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七九章 突发事件
  关氏珠宝这家分店的店长原本想厚着脸皮不承认的,可是张天元那番话一说,他这张老脸皮就算再厚也不敢那么干了,因为这可不仅仅是脸皮的事儿啊。

  今天这事儿,就算丢脸,那也仅仅是东西不如人,技术不如人而已,虽然传出去之后对关氏珠宝肯定会有一些影响,但毕竟影响只是一部分,可是如果他真的死皮赖脸不承认,闹到满城风雨的话,那到时候传出去,可就不仅仅是技术和货品的问题了,那就直接是关氏珠宝的信誉问题了,这可是大问题。

  人无信不立,要是一家珠宝店没有了信誉,那距离倒闭也快了。

  尽管心中很怄气,可这位店长也只能是恭恭敬敬地将张天元、聂震等几个人送出了珠宝店,还一直陪着笑,知道几个人走远了,他才黑着脸将副店长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当时就狠狠地抽了一耳光。

  之后,他打电话给了关鹰,将这里发生的事情详细汇报了一下,他知道关鹰的脾气,你工作失职肯定有错,但如果知情不报,那就更是错上加错,麻烦可就大了。

  “天元玉皇?老夫也没听说过这样一位雕刻大师啊……不过你的眼光老夫倒是相信的,嗯……你说那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关鹰在电话里问道。

  “是和聂家公子、小姐一起来的,叫什么名字……抱歉老板,我因为当时在着急,所以忘了问了。”

  “你呀你,都快六十的人了,办事怎么也跟那些小孩子一样毛躁!立即去查,能跟聂震那小子混在一起的,绝对不会是简单人物,这个人一定得盯住了!”关鹰似乎对这位老店主还是挺客气的。

  “店长,那个年轻人好像叫张天元。我听到聂震称呼他天元兄弟,又听到客人里面有人称呼他张老板,这联系起来,不急是张天元吗?”站在一旁摸着脸的副店长突然说道。

  他的声音可不小。所以电话那头的关鹰也听到了,只是没听清楚,于是又问了一遍:“让他大声点,你把手机开成免提!”

  “好的老板。”店长将手机开成了免提,然后冲副店长点了点头。

  这位副店长觉得自己是将功赎罪的时候到了,就将刚刚的话重说了一遍!

  “张天元!”关鹰此时挺清楚了,这个名字,这三个字,他都不会忘记的,就是因为这个人。他儿子关震玉和私生子花石都被关进了监狱,一个比一个惨,而且也是因为这个小子,他在闫城赌石大会上收获非常小,他简直恨透了这个臭小子了。

  “老板您认识那个人?”

  “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呢。刻骨铭心啊!你们悄悄派人跟上他,看看他现在住在什么地方,之后告诉老夫。”关鹰咬了咬牙道。

  到了帝都,就是他的主场了,他要好好料理张天元。

  “可是老板,那小子跟聂震可是称兄道弟啊,您就不怕惹毛了聂家?”

  “聂家确实有点麻烦。不过只要事情做得漂亮一点,不让他们知道不就完了吗?”关鹰咬了咬牙道。

  即使关鹰这话听着好像有道理,但这位老店长还是觉得关鹰这一次绝对是冲动了,到底是什么仇恨让关鹰如此憎恨这个年轻人,他无法理解,因为关鹰也没有说过。关鹰除了他的孩子们,谁都不信任的。

  不过既然关鹰下达了命令,他们也就只好派人去跟踪张天元了,幸好张天元离开珠宝店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去了附近的礼品盒商店。所以跟踪起来也比较容易。

  ……

  张天元几个人买了礼品盒之后就离开了宝石街,刚刚上车,聂青岚就笑着抱住了张天元的胳膊,那丰满的胸部都蹭到上面了,笑眯眯地说道:“小天元,你看姐姐今天都因为你没买到什么珠宝,你既然认识那个天元玉皇,就让他帮我做一套漂亮的首饰吧。”

  “我也要!”叶玉兰更加直接。

  “给你们做没关系,不过我得说明一点啊,珠宝设计费你们得自己出啊,我认识一个珠宝设计师,但别人也要赚钱吃饭的。”

  “那没问题,要多少钱我们给,你只管帮我们做就好了。”聂青岚点头道。

  “对对!”叶玉兰也激动地说道。

  “还是给个上限吧,多少钱到顶?”张天元问道,他手头的好材料多得是,反正这一次又不是白送,对方是要给钱的,所以就全当是两个大客户了,只是他不太清楚这两个人的财力啊,万一做得太好了,对方买不起,那他岂不是赔了?

  “我的八百万到顶吧,再多我就拿不出了。”聂青岚毕竟不是聂震,聂震是个生意人,聂青岚是是从政的,赚钱方面,自然是不如聂震的。

  “我也八百万吧。”叶玉兰的钱基本上都是压岁钱,他现在虽然也有工作,但其实工资并不高。

  “好,那我就明白了,材料需要什么样的?翡翠?白玉?青玉?红玉?还是别的什么宝石?”张天元问道。

  “我要翡翠的!”聂青岚说道:“不过我想要那种紫罗兰翡翠啊,行不行?”

  “那个可是很罕见啊,不过没关系,正好我手里头就有。”张天元那块紫罗兰翡翠迄今为止还没动呢,一直在帝都的银行保险柜里,他就是准备用来做成现货出售的,既然聂青岚喜欢,那卖给她当然也是一样的,反正都是赚钱啊。

  “我想要红玉的,有没有啊?”叶玉兰问道。

  “嗯,红玉的也不是问题,我在和疆的玉矿就产红玉,到时候给你弄一块最好的。”张天元点头道。

  两个女人听了这话,都是欣喜不已,一人在张天元一张脸上亲了一口。

  “小聂,你不许吃醋哦,我这是道歉和感谢的吻!”叶玉兰亲了张天元之后,又急忙对聂震解释道,看起来这丫头是真心喜欢聂震啊,生怕聂震误会了。

  “你亲谁关我什么事儿啊?”聂震嘴上这么说,可是脸上却有些高兴。毕竟叶玉兰是在意他的感受的,这一点很重要,虽然说现在社会开放了,男女普通朋友之间亲一下脸、额头之类的也不算什么。拥抱一下都是礼节,但毕竟男女有别啊。

  “对了兄弟,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你给她们两个做首饰,那也得给我弄几件像样的,拿得出手的。”聂震说道。

  张天元没有问聂震要拿东西做什么,因为他知道,聂震这家伙有很多红粉,肯定是要给那些女人准备礼物呢,说真的。聂震的这种花花公子的作风,他是不齿的,不过这不关他的事情,而且聂震现在又跟他称兄道弟的,他总不能随口拒绝吧。

  “行行行。都给你们准备,给你们准备!不过我得说明一下啊,这几天我会去上浦一趟,可能会过一个礼拜才回来,这段时间不要找我了。”张天元突然说道。

  “你干嘛去啊?不是说了还要靠李教授的研究生吗?”

  “那个时间还早,不着急!我去上浦当然有我的理由,聂哥就不要多问了。不是什么好事儿。”张天元笑了笑道。

  “是不是躲关家那帮人?”聂震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便问道。

  “既然聂哥猜到了,我也就不隐瞒了,与其说是躲,倒不如说是想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在我身上去,这样的话。我的下属就可以在帝都继续发展业务了。”张天元回答道。

  “这样也好,关鹰那老家伙确实心狠手辣,而且办事有特别干净利落,不留痕迹,所以即便很多人都知道他做过什么事儿。可却苦于没有证据,无法定罪,再加上他的靠山也不是泛泛之辈,如果不是证据确凿,动他还真是挺难的。”聂震叹了口气道。

  堂堂开国功勋的孙子,却收拾不了一个商人,这说出去有点丢人,但这就是现状,有些事情,你身份越高,权力越大,反而越难做了。

  “我倒不是怕他……算了,不提这个事情了,前面让我下车吧,我要去附近逛逛。”张天元看了看前面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说道。

  “不是吧,这距离你住的地方还有两站车呢?”聂震疑惑地问道。

  “没事儿,我在这附近有家店铺,顺便过去看看。”

  “那好吧。”

  聂震没有继续坚持,而是让张天元下了车,然后就载着聂青岚和叶玉兰离开了。

  张天元走进了一条巷子。

  之后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跟了进去,却发现进入巷子的时候不见张天元人了。

  这人急忙四处寻找,冷不丁被人一脚踹翻在地,然后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禁锢住了双手,甚至还被人一脚踩在了后背上,连扭头去看是谁踩着自己都办不到。

  “关鹰派你跟踪我?”张天元淡淡问道。

  “你是谁啊?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啊。”被张天元踩在脚下的人还在装傻。

  张天元微微一笑,也不多问了,直接再起后颈上敲了一下,将其敲昏了过去。

  其实看对方的态度,张天元就已经知道答案了,所以对方装糊涂也没意思。

  ……

  张天元并没有去自己的店里,事实上这附近也没有自己公司的店铺,他之所以要下车,就是因为察觉到被人跟踪了,如今想跟踪他可不容易啊,有地气在,只要有某些人对他的情绪不太对,他就能感觉出来。

  他回到住处之后,胡乱收拾了一下,给欧阳晓丹、徐胥分别打了招呼,然后便在当天做高铁赶往了上浦。

  这并不是他预定计划中的一部分,不过变化总比计划快啊,有些计划,肯定是要随时做出一些改变的。

  这一次他前往上浦,当然一方面是为了将关鹰的注意力吸引到上浦,给徐胥和张筱雨他们创造更好的条件发展业务,另外一方面也是要去酒厂看看,上次电话里听涂寿说徐刚准备对猴儿酒进行一些改良,他并不是很放心,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去看一看,他倒不是反对徐刚的决定,只是想做得更好一些而已,毕竟他和普通人,还是有些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