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七一章 法国大餐
  八月份的帝都,比往日都要热一些,因为学生们都放暑假了,老师也闲着了,这帝都好像比平日里都拥挤了,距离市中心比较远的路上,经常可以看到驾校的汽车驶来驶去,现在的大学生趁着暑假学车的也真是不少。

  聂震因为感谢张天元的救命之恩,所以就把自己的一套别墅让给张天元住了,这不是什么豪华别墅,也就一般般而已,不过在帝都,即使是这样的别墅,那也绝对是价值不菲的。

  租金的话,聂震当然是不稀罕的,张天元也没有强迫他收下,这种事儿,有时候你不接受别人的好意,反而会让对方感觉到你不识相,或者说不愿意跟他结交,那样子就不太好了。

  聂震的性格张天元这些日子是领教过的,除了好色让他有点难以接受之外,其余的还都好,为人慷慨大方,也没有架子,比起他在电视里见到的那些公子哥实在好了太多了。

  这不仅仅是对他和库尔班,即便是对独眼、司马义这些采玉人都是一样的,这也是聂震愿意跟他做朋友的缘故。

  别墅里什么都有,张天元住进去之后就直接冲了个冷水澡,浑身打着颤的感觉,别提多爽了。

  虽然有人说冲冷水澡对身体不好,不过张天元不怕,他有地气护身,可以享受别人享受不到的好事儿。

  洗完澡之后,张天元就美美地睡了一觉,一直到下午五点多才醒过来,这一觉睡的爽啊。将旅途的疲惫都彻底洗去了。

  想想这些日子在昆仑山,虽然非常辛苦。不过倒也是着实非常刺激,经历了很多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下午的时候。天阴了下来,还吹着凉风,张天元就打算出去逛逛,他关了房门,一个人沿着街道溜达,想要找个喝茶的地方,好好享受一下。

  路过一个广场的时候,张天元看到了两个喝得烂醉的外国人正在那里撒酒疯。

  一个女人被这两个外国人抬着,衣服都被撕破了。此时周围虽然有人,不过都是些老头老太太,显然是帮不上忙的。

  张天元这个人啊,虽然不能说正义感爆棚吧,但最起码做人的良知还是有的,看到一个无助的女人被两个醉鬼纠缠,连衣服都撕破了,这要是还不做点什么,那真得就太不像话了。

  “喂!这里是帝都。不是国外!悠着点!”张天元喊了一声,拿出手机说道:“再不放手我可就要报警了啊。”

  那两个醉鬼借着酒劲,根本就不在乎张天元的威胁,又用了一把力。将女人的裙子扯烂了,已经露出了下面的丝袜。

  张天元真是火了,原本以为威胁一下就行了。现在看起来不犯点错误是没可能摆平这事儿了,他倒是不怕得罪人。他还真不信在帝都这圈子里,有聂震摆不平的事情。他交聂震那个朋友,一方面是因为对方值得相交,另外一方面,其实两个人也算是互相利用吧,聂震利用他的才能,他利用聂震的权势,童叟无欺,这也算是君子之交了。

  他将手机装进了口袋里,跑上去,一拳一个,将两个醉汉打倒在地,不过这个时候,警察也姗姗来迟了。

  “我靠,你们就不能早来哪怕一分钟吗?”张天元心里骂了一句,虽然说这事情没什么,他算是见义勇为,那被欺负的女人也没跑,可以作证,但这浪费他时间啊,他还想去喝下午茶呢。

  张天元被带到了警.察局录口供,这些同志们倒是还挺客气,甚至还夸奖他做得好,可是你.奶.奶的,老子的下午茶就这么没了啊!谁赔给我啊!

  正坐在那里发愁呢,一个纸杯子放到了他的面前,里面泡着茶,虽然不是什么好茶,可他已经说了一堆话了,口都渴了,所以端起来就一饮而尽了,连茶叶都吃了下去。

  茶水的温度刚刚好,不烫,不过张天元这完全属于牛饮了,浪费啊,幸亏不是好茶。

  他抬头刚想说谢谢,却忽然愣住了:“欧阳晓丹!”

  “咳咳,叫欧阳警官!”女人故意板着脸说道,不过那表情似乎是忍着笑呢。

  “得了吧,你我什么关系,你什么时候回帝都的,怎么都没联系我啊?”张天元欣喜地问道。

  他之所以敢这么大大咧咧地跟欧阳晓丹说话,那就是因为他了解这个女人的性格,奔放、热情、不拘小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徐胥更加女汉子。

  “哼,你个家伙啊,我回帝都那会儿不是给你发短信了吗?你也没有回,我还以为你早把我给忘记了呢。”欧阳晓丹皱着秀鼻说道。

  “好了,别生气了,我请你吃饭赔罪总可以了吧?”张天元下午茶没喝成,不过晚饭却是还没吃呢,这可不能错过了。

  “这可是你要请的哦,我可没逼你啊。”欧阳晓丹笑着说道。

  “一顿饭而已,你说去哪儿吧,我出钱,你随便说地方。”张天元现在也是个财主了,一顿饭还真不怕吃穷了。

  欧阳晓丹看了看时间道:“我还有几分钟就下班了,今天也没什么别的事儿,你稍等一下,咱们一起离开。”

  说完话,欧阳晓丹就去忙了。

  此时的张天元,却觉得自己好像别很多双眼睛给盯上了,原本和蔼可亲的民警同志,原本还交口称赞他的警察叔叔,此时都用看待敌人的目光看着他。

  张天元打了个哆嗦,心道自己这莫非是进了狼窝了?

  还是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姨看他的样子,过来说道:“这位小同志啊,欧阳可是咱们局里的警花,多少人想追求她都从来不甩啊。她现在对你这么好,还答应了跟你一起吃饭。你现在是成了公敌喽。”

  听了这话,张天元算是豁然明白了。敢情自己真是捅了马蜂窝了啊。

  不过想到是这个原因,他反而不紧张了,被人羡慕嫉妒恨的感觉,其实挺好的。

  ……

  欧阳晓丹下班之后,就用自己的车载着张天元一起往吃饭的地方去了,衣服当然是在警局里换的,这位堂堂女汉子,平时都不怎么打扮的,要么就是制服。要么就是长裤加上短袖或者t恤,反正是从没见他穿过裙子,就更别说短裙了。

  可是今天,欧阳晓丹不仅化了妆,精心打扮了一番,而且还穿了一条能看到大腿根的短裙,引得警局里的单身汉们嗷嗷直叫,眼睛都变红了。

  “我知道你去闫城赌石大会的事情,不过从那儿之后做了什么啊。都没再联系过我。”车上,欧阳晓丹还是有些怨念地问道。

  “你不知道,我这一个来月的生活,简直能用小说来形容。不,简直比小说还精彩。”张天元笑了笑,将自己如何智斗盗墓贼。如何进昆仑山采玉的故事都绘声绘色地讲了出来。

  欧阳晓丹听到危险的地方,明知道张天元没事儿。可还是紧张地叫出声来。

  “你以后别不敢乱来了,汽车爆炸之后的冲击是非常可怕的。亏得你没被烧伤,不然就惨了。”欧阳晓丹担忧地说道。

  “那不算什么,进昆仑山那才叫危险呢,你知道吗?又一次山上落下一块大石头,直接就朝着我的脑袋砸了下去,我当时也没注意,因为一直都看着前面,幸亏是一个叫独眼的硬生生帮我扛了一下,不然我这脑袋可能就开了花了。”

  “我的天啊,你说你到底为了什么啊,明明都已经很有钱了,还拼命往那些危险的地方去,我记得一个月前见你的时候,你的皮肤还挺白的,可是现在你再看看,都快成黑炭了,简直像是非.洲来的。”欧阳晓丹激动地说道。

  “虽然危险,虽然辛苦,虽然曾经也遇到过生死存亡的事情,但那些经历,我却会记住一辈子的,对我来说,那就是收获,是人生。不然人生岂不是太没趣了?以前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人活着,其实真得不光只有吃喝玩乐而已。”张天元这说的是实话,他从未后悔进入昆仑山,不是因为找到了玉矿,而是因为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人生经历。

  “你呀你,都二十五岁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欧阳晓丹摇了摇头,看着张天元,眼睛里多了一种异样的光彩。

  汽车在一家法国西餐厅外面停了下来,从外面来看,这家餐厅的规格和档次可不低,张天元都怀疑自己能不能进去了,他听说进这种地方,都要西装革履的,可是他今天就穿了一件阿迪的足球上衣,下身则穿着那种有很多口袋的工装裤,因为这裤子可以装很多东西,他比较喜欢,其实价格也不便宜,花了一千个大洋呢,至于脚上的,也是阿迪的运动鞋,不过是那种夏天专用的透气性很好的鞋子。

  要说他这一身吧,其实还很不便宜,可是怎么看都不想是有身份的人啊。

  好在餐厅的人似乎认识欧阳晓丹,所以只是看了张天元一眼,却并未阻拦。

  “你好像跟店里的人很熟啊?”张天元压低了声音问道。

  “嗯,我经常来这里的,因为我以前去法国留过学,所以对法国菜有一种特殊的爱好,你不会反对吧?”欧阳晓丹笑着问道。

  “反对?我为什么要反对?说真的,我这还是头一次吃法国菜呢,跟着你欧阳大小姐算是沾光了啊。”张天元对吃什么讲究不多,他是个真正的吃货,什么好吃,他就爱吃什么,垃圾食品也好,有营养的食品也罢,他选择的第一要素那就是好吃不好吃。

  再说了,法国菜在国际上的名声可不亚于中餐,尤其在西方国家,那是美味的象征啊,不吃一回,实在对不住自己赚得那么多钱啊。

  “啊——!亲爱的、美丽的、让人迷醉的欧阳小公主,我的思念终于盼到了你像天使一般的降临!”刚进门,张天元就听到了一个非常做作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得不说,这样的声音,他听了直反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