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六七章 天下第一矿
  第一天主要是开了几个矿洞,以便于之后的采玉工作,第二天采玉队到达之后,采玉的工作才正常进行,这些张天元帮不上什么忙了,他也不懂,所以是全权由独眼负责的,库尔班也不用管了,反正矿已经发现了,接下来的事情其实就是顺理成章了。

  “库尔班老爷,我听你说这里可能会成为和田最大的矿区,真得假的啊?”聂震这几天都快闲得憋出毛病来了,在山上什么娱乐都没有,出去打猎枪法还不怎么准,所以也就能靠着好奇心来支持自己的耐心了。

  “石河子沟矿区是一个全新的矿区,与之前和田的矿区完全不一样,这个矿区目前就发现了两个矿矿,一号矿就是我之前发现那个,主要产青白玉,质量不怎么样,储量估计也就只有二十吨左右,二号矿就是小张发现这个了,这个矿大有可为啊,我看出一百多吨的玉都不成问题,而且这个矿产的都是优质白玉,这质量也比我发现的那个矿好啊。”库尔班感慨道。

  “我可是听说以优质青白玉为主的塔特勒克苏矿区很牛掰啊!他们的五号矿,1983年产出的一块重一420公斤的优质白玉,无脏无绺无杂质,当时根据轻工业部工艺美术总公司好料精工的分配原则.最后由舟扬玉器厂获得购买权,运回舟扬后,大师们精心设计雕琢出一件‘白玉五行塔’被选为国宝,由国家收藏。这个矿比得上吗?”聂震好歹是道听途说了一些事情,所以对库尔班的话颇为怀疑。

  “我看差不多。别说四百多公斤的优质白玉,这里出上千公斤的优质白玉都有可能!”库尔班斩钉截铁地说道。

  “上千公斤!这太夸张了吧。塔特勒克苏矿区现陈列在且末木孜塔格宾馆大厅的重达1502公斤的‘和闯玉’玉王,就是五号矿点于1995年产出的。另有一块300公斤。是从1502公斤上面分离出来的,后由上浦玉雕厂收购。1998年又出了一块400多公斤!难道这个矿还能比塔特勒克苏矿区的五号矿更厉害?”聂震还是不敢相信。

  “你知道塔特勒克苏矿区五号矿为很么会出优质大块玉料吗?”库尔班笑着问聂震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聂震耸了耸肩,他道听途说的东西,可没那么全面。“

  “其实啊,五号矿点之所以能产出质地细腻,颜色青白的优质大块玉料,以粗浅的分析,它与围岩有直接的关系。

  白云质大理岩结构紧密,质地洁白而细腻。在接近矿体的部分有些大理岩简直和白玉一样半透明,如果不是硬度上的差别,你就很难区分它是石还是玉,这种情况的形成,我认为是白云质大理岩与中酸性岩浆岩在接触交代蚀变过程中尚缺少一定的物质条件,或者是交代不彻底而没有完全形成‘和田玉’,但在这种岩石不远的范围内又确能同时伴生优质的白玉或青白玉。

  因此和田玉的形成是经过了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特别是以没有规律的鸡窝状产出,这就又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我刚刚看过这个矿了。从伴生岩和周围岩石来分析,小张发现得额这个矿,跟塔特勒克苏矿区五号矿非常相似,甚至比那个更好!”库尔班不愧是专家。他对张天元发现的这个矿的判断,那可不是瞎猜的,而是有科学的分析的。

  “其实我已经对这个矿区研究过很久了。我怀疑石河子沟矿区据地质资料是典型的白云石大理岩与中酸性侵入岩接触交代蚀变而成和田玉矿床。主矿脉尤如一棵“西瓜秧”,两侧发出一些支脉在这些支脉上不定在哪里结一个“瓜”。

  从整条脉线来看。优质玉料产在中间地段,正是这个中间地段存在大量的透闪石矿床。细腻的白云质大理石和优质的透闪石的存在.对优质‘和田玉’的形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该矿区所产‘和田玉’的另一个特征我估计就是无论白玉或青白玉。及青玉都是以糖色包裹体形成所谓糖色,就是三氧化二铁蚀变所致,根据蚀变的条件不同,各个矿点的糖色也有所不同,有些矿点的糖色较重,有的糖色较浅。希望不要出大量大块状纯糖玉吧,那东西在工艺品中可不受欢迎,我还记得塔特勒克苏矿区发现类似的纯糖玉,最后几乎全部都和矿渣一起推入山谷了。”库尔班平时看起来不像个学者,更像个商人,但你绝对不能否认,这个人对于玉矿的了解,绝对比张天元强了不止一丁半点了。

  “您刚才说这里应该是一个新的矿区,而不仅仅是一个矿脉对吧?”张天元问道。

  “没错,我估摸着还能开三四个玉矿,按照目前的开采规模来说的话,开采个百年不成问题,就你这一个矿就有采几十年了。”库尔班点头道。

  “库尔班老爷您想继续在这类探矿吗?”聂震问道。

  “不了,我已经老了,经不起这种折腾了,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小张发现的这个矿,基本上占了整个矿区百分之六七十的优质玉矿,其余的矿虽然还会发现,但比这个矿就差远了,还是交给当地政府来做吧。”库尔班摇了摇头道:“难不成小张你还打算继续在这里寻矿?”

  “饶了我吧,这一个矿就搞得我焦头烂额了,再多开几个,我还不过劳死啊,算了吧,人贵知足,我已经占了最大最好的矿了,就别跟政府争了,否则吃力不讨好啊。”张天元笑着摇了摇头道。

  “来来来,不说这个了,咱们先庆祝一下喝点酒,等到第一批玉下山,咱们就可以一起下去了。以后这里交给独眼和司马义负责就可以了。”库尔班摆了摆手道。

  “行。”

  司马义是跟着采矿队第二天到达的,到了之后就开始忙了起来。这个人和独眼配合起来,那当真是绝配啊。张天元现在都佩服起自己的眼光了。

  “对了兄弟,咱们进山几天了?”聂震突然问道。

  “加上路上消耗的时间,有七天了!”张天元回答道。

  “嗯,七天了,我想叶玉兰那丫头也该死心了吧,嘿嘿,那等第一批玉下山,咱们就一起走吧。”聂震现在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对他这样一个从小吃惯山珍海味的人来说。这山上的东西简直无法下咽啊。

  这几天的煎熬,他都瘦了。

  ……

  不过聂震只怕是小瞧了叶玉兰的决心了。

  此时在库尔班家附近的一个酒店里,叶玉兰正在和王思远吃饭。

  “我说叶大小姐,咱们这都来了快七天了,你那好老公连个鬼影子都不见,干脆回去算了,这边生活也太辛苦了吧,我还是想回帝都,或者去上浦也行。”王思远叫苦道。

  王思远也是个富二代啊。小时候生活那叫一个舒适,来到这鬼地方,虽然也算个城市,可是怎么也比不上帝都和上浦啊。要什么没什么,还特别热,他真心是快受不了了。

  叶玉兰看了王思远一眼说道:“行了。你要是觉得辛苦就先走吧,我不会拦着你的。”

  “嘿。那可太好了。”王思远起身就要离开。

  “不过嘛……我会告诉聂姐姐,说你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不管。我要是出了问题,哼哼。”叶玉兰原来话还没说完啊。

  她口中的聂姐姐,是聂震的姐姐,叫聂青岚,也是去英国留学过,跟叶玉兰关系非常好,而王思远和聂青岚是在英国认识的,两个人在英国就好上了。

  要说王思远和聂震的关系,其实也是聂青岚牵线搭桥的,在王家的生意上,聂震可没少下功夫帮忙啊。

  王思远或许不怕他父亲,可是对这个聂青岚却是百依百顺,那不是怕,而是真爱。

  “姑奶奶我怕了你了成不,留下,留下就留下吧,我就不信聂震那小子待在山上还不下来了。”王思远算是下定了决心了,如今也只能是见色忘友喽。

  王思远不知道啊,自己这个注意一下,却是苦了自己了。

  又是七八天过去了,聂震依然没有出现,王思远真得是快受不了了,他虽然是个公子哥,可他自己也有生意要做啊,比如说之前给张天元提到的游戏,以及电影,他不能把时间全浪费在这里啊。

  最后还是叶玉兰主动放弃了,因为帝都那边打来了电话,说是叶老爷子身体不舒服,让叶玉兰赶紧回去,是不是真的叶玉兰不知道,但她最疼爱的爷爷了,所以是绝对要回去的。

  山上的聂震此时也很苦逼,他本来以为在待个一两天就可以下山了,谁知道这劳什子采玉那么费劲啊,这些日子里屁事真是够多的,光是勘测和绘图,就花费了五六天,因为要用炸药,就必须确保安全,这测绘是绝对不能少的,不然就那么随便乱炸,要是导致了山崩,那真得就完蛋球了。

  幸好张天元这几天也闲得无聊,就带了神罗,和聂震一人扛着一杆枪出去打猎了。

  聂震的枪法臭,不过张天元的枪法却很准,当然了,这是作弊的。

  如果论张天元本身的枪法的话,他可能连一只站在那里的野山羊都打不中,但作弊就不一样了,有了地气的帮助,再加上鉴字诀里的“查微”这项能力,他几乎就是百发百中啊,别说是野山羊了,就算是数百米外的苍蝇,只要子弹足够小,那么打穿苍蝇的眼睛都不成问题。

  张天元和聂震就这样祸祸山上可怜的野味,不过倒是改善了工人们的生活,聂震这几天也不觉得无聊了,他一直在帝都待着,从未这么风光,一开始是不适应,不过这几天适应了高山气候之后,也缓过劲来了,觉得非常爽快。

  至于库尔班,那真是下了大力气帮忙了,测绘方面,他都有帮忙和建议,毕竟光靠独眼和司马义还不行,得靠库尔班这个真正的大行家啊。

  总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玉矿测绘结束,真正的采玉就要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