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六五章 聂震的噩梦
  张天元想到了自己在山上捡到的那块七彩玉,如果将其雕刻成七条颜色不同的神龙,那不是很合适吗?

  那七彩玉的价值不菲,但也就是一百来万而已,张天元还不放在眼里,正如聂震所说的,如果能够让聂家老爷子欢欣,那这个事儿就做得值了。

  “聂哥,你放心好了,礼物呢,我会给你准备好的,绝对比任何人的礼物都要夺目。”张天元当然有这个信心,因为当今世界,玉雕技术能比他更强的,已经没有别人了,他的仿字诀可以将失传的技艺都用上,这是任何其他人都做不到的。

  “好,一言为定了啊,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另外明天我就不进山了,你知道,我这人怕苦,没问题吧?”聂震笑着问道。

  “当然没问题,这个事儿都让你出马,那我也太没用了吧,行了,已经不晚了,你先睡吧,我也要睡觉了。”张天元打了个哈欠说道。

  “行,你早点睡,明天还要进山呢,晚安!”

  “晚安!”

  ……

  张天元这一睡下去,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之前给柳梦寻打电话的时候,那丫头说是刚洗完澡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呢,这就搞得他有点想入非非了。

  睡着的时候,便开始胡思乱想,做梦的时候,居然也就梦到了柳梦寻。

  在梦里,他和柳梦寻来到了昆仑天池,两个人含情脉脉地去温泉里洗浴。

  当然,张天元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没有洗鸳鸯浴,只不过是一起洗而已。

  这样稀里糊涂地做了一晚上的梦。当早上闹钟响起来的时候,他才猛地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下意识地往下面看了一眼,还好,自己终究不是精虫上脑啊。

  松了口气,张天元急忙去洗漱,完毕之后换了衣服,就听到库尔班的佣人喊他吃饭,他应了一声,往楼下走去,刚走两步。突然电话又想起来了。

  这一次是个陌生的号码。

  他一般对陌生号码是不愿意去碰的,不过这一次竟然鬼使神差地就接了。

  “谁啊?”

  “你就是张天元?”电话那边的声音有点冲,是个女的。

  听到这样的口气,张天元就纳闷了,这该不会是哪个客人在自己的店里买了不好的东西,来找自己投诉来了吧?

  想到这里,他就没生气,而是问道:“你是?”

  “我叫叶玉兰。”

  “叶玉兰?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啊,澳门赌博网站: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张天元纳闷地问道。

  “告诉我聂震那王八蛋在什么地方?”这女的说话那叫一个凶啊。听得张天元心里头都直突突,不过听到她要找的是聂震,张天元就放心了。

  “不是,你得告诉我你是谁啊。不然我可不敢轻易把聂哥的位置告诉你。”张天元说道。

  那边电话里忽然传过来一声惨叫“姑奶奶,你轻点,轻点啊。我这耳朵可是肉长的,别给我拧坏了啊。”

  “姓王的。你来跟他说,他不相信我。”

  那边电话换了人。居然是王思远:“兄弟啊,这位姑奶奶是聂震未过门的媳妇,指腹为婚那种,从小就定了娃娃亲了,她这是要千里寻夫,你就把聂公子所在的地方告诉她吧。”

  “王哥,这年头还有指腹为婚这种事儿?”

  “你不懂,老一辈就兴这套,这是聂老爷子定下来的亲事。”王思远解释道。

  “好吧,聂哥跟我都在和田呢,住在一个叫库尔班的商人家里。”张天元可不想掺和别人家的私事,所以只能对不住聂震了,大不了他之后再打电话告诉聂震这个事儿,让聂震做好心理准备就是了。

  叶玉兰听了张天元的回答,立即踢了王思远一脚道:“滚去给我买飞机票,我还没去过和田呢,不知道那边怎么走,你得给我带路。”

  ……

  张天元挂了电话,走下楼梯的时候,就看到聂震和库尔班已经坐到了桌前准备吃饭呢,那热气腾腾的饭菜,确实比在山上吃的好多了。

  “来来来,小张赶紧来吃饭,吃完饭我们就动身吧。”库尔班招呼张天元道。

  张天元走下了楼梯,拍了拍聂震的肩膀说道:“聂哥,兄弟我对不住你啊。”

  “怎么回事?”聂震给张天元这话搞得有点雾里云里了:“是礼物的事儿泡汤了?”

  “那倒不是,你认识一个叫叶玉兰的女人吧?”

  “什么!”聂震这一惊可非同小可,竟然将椅子都弄倒了,人也差点摔倒在了地上,幸亏张天元给及时扶住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聂震问道。

  “刚刚电话打过来了,说是要来和田找你,我就把你现在住的地方告诉她了,好像是王哥让她威逼利诱说出了你的下落了。”张天元这是要拉个垫背的啊。

  “这个王思远啊!他怎么就让那丫头给逮住了呢。”聂震一拍脑门叹道:“这个饭我不吃了,我得赶紧跑路了,要是让那丫头逮住我,我非得住院不可。”

  “不是,王哥你怕什么啊,从帝都到这边,就算是坐飞机也没这么快啊,你吃个饭怕什么,而且那女人真的就那么可怕吗?”

  “女人是老虎你不懂吗?”聂震打了个哆嗦说道:“听说过苗翠花吗?”

  “哦,听说过。”

  “那丫头是练过武的,很能打的,小时候有个不长眼的小子调戏她,结果被她打得住了一个月的医院啊。”聂震嘴都开始打颤了。

  “那小子不会就是聂哥你吧?”张天元笑着说道。

  “你小子猜得怎么那么准,所以说啊,我对那丫头一直有心理阴影。绝对不能让他看到我的,我可不想再受伤了。”聂震苦笑道。

  “聂哥。你好歹也是堂堂一大家公子,她敢随便打你?再说了。你这次不是带了保镖的吗?”

  “你不懂,那丫头家里比我们家更厉害,他家老爷子和我家老爷子是战友,但是后来发展比我家老爷子好上不少,那几个保镖都认识她的,谁敢动手?”聂震说道。

  “这么厉害啊,那你干脆跟我身边算了,我倒是想看看这丫头能有多厉害。”张天元此时嘴上这么说,心里头却是另外一种想法。要是把聂震放跑了,那丫头来找他要人怎么办?他虽然未必打不过那丫头,可是人家毕竟家世显赫啊,自己可不好处理,所以必须得把聂震留在身边才行。

  听了这话,聂震才一屁股又坐了回去,那椅子库尔班家的佣人刚刚就给扶起来了。

  “也好,有外人在,她不敢轻易动手。反正迟早也得见面的。”聂震咬了咬牙道。

  “不是,那叶玉兰以前就没纠缠过你?”

  “她去英国留学了!我也不知道,居然回来这么早。”聂震头疼道。

  “好了好了,你们就别多想了。先吃饭吧,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一个女娃娃,有那么可怕吗?”库尔班见两个人一惊一乍的样子。劝道。

  “也是,聂哥你就别多想了。吃饭吃饭,吃完了饭,还要干活呢。”

  ……

  这一顿饭,吃得很快,因为不管是张天元还是库尔班,抑或聂震,都想快点离开这里,当然每个人的理由都不太一样,尤其是聂震,那家伙是为了躲开叶玉兰。

  吃完早饭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库尔班的开矿队一共二十多个人,再加上独眼都已经准备就绪,所有的工具、器械也都全部运上了车,就等着出发了。

  他们都是吃过饭来集合的,不过起来更早而已,所以集合起来也更早。

  进山的时候,一辆卡车上放着设备,也有人坐在上面,免得东西因为晃荡而掉下车去,另外一辆卡车上则全部坐着工人。

  张天元、库尔班和聂震则坐在悍马车上在前面开路。

  聂震本来是不打算来的,可是这回也没办法了,为了躲避叶玉兰,他觉得进山还比较划算一些。

  其实这条道并不算辛苦,最辛苦的还是到了中转站之后往石河子沟去的路,那是没办法开车的,所以所有的设备都得拆开成零件,然后由毛驴、骡子、骆驼等驮着进山。

  以前人往上下运玉石,也是这么做的,几十公斤的玉石,毛驴都驮得动。

  其实只要不发生自然灾害,那意外也不会多,这条路就还算安全,可是一旦发生了自然灾害,那就麻烦了。

  走山道的时候是最危险的,毛驴一脚踩空,就可能直接摔下去,变成肉泥。

  上次张天元进山路过这里的时候,就看到过别山石压在底下的毛驴的尸体,而且还不止一具。

  “都注意脚下,不要慌乱。”独眼大声喊着,他走在最前面领路,以前就是这么干的。

  “那个独眼还真是胆大,换我就不行了,我现在这腿肚子都打转呢。”聂震最是苦逼了,之前觉得累,所以骑上了毛驴,结果却因为毛驴脊背比较窄,肉又少,坐上去很是不舒服,走起路来上下左右那么一颠簸,就更加难受了,骑上去没多长时间,就又下来了。

  可是这走在路上吧,双腿又酸软的厉害。

  “我说聂哥,你这样不行啊,以后得多锻炼啊。”张天元说道。

  “行了,你也别说风凉话了,能不能背哥哥我走一段路啊,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聂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说道。

  张天元心道,这真是带了个麻烦进山啊,难怪聂震之前说不想进山呢,原来也是有理由的啊,这家伙确实身体太差了,整日作威作福,估计都没吃过苦,倒是难怪了。

  他觉得这不是个事儿,于是找了些软的垫子,将毛驴背上垫得软乎乎的,这才让聂震上去试试。

  虽然说肯定还是比不上汽车,但比刚刚强了很多了,聂震也就忍了。

  因为有进山的经验,这一次可以说非常顺利,可是却足足花了四天多时间在抵达目的地的,关键还是毛驴背上驮着的东西太多了,有点重影响了前进的速度。

  “聂哥,你说的采玉队呢?他们什么时候进山?”张天元问道:“这矿一旦开了,就要开始采玉了,我是有信心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