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四四章 和疆玉皇
  “其实啊,我原本想着能给你搞个理事当当也就是了,没想到刚好遇到了协会的会长李明光教授,他知道是你,便表示你这个人绝对有资格成为高级顾问,所以你也得感谢感谢李教授啊。”聂震吃了一口西瓜,咽下去之后,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这东西我就收下了。”张天元也的确需要这么个身份,他想在这一行里混得开,光能赚钱还不行,没地位人家未必会在意你啊。

  两个人吃了几块西瓜,聂震便道:“今天让你来,除了给你这聘书之外,还有就是商量一下去和疆的事儿,你最近有空吗?”

  张天元想了想道:“我在帝都的事业才刚刚起步,暂时还用不着我来操心,有徐胥他们就行了,所以可以说还是比较清闲的。”

  “那就成了,你准备一下,跟我去一趟和疆吧,如果合适的话,就在那儿承包一个矿脉,你以后要做玉器生意,离不开软玉的,光有硬玉那可不行啊。”聂震满意地说道。

  “什么时候动身,你给个准话吧,我也好收拾一下。”张天元说道。

  “越早越好,明天吧,今天可能订机票有点来不及了。”聂震想了想道。

  “去多长时间?”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三四天就回来了,不顺利的话,也就一个礼拜。”聂震回答道。

  “那我得把酒店先退了啊,不然浪费钱。”张天元想了想道。

  “你呀你。早听王公子说你节俭,还果真如此啊。明明就是个大财主了,还这么抠,我看不如这样吧,你今天就把酒店退了,干脆搬到梦幻之都去住吧,我给你安排房间。”聂震笑道。

  “就不麻烦了吧,那地方我还真有点住不惯。”张天元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反正在那个私人会所。他是各种不舒服啊。

  “那随你吧,反正记住了,明天来这里,我们一起去机场。”聂震也没有强求。

  ……

  第二天,张天元将酒店的房间退了,又把准备给徐胥的礼物送给了徐胥,然后才跟聂震一起登上了前往和疆的飞机。

  和疆是和田玉的重要产地。只要是玩玉的,就没有不知道的,甚至一些从未玩过玉的人,对这个也不会陌生的。

  和疆和田玉不但历史悠久,颜色丰富,品种齐全。山料、仔料、山流水和戈壁料均有,质量最好,是软玉中的极品。也是最早将和疆和内地之间联系起来的桥梁和纽带。

  最早奔波于“丝绸之路”上的驼队,驮着的不是丝绸,而是和田玉。因此,“丝绸之路”的前身应该是“玉石之路”。

  两人抵达和疆之后。机场早就有人等着了,这是曾经的采玉人,后来赚了些钱,便做起了玉石生意,也联系一些矿脉的承包之类的生意,而聂震与他的认识也是一次巧合,当初聂震为了给自己的女人买一件玉器,特意飞到了和疆,就是从这个采玉人的手中购得的。

  “啊——!聂公子,可把你盼来了,上次你就说了要过来玩的,这一等可就是一年多啊。”采玉人看起来也不过就是五十多岁,还是精神奕奕的。

  “是啊,一别就是一年多,我这次可是带了专家过来的,你不是有些收藏的好玉一直苦于无法判断其品质吗?这回有办法了。”聂震笑道。

  “哦?在哪儿?”

  “就是这位张兄弟啊。”聂震指着张天元说道。

  那采玉人看了张天元一眼,眼中顿时透出不屑和不信任,分明是觉得张天元有点太年轻了,根本就不像聂震口中所说的什么大师。

  “张兄弟,把你玉石协会的证件拿出来给这位老板开开眼。”聂震冲张天元使了个眼色道。

  张天元也没想到,这证件居然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幸亏他来的时候就带在身上了,于是拿了出来。

  那采玉人原本对张天元是不信任和不屑,但仔细看过证件之后,却变成了惊讶和欣喜:“得罪了得罪了,没想到居然是玉石协会的高级顾问,我听说这高级顾问一共才只有十多个啊,张先生真得是年轻有为啊!”

  “库尔班老板,你不用跟他客气,这是我兄弟。”聂震笑着说道,然后也给张天元介绍道:“这位库尔班老爷可是过去大名鼎鼎的采玉人啊,如今是富裕了,所以不干那些活儿了,但他在这一带的影响力非常大啊。”

  “库尔班老板,您好,我叫张天元,幸会幸会!”

  “哦,好名字,好名字啊,哎呀,都别站着了,赶紧去车上吧,这里热得很啊。”库尔班看到张天元额头上不断滴落的汗水,才意识到这个年轻人怕是还不太适应这边的天气,便急忙说道。

  其实张天元主要是体质比较容易出汗,热还倒罢了,和疆虽然热,但是陕州也不差,所以他还算是比较耐热的人。

  三个人上了一辆大吉普,这车一看就知道是高档货,是奔驰的牌子,不过张天元对奔驰的轿车还真不怎么熟悉,所以也说不上好在什么地方,但这车坐着的确很舒服。

  车里面开着空调,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应该是草香。

  因为车比较大,所以三个人干脆都坐在了后排,一边聊,一边赶路。

  库尔班真得很健谈,当聂震为张天元详细介绍他的过去的时候,他显得很自豪,一边摸着自己的胡子,一边点着头。

  这位五十多岁的老人从采玉人到大老板,其实就用了十多年的时间而已。

  当年和田玉流行的时候,国内市场非常火热。以至于某些不良的商家便发布谣言,说什么和田玉和田黄石一样。已经枯竭了,然后借机哄抬物价。

  那个时候,库尔班正好在别人所说的已经枯竭的矿脉上发现了一个和田玉的大矿,借着那股东风,一下子就发了家,尽管后来因为越来越多的矿脉被发现,但是和田玉的价格却再也降不回去了,田黄石的消失。对玉石界也是一个教训,所以这和田玉,自然不敢卖便宜了,毕竟八十年代的时候,物价水平是没办法与现在相比的。

  从库尔班的发家史可以看出来,人这一辈子,还是要碰到好机遇的。不然你就算有本事,那也没有发挥的机会啊。

  “对了张兄弟,库尔班老爷现在也是国家玉石协会的高级顾问,和你一样的,全国也就一共十二位这样的宝贝啊。”聂震突然说道。

  此前张天元对高级顾问这个身份还不是那么敏感,但是现在这么一听。心里头反而忽然间紧张起来了,全国才十二个啊,这平均起来,一个省都不到一个,可见这高级顾问是非常值钱了。

  他其实还是挺有点心虚的。虽然说这段时间对硬玉和软玉的知识都恶补了一番,再加上六字真诀的帮助。他要装个专家那绝对没问题,但是在库尔班这样的真正专家面前,那还是没办法硬起腰板的。

  “我哪儿能跟库尔班老爷比啊,惭愧惭愧。”张天元急忙摆了摆手道,他此时倒有些后悔了,随便弄个身份不就行了嘛,干嘛整个什么高级顾问,这不等于是把他往火上架着烤嘛。

  “对了,硬玉圈子里不是有什么赌石皇帝吗?你知道库尔班老爷的绰号是什么?”聂震问道。

  “什么?”

  “和疆玉皇!”

  “嚯!这绰号可真够霸气的啊。”张天元惊道。

  “都是同行抬举,给乱取得诨号,没什么实际意义。”库尔班急忙摆了摆手道。

  “库尔班老爷,您就别谦虚了吧,你的事情在和疆玉石圈子里谁不知道啊?说您是玉皇,那一点都不为过。”聂震说道。

  “能给我讲讲吗?”张天元突然就来了兴趣。

  聂震喝了口水,说道:“这个玉皇跟咱们汉人说的玉皇大帝不一样。传说在很久以前,和田这一带有一种神兽叫做玉皇兽!这种神兽通过鼻子就可以闻到玉石的所在,判断非常准确。在我国最早的一部地理著作《山海经》中记载了玉的神话,传说玉是中.华民族的始祖皇帝的食品--玉膏形成的。共有五色,质地致密坚硬,润泽有光,天地鬼神都以它为食,如果君子吃了,可以防止不祥之事。古代以青、赤、黄、白、黑五色为正色,其它为间色,和田玉也以此被划分为五大类,即白玉、青玉、黄玉、糖玉、墨玉!而玉皇兽最喜欢吃的就是白玉!”

  “这个我还真没听说过。”

  “和田玉以白为贵,而且在世界各地的软玉中白玉是极为罕见的。特别是白玉中的羊脂白玉品种,因其颜色如羊尾的脂肪一样洁白,故而得名羊脂玉,世界上仅和疆出产,而且产出极其稀少,十分名贵。在富士.特和田白.玉城仅羊脂玉饰品有近千件,小到指甲大小的挂件大到重达八公斤的雕件饰品,可谓应有尽有。另外还有一种青白玉,以白色为基调,在白玉中隐隐闪青色,属于白玉和青玉的过渡品种,在玉雕饰品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你也知道了,玉皇兽专门喜欢吃白玉,所以便有人说库尔班老爷其实是玉皇兽转世,所以就叫他和疆玉皇。”聂震继续说道。

  “这么厉害?”

  “那可不!我去年来过一次,亲眼见到过的,和疆刚下过雨,有几个采矿队上山寻找矿脉,你想啊,因为下过雨,那山是不好挖的,很多人都借口说这里已经被以前的采矿队光顾过了,不可能再有玉石了,想要回家休息。当时库尔班老爷只是嗅了嗅鼻子,就说道‘此处必有玉石,且不会少于百吨!’库尔班老爷喜欢看古代的玉石方面的书,所以有时候说话就难免有点文邹邹的,当时还有人笑话库尔班老爷呢,说什么‘别人给你取个和疆玉皇的绰号,你还真把自己当成玉皇神兽了啊?’”

  “后来呢?”

  “后来库尔班老爷跟那些采矿队的打了个赌,要是他输了,便给这些人一人一块价值万元的玉器或者玉石,如果他赢了,采矿队以后必须得听他的。这么一本万利的赌,采矿队的人当然不会拒绝了啊,玉石就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