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四八章 寻矿队
  对于库尔班安排独眼保护自己,张天元并未拒绝,他虽然不怕遇到豺狼虎豹,不怕遇到盗猎者或者是非法采矿者,但是他并没有学习过野外生存的技能,对附近的环境又极为陌生,如果没个人帮衬的话,那真是会出事儿的。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第一次见到独眼的时候,张天元着实吓了一跳,之前聂震说这人长得丑,他以为只是因为独眼而已。

  当真正见到这个人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独眼的长相非常像港台片里的那些丑恶的反派,不仅面目狰狞,而且脸上还有几道非常明显的疤痕,最明显的一道,从嘴角一直到了耳根处。

  不过这个人丑归丑,但是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凶恶,为人非常害羞,说话也是很平和,绝对不是那种大嗓门,只是遇到事情的时候,你就能发现他那只好着的眼睛里突然绽放出奇异的光芒。

  独眼和张天元到达寻矿队出发的地方的时候,刚好是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太阳还没有露面,露水从草叶子上落下,轻易就能打湿人的衣服。

  寻矿队的人很多,有四百人左右,其中护矿队的有五十人,全部是拿着枪,训练有素的样子,只不过这些枪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什么土枪、猎枪、仿制枪都有。

  此时所有人都站在一起,前面供桌上摆着羊头和果盘、点心盘,这不说大家想必也知道了,就是用来祈福的,希望山神可以保佑寻矿的安全。

  祭拜完毕,库尔班将寻矿队分成了一些零散的小队,因为要寻矿,不可能所有人都聚集在一块。那就不是寻矿了,那是去玩去了,去偷懒去了。

  每个小队有六个人,这数字也是有学问的。就是求个顺利。六六大顺嘛。

  张天元这个小队,除了他和独眼之外。还有另外四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库尔班精心挑选出来的,绝对是为了保护张天元的周全。

  “独眼哥,给咱们介绍一下啊。这个小年轻谁谁啊?”问话的是个女的,看起来也就是二十一二岁左右的样子,穿着很干练,身材很好,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她的胸部比较平,没有令男人垂涎三尺的玉峰。但是这种身材,却非常适合运动。

  “张天元,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高级顾问,跟库尔班老爷一样的能人。”独眼的声音很平淡。不过却明显透出一股子崇拜的意味。

  “这么厉害!”女的看了张天元一眼,伸出了手道:“我叫古丽扎娜,这次寻矿,得靠你这个专家了。”

  张天元伸手和古丽扎娜握了握,女人的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光滑,有些粗糙,应该是经常捡石头所致,不过手臂上却很有力量。

  “张顾问,古丽扎娜是个医生,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可以告诉她。”独眼补充道。

  “哦。”张天元点了点头,心道这还真是配套齐全啊,居然连医生都有。

  本来另外几个人对张天元是没搭理的,可是听到独眼说起张天元的身份,这才都变得热情了起来。

  “阿尔法,护矿队的!”一个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摆弄着手里的散弹枪说道,他的身上还别着几把刀,这一看就不是去寻矿的,而是护矿队的。

  “司马义、昆宙!”剩下的两个人也都做了自我介绍,这两个人都是三十岁快四十岁的中年人,应该是这个队伍之中比较专业的寻矿人了。

  “兄弟,这车给你用了,我从朋友那儿借的,改装过的悍马,比较适合野地里的行进,你的东西都放到车上去了,吃的、喝的、药品什么的都有。”聂震将一辆悍马停在了外面的路上,冲着张天元喊道。

  “几位,把你们的东西也都放到车上吧,咱们也该出发了。”张天元如今结识的人多了,所以也比较容易融入到新的环境之中,对于这几个陌生人,他是要快点熟悉起来的,毕竟这可是半个月左右时间里一起寻矿的人啊,说不定还要出生入死呢。

  几个人见张天元如此热情,也就没有推脱,把行李全部扔到了车上,其实带的东西无非就是吃的和喝得比较多,这辆悍马是改装后的,车后面改装成了小型货车的那种样子,外型变大了不少,不过装得东西也多了。

  装下他们六个人的姓李,一点问题都没有。

  “都上车吧。”张天元招呼众人上车,自己则坐向了驾驶座上。

  “张哥,我来开车吧。”古丽扎娜兴奋地看着这辆大概只有男人比较喜欢的悍马说道。

  张天元给这个女人下了定义——“女汉子”。

  他并不讨厌女汉子,倒不如说觉得这种女人很容易相处,做朋友是完全没问题的。

  “好吧,你来开车,反正你也熟悉路,让我开车的话还得来个人指路,太麻烦了。”张天元点头欣然答应了,谁开车不是问题,只要能安全到山上也就是了。

  古丽扎娜兴奋地坐在了驾驶席上,将自己的的头发缠在了头上,用发绳绑了起来,立即干练了不少。

  随着前面的车队开始启动,古丽扎娜也将悍马车的火儿点着了,汽车发出了“嗡嗡”的声音,朝着前面缓慢驶去。

  这几百个人,还有大量的工具、姓李,所以这一次准备了三辆大卡,其余的人都是坐在卡车上的,只有独眼他们算是沾了张天元的光,可以坐在这悍马车里。

  好处就在于悍马车里面有空调啊,这大夏天的,当然两块非常重要的。

  汽车一开始行驶的比较慢,所以几个人便开始聊起了天,之前没出发的时候,都只是简单的说了下名字,这会儿才要决定之后寻矿的一些事情。

  比如谁做队长,谁负责什么,都要说清楚的。免得到时候乱了套。

  “张顾问,我看这个队长就由你来做吧,你和库尔班老爷一样都是有文化的人,而且有本事。我们相信你。”独眼提议道。

  其余四个人也都表示同意。毕竟有个玉石协会的高级顾问在,那寻矿就会变得简单很多。说不定会有大收获呢,让张天元做这个队长,他们一点怨言都没有。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是有点文化。但是没上个山,对这里的情况完全不了解,就做个顾问算了,队长的话,你们还是另外定吧。”张天元可不敢做这个队长,自己对寻矿的事儿可是一窍不通的,要是真做了这个队长。保不齐就把这些人全带沟里去了。

  “哎呀,独眼哥,你就做队长算了,我们都服你。张哥就做咱们的顾问帮咱们寻矿。”开车的古丽扎娜说道。

  “我看行。”张天元也点头道。

  阿尔法、司马义和昆宙都没有反对,于是这事儿都定下了。

  “那好,我做这个队长,那之后的活儿我就安排一下了,我力气大,擅长野外生存,也有好手艺,这吃饭和安营扎寨的事儿,就交给我了。”独眼说道。

  “我来负责大家安全。”阿尔法一直在擦他的枪,此时插了一句道。

  “大家要是有个头疼脑热,受伤什么的,找我就行了,别看我大大咧咧的样子,保准你们没事儿。”古丽扎娜没有回头,她一直盯着前面,毕竟安全第一嘛。

  “我和昆宙这已经是第三十三次上山了,对于山上的情况非常熟悉,我们两个就主要负责寻矿和采玉吧。”司马义说道。

  “嗯,我也这么想。”昆宙附和道。

  “那好啦,暂时就这么分工吧,张顾问你帮我们出主意就行了,不用太累了。”独眼憨厚地笑道。

  张天元并未拒绝,如果没事儿的话,他自然乐得一个人安静地寻找矿脉,如果有了事儿,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有本事的人,也未必就一定要把自己的本事总挂在嘴边,那没意思。

  ……

  昆仑山因为神话传说中元始天尊的道场玉虚宫坐落其上,故而别名:‘玉京山‘。又因昆仑山位列西北乾位之上,故而昆仑山又名:天柱。

  昆仑山乃是我国第一圣山、华夏龙脉之祖。属于亚洲中部大山系,是我国西部山系的主干。

  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横贯和疆、青藏,一直伸延至海青境内,全长约2500公里。平均海拔5500-6000米,宽130-200公里。

  西窄东宽总面积达50多万平方公里。昆仑山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古人称昆仑山为中华“龙脉之祖”。

  而张天元他们这支寻矿队要去的地方,就是这神秘而又令人神往的昆仑山。

  张天元对昆仑山的了解,仅限于神话传说,以及那令人闻之丧胆的死亡之谷。

  死亡谷,号称昆仑山的“地狱之门”。谷里四处布满了狼的皮毛、熊的骨骸、猎人的钢枪及荒丘孤坟,向世人渲染着一种阴森吓人的死亡气息。张天元以前听说过一个真实的、由和疆地矿局某地质队亲眼所见的故事:1983年有一群海青阿拉尔牧场的马因贪吃谷中的肥草而误入死亡谷。一位牧民冒险进入谷地寻马。几天过去后,人没有出现,而马群却出现了。后来他的尸体在一座小山上被发现。衣服破碎,光着双脚,怒目圆睁,嘴巴张大,猎枪还握在手中,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不解的是,他的身上没有发现任何的伤痕或被袭击的痕迹。

  当然,张天元他们所在的这一段昆仑山位于和疆境内,并不在海青,但是死亡谷的传说却也并不是只有一个,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次出行,也是冒着很大的危险的。

  也不知道要赶多长时间的路,所以张天元迷迷糊糊地就在车上睡着了,昨天晚上因为知道要进山寻矿采玉,他熬夜查资料,结果把自己搞得很没精神。

  等他一觉醒来的时候,便听到外面乱哄哄的声音响了起来,往窗外一看,原来是到了进山的最后一站了,也就是常说的中转站。

  从这儿往前走,路上已经没办法开车了,要么步行,要么骑着骆驼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