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七五章 明清家具
  听聂震说那把椅子就花了三万块,张天元也松了口气,三万块对这个家庭来说,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他们keneng请人吃一顿饭都不止花这些呢。

  “那我就冒昧评价一番吧,这把椅子聂哥你当初买的时候,他们给你说了是什么年代的吗?”

  “说是清代的!”聂震答道。

  “我国古典家具以明清家具为代表。明代家具的造型朴素、大方、流畅、舒适。清代家具沉穆、庄重、华丽、富贵,虽然两者风格大不同,却都是我国古典红木家具的集大成者,不仅造型美观,而且意韵深远,所以眼下市场上卖得最haode古典家具,也正是明清家具!”张天元缓缓说道:“不过你买的这把椅子,显然是做旧过的。”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上当了?怎么看出来的啊?”聂震惊讶地问道。

  “其实不用太多的鉴赏技巧,只要熟悉明清家具的,一看就zhidao真假了。”张天元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明代家具承载着浓厚的文人情趣与风格,清代家具传承了皇家风范的宫廷文化。明清深远的历史文化赋予了明清家具的独特韵味。如,清代家具的吉祥图案中,就强烈地体现着‘九五之尊’的皇家风范。‘龙’的图案更是宫廷红木文化的典范。明清家具传承了中国古典家具的文化韵味,共同组成了‘红色收藏’的国粹精华。”

  “啊!我zhidao了,这个座椅的图案明显不对啊,给人的感觉太弱气了。不过这也不能完全说明就是假的啊。不管哪个朝代,总有些特立独行的人吧。”聂震还颇有些不服气。

  “嗯。你这么说也有些道理,不过这个确实是做旧的。而且如果卖者没有告诉你这是做旧的话,那就构成诈骗了。造假者为了迎合收藏家尚古的心态,将新的家具进行做旧处理。其方法包括:刷或泡双氧水,将木材颜色变浅、变旧;或将家具放入石灰池中浸泡几分钟,如将紫檀放入石灰池中,其表面会立即变成灰白色,其天然高贵的紫红色很快就消失了。然后,在其上打上‘英国蜡’,使家具看起来很像年代久远的紫檀木家具。而这些做旧后的外观。却反而是收藏者最喜欢的。”

  “什么事英国蜡啊?”

  “哦,澳门赌博网站:那是一种从英国进口专门用于做旧的蜡!”张天元答道。

  “这些做旧的也太黑心了吧。”聂震咬了咬牙道,虽然他不在乎三万块钱,可是被人骗的感觉可不好啊。

  “话也不能这么说,做旧并不等于做假。依古法,只要是在不伤害材质、不改变材性、对人体无害的前提下进行复制,这种严谨、科学的复制不能视为做假。比如古旧家具的修复,其新配部分的颜色就应与旧的部分相接近或一致,即‘修旧如旧’。当然了。即使这样,如果要出售的话,也是要提前告知消费者的,不然就很keneng会构成诈骗。”张天元笑着摇了摇头道。

  “啊!这古董真不是我这种人玩的啊。头疼!”聂震拍了拍脑门道。

  “哈哈,我们时常可以从网络上看到一些所谓旧家具照片,其中很多照片都注明与故宫里的家具一模一样。或与王世襄先生专著里的家具一模一样。

  其实仔细想想,皇宫里的重器一般为一件或一组。制成后,图纸一般说来都要销毁并且不再重复。故不keneng在民间又有一件或一组一模一样的黄花梨或紫檀重器。

  如前所述,高档硬木制作的家具是从明代万历时才兴起的。也就是说,明代276年的历史,硬木家具只占最后70年左右。当然,我们并不否认明嘉靖朝就有硬木家具,但蔚然成风应该在明末。故如果有人声称所藏硬木家具是明朝前期或宋朝的,古家具爱好者就应对此多一些理性思考。这样子可以少上很多当。”张天元讲到了自己擅长的东西上面,所以心情也不紧张了,说到这里,还拍了拍聂震的肩膀,哈哈笑了一声。

  “你还没说这个椅子到底为什么是做旧的呢?”叶玉兰听不懂张天元在说些什么,所以就有些急了,问道。

  “做旧的方法,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就不多提了,这个椅子吧,wenti其实比想象中的还大,说实话聂哥,当初对方卖给你只要三万块,你就应该小心一点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卖这家具的告诉你这是黄花梨木的家具吧?而且还是降香黄檀!”张天元问道。

  “对!对对对!你怎么zhidao的?你该不会认识那个卖椅子的吧?”

  “我哪里认识他,我只是从这椅子分析出来的。”

  “怎么个说法?”聂震问道。

  “如果将整件新制的家具做旧用来冒充明或清代家具,这就是我所说的诈骗了,里面有一种方法叫‘偷梁换柱’法。

  常见的手法是将颜色或纹理相近的木材混用,大多出现在紫檀和黄花梨等贵重材质的家具上。

  比如紫檀家具,不明显的地方与老红木、深红色漆木相混用;或用产于马达加斯加群岛的卢氏黑黄檀,冒充产于印度的紫檀即檀香紫檀。

  对于黄花梨家具,则用产于越南、老挝的所谓‘越南黄花梨’冒充产于海.南岛的黄花梨即降香黄檀;或用产于老挝或老挝与缅甸接壤的一种花纹、颜色近似于黄花梨的酸枝木冒充黄花梨木;或以“越南黄花梨”、酸枝木与海.南黄花梨木混用。更有胆大妄为者,甚至将颜色偏黄的花梨木直接标为黄花梨,买家若追问才说是‘越南黄花梨’,可实际上连‘越南黄花梨’也不是。

  虽然都叫黄花梨,或者颜色偏黄的花梨木,但是价格差别太大了。而这把椅子,其实就是用颜色偏黄的花梨木冒充的。然后有做了旧。”张天元叹了口气道。

  “这到底值多少钱?”

  “嗯,看这做工还bucuo的份上。最多也就两三百块钱撑死了。”张天元回答道。

  张天元说这些话,让聂老爷子也有些尴尬,这东西摆在客厅里,原本是为了彰显一种文化气质的,可是他也不懂,结果都把假货当真货了,这不zhidao被多少人背地里取笑了啊。

  聂老爷子站了起来,然后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对聂震说道:“去。把这东西赶紧拿出去送人吧,送谁都行,可别摆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今天要不是天元这个专家过来,咱们还都傻乎乎地以为这是真东西呢,太丢人了啊。”

  “老爷子,就算要送人,那也不必这么着急吧,要么我干脆送给李阿姨吧。”

  “那也行。随便你了,反正就别摆在这儿了。”聂老爷子摆了摆手道。

  聂震把椅子挪到了聂老爷子看不到的地方,这才又走回来了。

  叶玉兰有些牢骚,说道:“他说是假的就是假的。要是真的,那不是赔大发了?”

  “你能不能闭嘴啊!不说话,这里没人当你是哑巴!你以为张兄弟是什么人?那可是连上浦的董学塾董老、李书恒李老都赞不绝口的人啊。”聂震有些生气了。他平时不想招惹叶玉兰,可是今天叶玉兰的表现实在太让他失望了。

  “不是吧!”叶玉兰也惊呆了。董老和李老她是zhidao的,因为她家老爷子曾经请那两位到家里做过客。还帮忙鉴定过一些古玩,她那个时候就之大那两个人是国内的鉴定大师了。

  聂老爷子显然也有些意外,看张天元的眼色,越发是喜爱了。

  “来来来,天元你过来,坐在爷爷身边来。”聂老爷子冲张天元招了招手道。

  张天元有点尴尬,这都刚认识的人,怎么就自称爷爷了?

  虽然年龄上没wenti,可是还是觉得有些生疏啊。

  “不用拘束,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都行!说实话,我这个糟老头子欠你爷爷啊,当年要不是他,我就死在北朝战场上了。”聂老爷子等张天元坐稳了,轻轻摸了摸张天元的头发,又拍了拍他的后背,亲昵得不得了。

  张天元平日里是很反感别人摸他的头的,不过长辈就除外了。

  “大丫头,你去带着小叶丫头去外面玩吧,爷爷有话对这孩子说。”聂老爷子看了聂青岚和叶玉兰一眼说道。

  “爷爷,我留下来不行吗?我也想听听您的故事啊。”聂青岚抱着聂老爷子的胳膊撒娇道。

  张天元看到这一幕,一身鸡皮疙瘩都快出来了,这女的居然也会撒娇,试想想吧,一个女王样的女人突然撒起娇来,那还真是怪吓人的啊。

  “留下可以,但是你们不准再插嘴了,可以吗?”聂老爷子这话其实是对叶玉兰说的,他不想怪罪叶玉兰,但对叶玉兰之前一直打岔和找碴也有些不满的。

  “行,保证不插嘴。”聂青岚举起手发誓,又急忙将叶玉兰的手也举了起来。

  聂老爷子这才叹了口气道:“当年本想把你爷爷弄到帝都来享福的,可是鬼想到那个时候发生了那种事情啊,那几年的乱,我这糟老头子遭了很大的罪,也庆幸没有让你爷爷来帝都,不然麻烦会更大,他在乡里生活苦点,但好歹不用每天过那种日子。”

  “聂老爷子,您zhidao我爷爷已经去世了吧?”张天元突然问道。

  这个wenti他实在是想问很久了。

  “就zhidao你要问这样的wenti,对不住啊,你爷爷去世那会儿,帝都发生了一些事情,不仅我脱不开身,我身边的人也都不能离开,不然会有很大麻烦的,这是国家机密,请原谅我不能告诉你。”聂老爷子叹了口气道:“我说这些,你信吗?”

  “嗯,我相信。”张天元当然相信了,不是他有多信任聂老爷子,而是因为他能看出聂老爷子是撒谎还是实话。

  “好孩子,我听聂震这小子说你现在过得还bucuo,但你有没有兴趣弃商从政啊?”聂老爷子问道。

  “还是算了吧,我这人还是做个商人就行了,别的事情,我不太擅长。”张天元不想掺合进一些危险的斗争中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