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六零章 有钱一起赚
  “昆仑玉最美在于阗。”而古时的于阗便是今日的和田,世称和阗。和田玉结构致密,滋润感强、品质上乘,尤以羊脂玉为最。其透闪石成份在99%以上,属“软玉之王”,也是和田地区的特产。

  张天元发现的这个玉脉,内中玉石品质可以说是相当之高,不说颜色,单单从质地来讲,绝对蕴含了温润、神光内敛的特质,可以说是质地相当出色。

  我国古代对和田玉的颜色非常重视,它不仅是质量的重要标志,而且赋含于一定的意识形态内涵。古人可能受五行说的影响,依四方和中央分配五色玉,东方为青,南方为赤,西方为白,北方为黑,中央为黄。古代以青、赤、黄、白、黑五色为正色,其他为间色,从而将玉也分为五色。但和田玉实际上只有白、青、墨、黄四种主色,另外,在昆仑山和阿尔金山地区还产碧玉。

  张天元发现的这个玉脉的玉,基本上那都是白玉,有些人可能觉得白玉值钱,其实也未必使然。

  白玉是由白色至青白色,乃至灰白色,其中以白色为最好。其名称有羊脂白、梨花白、象牙白、鱼肚白、鱼骨白、糙米白、鸡骨白等,其中羊脂白玉为和田玉独有。羊脂白玉数量甚少,价值很高。和田白玉多数为一般白玉,但白玉要白而温润,如果白而不润,便是死白,决不是上等好玉。

  所以说啊,即使是白玉,那也未必就是好玉。如果不能做到白而温润,也就是说有凝脂状。那就不能算好。

  其实这一切的标准那就是羊脂白玉,那属于顶级的白玉。其余的或许在颜色上未必会输给羊脂白玉,甚至白色也能达到羊脂白,可是论脂粉程度,论质地,那就相差甚远了。

  不过张天元比较幸运,他发现的这个玉脉,就目前来说虽然还未发现羊脂白玉,可是脂粉程度却都不差,应该说是中上档次的白玉了。这在市场上的价钱可不会低。

  国人对玉有着特殊的偏爱,许多人从未接触过玉器,第一次看到玉,不管这块玉的质量如何,都会从内心深处产生一种特殊的情感,玉器能为不同文化、不同民族和不同时期的人们所接受,可见其魅力所在。

  这也是为何软玉的价值年年攀升的缘故了,现在老百姓有了钱了,怕是也想试试古代贵族的感受。什么黄金、白玉,这些可都是他们喜欢的啊。

  根据张天元的判断,他们所发现的这个玉脉,普遍等级算是相当不错的。绝对是市面上吃香的好货,尽管大量都是白玉,但其中也有一些其它颜色的玉石。质地都是相当不错的。

  按和田玉的产状和颜色分出品种,如白玉子、白玉山料、青玉子等。在按玉的色泽、质地、络、杂质、重量等划分等级,如特级、一级、二极、三级等。等级标准。对于玉石贸易是十分重要的。

  不过这些划分实在太啰嗦的,就不赘述了,总而言之吧,他发现的这个玉脉里的白玉,应该是介于二级和一级之间的白玉。

  直接点说,那就是色洁白,质地细腻、滋润,无碎络,无杂质!

  当然,也可能有特级的羊脂玉出现,只是张天元目前目力所能及的地方看不到,也就不好胡乱揣测了。

  从储量上来说的话,就张天元目前看到的这些,大概也有十来吨了,如果运气好的话,整个矿脉完全开采出来,少说也能有上百吨的料,这样一个玉矿,其实绝对算得上是大矿了。

  从开采的难易程度上来说,其实这个玉矿所在的位置非常妙,它正好位于河流的上游,运玉石的时候,只需要顺流而下,用竹筏子或者木筏子就可以了,非常方便。

  开采的话,也不需要大型机械,只要开凿出矿洞就行了,这样可以避免很多消耗和浪费。

  至于说安全,任何玉矿那都是有安全隐患的,不过张天元绝对是个良心商人,他以后要开采玉矿,那哪怕是少赚一点,都绝对要把安全和采玉人的生活放在第一位的,这几天和采玉人相处,他也见识到了这些人的辛苦,这世上钱是赚不完的,如果有能力的话,做点力所能及的好事情,求一个心安理得也好啊。

  现在很多商人黑了心,完全钻到钱眼了去了,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这让张天元十分不齿。

  不过别人怎么做他干涉不了,也管不了,他只想做好自己的事情,那就足够了。

  这个矿里的玉石如果能够完全开采出来的话,估计得有几十亿的价值了,这还仅仅只是玉石而已,千万不要忘了,他是有玉器店铺的,专门做玉器生意的,这些玉石到了他的手里,那只是原料而已,如果卖出去,那价值还要翻几番的。

  张天元觉得自己很幸运,有聂公子牵线搭桥,又有和疆玉皇库尔班帮忙,根本都不用去考虑开采玉矿的阻力了,只要有钱、有人,那就足够了。

  或者也可以说他准备足够充分吧,如果不是结识了聂震,他只怕也不会来和疆,不会跟这些玉矿搭上关系。

  当然,这个事情还得好好考虑一下的,想要安安全全地在和田采玉赚大钱,那这边没人肯定不行,否则谁给你下黑脚,使绊子,那你就完蛋了。

  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将聂震和库尔班拉进来合伙了。

  聂震不用说了,早就答应了给他撑腰的,他当然也是要孝敬聂震一些好处的,这其实都不算什么。关键是聂震家里人有权有势啊,在和疆这边都说得上话,甚至边防战士,昆仑山巡逻的。聂震都能讲上话的,据说他们家老爷子的好些个老部下都在这边工作。

  至于库尔班。毕竟是当地的地头蛇,让出一些利润给他。他自然是要帮忙的,谁会跟利润过不去啊?

  张天元都盘算好了,这玉矿每年的利润,百分之五孝敬给聂震,百分之五让给库尔班,再拿出百分之五改善与当地政府的关系,搭建自己的关系网,之后再拿百分之五搞好安全工作。

  这样子算下来,他让出去的利润也不过才百分之二十而已。剩下的还有百分之八十呢。

  不过张天元并不心疼,有些时候,吃亏是福,尤其是这些事情你还非作不可,特别是刚刚进入这个圈子的时候,你就得靠别人帮忙。

  不管是库尔班还是聂震,这关系搞好了,那可不仅仅是这一个玉矿的事情,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合作愉快了。

  想了想。他干脆咬了咬牙,再从里面抽出百分之五来,准备平分给独眼、阿尔法、古丽扎娜、司马义和昆宙。

  他决定让这五个人帮他打理这边的玉矿,除了基本的工资之外。另外还分给他们利润,这样他们干起来也有干劲了,因为玉矿的利润越高。他们得到的就越多嘛。

  独眼可能不好挖,不过其余四个人都没问题。管理工作可比采玉轻松多了,而且也不危险。他们没理由不答应啊,毕竟都是当地人,有钱赚谁不敢傻啊?

  “张顾问?你想什么呢,那么入神?”独眼见张天元站在那里,一会儿沉思,一会儿皱眉,有些好奇地问道。

  “走,咱们回去说。”张天元下定了决心,要将这四个人,以及还在营地里守着两块玉的阿尔法拉入伙,这样的话,不仅可以避免他们泄露风声,而且他也不用另外找人负责采玉了,他自己是不可能一直待在和疆的,另外找人又很麻烦,这几个都算是一起经历过危险,甚至生死的人,虽然司马义和昆宙多少有点胆小怕事,但人品不坏,而且他们两个才是真正有经验的采玉人,绝对能帮上忙的。

  “不是,张顾问,这玉矿还没找到呢。”独眼说道。

  “这不就是嘛,你们找对地方了,走吧,回去之后,我告诉你们一个发财的计划。”张天元笑道。

  “哦。”众人一听说发财,眼睛都亮了,也不再多问了,就跟着张天元一起往回赶了。

  独眼还特地将张天元的背篓抢过去自己背着,张天元也没拒绝,别人是好意,他没必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嘛。

  回到营地的时候,这里只有几个站岗放哨的在看管库尔班的玉石,没人过来凑这个热闹,张天元松了口气,将众人叫到了帐篷里面,而神罗则在外面放哨。

  “搞什么啊张哥,这么神秘兮兮的?”古丽扎娜疑惑地问道。

  张天元坐好了之后,便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当然了,关于孝敬聂震、库尔班、当地政府的事儿,那都直接省略过了,这些说了没有必要。

  一听到张天元说要拿出百分之五的利润送给他们五个,并且还另外给他们工资,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们成立一个玉矿管理公司,在这里负责玉矿的采集工作。

  “我不是在做梦吧?”司马义问昆宙道。

  昆宙笑着上去狠狠掐了司马义一下,他才猛地回味过来:“是真的,不是做梦!张顾问,不,张老板,说真的,我们几个根本没什么本事,你让我们管理你的玉矿,就不怕闹出笑话啊?”

  “别小看自己啊司马义大哥,你和昆宙那都是老采玉人了,你们对采玉最是熟悉!而且我主要看重的其实是你们几个的为人,咱们这一路走来,历经了不少磨难啊,上次我差点被大石头砸了的时候,是独眼帮我扛住的,而泥石流来的时候,你们更是没有抛弃受伤的独眼的意思,光从这两件事情上,我就认准了你们几个人了,一定可以把这件事情干好的。”张天元笑道。

  “好,只要张老板信任我们,我们肯定把事情干好,别说有那百分之一的利润就算是没有,我也会好好干的。”司马义兴奋地说道。

  “不,利润说给你们那就给你们,基本上我估算过了,这个玉矿一年的产值可以达到两个亿左右,当然,这是需要你们干得出色,澳门赌博网站:干得好才行。销售方面不用操心,我们有专门的销售渠道,你们算过百分之一的利润是多少吗?”

  “两百万?”

  “没有错,就是两百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