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五七章 白玉生辉,人发财
  “张顾问,你说的是真的吗?”司马义有些激动,毕竟这么一块玉,可是他们今天的第一个收获,也可能就是唯一的收获,先不管值不值钱,张天元能说把这东西让他们五个分,这就足以让人震惊了,即便是库尔班,也没这么大方的。

  “当然是真的,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张天元笑道。

  “张顾问,你知道这块玉的价值吗?就敢这么分给我们?这东西要是不剖开的话,根本无法判断出真正的价值吧,要是值个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你不是亏死了吗?”昆宙也忍不住说道,他说这话的意思其实很明确,可别让他们空欢喜一场。

  “不管多少钱,我说分那就分!”张天元自认乐得做顺水人情了,其实他方才就已经通过鉴字诀看过了,这块玉属于在和田都不多见的白玉,就是脂粉有点差,完全达不到羊脂玉的程度,但也非常稀罕了,就这么一块,估计卖个十来万不是问题。

  但五六万,他还真瞧不上眼,与其自己收了,还不如拿去做人情,如果在这边有几个真正的朋友,以后承包了矿脉,也有人帮忙照看了。

  “哎呀,分不分那是后话,这玉料到底好不好啊张顾问,我只是从表面上看,这玉肉好像不错,但我实在对鉴别玉石不怎么在行,也就是大概看下而已。”独眼急切地说道。

  他当然对于张天元想要给他们分了在这块玉的钱很感激,不过此时此刻,他更好奇这块玉石到底值多少钱。究竟好不好。

  说实在的,这都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了。才弄到这么一块玉,也难怪他会如此激动了。不然这一天都算是白忙活了。

  “其实你们仔细看这玉肉嘛,呈现出来的就是白色,虽不是羊脂玉,但也是一种相当好的白玉了,再加上这是子玉,结构松散的地方慢慢被磨落,留下的是质地坚硬的核心部分,质量一般都是比较细腻,比价好的。唯独缺陷就是脂粉度不够好,所以在价格上会便宜一些。”张天元指着那玉石说道。

  “脂粉那是什么玩意儿?女人用的脂粉吗?”独眼挠了挠头,非常不解地问道。

  “当然不是那个脂粉了,是这样的,白玉有一个特性叫脂粉,脂粉并不只有一种,而是存在很多种形势,这次我要说的是两种脂粉,一种叫白泛青的料子。往往载体是冻状脂,凝脂,像肉冻鱼洞荔枝肉,还有一种叫粉状脂。像牛奶,奶酪,奶油。青泛白的载体,往往是粉状脂的表现。

  白泛青。这类料子的特性就是见光变色,价格比青泛白的料子要上一个层次。有的人不能理解,为啥差不多发青的料子,一个要比另一个贵很多,我明确的说,白泛青,凝脂状的料子,我可以卖超过一百五十元一克也不足为奇,因为这类料子脂粉非常厚,但是再高也高不过粉状脂的最高形态,那就是羊脂,羊脂表现的不仅仅是白度,还有脂粉,没有脂粉的白度,只是羊脂白,不能称为羊脂玉。”张天元解释道。

  “一克一百五十,那五百克就是五万多啊,澳门赌博网站:五百克是一斤,而这块预料得有二十斤吧,我的天,难道这块预料能值一百万?”古丽扎娜一边掰着指头,一边算道。

  “丫头,账不能这么算的啊,首先这块白玉属于白泛青没错,但脂粉度却比较差,一克肯定卖不了一百五十的,另外你要记到啊,十公斤那说的是这整块玉石的重量,而不是纯玉的重量啊,依我看,这块十公斤的玉石,能弄出三斤左右的纯玉就不错了。”张天元摇头苦笑道。

  “哦,那值十万有吗?”古丽扎娜小心翼翼地问道。

  “十万差不多。”张天元点了点头笑道。

  “多少!”司马义和昆宙愣在了当场,他们干了这么多年的采玉人,十万块倒是见过,只不过那是别人的钱,这一次听到自己可以从这些钱里面分到五分之一,也就是两万块,这等于是他们一年的收入了啊。

  “十万块!如果你们有熟悉的路子可以雕刻成摆件或者做成饰品的话,还能卖得更贵一些。”张天元笑道。

  “哎呀,这一次进山真得是没有白来啊,太感谢你了张顾问,你真得是我们的福星啊,不,应该是救星!”司马义就差快给张天元跪下了。

  一想起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不太情愿带着张天元一起上山,他就一阵后怕啊,幸亏那个时候没有坚持,不然这两万块岂不是就是别人的了?

  看到这些人因为两万块钱就对他感恩戴德的,张天元也是一阵叹息,采玉人啊,永远是采玉最前线的,可却永远是赚得最少的,危险最大的。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了,别人他管不了,不过这几个人,他可以利用自己的能力多让他们赚点钱,两万块太少了,这些人可是拼了命护送他进山的。

  有些事情张天元没有提,并不代表他忘了,阿尔法被牦牛顶了那其实都是小事,在路过一个窄道的时候,突然上面掉下来一块石头,张天元当时没注意,就是独眼帮他扛住了的,所以到现在为止,独眼身上还有一块淤青。

  那还幸亏是张天元借了个机会暗暗给他用地气治疗过了,不然的话,估计独眼这一次就得被人抬着回去了。

  其余几个人,或多或少都帮过他的忙,他这人是念恩的,更何况几万块钱,甚至上百万对他来说也不过就是毛毛雨而已,他送女孩子一份礼物都好几万呢,这几个人可算是一起患过难得,让他们发一笔小财,那也是他义不容辞的事情。

  “行了行了,你们再这么说。我可就不好意思了啊,趁着天亮。赶紧再多忙一会儿吧,晚上的时候回营地。用那里的打磨机把玉肉解出来,再确定到底多少钱吧。”张天元实在是有点招架不住这几个人的热情了,急忙说道。

  “好,那就继续在找找吧。”独眼点了点头,对阿尔法说道:“你屁股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就在这儿放哨吧,顺便帮咱们盯着那块玉石。”

  “你还说我呢,你背上的伤好了没?”阿尔法没好气道。

  “我没事儿了,一点都不疼了。古丽扎娜的医术实在高超啊。”独眼嘿嘿笑道。

  独眼、古丽扎娜、司马义和昆宙四个人都下了水,张天元则装模作样地指挥着神罗在空中盘旋,实际上却是在利用自己的寻字诀帮助这几个人寻找玉石。

  这一忙活,又是几个小时过去了,看看天色都暗下来了,张天元才露出了笑容,因为他又发现了玉石了,这一次是山流水,因为他们是逆流而上的。从下游已经走到了中游。

  那第一块找到的玉石则由阿尔法背着,他们这次出来是没带骆驼的,骆驼都在营地里呢,因为捞玉的时候带着骆驼会非常不方便。

  “快快快!独眼、司马义、昆宙。你们三个去古丽扎娜身边,就在他左脚边,大概半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块大的山流水啊。”张天元急切地喊道。

  因为天快黑了,到了晚上那可就不好干活儿了。

  那三个人一听。根本不敢怠慢,如果说头一次的时候。独眼还怀疑过张天元,那么这一次,他是绝对不会怀疑了,三个人到了古丽扎娜身旁,按照张天元的指引,果然在乱石堆里发现了一块足足得有四十公斤重的山流水,一个人都不好拿,得两个人抬着,才能拖到岸边来。

  “好家伙,这个可真大!不过这块玉石有皮啊,虽然外面露出了些玉肉,但可能没刚刚那个好吧?”独眼感叹道。

  “不,从露出外面的玉肉可以分析,这块玉比刚刚那块更好,白色已经达到了羊脂白的程度!虽然脂粉不怎么样,可是这绝对是特级白啊,以目前的市价来说,一克就能卖四百块左右,这块毛料,光露在外面的玉肉都有一斤了,也就是说,最起码能卖二十万,这是最低的,如果解开毛料,取出纯玉,那可能会更多。”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这么值钱!刚刚那个十万,这个二十万,张顾问你简直就是个财神爷啊。”司马义兴奋地说道。

  “依我看啊,这么大的山流水,不可能只有外面露出来的这一斤玉肉,我估摸着怎么也得四斤左右,也就是说八十万吧。”张天元其实已经看过了,玉肉应该有五斤,不过他不敢说得太准了,怕被怀疑,就说成了四斤左右,这样有误差,只会被当成眼力好,判断准,而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八八八……八十万!”刚刚十万都快吓得司马义双腿发软了,这次八十万,司马义直接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张顾问,我看不如这样吧,这块玉石太珍贵了,又是你找到的,还是你自己拿着吧,我们不敢再要了。”独眼皱了皱眉道。

  那块十万的,他拿着都觉得有些烫手,虽然一人其实只能分到两万,可是已经觉得心里很不安了,这块八十万的,如果是五个人分的话,那一个人也能分到十六万的,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这就算是发了一笔大财了,以后可以做生意了,不用再来山上冒险了。

  但是独眼觉得不太踏实,这东西是张天元找到的,他们分了算怎么回事啊?

  其余几个人也都是这意思,虽然想分,可是又觉得不好意思。

  张天元早想到会这样了,笑了笑道:“这东西应该是咱们大家的劳动成果,既然你们觉得五个人分不好意思,那我也加入进来总可以了吧,六个人平分如何?”

  六个人分,一个人也就是十三万左右,这也不是小数目了,不过却分着踏实啊,张天元说得也没错,这算是大家一起找到的。

  “我看这样吧张顾问,反正六个人分八十万是除不尽的,到时候你拿大头吧。”

  “我只是估价八十万,其实或许不止呢,到时候再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