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七三章 聂老爷子的邀请
  “十几万?十几万对张哥来说算个屁!”路雄瞪了王浩一眼,对几个保安说道:“谁报警了,赶紧打电话撤销了,还有,把这不争气地王八蛋带去医院,省得看了烦心。”

  不得不说,路雄的这个处理也算是聪明,既给了张天元面子,又不耽误自己表弟看病。

  等王浩被背着离开了,路雄才歉意地看了看张天元道:“张哥,我zhidao您不缺钱,不过今天这顿我请了怎么样?给你们开个包间,你们到里面慢慢吃,另外,张哥您穿多大号的衣服,我马上派人给你买去。”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面对如此热情的路雄,张天元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他这人向来都是别人敬他一尺,他就敬别人一丈,所以这个面子肯定是要给的。

  “晓丹,我们去包间吧。”张天元对欧阳晓丹说道。

  “行。”欧阳晓丹那就更没wenti了,本来就是来这儿吃饭的,她也不想还没吃呢就这么离开,也太狼狈了。

  路雄听两人这么一说,就赶紧给准备了包间。

  其实这家法国餐馆规格虽然很高,但是二楼的包间却是不轻易向外人开放的,一般都是聂震的朋友来这里吃东西,才会让他们去的,还有一些在帝都有头有脸的人,所以当路雄说要让张天元去包间的时候,那些正在吃饭的人,都忍不住在猜测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了。

  到了包厢,路雄亲自喊来了法国大厨,让他们先给张天元准备菜。并且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让那大厨自己动手。

  他这倒是正合了张天元的心意了。张天元对别的东西或许不怎么要求,但是对吃的。那一向是非常在意的,不过别人都说色香味俱全,但张天元却更喜欢将味放到第一位,对他来说,好吃那才是最重要的。

  等菜上来之后,张天元对这些菜的造型还是挺满意的,毕竟是大厨做的,这“色”算是到了。

  赛鱼羹、鹅肝排、巴黎龙虾、红酒山鸡、沙福罗鸡、鸡肝牛排……每一份其实量都不多,所以菜多也不是wenti。两个人吃完还是可以的。

  张天元尝了尝那红酒山鸡,仔细品味了一下,便竖起了大拇指道:“bucuobucuo,不愧是大厨做的,这味道相当好。”

  “那是,这位大厨可是聂哥帮我从法国请来的,花了重金啊!听说在法国还得了好多大奖呢。”路雄兴奋地说道。

  “路老板也坐下来一起吃吧?”张天元笑着说道。

  “不了,我还有别的事情,就先去忙了。你们慢慢享用,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给waiter说。”路雄笑了笑,就离开了。

  张天元和欧阳晓丹这一顿饭吃得算是宾主皆欢,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好像就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吃得差不多了,张天元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抱歉,我接个电话。”

  张天元起身走到一旁摁了接听键。电话是聂震打过来的,所以他肯定是要接的。

  “兄弟。路雄把餐馆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我了,你没事儿吧。那个王浩,我帮你收拾他。”

  “算了,没事儿,该教训已经教训过了,那小子这一次住院自少得两个月才能出来。”张天元不在意地说道。

  “哈哈哈,你这家伙,还真够狠啊。”

  “我说聂哥,我这边可是有佳人相伴的,你打电话如果只是为了这点事儿的话,能不能之后再说呢?”张天元问道。

  “不,其实我是有另外的事情的,你是陕州西凤人对吧?”

  “嗯,附近一小县城。”张天元点头道。

  “上次在和疆的时候,你说你爷爷也是参加过对美战争的?”张天元又问道。

  “对啊。”

  “你爷爷不会是叫张世龙吧?”聂震继续问道。

  “是……等等,聂哥你什么意思,你查户口啊?”张天元微微有些不快了。

  “不,你千万别误会啊。是这样的,我不是那了你那件玉雕龙回家嘛,本来是打算寿诞日再给老爷子的,谁zhidao老爷子昨天就看到了,还问我天元玉皇是哪位大师,我就说是我兄弟了呗,然后又说了你的名字,他就激动了,说一定要见你一面啊。”聂震叹了口气道。

  “聂老爷子难道就是我爷爷的老上司?”张天元也回过味来了。

  “没错,老爷子告诉我了,说是在北朝战场上,幸亏你爷爷帮他挡了一枪,不然他keneng就没命了。”聂震回答道。

  “嗯,这个事儿我爷爷倒是也给我说过,他脸上一直都有一个很明显的伤疤,我也是懂事之后才zhidao那是枪伤的。”

  “果然是吧,果然是吧!哎呀,你上次说你的名字是别人给取的,我还没多想,哪里能想到啊,你这家伙的名字居然是老爷子取得啊,你说咱们是不是缘分大了?”聂震哈哈笑道。

  “倒也是,我以为永远都见不到那位大人物了,却没想到那个人居然就是聂老爷子啊。”

  “对了,老爷子说了,他要马上见到你,明天你看如何,就来我家,我去接你。”聂震说道。

  “没wenti,聂老爷子一直是我钦佩的人,见他一面,那是我的荣幸。”张天元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无论如何明天都不能反悔啊。”

  “放心吧聂哥,不过你看我带点什么礼物过去呢?”

  “还带个什么礼物啊,你人过来就行了,带礼物反而不好,我们这儿是军区大院,容易引起麻烦的,你就空手来,老爷子不会说什么的。”聂震说道。

  “那好吧。”张天元挂了电话,深深吸了口气,他是真得做梦都没想到。居然能在帝都遇到自己爷爷的老上司。

  虽然觉得很可笑,很天真。但他真的有一个wenti想要问问聂老爷子:“我爷爷去世的时候,你为什么连打个电话询问一下都没有?”

  当然。这样的wenti,确实非常唐突,好像也很傻,但张天元就是想求一个心安理得,他印象中的聂老爷子,那是和颜真卿一样可敬可佩的人,所以他相信问这样的wenti,虽然肯定是唐突了一些,但对方一定会给他一个答复的。

  “谁的电话啊?”欧阳晓丹警惕地问道。

  “一个朋友。”

  “女朋友?”

  “如果聂震是女的。那就算是吧。”张天元笑道。

  “聂震!聂公子?”欧阳晓丹惊讶地问道。

  “嗯,澳门赌博网站:聂家的公子聂震。”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你老实告诉我,你跟聂震到底什么关系,还有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我怎么越看你越看不透了,聂震那是什么人物,跺跺脚,整个四九城都要震一震的人啊。”欧阳晓丹惊讶地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好兄弟而已。去和疆的时候,我跟他一起去的。”张天元解释道。

  “不明白,不明白啊,你这人实在太神奇了。”欧阳晓丹挠了挠头道:“哎呀。不想了,好烦人。”

  “哈哈哈,这世上的事儿。哪有每一件都可以搞明白的,咱们还是吃东西吧。吃完了我再带你去散散步,今天晚上挺凉快的。”张天元哈哈笑道。

  ……

  两个人吃过饭之后就出去散步了。张天元已经换上了路雄给买的新衣服,同样是一件阿迪,凑合着能穿吧。

  欧阳晓丹的车还停在餐馆的地下停车场,不过他们就在附近散步,所以也就无所谓了,给路雄打了个招呼,让帮忙照看好车,他们两个迎着晚风,倒也是逛得滋滋有味。

  “欧阳晓丹!”

  “叶玉兰!”

  “王公子!”

  “张兄弟!”

  这几声,几乎是同时喊出来的。

  张天元和欧阳晓丹正走在路上,就发现迎面走来三个人,一个男的,两个女的,那男的手里提着大包小包,一看就zhidao是被剥削的可怜人啊。

  走进了,张天元才发现,这可怜人居然就是王思远王公子。

  欧阳晓丹也发现了熟人,其中一个是他在欧洲的时候结识的朋友叶玉兰,两个人是在一场球赛上相遇的,别看他们都是女孩子,但却是足球迷,到了英国,不看英超那说不过去,两个人在一场阿森纳和切尔西的比赛上相遇。

  她们一个是切尔西的球迷,喜欢阿扎尔,一个是阿森纳的球迷,喜欢厄齐尔,虽然喜欢的俱乐部不同,当时还吵得挺凶,但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吧,之后就成了朋友了。

  “你们认识?”张天元意外地问道,还有,这个叶玉兰的名字也太熟悉了吧,好像在哪儿听到过似的。

  “你们也认识?”欧阳晓丹也有些意外,这张天元不仅认识聂公子,居然也认识王公子,这家伙说自己是农民家的孩子,这说出去谁信啊。

  “晓丹,那是你男朋友吗?”叶玉兰笑着问道。

  “别乱说,只是普通的男性朋友而已,他叫张天元!”欧阳晓丹红着脸说道。

  叶玉兰一听这名字,突然间脸色就变了,她扑上去也一把抓住了张天元的双肩说道:“你就是张天元?就是那个跟小聂一起去和疆的张天元?你把小聂藏哪儿了?”

  “喂,叶大小姐,你这样子不好啊。”王思远苦笑道。

  叶玉兰却不听,王思远只好求助于身旁的另外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是却很成熟,绝对是标准的御姐模板啊。

  “聂姐姐,你就说说吧。”

  “玉兰,助手,你那个样子像什么话。”聂青岚发话了。

  叶玉兰似乎很听聂青岚的话,这才讪讪收了手,不过还是在追问。

  张天元大概猜出来了,聂震这小子回来之后估计还躲着叶玉兰,所以才会让这个女人发飙的。

  “聂哥这会儿应该在家呢吧。”张天元嘀咕了一句,心中暗道:“聂哥啊聂哥,小弟为了自保,也只能出卖你了啊。”

  其实男女之事,张天元不愿意掺和,他觉得聂震还是和叶玉兰说清楚的好,这样子以后相处起来也容易,一直都这么躲躲避避的,也没意思。

  “你就是张天元吗?”聂青岚看着张天元,捏着下巴,眼睛里多了几分鉴赏的意思,没错,就是鉴赏,像是鉴赏古玩一样的眼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