破纸箱子,一不留神就绊一下子。哪里还有四合院原本的味呢? ”徐玥叹了口气道。

  “那你们家的院子呢?”这是张天元最关心的。

  “我们家院子还好点。街道办说了,澳门赌博网站:不允许在里面乱盖,说是有文化价值,要保存完整,这样一来的话,我们连租房都不好租了。所以以前我爸妈要供我上大学,就没有房租这方面的收入,很头疼的,他们对这大四合院,那也是又爱又恨啊。”徐玥苦笑道。

  “所以你如今有了钱。就想让他们出去住?”

  “嗯,街道办的几乎每天都来让我爸妈把房子捐给政府,可是凭什么啊,政府说了,一平米才给两万,这不是抢吗?”徐玥很不服气地说道。

  “原来如此啊,那我买了,岂不是也要受这些困扰了?”

  “那不会,你出的价,他们出不起,他们出不起价,也不敢硬来的,那可不是拆迁,不是说偷偷摸摸推了就行了,他们要买下来是作为旅游资源的,不敢乱碰的。”徐玥解释道。

  “四合院文化最有意思的是什么?”反正还没到,所以张天元就干脆多了解一点,不然以后搬进去了,什么都不懂就不好了。

  徐玥想了想道:“说起四合院,那不可分割的就是胡同文化了。虽说四合院变成了大杂院,但只要胡同还在,所谓的‘胡同风俗’就还能继续。这可不包括那些住在胡同里的高干名人,他们在生活习俗上根本不属于胡同。他们住的独门独院从早到晚大门紧闭,跟平民百姓的街坊邻居一点不搭搭。而那些住在大杂院里的百姓们,邻里关系特别亲密,想不亲密也不成,出来进去的,一天不定见多少回呢。

  就算进了各家的屋,那老式的平房也不隔音,好的隔层玻璃,差的只隔着一层窗户纸,哪家有点响动,别说两口子吵架,说难听点连打嗝放屁都听的清清楚楚。哪家来个客人,每天都吃的什么饭,谁有点事也瞒不了邻居。说更难听的吧,大家都去胡同里的公共厕所。也就是近些年,厕所里边才修起了一个个带门的小隔段,过去厕所里边没遮没挡,小点的厕所一溜蹲坑,大点的呢,两溜,人们面对面的蹲着拉屎,互相把裤裆里那点‘最保密的东西’都看的清清楚楚。

  所以,胡同风俗的头一个特点就是不讲个人*。谁多大岁数,有点什么毛病癖好,挣多少钱,日子过的怎么样,根本不瞒人。谁也没忌讳,张口就问随便就聊。谁要想瞒着什么反要招人非议:‘背人没好事,好事不背人’。可是呢。有些事还真需要背着人,比如两口子之间的‘那个事’。大杂院的条件对于干‘那事’实在太差,怕让别人听见的心理负担太重,都跟作贼似的小心翼翼。不敢出声,速战速决,潦草收场。

  如今性知识普及,老百姓才知道了:男人干那事速度快,一会儿就*了,而女人却需要放松,需要前奏,需要挺长的时间才能*。所以呢,胡同特色的性生活就导致了大多数的女性从来就不知道还有‘*’那么回事。结果呢,男男女女都以为。‘干那事’是男的在‘占便宜’,女的是受罪吃亏。有人说过这么一位老太太,她一旦发现女儿女婿干那事就揪心,如果一星期好几次或每次的时间长了点她就去干涉:‘差不离行了啊,那事又不当饭吃。你不心疼我闺女。我还心疼呢!’老太太自以为是在保护女儿。

  胡同风俗温情的一面是邻里之间的相互照应。住了几十年的老街坊,从小就一起玩的发小儿,那股子情谊真是超过一般的亲戚。在那一段物质缺乏时期,邻里之间我帮你买二斤西红柿,你给我捎捆大葱那是每天的平常事。谁一听说商店里来了豆腐带鱼排骨等紧俏货,都忘不了赶紧招呼邻居一声。谁排着队都会让邻居来夹个塞,惹的后边排队的人不高兴。还有互相帮着看个门。收个信,照应一下孩子。每日里大人见面聊天,小孩结伴玩耍,尤其是到了夏天,家家开着门通风,小孩子随便就走东家串西家。各家的晚饭也大多摆在院子里吃。张家大哥和李家老弟的后脊梁几乎都能顶上。边吃边招呼:‘张大爷今儿又是炸酱面呀?’‘我这儿有鲜货,香椿!您尝尝!’

  胡同里的风俗特别讲究公德,谁要光顾自己不顾别人可不行。比如,一个院子里只有一个水龙头,谁要老把着洗个没完。别人就得等,谁要把破家具堆到大门洞里,别人的自行车就推不进来了。所以,碰上不自觉的,就需要有人出来‘管闲事’。碰上互相不服气吵起来了,就要有人来说‘公道话’,一般是有点年纪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再不行胡同里还有居委会。

  后来还有人管居委会的叫‘小脚侦缉队’,一是因为居委会里老太太多,二是她们的警惕性特别高,都跟警察似的。其实她们也干不少好事呢,整天在胡同里轮流值班,到处走走看看,溜门橇锁的还就是少。另外谁不讲公德,半夜吵的别家睡不了觉,或糟害公共卫生或欺负邻居,居委会的就能出来说句公道话,调解调解。 ”徐玥从小在胡同里长大,虽然说她家的四合院并没有出租,但是胡同里的风俗却是非常熟悉的。

  听到这些,张天元笑道:“听你这些话,好像这胡同文化还蛮有趣的嘛。”

  “唉,外人就是图个新鲜吧。如今迷恋胡同的人还有不少,包括好多的外国人,还有像你这样的大老板啊。可要是问问住在胡同里的普通百姓,他们大多数却盼着赶紧搬迁。

  “为什么呢?”张天元问道。

  “你这个为什么问的好啊,那是因为大杂院里的小平房远不如现代化的楼房。第一个不方便就是厕所。早先的四合院里有厕所,但是不通下水道,需要掏大粪的定期来掏,不然就满出来了。后来呢,背着粪桶进四合院掏大粪的没了。四合院里的厕所少数接通了下水道,但多数却‘废了’,大家只能上胡同里的公共厕所。夜里怎么办呢?家家都有尿盆,每天早上就要去‘倒夜壶’。所以王小波写到胡同里冬天常见的景像:下水道的铁箅子上冻着半截屎撅子,一直能冻到开春。 ”徐胥苦笑了一声道:“小时候还不觉得什么,可是随着我年纪越来越大,对许多事情就非常敏感了,很想快点搬出那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