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五二章 王母的诅咒
  虽然路很烂,但前面的景色却很诱人。白云在蓝天上翩翩起舞;雪山在远处频频招手;仙女在瑶池沐浴恭候。

  几经周折,终于穿过几处比较危险的冰河岔,嫣然回首,景色真美!

  张天元等人一边聊着天,赶路的时候也欢快了不少,似乎忘记了路途中的疲惫,也忘记了可能会遇到的危险。

  “对了独眼,我们这一次要去的地方是哪里?”张天元问道。

  “石河子沟!那个地方根据一些专家所说,很可能是古河道流经的地方,也许会有大量的原石,张顾问你想找矿脉的话,去那里最合适不过了,就是可能有点危险,不过也不要紧,等矿脉发现之后,自然会有人开辟这条彩玉之道的。”独眼回答道。

  “我听库尔班老爷说过,石河子沟玉矿位于石河子山的一处峰顶,海拔将近五千米。对昆仑采玉人来说,这里是一个充满致命诱惑和未知的地方。这里出产的白玉、清白玉、青玉,质地细润、品种丰富、块头大,属上等好料,与和田玉基本相同,不少还达到羊脂白玉的标准。特别是其翠绿色、烟灰、灰紫色品种在和田玉中都极为罕见。不过至今也没有谁成功在那里发现过玉矿,所以这个活儿其实还是挺有风险的。”司马义低沉着声音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总得有人走着第一步啊,吃螃蟹的第一人。或许就是咱们了,我真要发了财。肯定不会忘记几位的。”张天元笑道。

  “那就要张顾问多多照顾了。”昆宙笑道。

  “这是小事儿,不过现在距离死亡谷还有多远呢?绕过那儿才是大事儿吧?”张天元虽然有好奇心,但是却不想去闯死亡谷,除非他不想要小命了。

  “前面不远处就是了,还有半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只希望不要吹风沙,不然就不能赶路了。”独眼看了看天,此时的天已经阴沉了下来。所以他有些担心。

  骆驼嘶鸣,豪情万丈,张天元等人为了壮胆,居然唱起了歌。行走在了深山大沟苍凉的旷野中。

  “嘘!张顾问,可不敢唱歌的。”独眼压低了声音说道。

  “怎么了?”

  “听说这里经常有野牦牛出没,见到闯入其领地的车辆人员就会死命相撞,因此要格外小心。我们能安静点过去。就安静一点吧。”独眼回答道。

  张天元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地方还真是到处都是危险啊,看起来只能闭着嘴巴继续赶路了,不然说不定还真会出事儿呢。

  过了山门不远,一片荒野中散落一些石片。石片上刻的是经文,还是咒语。没文化的独眼看不懂,很想请一块回去研究,但又怕招来厄运。

  张天元蹲在那里研究了半天,发现自己的鉴字诀居然可以认出这些从未见过的文字,令他毛骨悚然的是。石片上居然写着“擅入谷中者死”、“王母圣地,外人勿入。否则必备诅咒”之类的话,有些因为字迹已经模糊,张天元也辨识不出来恶劣,不过在荒野里看到这鬼东西,还是让人心里头发毛。

  这时一股阴风袭来,远处还传来秃鹫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飞在空中的神罗也急促地叫了起来,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张天元不敢多待了,招呼了众人赶紧继续前进。

  历尽艰辛,眼看就要到死亡谷了,却走到了路的尽头,就连独眼都认不出路了,左边是冰河,右边是山,无路可走了。张天元他们不得不另寻出路,于是阿尔法自告奋勇爬上山去找路。

  刚爬到半山坡,就见远处有牦牛出现,阿尔法惊呼一声,连滚带爬往山下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着:“牦牛群,快藏起来!”

  众人刚刚藏好,就见黑压压一群牦牛冲到了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然后就像是黑色的魔鬼一般又跑远了。

  可怜阿尔法刚刚因为躲避晚了一点,所以屁股被顶了一下,顶出了一个伤口,疼得他哇哇直叫。

  等牦牛群走远了之后,古丽扎娜急忙把阿尔法的裤子给脱了,然后帮忙处理了一下伤口。

  这个时候已经不在乎什么男女之别了,当然是疗伤要紧。

  “幸亏是有古丽扎娜啊,不然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阿尔法,你接下来就骑上骆驼吧。”张天元说道,他也在不经意间碰了碰阿尔法,替阿尔法的伤口上输送了一些地气,他必须得让这个年轻人尽快好起来,不然的话,还是很麻烦的。

  或许真得是被那些石片上的文字给诅咒了,张天元等人擅自闯入王母圣地,激怒了王母娘娘。她看这些人甩掉了牦牛后,又唤来了遮天蔽日的沙尘暴。只见沙尘滚滚,遮天蔽日。

  这样一来,本来就难辨认的路就是难上加难了。还好,张天元的手机有GPS导航,使他们不至于完全迷失方向。不过狂风差点将行李架吹掉,骆驼也躲在了山坳里跪着不走了,没办法只好中途停下来加固行李,顺便休息一下。

  起初独眼还担心这风沙持续太久了,不过还好,风沙只持续了几分钟就停下来了,虽然众人都快成了土人了,不过还好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

  沙尘过后,众人随便去附近的溪水里清洗了一下,但也没敢多耽搁时间,就又立即出发了,因为必须赶在天黑之前绕过死亡谷,这是必须的事情,否则的话,危险可能会再度降临,而且会比现在任何时候都要凶险。

  在死亡谷面前,什么牦牛群、风沙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一行六人继续前进,在天快要黑之前。总算是赶到了死亡谷。这里真得是静得可怕,风吹过。还是令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尤其是联系到之前那些石片上的文字,别说张天元,就算是独眼这样的人也吓得不轻。

  风吹过的时候,可以看到草丛中间那各色杂物,有动物的尸体、有被丢弃的铁锹、猎枪等工具,甚至还有完整的人体骨架,看得真是怪瘆人的。

  不远处的树杈上。一具尸体就挂在那里,几只秃鹫正在吃着腐肉,尸体的眼球都已经没有了,空洞的眼眶死死盯着这边,仿佛是在求助,又好像是在诅咒,想要让张天元他们一起去陪着他。

  突然间。一道炸雷响起,急速的闪电劈在了那棵树上,令人惊奇的是,原本的秃鹫和尸体居然都消失不见了。

  “见鬼了!”张天元咽了口唾沫,这么离奇的事情他还是头一次遇到。

  “幻觉,一定是幻觉。”司马义嘴里念叨着。不敢再朝那边看了。

  “赶紧离开吧,每年夏天,死亡谷内水草丰美,鸟语花香,景色十分秀丽。这正是旅游的好时机。然而这里却很少有人进来。就因为这儿夏天会频繁地打雷,而且发生在一瞬间。转瞬即逝后在附近留下凄惨的景象。

  另外,这一带绿草如茵,是个理想的放牧地,自古以来,就被骑马民族作为放牧地使用。但是一旦遭雷击,牧主必须有连人带牲畜被烧死的精神准备。

  在这个峡谷里很少有高耸的树木和活物,当然包括人和牲畜,即便有也会成为雷击的目标,雷击过后留下的是被击倒的树木和被击毙的人畜。为此,这里到处都有各民族为本民族误入此地的死者修建的墓。

  令人不解的是,有时遭到雷击的牛马或人的尸体会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据说1976年有人带着驮运货物的十三头骆驼路经此处,结果都不翼而飞。”独眼担心地说道。

  “哎呀独眼,你就别说了,本来就怪吓人的,你这么一说,我腿肚子都打颤了。”古丽扎娜虽然是个女汉子,可是还是被吓得够呛。

  “别怕,应该不是什么灵异现象,现在科学都可以解释吧。”张天元安慰古丽扎娜道。

  众人说话的时候也没敢停下脚步,仿佛只要一停下,就会被这魔鬼的死亡地带给吸进去似的。

  “哼,科学解释?没用的,科考队来了这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虽然解释很多,但实际上都只是猜测而已,还没有一次靠谱的。”阿尔法冷哼了一声说道。

  张天元没有再问为什么,现在还是赶紧绕过死亡谷比较好,等离开这鬼地方之后再聊天也不迟。

  独眼走在最前面,还好,这里的植被很少,树都非常少,所以也不用太费劲去开辟道路。

  当众人绕过了死亡谷的时候,竟然发现每个人都虚脱了,不得不又找了个地方休息了,所以说,这人心理上的疲劳和恐惧,远比身体上可怕得多啊。

  明明都还是有体力的,就是因为刚刚太过紧张了,所以这会儿才会虚脱。

  “阿尔法,你刚刚说有科考队来死亡谷考察过是怎么回事?”张天元觉得危险过去了,所以好奇心便来了,问道。

  阿尔法没有拒绝,他给张天元详细讲了其中一次科考队进入死亡谷发生的事情,当然了,这些事儿也是他听别人说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和疆地质局科学考察队为了揭开死亡谷之谜,冒着夏季被雷击的危险,闯入该峡谷进行调查,适逢附近牧场的马从牧场里溜出来,马群在寻找草料的途中不知不觉进入了绿草如茵的死亡之谷。

  牧主跟着马群的足迹追寻,好不容易在第七天发现了马群,但是察觉自己已来到传说中的死亡之谷时,不由得一阵战栗。这时,他见到马群向峡谷深处逃去。为了找回马群,他已顾不得自己的安危了。正当他要追赶马群的时候,恰巧遇上了科考队。科考队员警告他说,夏天进入这个峡谷实在太危险,劝他尽快离开这里。牧主告诉科考队,自己正追赶着马群,出于无奈不得不往里闯。说完后,牧主又匆匆向峡谷深处追去。

  科考队继续进行调查,几天后,他们注意到那个牧主的马再次在附近出现,只是没见到理应在一起的牧主。科考队为了看个究竟,循着马的足迹前行,结果在不远处发现牧主仰面朝天的尸体,脸已经完全发黑了。另外,不知为何他是以托着枪准备射击的姿势倒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