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七八章 就是找茬
  张天元就是故意找茬的,没错。

  其实就算那套女皇珠宝卖个两千万,也正常,毕竟是唯一的一套,而且做工也算上乘,但他就是要找找茬,让关氏珠宝的名声再臭点。

  “这位先生,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啊,您既然说了这番话了,那如果今天不拿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们可不会善罢甘休的。”副店长脸上的肌肉已经有些抽搐了,他吩咐一个店员去给这家店的店长打电话,因为店长是个行家,看得懂珠宝,更懂雕工,如果这小子拿出什么不像样的东西却要吹嘘比女皇套的做工好,那好歹也有人与他对峙啊。

  “小聂,你看看你这兄弟,把人家都气成那样了,赶紧道歉吧,不然今天就别想收场了啊。”叶玉兰有些急了,因为她经常来关氏珠宝逛,所以对这里是有些好感的。

  聂震却明白张天元的意思,因为他从私人会所的时候就明白了,张天元和关氏珠宝不对付,肯定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打击一下关氏珠宝。

  所以他看了叶玉兰一眼淡淡道:“女孩子家懂什么,难道被人骗了还要替人输钱吗?”

  “聂哥说得好,能麻烦你去车上取一下那样东西吗?”张天元笑着说道。

  “你说的那个?”

  “嗯,就是那个,那虽然不是翡翠雕刻,但也是极品的美玉,而且我们比的是做工,就让这位店长涨涨见识吧。”张天元点头道。

  “打碎了怎么办啊,那东西可是价值不菲啊。”聂震有些担忧道。

  “不怕,打碎了我在帮你做一个,反正聂老爷子的寿诞还有一段时间。”张天元当然不怕打碎了,他有补字诀。轻易就可以修复。

  “好,我去取!”聂震点了点头,朝着店外走去。

  有些人可能要问了,张天元自己怎么不去取啊。他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走了。都说了那么狠的话了,不给个理由。他想离开,除非是跟人打一架了。

  过了没多久,聂震就从外面回来了,此时是满头大汗。手里抱着一个箱子,还是从和疆带回来的那个箱子,可以防止震荡导致玉器破碎。

  到了桌前,他将箱子打开,把那七彩玉龙连同底座一起放到了桌上。

  聂青岚和叶玉兰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聂震给聂老爷子准备的礼物,所以也是不明所以,他们是不太懂得欣赏这种七彩玉龙的。只是觉得漂亮而已。

  那副店长想要用手去摸,却被聂震拦住了,说道:“摸可以,但是别弄碎了。小心一点。”

  聂震并不知道张天元补字诀的厉害,他只是从库尔班那里听说了这礼物的珍贵,聂老爷子看了之后也是非常满意,绝对是不想打碎了的。

  这边的热闹,也吸引了不少店员过来凑热闹,只有几个保安比较无奈,他们必须得站在那里防止有人趁着乱偷走店里的东西。

  这些人刚刚都听到了张天元的话了,所以都想看看,张天元拿出来的到底是什么宝贝,能吹那么大气,说出那么傲慢无礼的话来。

  虽然说这里的店员素质都不差,可毕竟只是店员而已,他们见过真正的宝石很多,可真正拥有的却很少,这就好比印钞厂的工人,每天看着那么多的钞票,却不是自己的,那份难受的劲儿,也是怪郁闷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毕竟是干这一行的,对宝石也是有些鉴赏的能力的,但只可惜也就是一知半解而已。属于一瓶子不响,半瓶子晃荡的那种人。

  旁边一个女店员绕着那七彩玉龙转了好几圈,最后突然笑道:“聂公子,您搬个玻璃摆件进来干什么啊,哪有这样的玉啊,这也太假了吧,而且这雕工,我记得好像店长曾经说过,是古代失传的雕刻技巧吧,还有那些字,那不是颜真卿的字吗?这模仿得也太假了吧。”

  聂震根本就没搭理她,这小店员看不懂也正常,没见过世面嘛。他只是看向了那个副店长,如果这副店长也看不懂,那这个店也就完蛋了。

  那副店长当然比女店员要厉害,他盯着七彩玉龙看了半天,默默点头道:“这应该是有名的七彩玉吧,而且属于上乘玉质,只是这雕工……请恕在下眼拙,实在看不出是哪位大师的作品,甚至是哪一派大师的作品也猜不透。”

  “喂,小聂,这东西真是玉,而不是玻璃?”叶玉兰问道。

  叶玉兰也很震惊啊,实话说,她在国内国外见到的珠宝也不少了,可是却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宝石,所以第一念头就是这是假的,是玻璃的,只有玻璃的,才会弄得这么完美。

  其实那是因为他不了解张天元,张天元掌握六字真诀,目前来说,补字诀和仿字诀在雕刻上面的帮助最大,仿字诀当然是可以让他使用古代失传的雕刻技巧,而补字诀最大的优势则是可以将玉石表面,甚至是内部的一些细小的瑕疵彻底清除了,当然,比较严重的瑕疵还不行,因为张天元的地气境界还不够。

  幸而这块七彩玉本身瑕疵就不多,通过他的补字诀再那么一处理,那就几乎是完美的了。

  “玉兰,你可真敢说,这东西是我送给老爷子的寿诞礼物,你觉得我会送玻璃的吗?”聂震很得意地说道:“不怕告诉你,这是我兄弟,也就是天元在昆仑山上偶然发现的玉石,又是通过……”说到这里,聂震被张天元踢了一脚,他忽然意识到,张天元这是不想暴露自己是雕刻人的身份,所以就急忙改了原来的话,继续说道“是通过这位‘天元玉皇’大师亲手雕刻,并且题字而成的。”

  听到这些,叶玉兰看向张天元的眼神也变得没那么多敌意了,甚至有些惊讶,而聂青岚此时眼睛里却几乎都是激赏之色。

  珠宝店的副店长此时额头上却已经渗出了冷汗,回头问店员道:“店长还没来吗?”

  “说了马上到的。已经在路上了,最多三分钟。”店员急忙回答道。

  “天元玉皇?我可从未听说过这个大师的名讳啊?”副店长紧张地等着店长,故意找话题来消磨时间。

  “你现在是没听说过,不过放心。以后他的作品会越来越多的。你会很快知道他的厉害的。”张天元已经想好了,以后天元玉皇就是自己的第二重身份。永远躲在幕后的雕刻大师,这样的话,就算从他手里出去什么出色的雕刻物件,也不会引起别人太多的怀疑了。

  或许借着聂老爷子的七十大寿。可以将天元玉皇彻底推向雕刻界,也让现在那些所谓的大师看看,凝聚了古代雕刻精华的雕刻,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不然现代雕刻技术真的是要停滞不前了啊。

  两三分钟之后,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走进了店里,手上还挽着一个女人。年纪不过二十六七,居然是当前非常火热的一部电视剧里的女主角。

  张天元心里暗骂了一句“真得是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不是他瞧不上这个店长啊,可是这他娘都五十多。快六十的人了,却搂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这怎么想也无法心理平衡啊,幸亏他现在有更值得去爱的女朋友,不然真得会嫉妒的。

  这个店长进来之后,先是冲聂震点了点头,而后目光就立即被那七彩玉龙给吸引住了。

  “这……这是你从哪儿弄来的?”他激动地甩开了怀里的女人,反而过去一把抓住了副店长的胳膊问道。

  那女明星明显有些尴尬,居然就这样被甩开手了,太没面子了,不过幸亏此时周围的明星大腕还有大记者都有,再加上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七彩玉龙之上,她才幸免于被嘲笑。

  “不是啊店长,这东西是聂公子的。”副店长急忙解释道。

  张天元微微点了点头,这个店长虽然说老牛吃嫩草,不过确实有两把刷子啊,难怪能做店长呢,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七彩玉龙是好东西啊。

  店长回头看向了聂公子,搓着手,笑道:“聂公子,您是打算卖了这物件吗?”

  在他看来,自己发财立功的机会到了,这件七彩玉龙,只要是两千万以内拿下,那都绝对是赚的,买来之后,经过关氏珠宝的包装,绝对可以成为一件国宝级的佳作的,别说两千万,就算是五千万,一亿,他们也能轻松卖出去,只是到了那个时候,这东西的品牌价值或许比本身的价值还要高了,以关氏珠宝掌门人关鹰的眼光,多半是会留下来的。

  “那怎么可能,这东西可是我给我家老爷子准备的礼物,我卖给你,你敢要吗?”聂震语带讽刺地笑道。

  在帝都,不,就算是在整个内地,还真没有谁敢去抢聂老爷子的礼物啊,除非是真得不想混了。

  那位店长尴尬地笑了笑,又有些无奈地问道:“那聂公子把这东西拿出来干什么啊?”

  这个时候,张天元接过话茬说道:“这个事儿,你最好问问你们的副店长喽,我不过是批评了你们的‘女皇’珠宝套装几句而已,每一句都是肺腑之言啊,你们不听也就罢了,还非要我说个理由出来,这东西跟你们那‘女皇’套装的做工比起来如何?价值又如何?”

  那店长眼珠子一转,刚想说话,张天元却已经看出了他的心思,冷笑道:“您要说一些昧着良心的话,那咱们这官司就继续打下去吧,幸好我还认识国家地质大学的李明光教授,他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另外和疆玉皇库尔班我也认识,上浦的董学塾、李书恒二老,我同样认识,你觉得还不满意的话,咱们把宝岛三族当家的都叫来,好好品评一下,到底谁的东西更好?”

  张天元的这番话,说的这位店长是冷汗直流啊,他简直不能理解,这年纪轻轻的小子,怎么就能认识那么多的大人物,这几个名字,不管是哪一个,在古玩玉器界,那都是响当当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