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七四章 椅子的玄机
  不得不说一句,聂青岚的身材真得很是火爆,现在又是夏天,她虽然穿得并不是特别暴露,可是胸前那两团却将衣服几乎快要撑爆了,白皙的大长腿简直如同顶级的羊脂白玉一般令人羡慕。

  张天元现在是盯着对方看也不是,不看也不礼貌,实在是为难啊,只能急忙随口应了一句道:“没错,我就是张天元,聂哥的朋友。”

  “听说你是做玉器生意的,在帝都有铺子吗?”聂青岚问道。

  “当然,虽然我公司的总部设在上浦,不过帝都也已经有几家分店了,如果聂姑娘喜欢的话,可以到我店里转转,我保证物美价廉!”张天元说起自己的玉器店,那就完全不紧张了,一副自信的样子。

  “好,那就说定了,王公子,咱们赶紧走吧,还要去餐厅吃饭呢,就别打搅人家逛街了啊。”聂青岚冲王思远使了个眼色道。

  “对,对对对!你们玩,你们玩,我们先去前面法餐馆吃饭了。”王思远在聂青岚面前,那简直是丢尽了大公子的脸啊,唉,男人追女人的时候,都这样吗?

  张天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也不知道是逛热了,还是冷汗。

  叶玉兰看了张天元一眼道:“以后不准你拐骗我们家小聂去那种危险的地方了。”

  “玉兰,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拐骗啊,明明就是聂震勾引我们家天元哥去和疆承包什么玉矿的,哼。他倒好,在山底下休息。害得我们家天元哥差点丢了性命。”听了叶玉兰的话,张天元还没来得及反驳呢,欧阳晓丹先不服气了,双手叉腰说道。

  虽然叶玉兰和欧阳晓丹是好朋友,但因为足球上的事情也有过许多争吵,不过都是吵过之后就过去了,就忘了,第二天还是好朋友。因为男人正常,这还是头一遭。

  聂青岚颇有深意地看了欧阳晓丹一眼,笑了笑,上去在叶玉兰的屁股上拍了一把道:“你胡说什么,我家弟弟那性格我还是了解的,别乱说话。”

  她制止了叶玉兰和欧阳晓丹争吵之后,又冲着张天元笑了笑道:“抱歉了。这丫头就是太疯了,说话不过脑子,她没什么恶意的。”

  “没事儿。”张天元此时想生气也没法生气了,人家这么客气,你说你生气那像话吗?

  走在路上,欧阳晓丹的脸气鼓鼓的。就像是两个小笼包子。

  “哈哈哈,好了好了,女孩子生气可就不漂亮了,今天要谢谢你仗义执言啊。”张天元哈哈笑道。

  “怎么谢我啊?”

  “嗯……饭已经请过了……对了,我差点忘记了。这一次来帝都,还专门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呢。走,咱们去我的住处。”张天元一把抓住欧阳晓丹的手,跑了起来。

  “去你的住处……”欧阳晓丹的脸“唰”得红了起来,想到当初上浦的那次误会,他真得是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都在往外冒烟了。

  “你乱想什么啊,我把给你的礼物放在那儿了。”张天元可不敢张欧阳晓丹误会,做朋友可以,但他必须的讲究最起码的原则,因为他现在唯一喜欢的女人只有柳梦寻而已。

  到了张天元的住处,他将准备送给欧阳晓丹的那个吊坠拿了出来,虽然这并非张天元亲手雕的,但也是老师傅雕刻的,算不上大师作品,但因为玉质比较好,值个四五万还不是问题,送这样的礼物,其实已经不算吝啬了,毕竟两个人只能算是红颜和蓝颜的关系而已。

  欧阳晓丹拿了礼物,又在张天元的住处坐着聊了会儿天,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说实话,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张天元还是挺紧张的,欧阳晓丹走后,他才松了口气,赶紧拿起电话给柳梦寻打了个电话,他很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中了桃花陷阱,无法自拔了,毕竟论起来,欧阳晓丹不仅漂亮,而且很健康,是那种充满了活力的美女,这种美女可是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啊。

  欧阳晓丹走后,神罗便不满地在架子上叫了起来,今天张天元出去的时候没带它出去,毕竟这里是大城市,有些不太方便,不然的话,在餐馆那会儿,都不用张天元动手,估计神罗都能把王浩的脸给抓花了。

  张天元急忙给神罗准备了上好的精瘦肉,这可是比张天元自己吃得都好啊,足见他对这小家伙的爱了。

  ……

  第二天,聂震开着车来接张天元。

  上车之后,聂震就问了:“你小子昨天是不是把我给出卖了啊?”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张天元装傻道。

  “你就装吧,叶玉兰那丫头昨天晚上跟我姐一起去找我了,幸亏老爷子这两天在我家住着,那丫头才没敢疯,不然我绝对被暴揍一顿啊。”聂震叹了口气道。

  “不是我说啊聂哥,你要是喜欢那叶玉兰,就直接表白是了,要是不喜欢,那就别躲啊躲的,你不可能躲一辈子吧?”张天元苦笑道。

  “你不懂啊,我是挺喜欢叶家那小丫头的,不过那小丫头从小被娇惯坏了,脾气太糟糕了啊,动不动都要打人,唉,我怕以后会受不了啊,头疼。”聂震摇了摇头道:“算了,不提这个事儿了,上次我给你说的,让你帮我弄几瓶猴儿酒的事儿,你办得怎么样了?老爷子特别喜欢喝那个酒啊,关键是他不伤身,也不用管着。”

  “哦,酒的话已经送过来了,一共是二十瓶,用的全部是精美的瓷罐,那瓷罐也是我们公司生产出来的,所以质量不是问题,喝了酒之后。你就算是把瓷罐当收藏品都可以。”张天元答道。

  “你们公司业务还挺广的啊?”

  “也不尽然,反正就是古玩、陶瓷、玉石玉器、民俗用品这方面了。”张天元淡淡说道。

  “这还不多?啧啧!你不知道。老爷子还怕你受苦呢,说是想给你在帝都找个工作,还问我你上过大学没有,上的是哪个大学,学的是什么专业,那些我哪里知道啊,我又没调查过你的户口,为此老爷子狠狠痛批了我一顿。说我办事不力啊。”聂震耷拉个脸苦笑道。

  “那得感谢聂老爷子的好意了,不过真的是不需要了,只要你们能在生意上给我创造一点方便,那就足够了。”张天元不是固执的人,更不是顽固不化的人,他不会说什么都凭自己努力,那不是坚持。那是愚蠢,以他的底子,如果不靠别人帮忙的话,就算是努力一辈子,怕也很难成就跨国的商业帝国吧,但是有人帮忙那就不一样了。会节省很多时间和力气的。

  “那没问题,只要你不干违法的事儿,那都好说。”聂震笑道。

  “放心吧,我干得都是正当生意。”张天元也笑了笑道。

  “那就行了,我家你也不陌生了。前面就到了,这大院里住的都是在军队任职的干部。我爸虽然不是军队系统的,不过我妈是,所以住在这里倒也没问题,关键是安全。”聂震指了指前面的小区笑道。

  对这些,张天元不是特别感兴趣,在他的心目中,没有高官就高高在上这种概念,即便是遇到了国家级的干部,他也没多少感觉,或许就是新鲜一点吧。

  “我进去之后该怎么称呼呢?”张天元和聂震下了车问道。

  “你也叫老爷子吧,或者叫聂老爷子也行,反正我就是这么叫的。”聂震嘿嘿笑道:“我爸和我妈这会儿都去上班了,不在家,家里估计就是老爷子、我姐,可能还有叶家那丫头吧。”

  两人到聂家的时候,果然正如聂震所说的那样,房子里有聂老爷子、有聂青岚,还有叶玉兰。

  聂老爷子此时正戴着眼镜看报,聂青岚和叶玉兰则在一旁看时尚杂志,时不时还发出魅惑的笑声。

  “老爷子,人我可给你带回来了,这一次不是说我办事不力了吧?”聂震走上前去搂住了聂老爷子的肩膀笑道。

  聂老爷子摘下老花镜,抬头看了张天元一眼,不禁感慨道:“像!像!真得是太像了!像张世龙啊!”

  张天元其实是有点隔代遗传的,长得既像他爸爸,也很像他爷爷,这爷三个要是走一块,那绝对不会认错的,肯定都能看出来是爷三个。

  “聂老爷子!”张天元以为自己不会紧张,可是见到了聂老爷子,感受到这个人身上那种军人的威压,他还是手心里出了汗。

  这老一辈的军人,那感觉就是不一样啊,有点可怕。

  他想找个话茬,减少一下自己的紧张感,于是开始在客厅里东张西望,一眼就盯住了聂老爷子坐着的那把椅子,眉头微微皱了皱。

  正想说话,聂老爷子却好像发现了他那细微的异动,笑着说道:“我听这小子说你是做古玩玉器生意的,怎么?看到这把椅子,评价评价?”

  大概聂老爷子也在寻找话茬吧,毕竟初次见面,找到共同的爱好那才是最重要的,这虽然不是相亲,可是找谈话的借口同样重要啊,毕竟你不能只是问问题吧,那会把人吓跑的。

  “聂老爷子,我听欧阳晓丹说,他才二十五,他懂什么古玩啊。”叶玉兰抬起头说道。

  “有志不在年高,有才不在岁数大!玉兰你也别小瞧了这个张老板啊,我可是在王公子那儿听到了他的许多趣闻呢。”聂青岚笑眯眯地看着张天元,眼神之中有一种挑逗的味道。

  张天元真是受不了这种眼神,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磨人的妖精,难怪王思远会被征服,在他看来,王思远虽然也是人中之龙,可真的难以驾驭这个女人啊,这女人真得是太……怎么说呢,感觉有一种女王高高在上的样子,不是平常人能征服的。

  “是啊兄弟,你就露一手吧,这把椅子是我托一个朋友买的,我爸喜欢这玩意儿,我就买回来了。”聂震说道。

  “花了多少钱?”张天元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贵,也就三万块钱吧。”聂震答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