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六一章 玉石巴扎
  如果只说是百分之一利润的话,司马义等人也只是高兴,但却没有一个直观的概念,这百分之一到底多少钱?他们不明白,所以也就无法真正兴奋起来。

  但两百万这个数字却似直接地,富有冲击力的,众人听了之后,都是目瞪口呆。

  一年两百万啊,这得要捞多少次玉才keneng赚回来这么多钱啊,以前看那些有钱人开车、吃haode,自己从来不敢想,可是如果跟了张天元,那岂不是什么都有了?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答应那真得就是傻子了,甚至他们几个还迫切地希望从现在就开始采玉呢。

  独眼以前以为库尔班就已经够仁慈了,每个月给他三千块钱的工资,这比大多数的采玉人都要赚得多,可是现在跟张天元一比,那简直就惨不忍睹。

  “另外,你们每个人都会有固定的工资,这是按月发放的,暂定为五千怎么样?”张天元问道。

  “工资给不给都无所谓了啊。”独眼摇了摇头道,要zhidao即便每个月五千,一年下来也才五万多,这跟两百万的巨大利润比起来,那真得是微不足道了。

  “不,工资还是要的,最起码第一年是必须给你们的,这玉石矿要真正形成产值,怕得等到第二年了,所以你们得辛苦一年。”张天元笑道。

  “那行吧,一切就按照张顾问,不,张老板你说的办。”独眼兴奋地说道。

  “那就这样吧。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准备下山。”张天元说道。

  “好!就这样!”

  众人商量妥当了之后。就各自休息去了,养足了精神准备明天一大早就出发。

  第二天临走的时候。张天元他们将自己的大部分干粮都留给了山上的采玉人,只带足了路上吃的就出发了。

  回去的时候,因为路已经熟了,所以赶路也快了很多,再加上返回的运气也比较好,没有遇到像来的时候那些灾难,最终在两天之后,抵达了中转站。

  此时众人都显得有些狼狈,衣服很多地方都磨破了。搞得像乞丐似的,不过还好,最起码安安全全回来了,几个人支付了停车费,然后开了悍马车,沿着平坦的大道一路奔驰,往山下而去。

  因为身上带着那么多的玉石,众人都不太放心,所以张天元并没有着急去库尔班的家里。反正那玉矿在那里,短期内也不keneng有人发现,他想先将玉石出售了再说了。

  买玉和卖玉的去处除了市区大大小小的玉器店外,就是和田玉石巴扎了。巴扎在维语中是“市场”的意思。如今的和田玉石巴扎早已远近闻名,其含义也远远超出了‘玉石市场‘的称谓,古今中外、天南海北的奇珍异宝皆汇聚于此。

  为了赶和田的巴扎。张天元他们下了山就直奔那里而去了。当地时间要比帝都时间早两个小时,因此。每个人脸上依然残留着下山来的倦意。

  和田人喜欢凑热闹,也喜欢赶集。当他们几个赶到集市的时候。已是人头攒动、拥挤不堪。水果、家禽、生活用品应有尽有,也有烤羊肉串的,更多的则是卖玉石的。无论男女老少,每人手上都握着一把小石子捣来捣去。哗啦哗啦的石子撞击声和此起彼伏的吆喝声;空气中弥漫着辛辣的“孜然”味,触目便是维族姑娘华彩乐章般的服饰,几头小毛驴各自拉着板车,旁若无人地来回穿梭,西域风情袒露无遗。

  小商贩们将收购来的玉石珍品摆放上地摊,高声叫卖;维人手中捏着几粒碎玉,围成一堆一堆;有的怀揣奇石美玉,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兜售,和同行相互讨价还价,好不热闹。

  随着外界对和田玉的进一步认知,爱好和田玉的群体在扩大,和田玉市场前景看好,当地也出现了一批专门倒卖玉石的二道贩子。内地的玉石商人也看好和田玉的市场前景,纷纷前来投资设点购买优质玉石,然后运往内地进行加工销售。

  和田玉石巴扎的规模在逐年扩大,另一个玉石巴扎在玉龙喀什河边的洛浦总分水闸口兴起。夕阳西下,白天挖玉归来的renmen,在巴扎上出售自己的玉石;因为是和田玉的初级市场,二道贩子也前来争相购买刚刚采挖的上好玉石;小商贩们把烤肉、抓饭、包子和当地少数民族的各种小吃带到巴扎上叫卖,青烟、烤肉的香味和吵杂的人声交织在一起……

  说到和田玉石巴扎,还有一段形成过程。听司马义讲,1985年以前,和田还没有玉石巴扎。改.革开.放以后,随着renmen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田玉石巴扎就慢慢形成了。时间是每周五和周日,因为每周五是当地穆.斯.林群众做礼拜的日子,澳门赌博网站:传统上每周五在和田市大清真寺前有一个小集市,维.族群众做完礼拜后,就在大.清.真寺附近拿出随身带来的和田玉互相欣赏、买卖,一些玉石商贩也参与其中,久而久之便形成了现在的玉石巴扎。

  听了司马义的介绍,张天元笑着说道:“其实你说的也不完全准确,因为和田人售玉自古有之,据史学家考证,《管子》一书中的‘禺氏之玉’,就是以售玉部落命名的玉石,‘禺氏’就是‘月氏’的音译。不过,在历史上民间公开进行和田玉交易是很少有的,如清代就严禁民间交易,和田玉实行官办。”

  司马义摇了摇头道:“那就不能叫市场了啊,哪像如今和田玉市场火爆,普通老百姓只要来到和田,就可以实现拥有和田玉的愿望。”

  张天元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和田玉在古玉器中的地位的确非常高啊!我国是一个有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的国家,我国玉器以其7000年的历史。与我国的瓷器和丝绸一样,成为我国古老文化的重要标志之一。素有‘东方艺术‘的美称,在全世界都享有很高的声誉。

  我国对和田玉的开发利用。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用和田玉制成的玉器,具有浓厚的中国气魄和鲜明的民族特色,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的珍贵遗产和艺术瑰宝。”

  “张老板你zhidao的还真多,你先等会儿,我去找个朋友来,帮咱们领路,他熟悉和田巴扎,所以zhidao什么地方可以卖出价格比较高的玉石。”司马义笑了笑道。

  “行。那我们就先等在这里。”张天元见既然已经到了和田巴扎了,和就不着急了,在司马义去找人的时候,几个人买了几串羊肉串吃了起来,好久没吃到这热乎又好吃的东西了,还真是滋味特别好啊。

  司马义找来的朋友是在和疆做玉器生意的老板,名叫柯岩,人称柯大侠。此人和库尔班不一样,库尔班那是做的玉矿生意。直接出售玉石,而柯岩则做的是倒卖玉器生意的,这里就有制作玉器的厂子。

  叫他大侠,不是他长得像金庸笔下的那位柯镇恶。更不是因为他眼睛也瞎了。而是他做过十多年昆仑采玉人,耐得住寂寞、经受过磨砺,曾经坠下过百米深渊。受困于天寒地冻,命运多舛、九死一生。

  今天的大侠早已养成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放性格。据说,称其大侠。还有另一层意思,老柯毕业于地质专业,又长年工作在于田县的阿拉玛斯古玉矿。见多识广,练就了一副好眼力。只要一块玉石放在他的手上,立马能报出它的出处。因为神,所以人称“柯大侠”。

  老柯长得酷似内元人,敦厚粗圆,中式装扮,走路一摇三摆。所到之处多有寒暄声,说明大侠在此已经混得十分脸熟了。

  “柯大侠毕业于哪个学校啊?”张天元很快就跟这个好爽的大汉混熟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善于交朋友的人,而柯大侠也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两个人这自然很快就熟络了。

  “哦,我是国家地质大学毕业的,还考过李明光教授的研究生。不过给他老人家丢脸了啊,我现在虽然有钱,但说到底也就是个商人。”柯岩耸了耸肩道。

  古代有重农轻商之说,商人的地位最低,现代虽然没那么严重,但是在这个国家,商人的地位可还真不怎么高,最起码比起那些为官的,或者搞科学研究的差远了,有钱你也买不来地位的。

  柯岩显然是有点自卑。

  “柯大侠,我也要去报考李明光教授的研究生啊,以后咱们可就是师兄师弟的关系了啊,您可得多多照顾啊。”张天元不zhidao如何解开柯岩的心结,所以干脆转移了话题。

  “哦?那你可得好好学啊,李教授那是真正的高人,不像现在很多戴着教授帽子的庸人,砖家、叫兽!”柯岩显得很兴奋,能在这里遇到weilai的师弟,那也算是一种缘分啊。

  “那当然,那当然。”张天元笑道。

  众人继续向前走,可以看到有些玉石商人脸上并没有笑容,还愁眉苦脸的样子,张天元就好奇地问了一句。

  柯岩叹了口气道:“集市的生意并不好做,凑热闹、摸行情的人多,而真正成交生意的却十分有限。原因也很简单,这里的和田玉质次价高、赝品触目皆是。据说,和田人有个约定俗成的做法,一般赶集市凑热闹的多为大路货,也称烫手货,属于换手的一拨;真正的好玉是不会放在地摊上卖的。用当地人的话说,是要捂起来的。”

  “啊!那我们的玉!”独眼有些担心,他以前没来过市场,所以对这个还真不懂。

  “放心吧独眼,我之所以请出柯大侠,就是让他帮我们介绍买家的,我们不用盯着这些摊位,直接去玉器店里就行。”司马义拍了拍独眼的肩膀笑道。

  “啊,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其实关于这里的情况,张天元虽然以前不zhidao,不过他也能猜到,这就跟古玩市场一样,很少会有人把珍品摆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