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四五章 开玉聚财
  听着聂震的话,张天元总感觉有点夸张了,如果这库尔班老爷不是玉皇兽转世,那八成跟自己一样有什么特殊能力了,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判断那么准确?

  “看你的样子好像不信我说的啊?那可是真事儿,库尔班老爷跟那些人打赌之后,就动工了,结果挖了大概二十米左右,就看到玉石了,好几块巨型的,最大的一块有七十吨重,合计下来,也就一百一十吨左右。”聂震见张天元脸上有些不太相信的表情,便急忙把之前的事情补充完了。

  库尔班听了聂震的话,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故事有点神话了,其实没那么神乎其神。”

  听库尔班这么一说,张天元心里头才相信了一点,或许当时有类似的事情,但应该不会像聂震说得那么玄乎。

  “库尔班老爷,您就别谦虚了,在整个和疆,谁不知道您的厉害,您要是说哪块玉是和疆料、海青料、俄罗斯料,那别人就不敢说是别的,这块地面上,您跺跺脚,那玉石界也得震三震啊。”聂震好像对库尔班非常崇拜。

  张天元从他的话里头分析出了一个结论,也就是说,库尔班因为长期积累的权威,使得他纵然指鹿为马,也没有人敢反对的,这个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但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库尔班在这里的影响确实非常大,这个老人绝对不一般。

  “聂公子,你也别光顾着吹嘘我了,还是说说你的事儿吧。这一次是下决心要承包矿脉了吗?”库尔班似乎也觉得聂震这吹嘘有点过了,老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便转移了话题道。

  “没错,不过不是我承包。而是张兄弟。”聂震回答道。

  “哦?没想到天元小友居然还是个大老板!”库尔班的确有些意外了,他以为张天元这样的年纪,能混到一个玉石协会的高级顾问就不容易了,只是没想到居然还是个有钱的大老板,要知道这承包矿脉那可得不少钱啊,没点资本,那还真是玩不转的。

  “什么大老板啊,就是做点小生意而已。”张天元笑着摇了摇头道:“对了库尔班老爷,我以前听人说。这矿脉上有寻矿队,也有采玉人,这究竟有什么区别啊,难道不都是奔着玉石去的吗?”

  “采玉人一般指的是单干的,就跟我以前一样,漫山遍野的跑,有时候几个月都没有一点收获,能找到一块玉那就谢天谢地了。而寻矿队就是字面意思,寻找矿脉的队伍。这跟考古里面的前期调研差不多,主要就是通过钻探、挖掘等方法来确认玉石矿脉,等确认了之后,采玉队就可以出马了。各自分工不同而已。”库尔班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张天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对他来说,这几个月的所见所闻。真得是比当初大学四年学到的东西还多啊。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句话张天元本来以为只是调侃而已。现在他才明白,这是真正的金科玉律啊。有些人的话,真得是顶得上课本上的所有知识,能够让你受益终生的。

  “对了聂公子、天元小友,你们要是想承包矿脉,这一次怕是得多待上一段时间啊。”库尔班突然说道。

  “怎么了?”

  “最近刚有几个矿脉因为地震的关系坍塌了,地形都发生了一些变化,现在我们正在寻找新的矿脉,所以得花点时间。”库尔班说道。

  “这样啊,那得多长时间?”

  “半个月左右吧,不过如果有懂行的人领着,可能会更快一些。可惜我老了,受不了那种苦了,不然的话,可以帮你们的。”库尔班叹了口气道。

  “不如让我跟矿队出去怎么样?”张天元仗着自己有六字真诀,寻找矿脉也应该会比较容易,再加上身边有神罗相助,事半功倍啊,所以就想亲自去找一找,既然要承包矿脉,那肯定要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才行啊,不然轻易就采完了,那多不划算啊。

  所以这个事情,还真得他亲自出马。

  “喂,你疯了啊,那寻矿队的活儿可不是人干的,累不说,还热的要命,甚至会有生命危险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和疆的情况不太稳定啊。”聂震急忙劝道。

  “他们去的,我也去的!多谢聂大哥关心,不过我自有保护自己的办法。”张天元肯定是要去的,这种事情只有他自己去了才会放心。

  “其实聂公子,你也不用太担心了,我们的寻矿队现在都有当兵的保护呢,就算没有当兵的保护,也有自己的护矿队,都是有持枪证的。”库尔班笑道。

  尽管国家队开采玉石矿管理得非常严格,但这毕竟是能赚大钱的生意,就跟走私古玩一样,难保会有些人铤而走险的,再加上如今和疆形势也不太好,一些人唯恐天下不乱,玉石政府便允许一些可靠的玉石老板拥有自己的护矿队,这些护矿队都是备过案的,并且拥有持枪证。

  “算了,我也不劝了,不过张兄弟,你得想好了啊,明天起来寻矿队就要出发了,可别后悔啊,后悔就来不及了,我这段时间会在和疆四处逛逛,正好去寻几个朋友,就不跟你去吃苦了啊。”聂震叹了口气道。

  “行,那没问题。”张天元当然不会让聂震去的,聂震要去了,他还得分心保护,还不如他一个人去安全呢。

  ……

  库尔班的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奢华,看起来很普通,就是比较大,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还种着葡萄。

  院子里放着许多玉石,各种形状的都有,看起来应该是作为装饰用的。都不太值钱,但放在那里。令整个院子的排场都不一样了。

  库尔班招待张天元和聂震的是香喷喷的手抓饭,虽然这东西或许在高档酒店里那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但在这里,那就是美味。

  除了手抓饭之外,还有刚出锅的切糕,以及香气扑鼻的和疆大盘鸡。

  酒当然喝得是和疆本地产的干红、白酒,味道也是相当不错的。

  这一顿饭下来,也是宾主皆欢。

  张天元和聂震因为是刚下了飞机就赶过来了,自然是有些疲乏,所以两个人在吃过饭之后聊了会儿天,感觉消化得差不多了。就去睡觉去了。

  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天黑,还是吃晚饭的时候库尔班让自己家的佣人把两个人喊醒的。

  吃晚饭的时候,张天元想起来一件事来,就问库尔班道:“库尔班老爷,我听说国家现在已经下了禁采令,我们现在承包矿脉,不会最后血本无归吧?”

  “你说的没错,国家是下达了禁采令,那只是限制乱采而已。对于正规的采玉,并没有禁止,只是管理的更加严格了。”库尔班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啊。”张天元听到这话。也是放下了心,在这方面还是库尔班可比他更清楚。

  “对了天元小友……”

  “库尔班老爷,您还是直接叫我小张或者天元就行了。”

  “那好吧。小张,我刚刚和帝都的李明光教授通过电话了。他告诉我说你是个赌石的行家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去赌一把啊?”库尔班笑着问道。

  “这里也有翡翠?”

  “不是翡翠,就是和田玉!”库尔班说道。

  “软玉也有赌石这一说吗?”张天元挠了挠头,觉得自己这一次可有点丢人了。

  “难怪李教授说你比较精通硬玉,对软玉并不太了解啊。和田玉的‘赌石’一般被称为‘赌肉’,交易双方赌的是风化皮内包裹的‘肉’。玉料肉质细腻、白润、无瑕,价格就会成倍上升,否则价格就会大打折扣。赌石除‘赌肉’之外,还可以赌成色。此外,还有赌籽料、山料或者是山流水料的,可谓形式多多,层出不穷。”库尔班笑着说道。

  “还真有和田玉的赌石啊,我这可是头一次听说。”

  “前不久,英合玉器财富俱乐部在帝都举办了一场让不少爱玉、玩玉者激动心跳、渴望期盼的和田玉开玉聚财活动。开玉不仅仅是切料,还是开启玉石的财富之门,通俗来说就是让人感觉神秘、刺激的‘赌石’。其中有一块重量达几十公斤的红白相间的和田玉籽料原石被当场切开,该石料品相不是太好,可利用率大约在30%左右,白度达到三级,投资者去年是以四十万元购入的原石,经专家鉴定,该石料经加工后,投资收益有可能翻倍。”库尔班继续介绍道。

  “哦,那个我知道啊,当时我就在场的,我还记得当时李明光教授说过‘这块籽料的投资收益不算很好。’据他介绍,就在今年三月二十日英合玉器财富俱乐部在帝都举办的‘开玉聚财’活动上,一块投资二百九十万元的籽料原石,开石后现场经国家级玉雕大师点评、规划,投资收益高达一千万元以上。”聂震强者说道。

  “没错啊,近两年来,艺术品投资快速升温,有我国‘国石’之称的和田玉尤为受到追捧!还是今年三月五日在上浦英合玉器财富俱乐部举办的一场开玉和白玉投资讲座上,标价最高的一块籽料原石超过一千八百万元,其中顶级籽料每克价格更是高达一万元,是黄金的二十六倍多。”库尔班也感慨道:“其实你们也是遇到好时机了,我们那个时候,和田玉可没有现在这么值钱啊。”

  “这就是所谓的玉石无价吧!早听说古人薄金银而厚玉是有传统的。且不论坊间传说最深最广的‘黄金有价玉无价’的定论,连《管子》这些老书也把‘先王以珠玉为上币,黄金为中币,刀布为下币’作为定论来加以记载。就连古代皇帝们的权力象征‘玺’也大多与玉有分不开的关系。传说中用十五座城交换的‘和氏璧’,据说就是我国玉玺的始祖。君王们所看重的,也许就是玉的德行与灵性吧,而今的人,也是汲取了这些价值观啊!”张天元感慨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