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七二章 大闹法餐馆
  迎面走过来一个将头发完全染成成了黄色,而且留的很长的男人,这人身上穿的,都很像是中世纪的法国贵族,以张天元的眼光来看,这身衣服的确是非常昂贵,估计一万块拿不下来,可是这也太违和了吧,简直比他身上穿得衣服更加违和。

  “这位是从中世纪穿越过来的?”张天元觉得好笑,就问了一句。

  “别理他,一个疯子!”欧阳晓丹厌恶地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和张天元就往里面走去,不料那人却直接挡在了张天元身前。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位……咳咳,先生,对不起,进入这里,是要着装整齐的,男士最好是西装。”那人对张天元说道。

  张天元往里面看了看,发现餐桌上坐着的,大部分都没穿西装啊,说起来这可是夏天最热的时候,哪个脑残会穿着西装来回跑,不热死才怪的。

  他叹了口气道:“他们都没穿吧……等等,你是谁啊?”

  “我是这家餐馆主人的表弟,嗯,可以这么说,这里就是我的餐馆!”那人回答道。

  张天元正要回话,却被欧阳晓丹一把拽住,往里面拉去:“别跟那个疯子废话,这里他管不了事儿。”

  “欧阳晓丹,你太过分了!”王浩看着欧阳晓丹和张天元的背影,咬了咬牙,转身离开了。

  王浩本来只是一个乡下孩子,高中都没毕业便来帝都打工了,那个时候正好是遇到了自己的亲戚,亲舅舅。他都没想到自己的人生就此发生了改变,被舅舅送去法国留学。还在国外认识了欧阳晓丹。

  他在法国没能追上欧阳晓丹,回国之后更是展开了狂猛的攻势。想要将欧阳晓丹拿下。

  为了拿下欧阳晓丹,他甚至想过霸王硬上弓,可是却被欧阳晓丹暴揍了一顿,住了一个月的医院,也因为那个事儿,欧阳晓丹便去了上浦一段时间。

  欧阳晓丹的家世虽然也不差,是警察世家,可是没办法跟王浩的舅舅比,所以他家里人的意思是不要让她招惹王浩。免得惹出麻烦来。

  可欧阳晓丹脾气就是那个脾气,有些事情她是绝对忍受不了的,尤其是王浩那件事情实在做得太过无耻了,这让她对这个人产生了极端的厌恶。

  两个人坐下之后,点了餐,就开始聊天了。

  就在此时,王浩拿着一瓶法国红葡萄酒走了过来,笑眯眯地对欧阳晓丹说道:“晓丹,我都向你赔礼道歉了。那件事儿就别往心里去了好吧。”

  “你觉得那keneng吗?”欧阳晓丹瞪了王浩一眼,眼睛里含着怒火。

  王浩尴尬地笑了笑,没敢再说什么,他是真怕被这妮子再暴揍一顿。那连外出喝花酒的能力都没了,上次住院住了一个月,他是刻骨铭心啊。

  ……

  王浩很恨欧阳晓丹。不过他更想得到欧阳晓丹,所以他这一腔的怒火。就直接对着张天元发泄过去了,他觉得是这个男人夺走了他心爱的女人。

  而且看张天元那打扮。穿着,一看就是个土包子,他觉得欺负了也就欺负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在取下葡萄酒瓶塞的时候,他特意将瓶口对准了张天元,酒顿时洒了张天元一身。

  也幸亏张天元躲得快,不然一瓶酒估计全都让他衣服喝了。

  他本来没兴趣跟这个人较劲,他也不是来这里找茬的,可是对方却非要找他的茬,以他的性格,如何能够忍受?他可不是什么翩翩君子,更不是肚里能撑船的宰相。

  在他眼里,这个王浩不过就是沾了亲戚的光,土狗变成了名贵田园犬而已,说到底,只是换了个名字,其实本性还是那样。

  他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靠别人发财,自己还特别得瑟地傻逼了,现在对方居然惹到了自己的身上,那这个事儿,他就忍无可忍了。

  “哎呀呀,抱歉抱歉,一时没小心,不过这瓶酒十多万呢,你也不算吃亏了!”王浩此时要是不惹张天元还好,可他偏偏脑子里有坑,非要刺激张天元。

  张天元冷笑了一声,看着还剩半瓶的葡萄酒,一把夺了过来,然后揪住王浩的衣襟,将那酒直接浇在了王浩的头上。

  “爽吗?十几万的酒让你用来洗头了。”张天元笑道。

  王浩简直要被气疯了,他做梦也没想到,张天元居然敢这样对他,欧阳晓丹也就罢了,可是他就不明白了,这个看起来黑不溜秋,好像非.洲过来的人一样的家伙,怎么敢对他动手。

  “你……你……”

  “我怎么了?”张天元微笑地看着王浩,不过那笑,却充满了讥讽和嘲弄。

  王浩心中已经怒到了极致,他舅舅可是帝都的大官,大多数人听了那都会害怕的,他之所以没有报复欧阳晓丹,那是因为他想得到欧阳晓丹的身体和心,可是眼前这个人算什么,居然也敢招惹自己,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他简直不能忍受。

  他的连一片红、一片白,葡萄酒还在头发上不断滴落,他的身体剧烈得颤抖着,显然是已经气得不行了,他突然上前想要抓住张天元的衣襟,却被张天元一把给推开了。

  “想打架吗?这里好像不适合打架啊?”张天元戏谑地看着王浩说道。

  “你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有爹生没娘样的垃圾!你居然还学别人来吃法国大餐,澳门赌博网站:你这种乞丐根本就不配!”王浩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

  别的话,张天元都能忍,可是这个王浩敢侮辱他的父母,这他就没办法忍了。

  “晓丹,如果我暴揍这家伙一顿,会被关几天?”张天元问道。

  “不要。这个人身份有点特殊,他舅舅权势太大了。你如果打了他,恐怕不是关几天的事情。”欧阳晓丹低声劝道。

  不过这话还是让王浩听见了。

  王浩哈哈大笑道:“你打啊。你个怂货,你敢打我吗?你就是个没种的孬种,狗杂种!”

  张天元微微笑了笑,走向了王浩。

  “你……你要干什么?”王浩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险些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我要干什么?你现在跪下来给我道个歉,我就不动你,否则的话,我会让你多住几天院的。”张天元脸上挂着微笑,可是语气却异常的凶狠。

  “你不敢打我!”王浩叫道。

  张天元微微吐了口气道:“晓丹。我要是进去了,外面就要劳烦你帮我活动活动了。”

  说完话,他直接一脚踢了过去,正中王浩的肚子,这一脚力道可不轻啊,直接将王浩踹得飞出去两三米,然后撞在了别人的桌子上,才停了下来。

  王浩竟然被这一脚踹得嘴里边溢出血了。

  “保安!保安!你们都死了吗?快来人啊!要死人了!”王浩真得是被吓傻了,他声嘶力竭地大喊了起来。

  他这一喊。立即跑过来四五个保安,他们将王浩护在了身后。

  “打!给我打死那小子!”王浩大叫道。

  “王少,我看还是报警吧,另外您需要叫救护车吧?”一个保安对王浩说道。

  “他说得没错哦。我那一脚,你内脏最起码是产生了一些破裂,如果不赶快去医院治疗。怕是会死人的。”张天元一边用纸巾擦着手,一边淡淡说道。

  他这番话。吓得王浩又急忙喊道:“快!快打120啊,快。我不想死啊!”

  “干什么干什么呢都?是谁敢在我家店里闹事儿啊?”就在这烂摊子一堆没办法收拾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进门的人,穿着一身非常花哨的衣服,上衣衬衫是粉红色的,上面还绣了很多花,下身裤子居然也是红色的。

  “不好了天元,店主人来了,比王浩更不好惹!”欧阳晓丹担心地看了看那进门的人说道。

  “你怕了?”张天元笑着问道。

  “不怕!跟你在一起我就不怕!我上次敢打王浩,这一次就敢大闹餐馆。”欧阳晓丹咬了咬牙道。

  “哈哈,你呀你,别总搞得像个女悍匪似的,小心嫁不出去哦。”张天元笑道。

  这个时候,那衣着华丽丽的人已经走进了餐馆。

  王浩看到那人,急忙大喊道:“表哥,表哥帮我出口气啊,那个家伙打我。”

  “谁敢打我表弟,还在我的餐馆里,简直活得不耐烦了。”那人看了张天元一眼。

  这一看不打紧,原本愤怒的脸立即变成了谄媚的笑脸,急忙跑上去跟张天元来了一个亲密的拥抱:“张哥,原来是你啊,我那不争气地表弟平日里就犯糊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见识。”

  这一幕,却让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傻眼了。

  那些都以为张天元这次完蛋了的人,看到来人居然是这样的情况,一个个都是险些将吃到嘴里的东西掉在了地上。

  欧阳晓丹也傻眼了,他看着张天元,仿佛不认识似的。

  “您是?”张天元其实也纳闷呢,这人谁啊,对自己这么亲密,搞得好像好兄弟似的,可自己压根就不认识他啊。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路雄,这儿的人都叫我雄哥,没啥本事,靠着家里人开了这么个餐馆混日子。对对对,张哥还记得聂哥吧?”

  “你说的是聂震?”张天元问道。

  “对对对,是聂哥,你们上次不是去那个会所吃饭吗?我当时也在场的,只是张哥您没在意而已。后来聂哥就告诉我说,张哥您是他的兄弟,让我见了您,就跟见了他一样。”路雄急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是聂哥的兄弟?”

  “我爸在他家老爷子手底下做警卫员,不过那是以前的事儿了,现在我爸仗着聂家老爷子的荫庇,算是弄到了一个好职位,这都是旁话,不说也罢,张哥您没事儿吧,我看您这衣服都湿了啊。”路雄问道。

  “哼,还不是你那表弟搞得,故意把酒倒在了天元哥的身上。”欧阳晓丹没好气道。

  “表哥,你怎么帮着外人啊,那瓶酒十几万呢,洒那个土包子身上,他算占了便宜了。”王浩挣扎着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