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四三章 玉石协会高级顾问
  黄金有价酒无价!

  对于此时的聂震来说,就是如此。

  他喝了那百果酿之后,闭着眼睛享受了半晌方才回过味来,赞叹道:“好酒!‘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我现在真有一点飘飘然的感觉啊,当真好酒啊。”

  “怎么样,我没骗你们吧,这酒绝对顶级好酒啊,花那么多钱,其实并不冤枉。”王思远笑道。

  “这酒是哪家酒厂产的啊,国内几家有名的白酒厂,我可都有熟人的,多弄些来,给我爸还有他的那些老朋友尝尝。”聂震问道。

  “上浦猴儿酒厂,据说是隶属于神罗古艺术公司。”王思远回答道。

  “名字虽然无华,但这酒还真是让人拍手叫绝啊,只是这个厂我从未听说过啊。”聂震皱眉道。

  “这是今年才办起来的新厂,酿酒全部采取的是手工制作,没有丝毫现代机械的干扰,酿酒所需的果子和花,那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好像是专门作为高档酒来出售的,就跟汽车里的劳斯莱斯差不多。”王思远解释道。

  “是吗,这样的厂子,按理说应该多打点广告啊。”

  “打广告?你聂公子还有空看电视吗?”王思远笑道。

  “哈哈,那倒是,即便有广告,我也不会看电视啊。”聂震笑着说道:“王公子也是上浦人,就没一点线索吗?”

  “有!此酒厂的主人,不在天边。就在眼前。”

  “不会是你吧?”

  “怎么会,你忘了张兄弟了?”王思远笑道。

  “张老板!”聂震惊讶地看向了张天元问道:“王公子说的可是真的?”

  张天元笑着点了点头。王思远给自己这么卖力的打广告,自己总不能不承认吧。如果自己的猴儿酒可以作为国宴酒出现在外宾席上的话,那肯定会更加引起关注的。

  “好,好,好啊!张老板,有没有办法给我多弄几瓶酒啊,我这可是要送人的啊,而且绝对不白要,多少钱我付,加倍都行。”聂震急忙说道。

  “此酒产量比较小。我们虽然进行了一些制作方法上的改造,但还是产不了多少,所以啊,酒肯定是有限的,不过既然聂公子要了,那我肯定是要帮忙的,放心。”张天元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的,就算是白送也行,这可是打响神罗古艺术公司和上浦猴儿酒厂名号的最佳时机啊。

  “好兄弟!张兄弟。我长你两岁,以后你也不用叫我聂公子了,直接叫我聂大哥就行了,免得生疏了。”聂震哈哈笑道。

  不得不说。徐胥说这人豪爽,那还真是说对了,此人的确豪爽啊。就这么几瓶酒,便可以称兄道弟了。如此占便宜的事儿,到哪儿找去?

  “来来来。火锅上来了,大家吃吧,张兄弟,你喜欢吃就多吃点,我要的可是最好的羊肉,绝对不会出现挂羊头卖狗肉的事儿,放心大胆的吃。”聂震拿起筷子说道。

  那边,徐胥和张筱雨也已经吃了起来,张筱雨压低了声音低声说道:“徐姐,天元哥可真有本事啊,这么快就跟那聂公子称兄道弟了啊。”

  “那是,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就身家几十亿了。”徐胥也是非常自豪,张天元如果跟聂震交了朋友,那这四九城就不算什么了,完全可以融入进去的,也等于是有了靠山了,便是那关氏珠宝,也不敢轻易动他们了。

  酒过三巡,肉也吃了不少,张天元总算是感觉肚子里舒服了很多。

  这个时候,王思远对聂震说道:“聂公子,你上次不是说要找一个熟悉玉石玉器的专家跟你去一趟和疆吗?”

  “是啊,我想在那儿买个矿,只可惜我不懂玉石啊,这就比较麻烦了。”聂震说道。

  “聂大哥难道还不能从玉石协会里挑几个专家帮忙?”张天元纳闷地问道。

  “这个当然没问题了,不过我跟那些老家伙说不到一块儿去啊,年轻的本事又不行,这不正让王公子帮我找呢嘛。”聂震叹了口气道。

  “我说聂公子啊,你可真得多了解了解外面的世界了,别总待在你们的小圈子里,没意思,你怕是不知道张兄弟的真正本事吧?他就是玉石古玩界的大行家啊,上一次闫城赌石交易大会,他可是赚了好几亿呢。”王思远摇着头说道。

  “什么?这是真的?”聂震惊讶地问道。

  “你惊讶个什么劲儿啊,那个国家地质大学的李明光教授、南都的玉石鉴别专家涂寿、上浦的李老、董老、萧峰锐、慕容德,澳门赌博网站:还有宝岛的石老王、以及宝岛三族,那可都对张兄弟非常推崇啊,你居然不知道,你以为我王思远交朋友是瞎交的吗?就为了几瓶酒?”王思远回答道。

  “你说的那些人我倒是知道,他们可都是国家玉石协会的理事或者顾问,李明光教授更是玉石协会的会长啊,这么多人都推崇张兄弟,那可见张兄弟真是不简单了啊。”聂震看了一眼张天元,此时才算是真正刮目相看了。

  “不瞒聂大哥,小弟此次前来帝都,一方面是要拜会李明光教授,另外一方面呢,就是要打开帝都的玉石玉器市场,聂大哥可得帮忙啊!”张天元趁机说道。

  “小事儿,我原来也有这个想法的,一直就想寻个合作伙伴,不如干脆这一次咱们就合作吧,我早看不惯那个关氏珠宝了,仗着有靠山,居然不鸟我。”聂震说道。

  “这个事情可不能把我排除在外啊,聂公子因为身份特殊,他还是不经商的好,但是我不一样啊。我可以投资啊。”王思远笑道。

  “说的也是,就连和疆的矿脉。我也是打算让别人买的,然后我只是收取一些‘正当’收入。”聂震说道。

  张天元想了想道:“矿脉我可以出钱买。只要能出好的玉石就行,另外如果王大哥真想掺和进来的话,我也可以提供相应的合作,但我们公司目前还没有上市,所以这股权不好随便划分。”

  “看把你吓的,放心吧,我所说的合作,是另外的,我以前不是说过嘛。要做这方面的游戏,要拍这方面的电影,我对做玉石玉器生意兴趣不大,我更感兴趣的是娱乐界,将来我王思远就是这泱泱大地的娱乐之王!”王思远哈哈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预祝我们三个合作成功吧!”张天元举起了酒杯。

  他其实确实有点私心的,如果说聂震要入股,那他肯定答应,因为聂震有人脉。有权力,而王思远只有钱而已,可惜张天元现在并不缺钱,如果需要钱的话。他宁愿让赵神罗入股了,他相信自己公司未来的成绩,所以股权暂时不想划分。就他跟徐刚还有他妹妹三个人占了全部,这以后上市了。那可是会变成一笔巨款的。

  “来!干杯!”聂震和王思远也举起了酒杯。

  或许没有人会想到,这三个人今日在这里具备。未来的某一天,却真正统治了这个国家的古玩、玉石界,还有娱乐界,真正打造出了一个令世界震撼的商业帝国。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在要离开梦幻之都的时候,聂震给张天元发出了一个邀请。

  “张兄弟,你明天来我们家一趟吧。”

  “去你家?”张天元有些震惊。

  “不用害怕,我家里人都很好的,因为我爸是主管经济的,所以你这样的大老板去我们家,他欢迎还来不及呢,另外有些事情我们也得仔细谈谈啊。”聂震笑道。

  “那好吧,聂大哥如此邀请了,我怎么能拒绝呢?”

  ……

  第二天,徐胥送张天元到了聂震家附近。

  张天元此时才忽然意识到,这个聂震让他来这里,大概也有一种威慑的意思。

  想让他张天元明白,跟他合作要老实一点。

  对此张天元倒没什么反感的,毕竟对方身份不同,有些事情很敏感的,如果张天元自己总搞出一些事情的话,那谁也受不了啊。

  这是一个大院,门外有警卫站岗,这可是真正当兵的啊,而不是维多利亚的梦幻之都里的那些保安,这些警卫手上拿着的可都是真家伙。

  “同志,我找聂公子。”张天元上前说道。

  “你稍等。”

  站岗的进入一旁的门房里,拨通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儿就又出来了。

  “您请跟我来。”因为张天元没开车,所以警卫让张天元上了一旁停着的吉普上,开着车往大院里面行去。

  还真别说,虽然是一个大院,可是这可真够大的难怪要开车呢,要是走的话,最少也得走十多分钟。

  到了一幢颇有点民国味道的建筑下面,车子停下了,张天元就看到聂震已经等在外面了。

  “哈哈哈,张兄弟你可来了,走走走,进去先吹吹空调,吃个西瓜,看把你热的。”聂震那个热情,让张天元还真有点吃不消了。

  他们一起走进了楼里,可以看到,这一路上都有站岗的,搞得张天元还真是蛮紧张的。

  直到走进了大厅,他才松了口气。

  “我爸刚好昨天出国访问了,和我妈一起走的,屋里也就我一个人了,所以你不用紧张,先吃口西瓜吧,特别甜。”聂震招待着张天元坐下,自己也坐在了一旁笑道。

  “聂大哥今天不出去玩?”张天元随口问道,这就是没话找话了。

  “还玩什么啊,这不是在等你吗,我今天早上特意去了一趟玉石协会,给你办了件事儿。”聂震笑道。

  “给我办事儿?”

  “对,你看看这个。”聂震将一个证件递给了张天元道:“还记得昨天离开的时候我要你拍了张证件照吗?就是用在这上面的。”

  张天元拿过来一看——“国家玉石协会高级顾问张天元”。

  “这个高级顾问怎么回事啊?”张天元有些纳闷了。

  “有了这东西,你做玉石生意那就好办事儿了,咱们国家的玉石协会是有行.政性质的,也就是说,表面上是民间组织,实际上其实还是由国家统一管理的,主管的就是玉石这一块,包括鉴定等等,你有了这层身份,没人敢瞧不起你的。”(未完待续。。)