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六四章 财运亨通
  给司马义安排了事情之后,张天元又看向了阿尔法和古丽扎娜问道:“你们对和疆的玉石市场了解多少?如果给你们在这里开个玉石、玉器店的话,你们能做大做强吗?”

  “嘿嘿,张老板你这算是问到点子上了,古丽扎娜以前就是跟着他叔叔做生意的,非常有这方面的天赋,只可惜她家里人觉得学医比较好,这边医生少,地位高,就非得让她学医。”阿尔法揉了揉鼻子,嘿嘿笑道。

  “那你呢?”

  “我啊,其实我以前也做过生意,不过没赚什么钱,我爸妈倒是做生意的,也因为被人骗了,所以最后双双自杀,我打小就没学到什么文化,不过这玉石巴扎的事儿,我多半都是知道的,我很多哥们都是道上混的。”

  “好,这样就行了,你们两个以后就负责玉器和玉石店铺的生意吧,开店的钱我出。”张天元听了阿尔法的话,基本上可以判断出来了,古丽扎娜做生意有一套,而阿尔法朋友多,这世道,其实做生意那就是交朋友,朋友多了,生意也就好做了,所以这两个人联手,那肯定没问题。

  “您就不怕我们把钱赔了?”

  “赔多少从你们所得的利润里面扣,你们还敢接这个活儿吗?”张天元笑着问道。

  “敢!为什么不敢!”阿尔法咬牙道。

  古丽扎娜也点了点头道:“我们就缺一个机会,我叔叔太抠门了。我想借钱做生意,他都不肯的。说我年纪小,没经验。”

  “那就行了,你们两个就好好干吧,赚得多,自然分得的利润也就多,赚得少,分得的钱也就少,要是日后我的公司上市了。你们或许都能得到一部分股份,那时候就算是库尔班老爷爷不敢小瞧你们了。”张天元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昆宙身上。

  昆宙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说话不多,但是在熟人面前开开玩笑还是敢的,这个人此时明显有些局促不安,因为张天元给其余四个人都安排了事儿了。就他还没事儿,他自然是有些不安了。

  “昆宙,我要交给你一个很艰巨的任务。”张天元笑道。

  “哦!你说,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尽力。”昆宙此时不怕任务艰巨,就怕没有任务。

  “是这样的。玉石矿开采之后,如果只是单纯出售原玉的话,会很不划算的,而上浦和帝都的店铺也未必能完全消化,所以我想就近在和疆办个玉器厂。专门负责玉器的制作,然后再由阿尔法和古丽扎娜将它们销售出去。你觉得怎么样?”张天元问道。

  “好是好,可玉雕师傅不好找啊。”昆宙皱了皱眉道。

  “你的这个忧虑我已经考虑到了,其实现今的玉器,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大师级的作品,另外大部分都是‘工业’品了,有一整套的生产工具和人才,一件玉器的问世,有时候甚至可以全部靠机器完成!淡然,玉雕除外,那必须是手工的,机器目前还无法做到。所以一开始的话,这个厂子可以做单纯地配饰,比如玉镯子、玉耳坠、玉戒指这些东西,至于雕刻人才,我可以派熟手过来帮忙,然后以学徒的形式培养人才,另外,你也可以在这边号召那些心灵手巧的年轻人去上浦,那里有我开办的学校,就有专门教授玉雕的课程,普通的雕刻,其实一两年就可以成才了。”张天元仔细给昆宙介绍了自己的想法。

  “张老板,你考虑得很周到,很有远见,不过熟手大可不必往这边派了,其实昆宙那家伙是装糊涂呢,他原来在这边就办过一个玉雕厂,只是后来因为资金问题倒闭了,他手底下可是有很多闲置的工人呢,那些人立马就可以派上用场的。”司马义笑着说道。

  其实司马义的这些话,张天元早就知道了,他不可能不做调查就随便给这几个人安排事儿,关于昆宙的底细,他摸得很清楚,否则也不会将这个事情交给昆宙了。

  只是昆宙不说,他也不好戳破而已。

  听到司马义的话,昆宙苦笑道:“我怎么好意思啊,那些工人的工资到现在还都欠着呢,有上百万呢。”

  “工资不是问题,我可以替你先把工资支付了,工厂先开工要紧,以后钱再慢慢还给我就是了,反正你以后迟早也会成为有钱人的,一百万,真不算什么。”张天元很干脆,能用一百万换熟练地玉雕工人,这比什么都划算啊。

  “那行,有您这句话,这事情就好办多了,我保证办得漂漂亮亮的。”昆宙钻进了拳头,满面红光。

  ……

  张天元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不过他现在精神头很足,根本就睡不着觉,所以便给远在美国的柳梦寻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那边的情况,之后又给帝都的徐胥、上浦的涂老打了电话,询问有关两地的情况。

  他这个董事长,基本上是没干过正事儿,四处乱跑,就知道拓展业务,真正为他打江山的,其实还是那些拿工资办事儿的下属们,关心一下总是没错的。

  徐胥告诉张天元,帝都的店铺已经有盈利了,而且已经开了第二家分店,只是为了避免被关氏珠宝盯上,所以做事很低调,也没有动用张天元带去帝都的那些翡翠。

  张天元告诉他这样就好了,不用太着急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对付关氏珠宝最好的办法那就是温水煮青蛙。

  青蛙被放在水里,要慢慢烧,等它察觉到烫的时候,想逃出来已经晚了。

  现在张天元让徐胥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慢慢来。哪怕是选择偏僻一点的地方开设分店,甚至可以借用各种不同的名义。反正如今开店很容易,注册公司更容易,关氏珠宝如果不仔细调查的话,肯定是无法发现的。

  上浦那边,涂寿告诉张天元,自从他在闫城赌石大会上扬名之后,上浦这边的生意就变得特别的好,如今单纯的玉器店铺已经开到十五家。古董铺子也有五家,一共二十家店铺,这规模是相当大了。

  酒厂那边就更火了,南都糖酒会上一炮打响了百果酿和百花酿的牌子,如今这酒在黑市上炒得比黄金还离谱,厂子生产的产品是供不应求啊。

  徐刚也从南都回到上浦了,现在正忙酒厂的事儿呢。说是要改良技术,生产一些能让普通老百姓喝道,但是品质又不会打太大折扣的猴儿酒。

  好像还请了专家商议。

  张天元告诉涂寿:“涂老,我对酒厂的事儿只有一句话‘要质量,不要数量!’刚子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我不想因为这个事情毁了猴儿酒好不容打造出来的金牌效应。他可以搞,但是不能再用猴儿酒、百果酿、百花酿这样的名字了,换个名字,让消费者一看就知道,这是属于阉割版的。”

  “好!你的话我会传到的。”

  “另外涂老。您可要注意身体啊,不要太操劳了。反正公司现在一切运转都是按照规则进行的,只要不发生大的问题,就不怕。”张天元关切道。

  “哈哈,你小子还知道关心老夫啊,不错不错!我听说你现在在和疆那边?找到矿脉了啊?”

  “找到了,明天准备进山去开矿呢。只要这个矿脉确实有玉,那么上浦店铺的玉器品种就可以更加多样化了,现在基本上都是陕州那边的软玉,根本就没有和田玉,这很可惜啊。”张天元回答道。

  “好,好!预祝你成功啊,另外要小心点,昆仑山上危险很多,别为了赚钱把命搭上了,不值得。”涂寿叮嘱道。

  “放心吧涂老,我明白。”

  挂了电话,张天元又给家里那边打了过去,除了关心一下父母的身体之外,就是询问了一下果园以及民俗产品公司的情况。

  看起来一切还都进展得比较顺利,有了钱那就是好办事,张天元的父亲承包了村子里二百亩的土地,全部种上了优质的苹果树苗,而照顾这些树苗,就要靠村子里的人了,这也顺带地算是带动了村子里的副业了。

  至于张天元妹妹张雪以及妹夫林枫在西凤的民俗产品公司,如今触角已经伸向了闫城、咸城、渭城、宝城等二三线城市,这是准备先把整个陕州包圆了啊。

  除此之外,在林枫同学的建议之下,公司还开拓了网上购物的业务,打造了自己的电商,不过这电商目前只是单纯以公司的产品为主,并不涉及其它业务,非常单纯。

  电商的好处就在于天南海北的人都可以坐在家里买东西,而不必非得到西凤来,这会增加公司大量的收入和市场的。

  ……

  打完电话,张天元直接就将手机扔在了床上,然后躺了下去,他感觉这一通电话比上一次山还累啊,关键是心累,好在一切发展还都算不错,各项业务有序稳定的发展之中,他的商业帝国,在慢慢成型之中。

  躺在那里,他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直到手机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他才被惊醒了过来,一看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自己没盖任何东西就睡了足足两个来小时。

  “聂大哥,什么事情啊,这么晚了还打电话?”张天元有些好奇地拿起电话问道。

  电话是聂震打过来的。

  “我给你说个事儿,差点忘记了。家里老爷子今年七十大寿,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想让你帮忙给准备一件礼物。老爷子喜欢玉,什么玉都喜欢。”聂震说道。

  “不是吧,伯父七十了?”

  “呸呸呸!老爷子当然是我爷爷了,如今虽然已经退休在家了,可是他门生故吏遍地,你的礼物要是得到了他的认可,那你以后在帝都可就好混喽。”

  “老爷子喜欢玉佩饰还是摆件?”

  “最好是摆件吧,老爷子最喜欢的是龙,而且他也是属龙的,我觉得就送个龙形的摆件吧。”聂震想了想道。

  张天元忽然想到了自己在山上找到的那块七彩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