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六八章 玉石之路
  说是正式采玉,那是因为这几天通过一些其它的方法也已经采到了一些玉,而且越往深处,玉的品质越好,这令张天元对库尔班的推测是越来越信任了。

  就目前发现的玉储量来说,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三十五吨,当然了,这只是储量,要想将这些玉全部采出来,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的,所以采矿的事情,还得慢慢来才行,只是这都是后话了,到了那个时候,张天元或许已经不在这里了,这里将由独眼和司马义全权负责。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好了,咱们准备下山吧,这里已经用不着咱们了。”库尔班这些天也是累得够呛,眼袋都变得明显了许多:“人老了,不中用了啊,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进山了吧。”

  听说要下山了,聂震反倒是有些意兴索然了,这几天跟着张天元打猎,他可是疯了一把,不过也不keneng一直待在山上,终归还是要回去的嘛。

  三个人收拾了一下,然后直接顺流而下,坐着木筏子沿着河可以直接将玉石送到中转站,这非常方便,比毛驴驮运方便得多,也安全得多。

  跟他们一起下山的还有二十几个采玉人,这些当然是要负责运玉下山的了。

  这款矿上则留下了三十几个采玉人,继续采矿,不过护矿队倒是没有,因为石河子沟的地形比较复杂,很少有人会跑到这里来捣乱的,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张天元还是给独眼下达了一项任务。让他一起下山去组织一个专门的护矿队来保护这个矿。

  司马义则和采玉renmen留在了山上,虽然山上苦是苦了点。但他在这里是做管理的,比以前轻松不少。偶尔还能下山去逛一逛,买点吃的和生活用品上来,所以生活当然是比以前有保障多了。

  至于那些来的时候扛着设备的毛驴,自然是原路返回了,没驮东西的话会方便很多,也不至于会有太大的危险。

  因为采矿的设备现在还都是借用库尔班的,张天元下了山之后肯定还得重新购置一套,不过这些活儿他也不用自己亲自弄的,反正他也不懂。直接交给独眼去做就行了,这一次来和疆能交到这些朋友,绝对是他的幸运。

  ……

  顺流而下的时候,张天元就有些纳闷地问库尔班道:“这里通往山下的路如此难走,难道你们就没想过修一条路吗?如果说公路能够直接通到矿上的话,那就方便多了。”

  “唉,修路的事儿,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啊。”库尔班叹了口气道。

  “为什么?”张天元不解地问道。

  “这个原因有很多。不仅是石河子沟,塔特勒克苏矿区也在建矿以来曾多次进行过修路的尝试,但都没有成功,因为每年都有山洪暴发的keneng。这是无法抗拒的自然现象,单靠玉石矿的资金无力改变,所以至今仍然走古人走过的路。”库尔班叹了口气道。

  “原来是这样啊。大自然果然是没法挑战啊。”张天元唏嘘不已,看起来有钱也未必办得到啊。

  “这样的话。如果发现大的玉石的话,不是会很浪费吗?”聂震问了一句道。

  “你说的没错。1973年产出的最大块的玉石约两吨重。因无法搬运,只能把它破碎成若干小块。这是对资源的破坏和浪费,然而运输条件的限制,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库尔班摇了摇头,明显是有些惋惜不已啊。

  好端端的两吨重的巨型玉石啊,就因为路不通,运输条件不够便利而只能毁掉,这真得是太可惜了。

  听到这里,张天元和聂震都有些沉默了,库尔班也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不再说话了。

  ……

  顺流而下的sudu明显快多了,早上出发,到晚上就已经抵达运转站了,采玉人将玉石装上了卡车,然后运下了山。

  “库尔班老爷,这第一批玉石,就交给您了啊。”这是张天元和库尔班商量haode事情,库尔班对于第一批玉有着独特的感情,张天元反正也不缺这几百公斤的玉,就干脆卖给了库尔班了,虽然价钱上当然会便宜不少,但这也算是让个人情嘛。

  “多谢了小张,这个人情,我库尔班心里记着。”库尔班很高兴,其实如果张天元不肯答应他的话,他也没法硬抢,毕竟他跟那些专门搞破坏的人不同,他是个商人,不会为了一点利润而做出把自己坑进去的事情,那就不划算了,不过张天元能答应他,这让他心里很舒服,就连独眼离开他身边的那一点点不舒服的感觉,也消失殆尽了。

  回到了库尔班的家里,张天元和聂震都是洗了澡之后就蒙头大睡了,这一来一去累得,两个人都瘦了十来斤,可得好好补个觉了。

  独眼当然不能休息,他除了要筹建护矿队之外,还要负责联系购买设备的事情,当然了,有库尔班帮忙,购买设备wenti不大,就是筹集护矿队,这讲究比较多了,首先那肯定是要人品haode,否则护矿队的要是乱了,见钱眼开去抢玉,那麻烦可就大了。

  当然,这不用张天元操心,独眼以前是做过雇佣兵的,他的战友不少,都是过命的交情,只要有足够的报酬,那就行了。

  到了晚上,张天元醒来之后,就又开始忙起来了,他答应过要给聂震的老爷子准备一件礼物的,这个时候趁着聂震还在睡觉,反正也走不了,就先干着吧。

  说起来聂震这家伙还真是能睡,到了第三天早上,张天元真心是怕这小子出事儿了,急忙上去将这家伙喊醒了。

  “干什么啊,好累啊。”

  张天元摸了摸聂震的头,发现这小子竟然发着高烧。身体虚弱得厉害,果然这富家子弟就吃不了那份苦啊。这要不是张天元在身边,估计聂震真得要去见阎王爷他老人家了。

  治病救人的事情。张天元已经熟门熟路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就连装模作样都成了习惯,他甚至还让库尔班的下人去买了一些其实就是用来补气的中药,根本没有什么治疗效果,反正别人也不zhidao他要做什么,他就这么装模作样地把已经几乎奄奄一息的聂震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当然,治病这几天,张天元也没有忘记雕刻的事情。一youshi情就去忙了。

  独眼那边,护矿队都召集完毕了,关于开矿的各种证件也在库尔班的帮助下全部弄齐了,其实有聂震这个开路石,这些真都不是什么wenti。

  设备也已经运到了矿上,都是最先进的采矿设备,比库尔班的那些射门要先进估计一代。

  另外,阿尔法和古丽扎娜的玉石玉器铺子也开张了,有了山上源源不断运下来的玉石。铺子的生意是不愁的,所以他们一开始就直接开了三家铺子。

  昆宙的玉雕厂也已经办了起来,工人都是现成的,有资金就能动工。一切非常顺利。

  上浦那边,专属于神罗古艺术公司的运输队也都抵达了和疆,开始将玉石运往上浦和帝都。这条路算是畅通了。

  当然,这些事儿张天元也就是过问了一下而已。他除了出点钱之外,是帮不上多少忙的。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他想要完成自己的商业帝国,那就得靠这些可靠的下属才行。

  ……

  “啊!我见到阎王爷了!”一声大叫从聂震的房间里传来,这小子总算是在张天元故意慢条斯理地治疗之中恢复了过来,张天元不敢将sudu搞得太快了,不然这有些事情没法解释。

  “活过来了吗?”张天元笑了笑,扔给了聂震一瓶水:“渴了吧,先喝口水。”

  聂震拿过矿泉水瓶子,“咕嘟咕嘟”将一整瓶子水全都喝了下去,然后将瓶子一扔,打了个饱嗝。

  他站起来走下床,然后走到了张天元的身边,一把将张天元给抱住了,然后狠狠在张天元的脸上亲了一口。

  “我靠,你这是性.骚.扰你zhidao吗!”张天元一把推开了聂震,这突然袭击他还真没意料到。

  “哈哈哈,好兄弟,我能交到你这个朋友真得是三生有幸啊,你不仅让我圆了承包矿脉的梦,还救了我的命。”聂震哈哈大笑道。

  “喂,那矿不是我承包了吗?”

  “哎呀,咱们两个谁跟谁啊,你承包了就是我承包了嘛,实际是你的,我想想还不行吗?”聂震笑道。

  说着话,他又要去抱张天元,却被张天元一脚踹开了:“滚,你再敢亲老子,老子跟你绝交!”

  “哈哈哈,对了,我这是晕了几天了啊?”聂震问道。

  “有十多天了,不过放心,我没告诉你家里人,不然你老爸和你家老爷子非得把这里翻个个儿不可。”张天元可不敢让聂震的家里人zhidao了,不然他和库尔班估计都得倒霉,毕竟是他们把聂震带上山去的。

  这有些人啊,平日里跟你和和睦睦的,可是如果遇到自己的家人出了wenti,他们立马就会变成狰狞的野兽,谁能保证这一家人不会将张天元和库尔班给活撕了?

  “没告诉就好,没告诉就好,不然我就没法再出来逛了。”聂震也松了口气道。

  “好了,你先去收拾一下自己吧,我们明天就准备回帝都了。另外你让我给你家老爷子准备的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不过这东西太贵重,就怕你不敢要啊!”张天元笑道。

  “不敢要那就买呗,买总没wenti吧?我又不是公务员,怕个球,我做的是正当生意。”聂震撇了撇嘴,然后闻了闻自己的衣袖:“我靠,好臭,好臭!”

  他惊叫了一声,冲向了浴室,立即就听到了又一次的尖叫声“阿扎!冷死我了!”

  “你傻逼啊,虽然这是夏天,不过用冷水洗澡,也真够刺激的。”张天元笑骂道。

  “哥们我就喜欢。”

  “行了吧,装什么大侠啊,别又整感冒了,到时候半死不活的那可就糟糕了。”张天元吩咐了一下库尔班家的佣人,让他们给聂震打开了热水,调好了温度,不然那家伙病了,又得他浪费时间,消耗地气来治疗,烦都烦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