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五三章 登昆仑兮食玉英
  第二五三章登昆仑兮食玉英

  阿尔法说到那牧民惨死的样子的时候,明显打了个哆嗦,心有余悸地看向了远处已经几乎消失在视野之中的死亡之谷,松了口气,这才继续说了起来。

  科考队决定弄清楚他究竟遇到了什么。几天后,科考队员除了在他的尸体附近发现架着的帐篷,说明他曾在此逗留外,一无所获。

  蓝天飘着白云,河水潺潺细流,四周盛开着鲜艳的花朵。一切都是那么平静,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科考队队长、气象学家沙普尔.坎基开始赞美这好天气,然而话音未落,天空就突然变脸,身边响起了震撼大地的雷鸣声。与此同时,夹着沙尘的暴风雨迎面袭来。

  坎基队长见此情景马上喊:“尽快卸下无线电的天线,危险!”这时只见在峡谷深处洼地上的厨师长王力辰倒了下去,大家匆忙跑过去,看到老王已被烤成黢黑状。科考队员们马上采取应急治疗措施,好不容易使老王苏醒过来。据他说,自己正拿着铁勺炒菜之时开始打雷,刚觉得有些意外,头顶上就响起了轰鸣声,感觉离自己很近。在那一瞬间闪光像一把利剑砍来,手上的炒勺飞出去了,接着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雨过去之后,科考队展开巡视,发现河边凌乱地躺着被烧焦的马的尸体。后经询问气象台得知:这次异常天气仅发生在死亡谷流域,上游和下游连一滴雨也没下。

  “幸亏我们刚刚跑得快啊。”想起刚刚那一阵沙暴。张天元也打了个哆嗦,那沙暴加上闪电,岂不是与阿尔法说的这些非常相似?也是自己这些人比较谨慎,没有进入死亡谷吧,不然的话,估计真惨了,毕竟他们可都不是绝缘体,真遇上那闪电,被电成焦炭都是有可能的。

  “是啊,我之所以让大家赶在天黑前绕过死亡谷。就是怕出事儿。也算是幸运吧,虽然遇到了一些麻烦,但总体上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独眼点了点头道。

  “阿尔法,那科考队后来没得出什么结论吗?”张天元问道。

  “科考队的调查进行了整整一个夏天。结果查明了下列事实:

  首先。这种现象仅出现在死亡谷范围之内。好像雷云被峡谷吸进去集中起来似的。据测定,在这一带靠近山顶的地方有1000—3000高斯的强磁性。

  其次,河流中游的地层是由三叠纪的火山活动形成的。其主要成分是强磁性的玄武岩,且中游的广大地区都有这样的玄武岩。为此,科考队将其原因归结于强地磁的反应,这个磁力招致局部打雷。

  再者,死亡谷流域的中游,夏季的湿气流容易被昆仑山阻挡,集中在中游的谷地,由于上空带电的对流云或雷云的影响,这个地区地表的大气电场增强,经常引起与圣埃尔摩火同样的尖端放电现象。

  反复打雷使得这一带缺少高大的树木。但是这里牧草茂盛,所以牛马喜欢前来觅食,而一旦引起放电现象,牛马和人自然成了雷击的目标。

  至于尸体消失,或许与这一带覆盖着的冻土有关。厚达几米的冻土层可以说已变成了巨大的固体蓄水库。一到夏天气温上升,则变成沼泽地。沼泽地会立即把尸体淹没,隐藏起来,难怪人们找不到了。死亡谷之谜,可以说是稀少的自然现象。”

  “这不是有结论了吗?”张天元疑惑地问道。

  “哼,这也就是骗一骗外地人罢了,死亡谷可远没有他们说的那么简单,他们的很多解释根本就不靠谱。刚刚你也看到了吧,一道闪电过后,那人的尸体和几只秃鹫都莫名消失,那根本不可能是因为沼泽地淹没了尸体!而且以前也有人特意到沼泽地里挖过,虽然也有尸体,但明显数量不对,曾经有一个马群全部葬身于死亡谷,但是挖出来的尸体,却只有三五具而已,大多数都无法解释清楚的。”阿尔法摇了摇头道。

  张天元默然了,这世上确实是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其实科考队也没错,他们总得给人们一个解释吧,不然的话,迷信思想盛行可不好了。

  “其实人进去后是怎样失踪的,很多原因至今还是个谜。据不完全统计,自建国至今,和疆牧业局、和疆地质勘探队,部队测绘队和许多牧民曾多次在死亡谷遇险,造成了大量死亡和始终事件。我还听老一辈人讲过,对日战争期间,有一支日军队伍,大约一百多人,仗着武器精良,穿越死亡谷,入谷后无一人生还,因此,这里就留下了‘恐怖死亡谷’之说。”阿尔法继续说道。

  听了这些说法,张天元再联想起那些石片上的神秘文字,不由感觉到一阵寒毛直竖。

  他倒是不怕狼虫虎豹,可是这些未知的东西,他还是有些忌惮的,毕竟你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去预防。

  “我看天快黑了,还是赶紧出发吧,找个地方安营扎寨。”独眼建议道。

  “都休息好了吗?”张天元问道。

  “没问题。”

  “那好,没问题就出发吧。”

  众人再度出发,一直走到天黑,大概距离死亡谷有四五里地了,才敢停下来休息,此时也不敢赶路了,毕竟这山上太危险了,独眼找了一处非常适合搭帐篷的地方支起了帐篷,然后又动手做了一顿饭,其实说是做饭,不过就是将干粮热一下,弄些汤喝而已,反正这里吃东西就不讲究了,能吃饱便行。

  “独眼,幸亏带了你来啊,不然这野外的帐篷让我来支还真是不会啊。”张天元有些崇拜地看着独眼。这些野外生存的技能,他只在电视上看过,如今看到也是非常新鲜的。

  “嘿嘿,这不算什么,他们几个都会,我们常年跑山上,这点事儿还是要懂的,不然就白活了。张顾问你不一样,你生活在大城市,也没必要学这些东西啊。”独眼挠了挠头笑道。

  “行了。你们两个也就别互相吹嘘了。赶紧吃完了饭休息吧,明天早上还要继续赶路呢。”古丽扎娜笑道。

  “哈哈,说得也是。”

  众人美美地吃了一顿,然后要安排守夜。张天元却说:“不用了。守夜的事情交给我跟神罗就行了。你们安心睡觉吧,我累了也会睡的,神罗比任何犬类都要警觉。发生任何事情,都比我们守夜靠谱。”

  “这小东西那么厉害?”独眼惊讶地说道。

  “不信吗?你试试跟它打一架。”张天元笑道。

  “不不不,我看还是算了,我信张顾问的,那我们就先睡了啊。”独眼憨厚地笑道。

  “行了,都休息吧,我现在还不累,等会儿再睡。”张天元笑了笑道。

  这几个人也是信任张天元,果真就全部睡了。

  在这夜色之中,天居然变得晴朗了起来,月色如水,可以隐隐约约看到远处的景色,张天元也不由感慨了起来。

  虽然这一次上来非常辛苦,但总归是有收获的。

  远处,澳门赌博网站:巍巍昆仑白雪皑皑,横亘在天地之间,站在荒漠之上。看着月光之下隐隐约约的昆仑山脉,听着手机里动听的乐曲,张天元不由想起毛.主.席的昆仑词句“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如悬河泻水,气势恢弘、浩浩荡荡。

  “被明月兮佩宝璐,世溷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驾青虬兮骖白螭。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齐光”。

  屈原两千年前做梦都想着脚踏祥云游览昆仑,屈原没做到的事情,如今张天元做到了,不得不说,还真有点意气风发地感觉啊。

  听了一会儿音乐,张天元将手机关了,反正也没信号,他可不想浪费电。

  轻轻摸了摸神罗的羽毛,他低声说道:“小家伙,晚上就靠你了,让我睡个好觉吧。”

  神罗冲着他叫了一声,显得很是自信的样子。

  张天元笑了笑,于是也钻进了帐篷里面,进入了甜蜜的梦乡之中。

  晚上,远处可以听到有狼嚎的声音,不过这些都跟张天元他们没关系,因为他们这一晚上睡得很香,也很安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神罗很敬业地完成了自己的守夜工作。

  早上起来的时候,神罗就钻进了张天元的怀里休息去了,它也是需要休息的,不能一直这么劳累。

  “张顾问,我们这一次可是沾了你的光了啊,以往的话还得轮流守夜,那叫一个累啊,晚上睡下了就不想起来了,那小家伙还真是厉害。”独眼在溪边洗脸的时候,笑着说道。

  “它要不厉害,我也不会带它上山了,你们可别以为它就是一只宠物而已啊,这小家伙厉害着呢。”张天元对自己拥有这么一只百里夜啼,那是打心眼里自豪。

  ……

  众人吃过早点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天边有红色的彩霞升起,天也慢慢亮了,于是就开始再度赶路,距离他们要去的石河子沟,还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必须得抓紧时间赶路了。

  从格尔木来到纳赤台清泉,海拔由2800米上升到近4000米。位于沙松乌山和博卡雷克塔格尔之间的昆仑泉,传说是西王母用来酿制琼浆玉液的泉水,估计这些来自昆仑深处的泉水肯定也来自昆仑玉的处所,抚摩过冰洁的玉身。

  喝过了甘甜的泉水,他们继续赶路。

  神圣的昆仑山曾经是那样令人心驰神往,可当众人长时间穿行于昆仑山间无穷无尽的荒滩戈壁时,它留给人的印象却是连绵不绝和满目荒凉,感觉犹如脱离人寰身处另外一个荒寂的星球,更难以想象晶莹剔透的温润宝玉会出产于此。也许这就是昆仑的苍茫与大气、雄浑深邈和变幻无穷的本色吧。

  众人刚路过一个河谷,荒原上突然刮起大风,风沙无孔不入地钻进衣服里,搞得大家满身都是尘土。远处沙尘之中,一群藏羚羊在沙尘中露出惊恐的眼神,这是一片人迹罕至的无人区。

  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遇到这种鬼天气了,不过这一次反而比之前冷静了许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