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五六章 捞玉
  按道理说,上浦的寻矿队器械先进,人又多,而且在山里头待得时间也长,本该他们更容易发现玉矿的,实则却不然。

  这支上浦的寻矿队一直忙碌了两年,最终是颗粒无收,亏了将近一千多万元,黯然收场。

  可库尔班却没有就此放弃,反正他就一个人,每天进山采玉,就算是采到一块质地不怎么好的玉,那也是赚了,毕竟他损耗不大,这就是所谓的船小好掉头吧。

  就在第三年的时候,一个消息从和疆传到了上浦,说是就在这支上浦寻矿队开凿的矿洞更深处,库尔班发现了一块足足有上百斤重的青白玉。

  上浦那老板急了,最后甚至打了官司,想从库尔班手里夺走那块玉,不过库尔班很聪明啊,他当时没钱没势,知道凭自己的本事保不住那块玉,就干脆将玉卖给了政府,虽然钱少了一点,可是那上浦的老板却拿他没办法了。

  不仅如此,政府念着库尔班的好,还资助他承包了一小片矿脉,从那儿之后,库尔班就发达了。

  独眼讲这个故事的意思呢,其实就是要告诉张天元,所谓“玉缘”,就是说你和玉石的缘分,不是你消耗大、损失多,科技先进就能发现玉的。

  这其实也是一种“赌石”,只不过是直接赌矿了而已,赢了就一本万利,输了自然就亏大发了。

  这里的人相信玉缘,所以对于采玉这种事儿,他们都很虔诚。进山之前肯定是要祈求神灵赐福的。

  休息得差不多了,帐篷也已经搭好了。独眼就建议出去寻矿,顺便也做做采玉的生意。

  或者干脆就可以说成是“捞玉”。因为他们要去的地方,是石河子沟的一条河的下游,从河水里面捞玉。

  几个人全部悲伤了结实的背篓,反正一般情况下,捞玉所找到的玉都不会太大,背起来也比从矿洞里找出来的玉更容易。

  张天元也觉得挺好玩的,于是从营地里借了个背篓,也跟着一起去捞玉了,反正一边捞玉。一边顺流而上,下游既然有子玉,那么上游多半是有原石的寻矿的话,会比较容易。

  他小时候,家里还比较穷,那个时候农村很缺粮食,所以小学里还会放“忙假”,就是帮家里敢农活,顺便去拾麦子。

  拾麦子就是在人家的麦田收过了之后。又用耙子把散落在地上的麦穗清理了一遍,你才能去别人的麦田里拾麦子,大多数都是散落在地里的麦穗。

  有些地收拾的非常干净,而拾麦子的人又特别多。所以经常得跑几十公里,才能拾到为数不多的麦穗。

  这捞玉比拾麦子更艰难,要知道捞玉的人可是非常多的。千百年来,这条河不知道被多少人捞过了。所以剩下来的玉石,其实非常少。而且往往都藏于石头缝之中,与鹅卵石混在一块,很难辨认出来。

  对于司马义、独眼、昆宙、古丽扎娜、阿尔法这些人来说,如果能够捡到一块好玉,那可能他们这一辈子都不愁了,但这样的事情却并不容易,你可能走上一天、几天、几年都找不到一块玉石,就算找到了,也可能是一些不好的料。

  不过有希望就好,有希望,就有斗志,有斗志,就愿意去拼一拼!

  众人脱了鞋子,将裤腿挽上去,然后光着脚丫子在河里面走着,夏天将双脚放进水利,水流过皮肤的时候,那种感觉还是挺舒服的,不过千万别让有棱角的石头刺伤了脚,不然就麻烦了。

  虽然这里是下游,基本上都是鹅卵石,但谁也不能保证没有那些有棱角的额石头,所以大家也都很小心。

  几个人走了上千米的水路,脚踩在河滩上,那几个人还无所谓,张天元发现自己的脚居然磨破了,果然啊,不经常干这种活儿,肯定是要遭罪的。

  他不想别人担心,所以就用了地气治好了自己的磨破的脚伤,不过治好了又破,破了再治,还真是挺麻烦的。

  再加上走了上千米了,居然一块玉石也没发现,他都有点想放弃了,最初玩耍的心思也没有了,本来他就是来找矿脉的,可不是捞玉的,所谓捞玉,不过是陪着这几个人玩玩而已。

  他抬头看了看独眼他们,发现这些人竟然都直着腰走在水里,根本就不往水下看,仿佛完全不在意水里头有没有玉石似的。

  他就有些纳闷了,开口问道:“独眼,你们不看脚底下,不怕错过了玉石啊?”

  独眼笑道:“这论文化,我们不如你,但是要说捞玉,张顾问您还真是个外行啊。和田人捞玉的本领可不是吹的,只要行走在混浊的深水中,凭脚的感觉,就能辨出哪块是玉,哪块是石,绝不会错过。”

  “这么厉害!”张天元感到有些震惊,这可不是什么特异功能啊,这是纯粹的经验和技术啊。

  张天元顿时感觉有些汗颜啊,自己刚才还瞪大了眼睛往吹里瞅的,如果是清水的话,还好一点最起码可以看到水里头有什么,不过也不好搞,因为鹅卵石实在太多,有些白色的石头与玉石非常相似,很容易就看错了,看多了,搞得人眼花缭乱,头都能晕了。

  他干脆也不体验生活了,直接站在河滩上,启动了寻字诀,找玉,那寻字诀才是王道啊。

  如今他的寻字诀可是能够准确判断出玉石所在的位置的,这都是托了了上一次在闫城的时候地气境界提升的服。

  看着张天元站在那里干脆闭上了眼睛,司马义轻轻碰了碰独眼说道:“看到没,果然是城里来的人,吃不得苦。一会儿就不行了,而且居然闭上眼睛了。那样子还怎么找玉啊。”

  “大概张顾问不稀罕这些玉吧,他是为了来找玉矿的。既然累了,那就让他休息一会儿吧,反正我们也不靠他找玉吧。”独眼说道。

  “那倒也是,人各有所长嘛,张哥懂得鉴定玉石,待会儿咱们要找到拿不准的玉石,可以让他帮忙鉴定啊。”古丽扎娜也替张天元说话道。

  “嘿嘿,你们连个倒是很相信那个学生娃啊,我反正觉得他太年轻了。虽然文化是很不错,可是经验太少了嘛。”司马义嘿嘿笑了笑,不再说话了,干脆继续去找玉了。

  几个人正说着话,忽然听到张天元喊了起来:“独眼,往前走五步,然后在向左挪一米左右,那里可能会有玉。”

  “啊?张顾问你怎么知道的?”

  “神罗告诉我的。”张天元放出了已经休息好的神罗,但只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已。实际上还是他在找,神罗只是挡箭牌罢了,为了合理的解释他为何能够找到玉。

  其实独眼说得没错,他不稀罕这些河里的子玉。当然如果有羊脂玉的话除外,但只是值几万块钱,甚至几千块的玉。他就不稀罕了,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这几个人对他感恩呢,以后要在这里开矿。那也有人照应啊。

  “我过去看看。”独眼其实是不相信张天元的话的,不过他不好驳张天元的面子,既然张天元都那么说了,那他过去看看也没什么,反正就多走几步路而已。

  但是当他走到张天元所说的那个位置的时候,眼睛里就透出了惊喜之色:“有了,真有一块玉还不小呢。”

  独眼高兴地弯下腰去,将那块玉抱了起来,好家伙,竟然有足球那么大小,难怪独眼那么高兴呢。

  他将玉石直接抱在了怀里,然后就往岸边走,这可是今天的第一个收获啊,所以也吸引了司马义等人的注意力,大家都聚集了过来。

  或许是因为太高兴了,独眼在往岸边走的时候,脚下一个不小心竟然滑倒在了水里,那玉石也飞了起来,摔向了岸边。

  独眼不管自己被摔得浑身**的,反而站起来焦急地问道:“玉石还好吗?没坏吧?”

  “别管什么玉石了,你赶紧上来吧,别以为夏天就不会着凉了,这里可是海拔四千多米的地方,一会儿天就冷下来了,趁着还有太阳,赶紧脱下来晒一晒。”张天元说道。

  独眼看到那玉石就在岸边的泥土里面,完整无恙,这才松了口气,看起来在他眼里,那玉石甚至比他的身体还要重要啊,这个家伙,唉。

  “笑!还笑!你说你之前挺稳当的,刚才怎么就能摔倒呢?”张天元一边说话,一边从自己的背囊里取出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说道:“去,把湿衣服脱了,找个大石头背后换了干衣服。”

  “可是……”

  “知道你稀罕这玉,我们等你换好衣服再看。”张天元苦笑道。

  得到这答复,独眼次啊急忙抓着干衣服跑到了一块石头背后,吧湿衣服脱了下来,拧得差不多了,就直接晒在了石头上,这个时候石头还是烫的,所以干起来应该比较快。

  换好了衣服,他才急匆匆跑了过来,张天元正蹲在那里看着那块玉石。

  这块玉石整体光洁圆润,就好像是经过了人工打磨抛光似的,但其实只不过是因为河水的冲刷所造成的,整个玉石呈现出非常好看的椭圆形,没有石皮,从表面上就能看到白色的玉肉。

  张天元伸手将玉石抱了起来,说道:“大概有十公斤左右吧,不错啊,能在下游找到这样的子玉,很难得啊。”

  “怎么样张顾问,这块玉石值钱吗?”独眼急切地问道。

  “我说独眼队长,你急什么啊,这玉石可是张顾问发现的,又不是你的。”古丽扎娜笑道。

  “哎呀,我就是看到玉高兴呗,张顾问发现的那就是张顾问的,我不会要的。”独眼倒是干脆。

  张天元笑了笑道:“还是算了吧,这一次要不是你们几个,我怕是进不了山,到不了这里的,这块玉石不管值多少钱,那都由你们五个人平分吧。”

  其实他是知道这块玉石的大概价值的,所以才没有要,如果是价值太高的话,他就不会这么大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